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二场诡雾!

安定城守护局,诡雾侦测部门,领导办公室。

头上锃瓜瓦亮一大片的邹平,坐在办公桌前,提着笔删删改改的写着检讨书,一副苦瓜脸。

作为一个城市,诡雾侦测的第一负责人,邹平的责任可以说是非常重要。

他们部门能否准确无误的提前侦测出诡雾降临的时间,以及诡雾的等级,对于这座城市接下来抵御诡异入侵,是极为关键的一个环节。

昨天安定城的诡雾,他们已经提前十个小时侦测到了,并且也准确的侦测出,诡雾等级是二级。

可是让他,乃至整个部门,以及协助单位气象局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预测的时间,竟然出了差错,诡雾降临的时间,足足提前了两个小时。

可别小看这两个小时,因为这个时间差,一定会给安定城百姓的安危,带来许多变数。

哪怕现在战后的统计工作还没彻底完成,但以邹平的经验来看,因为这个时间差而遇难的人,至少会达到两位数,乃至三位数。

毕竟,有些人在得知诡雾降临后,是掐着时间点赶回家里的,诡雾提前降临,一定会有一部分人没有及时赶回家里。

而他这个诡雾侦测部门的第一负责人,一定是要在这次事件中,承担主要责任的。

今天清晨,郭晋年限他上午十点之前,做出解释。

他回到办公室以后,屁股就几乎没离开过椅子,一直在琢磨着待会儿应该怎么解释。

他明白,在这个时候,任何狡辩都没有意义,只有诚恳的认错,检讨,才是最正确的态度。

毕竟,只要能过了郭晋年这一关,问题就不大。

以郭晋年守护局局长的身份,只要肯体谅他一下,那完全有能力保住他。

如果他连郭晋年都敢哄骗,那就离退休不远了。

眼看时间已经到了上午9:40,邹平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笔,在删改了近四个小时,终于确定了终稿。

看着这片稿子,邹平忐忑的嘀咕道:“这样说,应该没问题了吧?”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忽然被人敲响。

“咚咚咚!”

这个敲门声很急促,像是报丧一样,令邹平心中很是不喜。

“进来!”邹平冷哼一声。

一个三十许岁,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一脸严肃的道:“邹大守护者,紧急情况!”

邹平蹙眉道:“诡雾都过去了,能有什么紧急情况,做事为什么不能稳重一些?”

该名男子快步来到邹平面前,递出一份文件资料道:“就在刚才,我们侦测出,安定城上空的空气中,每立方米的PM10,达到了0.55mg/m³。”

邹平一愣,转头看了眼窗外的天空,只觉得灰蒙蒙的。

邹平开口道:“这也没什么事吧,也许是要下雨?”

西装男子道:“可这些PM10当中,有明确的诡异气息传出。”

邹平头上见汗,紧紧盯着西装男子:“是早晨的诡雾还没彻底散去?”

“不是,早晨的诡雾已经早晨七点左右,彻底消散了,这是最新检测出的。”

邹平深吸口气,接过了资料文件:“也就是说?”

西装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沉声道:“根据分析对比,我们办公室的科研人员初步判断,今天晚上八点至十点之间,还会有诡雾降临!

“而且,根据预测,这一次的诡雾等级,达到二级只有三成概率。达到三级诡雾,则有七成概率!”

“嘶!”

邹平正低头快速翻着文件资料,听到西装男子的汇报,手明显抖了一抖,当即倒吸一口凉气。

过了片刻,邹平抬起头,往日里和善的表情,早已显得无比狰狞,他抓狂的质问道:“这怎么可能,在诡异复苏的这三十年里,从来没有哪个城市,在一年之内,会降临两次诡雾!

“早晨局长还说,我们最少有一年的平安时间!

“可现在,你告诉我,诡雾刚刚消散,又开始集结?而且还极有可能,是三级诡雾!?”

这一刻,邹平散发出了他身为二品修者的强大威压!

西装男子难以承受这股压力,向后退了几步,胆颤心惊的道:“邹大守护者,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们办公室所有科研人员也觉得这很离谱,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也是经过反复确认,才敢过来向您汇报。”

邹平起身来到窗户前,一边看着手上的侦测资料,一边抬头看着头顶天空的灰蒙,面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他下意识的抬手,在自己的脑袋上,狠狠薅了一把,将所剩不多的头发,拽下来了好几根。

西装男子看的咧了咧嘴,没敢吭声。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被人敲响,一个秘书模样的女子走了进来:“邹大守护者,快十点钟了,局长让我来催一下你,他在办公室等伱。”

邹平回头,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点头应道:“好的,我知道了,麻烦刘秘书了。”

“您客气了。”局长秘书刘文静浅浅一笑,退了出去。

西装男子瞥了眼办公桌上的检讨书,问道:“您还要去给局长检讨吗?”

“检讨个锤子,去汇报诡雾降临的事吧!”

邹平拧巴着脸,看了眼时间,催促道:“你再去一趟办公室,问一下最新的数据,给我务必确认诡雾降临的准确时间,和这一场诡雾的等级!”

西装男子没敢耽搁,连忙转身离开。

邹平踱步片刻,忽然快步跟了出去!

侦测部办公室,一群科研人员,在一堆精密的仪器前,来回忙活。

他们如临大敌,气氛极为凝重压抑。

任谁也没想到,一场诡雾刚散,第二场诡雾就接踵而至。

这是诡异复苏三十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完全超出了他们认知的常理。

邹平和西装男子不分先后的快步走了进来,环顾众人,心底一沉,问道:“谁能告诉我,这场诡雾准确的降临时间和危险等级?”

一个五十余岁,看起来比邹平还大几岁,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男子,看了眼邹平,道:“根据最近预测数据,诡雾降临时间在晚上八点至九点半,诡雾等级为三级。”

“有多大的把握?”邹平看向此人。

白衣中年答道:“79%。”

邹平深吸口气,点了点头,道:“继续观测,有任何变动,立即向我汇报。”

说完,邹平便转身快步来到了局长办公室。

“咚咚咚。”

“进来。”

邹平推门而入。

守护局局长办公室,郭晋年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

郭晋年抬眼看了眼邹平,又看了眼时间,道:“你还真是掐着时间来,再迟一分钟,我就不等你了。”

说话间,郭晋年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指了指面前的沙发,道:“过来坐下说吧,解释解释,昨天为什么没有准确的侦测出诡雾降临的时间。”

“局长,我还是先别解释了。”邹平苦着一张脸道。

郭晋年挑了挑眉:“嗯?什么意思?”

邹平快步向前,沉声道:“根据我们部门最新的侦测显示,今晚八点至九点半,会再次有诡雾降临,诡雾等级为三级。”

“哒哒。”

郭晋年手一抖,茶杯盖子晃了晃,差点掉在地上。

郭晋年没好气的盯向邹平,问道:“你是压力太大,奔溃了?疯了?”

邹平苦笑一声,将诡雾侦测的资料文件递在了郭晋年面前。

郭晋年垂眼一看,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良久,他深锁眉头,沉声道:“这怎么可能?没道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