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木兰星的工厂生活
  • 我就是幻神
  • 求个安稳
  • 2362字
  • 2022-03-10 09:33:14

公元2227年,木兰星作为归属于夏国的第三批改造星,自改造为宜居星后已经有130年。

在夏国政府成熟的运营之下,木兰星的海陆基础设施相继建设完全,经济在最近十年已经有了腾飞之势。

白小川,木兰星湘南人,今年16岁。

自14岁辍学来百花市打工已经有两年时间,因一无所长,目前就职于一家制衣厂,是一名流水线上的包装工。

不过他并不是普通人,而是名穿越者。

白小川看了看左手的“腕表”显示屏,今天是11月16号,时间是22.36,正好是他穿越到这世界的第300天。

将近一年的时间,白小川除了最初的震惊,剩下的就只有对未来生活的担忧。初来乍到时,他对于自己的身份,自己所在的环境,甚至星球,都一无所知。

所幸这个时代的网络足够发达,木兰星也是夏国政府管辖星,甚至对于区域的规划都是按照当初地球来进行。

如今的木兰星大概就是地球20世纪初的夏国。

白小川作为一名曾经年近40岁的21世纪夏国大叔,适应这个时代还是非常轻松的。

今天是周日,也是工厂每半个月放的一天假期,是他难得的休息时间。

“放假一天过得可真快啊!”

白小川此时正站在工厂宿舍的天台上,手里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啤酒,地上则胡乱撒着两个白色的快餐盒和满地花生壳,狼藉一片。

快十一点了,按照正常的时候来说是应该回去洗澡准备休息了。

只是今天白小川有些感性。

望着远处的灯火马龙,他想起了他的前世,他曾经也是这车如流水中的一员啊!

他前世的前半生可谓坦途一片,出生虽说是在农村,但父母努力,到自己成年已经步入小康家庭,衣食无忧。学习上,虽然只考上个专科大学,但毕业后自己做起了货运司机,收入不高但也不算太低,在父母帮衬下过得还是可以的,后面结婚生子也是顺风顺水的。

只是后来长期熬夜玩《王者世界》打副本,竟然被诊断出得了尿毒症,然后没多久便穿越过来这边了。

“说起来老天待我不薄了。”白小川自嘲地灌了一口啤酒,心中却满是苦涩。

今天他又想老婆和儿子了!

300天过去了,白小川知道他再回到21世纪的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于零。曾经带给他无限温暖的妻子,曾经让他可以付出一切的可爱宝贝,还有他开始变得苍老的父母,已经遥不可及!

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今夜或许该是他对曾经做出割舍了。

明天,他便要以另外一种心态面对未来的生活,人毕竟要生活,要向前看。

……

百花市,是木兰星著名的闽南省最大经济市,这里工厂林立,轻工制造业极度发达,打工的人也是最多。

晨光微曦,永泰服装厂的厂门开始逐渐喧闹起来,工人们一边往嘴里塞着早餐一边急急忙忙赶往车间。

白小川也在其中,只是今天他一点食欲都没有,早餐都是逼迫自己胡乱塞了几口,他感觉昨晚好像是有点着凉了,早上起来有点乏力,头也是昏昏沉沉的。

“小川,你怎么样,看你脸色有点不好啊。”同宿舍一名闽西青年,有些关心地问。

“是啊,看你早上起床都没力气一样。”另一个舍友也说。

白小川沉默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毕竟,工作还是得继续。

死撑着捱过了一天的工作时间,整整一天,他的头都昏昏沉沉的,就是按照记忆本能机械般做着事,脑子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

差不多晚上11点,下班了。

这是正常的工作时间,服装厂是一种劳动密集型产业,加班那才是正常的,不加班才不正常。白小川平时都是7点之前就要起床,然后赶去吃早餐,到7点半赶到车间正式工作,中间各半个小时吃午饭和晚饭,一直到晚上11点才下班,这种就是常态。

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白小川艰难地爬到4楼自己的宿舍房间。

宿舍就15平米左右,是8人间,四张铁床,分上下两铺,今天他连澡都懒得洗了,好不容易爬到上铺,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还是宿舍的闽西青年喊醒的。

白小川感觉还困得很,这一觉睡完,病情并没有好转,他感觉自己应该是发高烧了,脑子胀痛得厉害。

还是强撑着赶到食堂领了自己的早餐,但这次实在是没有食欲,吞了一口馒头也没咽下去。

索性将手上的早餐分给了两名舍友:“我应该是发烧了,我今天得去请个假。”说完便向着办公室而去。

来到办公室,他径直找到了经理:“刘经理,我今天感冒了,得请个假。”

“请假?”刘经理是个地中海西装中年,戴着副眼镜,瞅了一眼白小川,知道他是老员工了,口气很冲地说,“你要我说多少遍,不是跟你们说过,请假不要越级上报,你要先去跟你们组长还有主管说,你们个个都这样什么事都找我,我还要干其他事情吗?”

“行,那我先找组长。”白小川没办法,尽管身体很不舒服,还是忍着赶到车间先去找组长。

“请假?这可是年末了,赶货急着呢,不好给你请啊!”组长也有些无奈,领导布置的工作任务可是很重啊,而且白小川是老员工了,负责的是最后的打包装箱和贴标签。

这任务需要对所有产品以及产品所对应的厂家极为熟悉,因为每一个产品的标签以及每一个厂家要求的标签都不一样。

一般人不熟悉的话,贴错标签,到时候仓库那边会直接按照标签出货造成工作事故的。

但白小川看脸色是真的病的不轻,而且也是今年第一次请假,犹豫了半响,组长最终还是签了请假单,不过还是提醒:“我是给你签了,不过主管那里还是不好弄,你能坚持最好还是坚持一下吧。”

此时的白小川头昏脑涨得厉害,只想回到宿舍休息,哪还会多想,再次找主管去了。

“不可能!年末请假不可能的!”主管一听到是请假,直接严词拒绝,老板可是下了死命令,今年想拿年终奖,必须把年终任务完成得漂漂亮亮,否则就不要想了。

“我这一点力气都没有,想干活也不成啊,您就给我请一天假就好了。”白小川低声下气地祈求着。

“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公司有公司的制度,你就是干不了活,坐也给我坐那,年终请假是绝对不允许的。”主管还是不松口。

好说歹说了半个小时,主管就是咬死不让请假,白小川的耐心终于消耗殆尽。

“老子不干了!”说完这句话,白小川直接离开了包装部。

再次来到办公室,他直接找到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

这次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只是白小川这种属于急辞,要扣除800元,而他一个月累死累活也就3000多元,这一下就扣了四分之一还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