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越来越多的士兵汇聚过来,但是这些士兵都只是远远站着,带着惊惧、敬畏看着林桐等人。

从沂南府罗网千卫罗晋升等人的装束来看,这些项军士兵就能够知道。

眼前这群闯进军营来的人,的确是出自于罗网。

那么刚刚那人说的话,这些罗网的人前来项军督军的事情,就很有可能是真的。

既然如此,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出手?

‘之前就听说,在皇城太子已经杀了四皇子、澜妃娘娘等人,前两天还派人过来,说要调动项军前往洪关府,难不成,太子已经想要染指项军?’

‘这些人说是前来督军,但是其实就是奉太子的命令,前来夺取项军的掌控权吧?’

‘怪不得一来就直接闯进军营,要不是这样强势,估计大将军连军营都不会让他们进来——啧。’

‘太子派人过来,还这么强势,真不怕惹怒了大将军,然后逼迫大将军真的造反?’

四周那些士兵、营官都不敢动手,就只能够自己想想这件事情,或者是和身边的人低声议论着。

“轰!”

这时候,项军军营上空一团火光冲霄,顷刻间就化作了漫天炎火焚天。

炽热的气息,瞬息间镇压了项军军营的骚动。

无数士兵脸色一白,抬头看着这炎火大势焚天,骇然道:“大将军出手了!”

念头出现的瞬间,天上漫天的炎火便化作一柄柄战刀。

朝着林桐等人斩下。

“放肆!”

面对这炎火大势的攻势,林西官上前一步,面色冰冷满是寒霜,怒喝一声,手上一翻,一块金色令牌出现在他手上。

林西官令牌一扬,冷声怒喝道:“徐龙项,你再敢放肆,本官便当你意图造反!”

“先斩你而后奏,再夷你三族!”

嗡!

随着令牌现身,璀璨金芒自令牌上绽放,一缕难以想象的帝威气息,顷刻间弥漫天地,镇压八方。

在这璀璨金芒冲霄的一刻,隐约间,仿佛有着一道擎天帝影出现在军营上空。

这是大秦朝帝君之令,只有三枚。

拥有着恐怖的威能,传言乃是大秦朝开国大帝所锻造,那位传闻中可是超脱圣者的存在。

所以帝君之令上的帝威,哪怕是圣者,都无比忌惮。

见令如面见帝君!

哗!

刚刚斩下的炎火战刀顷刻间溃散,甚至漫天炎火的大势都在抖动,可见徐龙项看到帝君令牌,心里估计都是震惊。

“帝君之令?”

看着军营上方,璀璨金芒凝聚下那道隐约可见的帝影。

项军军营中,无数士兵、将领惊骇、懵逼。

他们都没想到,这群罗网前来项军督军,竟然是带着一枚帝令前来!

砰砰砰!

震惊片刻,这些将士却不得不单膝跪拜。

见帝令如面见帝君!

谁敢不跪?

“拜见帝君!”

项军二十万将士齐声高呼,声音震天动地,哪怕一些人可能会很憋屈,但是在大秦朝的体制下,面对帝君,他们还是不得不跪。

如果是太子,哪怕太子现在代替帝君掌国,但他们依旧还可以借口太子不是帝君。

可以与太子对抗。

削弱太子的威望。

可是帝君,那不是他们能够触碰的禁忌。

不然不用太子出手,他们身后的势力就不会放过他们。

毕竟总有一方势力能够夺得帝君之位,你敢削弱帝君的威望,那岂不是断了他们掌控大秦朝的根基?

项军军营沉寂片刻。

一片寂静。

跟随在林西官身边的林桐、罗晋升等人,也在帝令现出的一刻,下马跪拜,以示对帝君的尊敬。

而罗晋升等沂南府的罗网人员,这一刻同样有点懵,有点震惊。

他们都不知道自家大人,竟然是带着帝令出行!

自帝君秦龙闭死关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有帝令出现!

林西官扫视前方军营,看着所有人都跪拜在地,并没有敢忤逆帝皇威严的时候,这才微微颔首,面色漠然,收回手上的帝令。

“起来吧!”

林西官带着林桐等人,继续往前走去。

这个时候,

前面那些项军将士,就不敢阻拦他们前行,纷纷退散两边,让出一条通往中军营帐的路,默默看着林西官等人一路深入大军。

没多久。

项军中军营帐前。

林西官、林桐他们就见到了项军大将军徐龙项,虽然徐龙项的年龄已经不小,但身为圣者的徐龙项,这一刻看着,依旧是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

身披赤色战铠,手持赤色战刀,九尺身躯站在中军营帐前方,面色平静漠然,眸光如刀。

注视着林西官等人前来。

如果目光能杀人,只怕林西官等人的身体都多了无数个血洞。

而在徐龙项身后,则是站着项军各军的副将、偏将。

一些副将、偏将目光带着惊奇与疑虑,看着林西官、林桐等人,一些副将、偏将则是满目煞意,隐约间,丝丝杀意隐现。

等到林西官他们来到身前不远,下了黑鳞马与自己等人对视后,徐龙项这才看着林西官,缓缓道:“罗网新任指挥使?”

“本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项军中与本将叫嚣。”

“告诉本将,你的名字。”

徐龙项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甚至命令的口语。

这让林西官身后的罗晋升等罗网之人眉头轻挑,看向徐龙项的目光多了一分冷意。

命令罗网的长官?那同样是在打他们的脸啊。

林西官却是没有理会他说什么,而是扫视一圈这里的人,道:“两天前,太子殿下的旨令已经传至项军,调令项军前往洪关府镇压妖魔。”

“为何现在项军还没有动身?徐龙项,你来告诉本官,什么原因!”

徐龙项见林西官这般直言直语的质问,脸色唰的一沉,难看极了,身上一股恐怖气息凝聚,压向林西官。

徐龙项冷声道:“本将如何行军,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本将给你两个选择,一就是乖乖听话待在项军,胆敢指手画脚,本将就让你们永远留在这里!”

“二就是现在就滚,就凭你们罗网,也敢染指项军?一群蝼蚁,真是找死!”

“呵。”

林西官听着,那冰冷俊俏的脸蛋上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道:“罗网乃帝君手上的尖刀,你徐龙项胆子不小,连罗网的指挥使都想要谋杀?”

唰的一下,林西官的脸面由满面笑容瞬间变得满面寒霜,杀意凛然,喝道:“林桐,拿下这逆贼!”

“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轰!”

话音一落的瞬间,林西官身旁的林桐已经杀出,一脚踏出,如蛮熊冲撞,大地咚的一声爆裂。

三股圆满意境,随着林桐一锤抡动,由上而下朝着徐龙项轰去爆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