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二伯家的来电

  • 我就是幻神
  • 求个安稳
  • 2130字
  • 2022-03-27 07:10:07

在犹豫了几秒钟后,白小川还是决定连上电话。

该来的总会来,既然已经接收这具身体,那么一切问题都得面对和解决。而且他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他总归还是需要这么一个家的。

家是心灵的归宿。

“二伯。”

望着屏幕上一个粗犷的面庞,白小川率先笑着招呼道。

这是他唯一知道对面的信息。

“小白啊,你好久没打电话回来了,最近上班这么没得时间吗?”腕表视频里,白子成也在打量着白小川的模样。

感觉他脸色有点疲倦,看样子难道在外面混得不怎么好啊。

“没有,就是现在这边上夜班,白天在睡觉,晚上又不想打扰你们了。”这是早就想好的台词,白小川早就预料到会有亲人打电话过来。

这时,视频里一个穿着围裙的中年妇女挤了过来,把白子成推到一旁:“去,克吃早餐,你晓得讲么子。”

“小白啊,吃早餐没?”视频里妇女一脸笑容。

“刚刚吃了。”白小川也尬笑着回应,他压根不知道这位是谁,猜测可能是二伯母,但也不敢乱赌,万一不是呢?

“那就好,早餐一定要按时吃,不然把胃搞坏了。”

“好的,我晓得。”白小川乖乖点着头。

“你这一个人在外面,不管过得好不好,时不时要打个视频回来晓得不?”见白小川这么听话,妇女笑得更开心了,柔声说道。

“嗯,我知道了,就是这段时间总是上晚班,不然我早打电话回去了。”又继续扯着这个借口。

“晚上就晚上嘛,有什么关系才,你一个人在外面,过一下子总要打个电话回来啊,不要让我们担心了嘛。”妇女一听这话,有点不高兴了,开始教训起来。

“是是是。”白小川赶紧点头。

“你妈妈死得早,你爸爸又出了那鬼子事,你自家要懂事点了。你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以前调皮捣蛋那是还小,现在可要快成年了,像我们那时候,这个岁数都已经结婚生娃了,你出生那年,你爸爸就去当兵,你妈妈又急病去得早……”妇女滔滔不绝讲着,白小川也赶紧收集着宝贵信息。

“在外面不好耍,就回来稻县,这边你三伯他们搞酒吧搞得不错,你也可以回来找点事做,不一定要到外面搞。”中年妇女已经确定就是二伯娘,突然劝道。

“不用,我在这边还好。”他赶紧回道。

他现在可不敢回去,他脑袋中可没有任何记忆,回去是真怕露馅,他想着隔个几年再回去,那么忘记一些事情,性格上有些变化,那也就没那么不可理解了。

“你真的好好考虑一下,我和你二伯都觉得你回来找事会好点,稻县这边发展也很好,这边我们老白家还是有点名头的,外人不敢惹我们。”二伯娘还是劝道。

她是真把白小川当儿子来养的,他们一家就一个女儿,早年想要个儿子一直没成,后来女儿也大了,再加上有了白小川寄居在他们家,渐渐也就息了这个念头。

“那我考虑考虑吧。”白小川不想在这个上面扯太久,赶紧划太极。

“好,那你好好想想,对了,你今年过年回不回来过?”二伯娘又问道,眼中有点期盼,这个年也有二年没团圆过了。

“今年不了,公司这边要我守岗。”这个也是他早早想好的应对借口。

“又不回!”这下史玉翠生气了。

“嗯,这边公司春节15天给了3倍工资,我明年回明年回。”白小川赶紧解释着,感觉这时间过得是真慢啊,难熬。

“靠过年赚钱吗?过年就是要团团圆圆,这是你爷爷老爱讲的,你不晓得吗?”史玉翠眉毛倒竖起来,气势汹汹。

“领导要求的,我也没办法,而且我现在已经答应了。”白小川反应也是迅捷,把锅甩给了不知名“领导”,又补充道“今年就算了吧,我跟领导说了,今年我不回,明年就一定要回。”

“哼,这种领导要不得,现在都讲劳动自由,哪能强制要求加班的。”史玉翠还是有点余怒未消。

“那明年你早点回来,你去年没回,你怡姐就在埋怨你了。今年她高三了,功课也忙,你有空也打个电话给她,你们以前不是最亲的吗,要多联系知道吗?”

“好的好的。”白小川又记下了“怡姐”这个新名,貌似还跟“他”很是亲近,脑袋不由得有点疼。

“还有你爷爷,也总是惦记着你,说要不是你爸爸那档子事,以你的体格,也能去参军了……”

“一个人在外面,自己想吃点什么就买点,不要亏待自家……”

“外面不比屋里,要学会跟人相处,也要学会保护自己,能交的人就交……”

“不要学抽烟,一口黄牙好难看,喝酒可以喝点,也要少喝,不要酗酒……”

“现在是冬天天气冷,多穿点衣服,你现在是上夜班?是下班路上吗?”

“嗯嗯嗯……”白小川一直认真听着,不时点头。

“嗯……那就讲到这里,你刚刚上完夜班,先回去休息吧。”史玉翠想了一下,感觉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一遍,终于止住了话匣子。

“好的,那伯娘再见!”白小川麻溜地回应道。

“好吧,那下次再讲了,注意身体。”史玉翠回了一句,这才断开了视频电话。

“呼~”

白小川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是时隔多年再次体验这种感觉,他还是感觉很煎熬。只不过以前那是真的不耐烦,而这次却是因为怕露馅,以及不适应。

毕竟对面那个人,他太陌生了。

“被人关心的感觉,还是很美好的!”

打电话的时候感觉很难熬,但是放下电话,却又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他在这个世界也并不是一个人,还是有着一帮人在惦记着他的。

人,注定是一种群居动物。

白小川也在想着这番电话的内容,首先他“妈妈”死了,他“爸爸”出事没在老家——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父母是最亲近的人,也最是熟悉自己的儿子。

若是在身边,他露馅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陌生“父母”。

除父母以外的人,哪怕再亲,也终归不在一个家庭。

还有就是他老家,是在稻县,而且他家貌似还挺有威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