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变天

所有人都从刚刚的变故中回神,他们一个个还跪在地上,这一刻,他们都明白了之前四皇子秦镇为何会无故跪下。

因为太子那股威势,实在恐怖!

而他们回神后,看着四皇子秦镇那倒地的无头尸体,以及滚到了正阳殿中间的那颗头颅。

他们浑身汗毛倒竖而起。

一股寒意,

从他们脚底下一路涌上脑袋!

头皮发麻!

‘四皇子,死、死了!?’

‘太子,竟敢杀了四皇子!’

‘太子怎么敢!太子怎么就敢这样做!’

一个个念头,从众人脑海里翻腾而出,也让正阳殿内,变的久久沉寂无言。

尤其是站在秦镇旁边的二皇子秦郢。

就在不久前。

秦镇还跟他商议,要在朝堂上发难,借着洪关府的事情一举把太子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可是现在——

秦郢看着秦镇那倒下的无头尸体,遍体透寒,甚至身体都在无意识的颤动。

如果,

如果刚刚自己和秦镇一起,对太子发难......

嗡!

骤然间,秦郢身体毛骨悚然。

秦郢抬头,就看到了太子秦古那平静到令人恐惧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这一刻,秦郢感到莫名的惊悚恐惧。

在秦古的目光下,他感觉自己在想些什么,都被‘看透’了一样。

秦郢本能心虚,连低下头不敢与秦古对视。

秦古斩了四皇子秦镇,先不说后果会怎么样,就现在朝堂上的情况,原本觉得太子威严尽失、无力与秦镇等皇子争斗的六部百官,这一刻都心有戚戚焉。

惶恐至极。

‘太子疯了?竟敢一言不合就杀人?’

这是他们现在心里的唯一念头。

气运金龙下。

他们在想些什么,秦古都一清二楚。

秦古嗤笑一声,扫视群臣,目光淡然平静,道:“既然没人有意见,又没人再冲撞孤,那么孤就说正事。”

“第一,三阳王秦阳君公然派遣刺客刺杀孤,意图谋逆,罪该万死。令:收回秦阳君‘三阳王’封号、爵位,收回秦阳君封地,把秦阳君一族拿下,生死勿论。”

“第二,调令项军十天内赶到洪关府,如若不尊号令,那就别怪孤不客气。”

“第三......”

秦古扫视朝堂一圈,平静道:“即日起,令,大秦三十六府组建镇妖殿,镇妖殿人员且从兵部各军抽调,还有各府修者。”

“镇妖殿凌驾于六部之上,不受各府管制,由孤亲自管辖,唯一职权为:镇压、斩杀各府妖魔,调查所有与妖魔关联的人、事,拥有先斩后奏之权。”

轰!

大殿下,包括秦郢等皇子、王爷在内,所有人的心头都炸窝,脸色兀地一变,难以置信似的看着秦古。

先不说四皇子秦镇被杀的事情。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

那么在秦古说要组建镇妖殿,而且还是凌驾于六部之上,不受各府、朝廷管辖、更拥有先斩后奏之权的一方势力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出言反对。

这镇妖殿的职权也太离谱了吧?

一旦建成,

那岂不是在所有人的头上,都悬着一把利剑?

可是,秦郢等皇子、王爷,包括六部尚书、官员、武将等人看着秦镇的尸首。

所有反对的声音,在脱口而出的瞬间都给憋了回去。

秦古扫视全场,也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继续道:“孤不管你们以前到底是为谁效命,又或者是支持谁谋取孤的位置。”

“接下来的日子,孤只想要对付妖魔。”

“谁敢耽搁了组建镇妖殿的大事,谁敢阻碍孤镇压妖魔——”

“杀。”

不过秦古目光看向六部尚书,能够听到他们心声里对镇妖殿的情绪,想到组建镇妖殿,终究还需要用到六部的人。

他顿了一下,又道:“孤组建镇妖殿,并非针对谁,又或者说,并非针对六部。镇妖殿唯一职权,乃是斩杀、镇压妖魔以及调查与妖魔有关的人与事。”

“针对的是妖魔,也是为了把朝廷从妖魔的事情中摘出来,交给专门对付妖魔的人士对付。”

“兵部或者说朝廷的职权,还是和之前一样没变。”

说着,秦古目光从六部尚书身上移开,扫视着大殿内的文武百官,满目威严,平静道:“另外。”

“镇妖殿的地位,直属于孤管辖,不受地方各府管制、凌驾于六部之上,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妖魔肆虐至今,谁有能力解决?”

“宗门?还是说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势力?”

秦古声音愈发冰冷,身上威严更甚,大殿下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心头像是压上了一块石头,让自己难以呼吸。

秦古停顿几息,继续说道:“不能解决妖魔的祸乱,那就没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更没资格阻挡镇妖殿的建立!”

把组建镇妖殿的一切事务都分配了下去,退朝的一刻,秦郢等皇子、王爷几乎是逃一般的速度离开正阳殿。

六部尚书同样想要随着百官离去,但很可惜,他们六人都被秦古留了下来,移步安澜殿。

而随着秦郢等人离开皇宫,在他们踏出皇宫的那一刻,他们才发现自己后背被冷汗湿透。

‘要变天了!’

他们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念头。

四皇子被杀!

三阳王被下令剥夺王位,必然会暴起谋反!

再加上洪关府的变故,大秦朝接下来必然会变天。

只是他们想不明白。

为什么太子会选择这样做?

面对那样的乱局,还有杀了四皇子将会引起的后果压力,太子能够安然渡过?

皇宫里。

秦古带着六部尚书往安澜殿缓步走去,忽然间,他停下脚步,声音传来:“你们觉得,孤杀了秦镇而引发的后果,孤无法承受?”

跟随在秦古身后的六人瞬间冷汗连连,脸色发白,差点就吓的给秦古跪下,六人垂首惶恐道:“臣等不敢!”

秦古漠然一笑,转身目光幽幽看着六人,片刻才道:“快了。”

......

就在秦郢等皇子返回自己府邸,想着要不要先离开皇城的时候,四皇子秦镇的府邸外。

一群身穿绛红色泽绣金纹袍服的人,来到了王府门前。

林西官抬头,脸上露出让人寒栗的笑容:“进去。”

“所有人拿下。”

“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