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带鬼跑路

周青盯着眼前的白衣女孩,怔了怔,方才彻底回过神来。

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吓死我了,我刚才一个走神的功夫,竟然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不好意思啊,没吓到你吧?”

“你说什么,你做了噩梦???伱做了什么噩梦?”

白衣女鬼瞪大双眼,一脸的错愕,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周青对梦里的内容忌讳莫深,摆了摆手道:“别提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让我帮你什么忙?”

白衣女鬼心中不信邪,面冲周青,再次伸出惨白双手,撩开了面前的头发。

猩红的双眼,再次和周青对视在一起。

“轰!”

周青只觉得大脑再次轰然炸响,一团白光,立即淹没了他的双眼与脑海。

——

高中,周一,晨会。

操场,绿坪,整齐划一的队列,统一着装的绿色校服。

主席台上,教导主任手里捏着一张信纸,义正言辞说道:

“高三是你们这十八年来,最重要的一年,个别人却不好好把心思放在备考上,想一些情情爱爱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秦韵可是我们一中,乃至整个安定城这一届,最有可能考上四大名校的优等生,就你这种废物,也好意思给她写情书?

“你哪怕耽误秦韵一分钟的时间,也是弥天大罪!

“三年二班的周青,你给我上来,亲自当众念念你的这封情书!

“你不是想谈情说爱吗,我给你一个在全校师生面前,给秦韵告白的机会!

“我要让你深刻地认识到,像你这种废物,给优等生写情书,是多么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周青回过神来,看到了自己置身的位置。

看到了教导主任那凶神恶煞,气势磅礴的模样。

看到了整个操场的师生,投来的好奇神情,讥笑目光。

看着那个名叫秦韵的女孩,那一双埋怨的眼神。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才从教室跑出来,又开晨会了,这些狗比老师主任,就不能放过我吗!”

周青攥紧双拳,气愤、羞恼、无地自容。

“周青,快点上来!”

教导主任在主席台上催促!

周青猛地抬头,盯着教导主任,看着那些嘲笑他的师生,怒喊道:“我是差生,差生怎么了,差生就没有追求爱的权利了吗!WDNMD!”

——

诡雾中,白衣女鬼仔细盯着周青的神情,狐疑的自语道:

“怎么可能做噩梦呢?

“一定是我身受重创,太过虚弱,所以刚才出现了误差。

“但这次肯定不会了!”

她渐渐恢复自信,狞笑道:“臭小子,接下来,你就在美梦中死亡吧,吸食你愉悦的情绪,将会让我得到恢复与满足。”

话刚说完,周青那呆滞的双眼,就又再次猛地恢复清明!

“太邪门了,我像是见鬼了一样,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做了两次噩梦!

“你快跟我走,我们离开这儿!”

他大口喘着气,一把抓住白衣女鬼的手腕,就快步向前跑。

周青受到了惊吓,跑的很急,拽了白衣女鬼一个趔趄。

一人一鬼在浓雾中,牵着手腕,像是奔跑在沙滩上的情侣一样。

周青:“哼哧哼哧。”

女鬼满脸的茫然:“???”

忽然!

周青使出一招急刹车,猛地止住脚步,脚下重重的踩住了什么东西!

女鬼瞪了眼周青,随即便若有所思的看向周青的脚下。

他的鞋底外面,有一叠红色的角。

周青看了眼女孩子,目露警惕,哼哧哼哧的道:“江湖规矩,谁先踩住,算谁的!”

白衣女鬼露出冷笑,颔首道:“好啊,你捡,我不抢。”

周青弯腰,伸手先抓住那叠红色的角,方才慢慢移开脚。

他脚下踩着的,赫然又是一叠钱,看厚度,至少三千块。

“嘿嘿!这次捡够三万了!”

周青将钱捡起来,揉作一团,快速的塞进了口袋里。

他的口袋早已变得鼓鼓囊囊,被冥币给塞满了!

然后,他才又拽着白衣女鬼的手腕:“走吧!”

白衣女鬼震惊的盯着周青那塞满冥币的口袋,一把挣脱了周青的手,冷笑道:

“你自己走吧,反正你迟早都得死,我也懒得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说完,她便飘然而飞,打算寻找猎杀下一个人类。

至于周青,当他捡起了那叠钱后,在她眼里,就已经是一个死人。

但她不能杀。

因为当他捡起那叠钱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资格,结束他的生命了。

“哪里走!”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人影,从浓雾中出现,杀气腾腾的向这边奔来。

周青远远看到这个黑影,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气,心中一惊,转身便抓住了白衣女鬼的手腕,向来的路,快速逃离!

“我们快走,来了个家伙,气息好恐怖,极有可能是诡异!”

他一边狂奔,一边对白衣女孩说:“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白衣女鬼诧异的盯着周青:“你脑子真的有病吧,还保护我?松开我,别影响我跑路!”

“什么,你跑不动了?你们女孩子真麻烦,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

周青一怔,一把将女鬼抱起,双手抱着她的大腿,将她扛在了肩上。

白衣女鬼趴在周青的背上,黑色长发倒掉下来,披在周青的臀后,像是给周青穿了一件黑色的齐臀小短裙。

随着奔跑起伏,像那黑色齐臀小短裙,像是水草一样摇摆。

“你放开我!”

白衣女鬼气愤无比,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了周青的束缚!

她心中一狠,双手长出锋利的黝黑指甲,直接向周青的脖子掐去!

身为二级诡异,她一向是不屑于动手杀人的,可现在,她已经不在乎那么许多了!

然而,令白衣女鬼没想到的是,她可以轻易掐断一个人头颅的双手,此时掐在周青的脖子上,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周青感觉到白衣女孩的爱抚,的确被痒到了,缩着脖子,嘿嘿笑道:“乖,别闹,正逃命呢,别挠我痒痒。”

女鬼:“???”

女鬼:“天啊!”

女鬼的鬼生观,在这一刻,崩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