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铸金为纹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029字
  • 2021-09-29 09:47:03

二零二一年,启明市突发虫鼠灾害,地方市民避之不及纷纷逃离。

在所有人都想逃离的时候,有一个人,他逆人流而上,独自向虫鼠灾害的源头前进。

他一身黑衣,背着一个旅行包,裤腿沾满了泥土,长期不打理的头发被一股脑的扎在后面,俨然一个徒步旅人形象,但是露出的皮肤是那么的白皙,甚至白到吓人,不像是徒步旅行每天风吹日晒的皮肤。

如果说,他逆人流而上算奇怪的话,那么更奇怪的是,那些蜂蛹如潮水的虫鼠就好似大江遇上了山峰,竟绕着他从两侧穿过,对他完全视而不见,不对,应该说,惧怕。

没有人去思索为什么,也没有人去注意他,所有人都在逃命。

环江路上已经虫鼠为患,放眼望去除了虫鼠已经别无他物。

他缓步走在路上,所踏之处虫鼠避之不及。

路过两具残骸时,他低头看了一眼,一圈绚丽的红色花环是如此的瞩目,只不过它的主人已经无法看见。

收回目光,他径直走向虫鼠灾害的源头,那个下水道口。

放下旅行包,他挽起袖口,露出白皙如玉的手臂,丝毫不惧虫鼠,伸手在满是虫鼠的下水道口中摸索。

不一会,他摸到了一块冰冰凉凉的东西,将东西拿出来,俨然是那块金币。

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他看了看金币,便直接抠下了受刑人图案。

巨大的阴影瞬间笼罩住他整个人,三头巨狼目露凶光出现在他面前。

但是他完全不惧,只是冷冷的看着三头巨狼。

巨狼猩红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之人,不一会,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凶狠的目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顺从的眼神,巨大的身形轰然坐下。

他伸出左手,手掌对着三头巨狼。

三头巨狼就像一只温顺的宠物一样,巨大的狼头缓缓伸到手掌之上磨蹭了一番,表情十分惬意。

“犹古……”

三头巨狼低语着。

他放下手,三头巨狼瞬间化为黑雾钻入金币之中。

本一直喷涌虫鼠的下水道消停了下来,只有零星几只虫鼠从中惊慌逃离。

他手中的金币忽然开始变幻形态,硬质变软质成为一摊拢聚在他手上的金水。

然后,金水流动,沿着他的手臂一路向躯干流去,在胸口的位置停下。

滋啦一声,他的胸口处冒出青烟,一股疼痛牵引着全身,他不禁冷哼一声。

金水就好像铁烙一般,在他胸口不断滋啦作响。

过了没多久,金水散去,一个三头狼的纹身出现在他胸口。他掀开衣领看了一眼三头狼纹身,之后便若无其事的整理行装,背上旅行包继续前行。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他没有身份,没有过往,没有将来,只是一个简单的旅人。

虫鼠灾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祸事没有殃及自身,大家只觉得虚惊一场,明天就会各司其职,各做各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仿佛一切都照旧。

只有,那一对姐弟的父母瘫坐在尸骸边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