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这是糖豆吗?

“我是什么人?”

周青见曹颖霞郑重其事的问了自己这么一个弱智的问题,不禁感到愕然。

“我是男人。”

他琢磨了片刻,小心翼翼的如此回答。

曹颖霞黛眉微蹙,沉声道:“我问你是什么人,不要给我打马虎眼。今天你必须把事情说清楚。”

其他几人,这个时候,也都恢复了行动能力,纷纷从地上站起,警惕的看着周青。

周青登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心中十分惊怕。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猛地站直身体,挺胸抬头,慷慨激昂的道:“我是华国人!生是华国人,死是华国鬼,就算有来世,仍然还做华国人!”

这一番堪比宣誓的话语,莫名的让人感到一阵心潮澎湃。

张子安连连点头,眼眶湿润的道:“好啊,好啊,你说的真好,我们生是华国人,死是华国鬼,就算有来世,依然还做华国人!”

周青一脸唏嘘,握住了张子安的手:“知己啊!”

张子安感慨万千:“知音啊!”

曹颖霞眼皮直跳,怒斥道:“伱们两个都给我闭嘴!周青,我是问你哪国人了吗?

“还有你,张子安,你给我一边儿呆着去!”

“哦,哦!我一时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张子安回过神来,腆着笑脸,赶紧松开周青的手,后退几步。

周青则尴尬的挠了挠脖子,瞅了眼曹颖霞,低眉顺眼的道:“曹守护使,我真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你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是涵盖了宇宙的奥妙,世间的至理。

“我思来想去,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我就是我啊,我能是什么人?”

曹颖霞深吸口气,徐徐道:“三级诡异黄页鬼,专门以和别人做生意的时候,故意让别人得利的手段,以及往地下扔钱,让别人捡钱的手段,来害人性命。

“但凡捡到黄页鬼的买命钱,哪怕是三品以下的修者,也是九死一生,至于普通人,更是必死无疑。

“你区区一个普通人,为什么可以在黄页鬼的连番的攻击下,安然无恙的活下来?”

“三级诡异黄页鬼?哪里有三级诡异?”

周青吓了一跳,看向左右,这才忽然意识到,诡雾竟然已经快散干净了。

他如梦初醒一般,惊喜的道:“咦,诡雾消散了,是这场三级诡雾的诡异Boss,被消灭掉了吗?”

曹颖霞:“……”

她感觉自己在这里,根本就没办法和脑回路清奇的周青沟通,也问不明白周青身上的秘密。

“走,你跟我们一起再回一趟守护局,我要在审讯室里,再次正式审讯你!”

她算是想清楚了,想要和周青有效沟通,只有借助测谎仪才可以。

“又要审讯我啊?”周青咂了咂嘴,无奈的点了点头。

其他几人,各自对视一眼,也都暗自点头,纷纷觉得,很有必要再次对周青做一番审讯和检查。

曹颖霞转身向三级诡异湮灭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地面上,有一颗白色的椭圆珠子,正是每场诡雾降临时,灭杀诡异Boss之后,均会掉落的“诡异之源”。

诡异之源,对于人类来说,极为重要,这三十年来,经过不断的研究实验,人们已经可以在其中获取到巨量的能源力量,改善人类环境的资源问题,适用于非常多的领域。

最主要的人,人类强者,对诡异之源的几种猜测中,有一个猜测是,人类或许可以通过洞悉诡异之源的核心秘密,找到彻底解决诡异入侵的办法!

这对人类抵御诡异入侵的局面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物品。

对于任何一个守护者来说,灭杀一个诡异Boss,不仅有着解决一场诡异入侵的重大功劳,更可以获取到诡异之源,积攒功勋,换取大量的财富。

昨天二级诡雾中,二级诡异Boss掉落的诡异之源,只有花生米大小。

而今天这场三级诡雾中,三级诡异Boss掉落的诡异之源,则足足有成人拇指的指头大小,比二级诡异Boss掉落的诡异之源,大了许多。

曹颖霞身为此次抵抗三级诡异boss的领军人物,由她去拾取诡异之源,当之无愧。

然而,就在曹颖霞走到诡异之源面前,打算弯腰拾取的时候。

从一旁蓦然伸出来一只手,将诡异之源抓在手中。

“这是什么东西,糖果吗,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周青抢先一步,捡起诡异之源。

曹颖霞看了眼周青,耐着性子解释道:“这是诡异之源,非常重要,不管怎么说,这次对付三级诡异boss,你都……”

话还没说完,周青张嘴就把诡异之源喂进嘴里。

他本来想嚼一嚼的,但谁料,诡异之源刚被他吃进嘴里,就化作了液体,顺着咽喉,流进了肚子里。

“你干什么!!!”曹颖霞瞪大眼睛,脸色巨变,尖锐地叫道:“快点给我吐出来!”

后边的张子安等人,也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大脑宕机。

这人得多离谱,才能把诡异之源捡起来,当做糖豆吃进去?

不过仅仅是震惊了一下,几人也就没太当回事,只当周青这个精神病大脑皮层进水了。

反正那个诡异之源,质地是极其坚硬的,比钻石还要坚硬无数倍,根本就咬不破。

这一点是常识,只要是守护者,就都知道。

曹颖霞也是想到了这点,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脸色很快就缓了下来。

熟料,周青一耸肩,对曹颖霞道:“吐什么啊,我已经咽进去了。”

“咽了?我怎么没见你做吞咽的动作!”曹颖霞满脸的不相信。

寻常人,就算是吞咽一粒药,也得做一下吞咽的动作,让喉咙蠕动,把东西吞咽下去。

更何况,那还是一颗成人大拇指大小的珠子?

周青笑道:“这你就不懂了,这玩意就是水做的,我吃进嘴里以后,立刻化成水,顺着喉咙流进肠胃了,还咽什么呀?”

“水做的?你跟我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这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根本无法被损坏的东西!”

曹颖霞美目圆睁,伸手掰开周青的嘴:“在哪藏着呢,给我吐出来!”

周青被强行掰开嘴,舌头在曹颖霞的眼中,上下起伏,口齿不清说道:“啊!啊!真的,真的化成水,流进肚子了,我,骗你,干什么,啊!”

在周青说话的功夫,曹颖霞也是彻底看清楚,那枚诡异之源,的确已经不再他的嘴里。

“操!”曹颖霞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指着周青,对王龙等人道:“诡异之源一定在他肚子里,把他给我带回去,审讯检查容后再说,先让他去厕所把诡异之源拉出来!

“王龙,你必须全程盯着,诡异之源关系重大,你务必亲眼看着他拉出来!”

王龙嘴角抽搐,面黑如碳,极为艰难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头儿。”

张子安和钟峰从憋笑,到掩嘴失笑,再到放声狂笑。

朱雅把头埋在胸怀里,皮靴里面的脚指头,抠的紧紧的,觉得无比尴尬的同时,也是在强行憋笑,把脸憋的通红。

曹颖霞看了眼张子安几人,目光缓缓在张子安和钟峰身上掠过。

一时间,张子安和钟峰猛地止住笑声,心中生起了不好的预感。

“张子安,你和王龙一起,全程盯着周青,绝不能有片刻马虎,哪怕他上卫生间,也必须打开门,在你们眼皮子底下!”

下一刻,曹颖霞安排任务道。

“啊哈哈哈!”钟峰长松一口气,拍着大腿,放声大笑,眼泪都笑了出来。

前一刻还黑着脸的王龙,也是嘿嘿嘿的笑出声来。

张子安不忿的闷声道:“为什么不是钟峰?”

“你受伤了。”曹颖霞解释道。

“我受伤了还要受到这种待遇吗?难道不应该让我去养伤吗?”张子安愤慨道。

曹颖霞道:“正因为你受伤了,所以才给你安排一个简单的任务,不要废话,这是命令。”

周青脸色十分难看:“开什么玩笑,我说了,那玩意化成水了,我怎么拉啊?”

“你也少废话!”曹颖霞瞪了周青一眼,率先向越野车走去。

“母夜叉!”周青缩了缩脖子,盯着曹颖霞的背影,小声嘀咕。

曹颖霞脚步一顿,没回头,继续迈步前行。

钟峰和张子安一起看向周青,目光充满了怜悯。

“我们头儿一直有一颗少女心,内衣都是粉色的,你敢说她母夜叉?”

“你小子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