第38章 ?解释不通(求追读)

一包袱的钞票,足足三十多万。

看到这一慕,除了周青以外,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感觉到自己的认知被狠狠的踩在地上,来回摩擦。

郭晋年是场中,唯一一个没有亲眼见到周青捡冥币的人,他都是从曹颖霞的口中听说的。

所以郭晋年在诧异过后,率先反应过来,疑惑的看着曹颖霞几人,问道:“这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他捡的都是冥币吗?”

曹颖霞和张子安几人面面相觑了片刻,紧锁眉头,笃定的道:“周青捡的的确是冥币,我们全部亲眼所见!”

“那为什么会变成钱?这里面可没有一张冥币。”郭晋年也深深皱眉。

王龙猜测道:“会不会是,有人把里面的冥币掉包,换成钱了?”

几人看向王龙,眼神如同看一个智障。

“有人用冥币掉包别人的钱我相信,什么人会拿钱掉包冥币?”

张子安拍了拍王龙的肩膀:“如果有这样的人,请你务必找到,告诉我,请他来和我聊聊。”

钟峰道:“就算有人掉包,也要有这个机会才行。

“这个包袱,一路上都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就算到了局里,锁进储物柜,也是极为安全的,绝不会有人碰到才对。”

曹颖霞低头看着那一堆钞票,忽然猛抬螓首,下令道:“去查监控,看看从周青把包袱放进储物柜以后到刚才取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有什么人靠近储物柜,碰过柜子里的东西!”

“是!”钟峰转身便离开审讯室。

周青得意的笑道:“怎么样,现在才相信,我捡的是钱了?不过也不能怪你们,毕竟,你们的眼神很差劲,不然怎么会都被我捡到呢?”

曹颖霞深深的看了周青一眼,道:“如果这些钱,的确没被掉包过,真的是你捡的那些冥币,那我可真的要重新定义你了。”

“什么意思?”周青听不懂,皱起眉头。

郭晋年沉声道:“三级诡异的买命钱,本质上来说,是冥币无疑。

“人类之所以会捡钱,会和三级诡异做交易,只是因为那些冥币一开始,被施加了术法,看起来是钞票的模样。但只要有人触碰,拿到手里,就会变成冥币。

“三十年来,各地遭遇诡异入侵的次数繁多,在诡雾降临其间,捡冥币,和三级诡异做交易的人,举不胜数。

“但每次诡雾结束,战后统计的时候,那些冥币就是冥币,从来没听说过,哪一次出现冥币变成真钱的事件,这是共识。”

郭晋年看了眼周青,继续道:“这些钱,绝不可能是他捡的那些冥币,如果储物柜那边的监控录像没问题,只能说……”

说到这里,郭晋年看向曹颖霞几人,接着道:“是你们几个人看错了,他捡的压根就不是冥币,而是真钱!”

曹颖霞脸色一变,道:“局长,我们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他捡的就是冥币,是那个三级诡异boss的买命钱!”

张子安也是无语的道:“局长,我们一个人也许会看错,但总不至于这么多人全看错吧。你难道宁愿相信一个精神病,也不相信我们?”

郭晋年抬了抬手,道:“你们别急,等钟峰回来,说明监控情况以后再说。”

过了十几分钟,钟峰去而复返。

“怎么样?”曹颖霞问道。

钟峰摇头道:“查看监控,一切正常,自从周青把包袱锁进储物柜里面以后,从头到尾都没人靠近过那边。”

郭晋年环顾众人,道:“那就说明,这些钱,从头到尾,都没人碰过,没有掉包的可能了?”

无人应声。

“没人说话,那就是默认了,接下来,我梳理总结一下。”

郭晋年坐在椅子上,手指轻扣桌面,道:“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周青捡到的全都是钱,并不是冥币。

“从这个方向来梳理的话,一切就可以解释的清楚。

“首先,既然周青捡到的是钱,并非冥币,那就说明,他并没有遇到三级诡异boss。”

曹颖霞几人脸色瞬变,就想开口解释,但却被郭晋年给压手制止。

“别急,等我把话说完。”

郭晋年继续道:“因为没有遇到三级诡异boss,所以现在才会出现,掉落的诡异之源,被周青吃进肚子,化作水,拉不出来,也检测不到的情况。

“不是诡异之源在周青的嘴里化成水,被他吸收,而是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诡异之源掉落。

“冥币不可能变成钱。

“诡异之源不可能损坏,更不可能化成水。

“而周青身为一个没有灵气,灵力亲和度为低劣的普通人,更不可能抵御得了三级诡异boss的攻击手段。

“综上所述,我认为,周青并没有撒谎,而是你们几个的说法不合理。”

郭晋年的目光,从曹颖霞、张子安、钟峰、王龙、朱雅几人身上一一扫过,缓缓道:“当然,我没有认为你们故意统一口径对我说谎的意思,因为这种谎言,根本就不合理,站不住脚。

“我在想,是不是你们几个人,之前都统一出现幻觉,看到的都是假的?”

曹颖霞几人,怎么都没想到,郭晋年推论到最后,得出的结论,竟然是周青这个精神病说的是真相,而自己等人受了迷惑?

曹颖霞道:“可是,三级诡雾消散了,证明三级诡异确实被消灭了,这怎么说?”

郭晋年一番推论以后,脸上满是自信与从容,可是听到曹颖霞的这句话后,脸色就渐渐又开始拧巴起来。

“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关键的地方,是我没想到的!”

三级诡异入侵被解决,这对于安定城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可三级诡雾是怎么解决的,他却需要一个说法,至少得把诡异之源的去向搞清楚,这样才好向上级解释。

毕竟,一场诡雾过后,各地守护局,都需要把诡异之源上交的。

说句难听的,不管周青这个人有什么问题,他都可以把事件压在安定城来消化。

可如果不能把诡异之源的去向搞清楚,做出一个解释的话,是要被问责的!

忽地,郭晋年眉头一挑,看向曹颖霞,道:“既然你们都说,那个三级诡异boss掉落的诡异之源,是被周青吃进去,然后消失不见。那不如把昨天二级诡异boss掉落的诡异之源,也拿给他吃。

“如果这个诡异之源,被他吃进去以后,也被消化了,那就说明问题出在周青身上。

“如果没消化,那就说明,之前那个诡异之源,根本就没被他吃进去。或者是,已经被掉包了!”

曹颖霞怔了怔,点头道:“这也是个办法。”

郭晋年起身往外走:“你们等着,我去找那枚诡异之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