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大清洗(三)

转移到了一个包厢中,林极听着林耀东等四人回禀打探到有关三阳王的消息。

林耀东低声道:“大人,那三阳王就在三阳王府里面。”

“除了三阳王之外,里面还有着投效三阳王的三家圣级势力,以及两个与三阳王结盟的圣级势力在。”

“目前那三阳王府,至少有着九位圣者存在。”

说着一顿,林耀东继续道:“这还没有包括其他一些三阳王邀请来的势力,比如三圣宗、千刀门等等,这些势力都有至少一个圣者前来。”

“只是他们并没有住进三阳王府,三阳王与手下势力商讨事情的时候,也没叫这些势力。”

“另外——”

林耀东面色变得凝重,低声道:“大人,那三阳王据闻布下的阵法无数,杀阵、迷阵、防御法阵皆有,曾经一位圣者巅峰的人尝试过攻进王府。”

“最终都是以重创失败逃亡告终,这还是因为当时三阳王府没有几个圣者的缘故!”

打探出这些消息,并不太难。

毕竟不论是人还是法阵,都不是什么绝密的消息。

大战来临之际。

还不知道多少个目光盯着三阳王府,想知道这些,在暗地下打探打探可能就能够得到。

林极眉头轻挑,这三阳王手下汇聚的力量还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至少九尊圣者!

还有遍布法阵的三阳王府!

这样的话,他想要潜伏进入三阳王府,先行杀掉三阳王的想法就要落空了。

不过。

这其实并不奇怪。

毕竟那里是三阳王的老窝,这么多年来的打造,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底子存在?

要不是这样的话,那三阳王也不可能有造反的底气。

沉思片刻。

林极道:“那就先等等。大秦铁军已经来到了磐川府,估计不用多久,就会进攻关阳府。”

“到那个时候,我就不信三阳王还躲在那个狗窝里。”

一缕寒芒,从林极眼中闪过。

当初召唤的时候,林极可是排在林桐、林耀东等人的最前面,距离圣者境已经不远。

实力是最强的一个。

现在,他就蹲在了关阳城,只等秦阳君出来,那就是他丧命的时刻!

......

磐川府,府城磐川城。

大秦铁军来到城外五里,就开始就地扎营,大军煮粮,先拿之前的粮草填饱肚子。

而林桐等人,则是在磐川府太守陈旸、郡尉赵荏圭等官员的接待下,来到了磐川城官府的粮库。

陈旸道:“大将军,下官在接到兵部命令之后,就已经在此囤了五万石粮草,相信足够大将军麾下的兵士支撑半月。”

陈旸说着苦笑,看向林桐哭诉道:“大将军,这已经是下官能够做到的极限。”

“就连这些粮食,还是下官挤掉了磐川府守军半年粮草,才凑来的......”

按照以往的大战惯例,一场大战最快也需要一两个月才能结束。

有的甚至还得半年、一年时间。

这么长时间的大战,得要消耗多少粮草才行?

如果是以前大秦朝国力强盛的时候,这点粮草自然不成问题,但是现在大秦妖魔横行,耕地荒废。

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大秦朝。

要支撑这样的一场战役——陈旸这位磐川府的太守,在接到兵部命令的时候,差点就上奏说老子不干了。

尼嘛。

把他买了也供不起一支足足近二十万人的大军征战啊。

现在,

陈旸告诉了林桐实情,都已经做好了被林桐为难怒骂的准备。

然而。

他没想到林桐听了之后,只是平静点头。

林桐道:“半月粮草,足够了。”

陈旸:“......”

赵荏圭:“......”

这位大将军的意思,是他攻打半个月不成,就要退去是吗?

他们可没有想过。

大秦铁军真的能攻下关阳府!

与关阳府相邻,他们最是清楚现在三阳王掌控的关阳府实力到底有多强。

就连妖魔,都从关阳府消退了!

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林桐已经安排人开始搬运粮草,五万石的粮草搬运,这可要废不少时间。

所以在陈旸的邀请下,林桐带着几人前往太守府赴宴。

而当赵荏圭拿出一壶美酒,为林桐几人恭敬倒上的时候,林桐眼睛微微一眯。

何为极境?

那就是从最初的铜皮、铁骨、金身境界开始,就淬炼到了人体的极致。

对身体的开发更是越超常人想象。

圆满意境对林桐几人来说算不上什么,他们那身体的各个感观,都是远超常人十倍、百倍。

普通人看世界,和他们看到的世界,完全是两回事。

林桐脸上露出少许笑容,拿起酒杯,在鼻子前嗅了嗅,似乎被酒香陶醉一般,问赵荏圭道:“好酒!”

“赵大人,你拿出这样的好酒来招待本将军,可真是费心了啊!”

赵荏圭心里咯噔一下,看着林桐只是拿着酒杯闻香,却滴酒不沾,心里着急得很。

他连哈哈笑道:“大将军说笑,下官没什么好东西相送,只能够以酒赔礼。”

“大将军,请!”

说着,赵荏圭自己倒了一杯,就要自己喝下。

林桐伸手一勾,把赵荏圭的脑袋揽在胳膊下,再用手把他的嘴捏开,把自己的那杯酒给赵荏圭喝下。

砰!

喂了之后,林桐面无表情,一拳锤在赵荏圭的胸口。

强行让他把酒喝下去。

“呕!”

赵荏圭的脸瞬间唰的变苍白,强行挣脱林桐的胳膊后,一掌又一掌拍向自己的肚子,几口就把刚刚的喝进去的酒再次吐了出来。

嗖!

连一句话都不敢说,赵荏圭拔腿就想跑。

然而才迈出一步,他就忍不住双手捂着脑袋,仰头凄厉痛叫:“啊!!!”

“扑通!”

下一刻。

赵荏圭身上气息如雪消融般消散,七窍流血,堂堂一位大宗师境巅峰的强者,就这样暴毙而亡,倒地不起。

这一连串的变故,看的太守陈旸傻眼:“啊?”

看一眼林桐,再看一眼喝了一杯酒就惨死的赵荏圭,陈旸哪里还不知道。

这是赵荏圭想投毒,毒死眼前这位‘项军’新任大将军!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识破。

那毒酒都被这位大将军强行灌给了赵荏圭自己喝下去。

林桐呵呵一笑,又倒了一杯酒,看向陈旸道:“陈大人要喝一杯吗?”

下一息。

林桐面色一沉,冷声喝令道:“大秦铁军听令,全军进城,封锁全城,任何人都不得上街、离开!”

“违反军令者,杀无赦!”

带着浓烈煞意的声音在整座磐川城响彻,五里外的大秦铁军,同样听到了林桐的号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