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守族遗梦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061字
  • 2021-10-23 17:23:58

寒雨连山,三地交汇,沟壑叠嶂,鸡鸣三省

云贵川交界处,峡谷星落,如剑斩断的地势造就了这宏伟的鸡鸣三省大峡谷。

其下,是分割三省的三岔河,汹涌澎湃的河水在怒吼中奔流而去。

阴冷雨水之中,一人一马悠踏而来,雨水在犹古脸上肆虐,但相比于他这人,雨水的冰冷都相形见绌。

马儿在峡谷边缘驻足,犹古翻身下马,抹去脸上的雨水,注目着峡谷与怒河。

在这段时间里,犹古的梦越发清晰,他已经能够完整的知道梦中之事。

梦中那个民族自称为守族,自秦王一统之后便世世代代居住在群山之中,远离中原,不与外界沟通,却有铸金锻银的灵巧祖艺。

而他们守护的,不,应该说是看守的,是他们祖辈通过特殊手段封印的纯粹的恶,而那些恶就封印在金币之中。

那些恶一但流落人间便会掀起无尽的腥风血雨,接触之人无不死于非命。

但就是这样的恶,在千年前遗失,守族也在那个时候销声匿迹。

千年前的某一天,一群山贼遭当时官兵的围剿而逃入这八百大山中,误打误撞的进入了守族领地。

守族之人少见外人,热情好客,误以为这群山贼是迷离的人,遂友好的接待了他们。

宴饮途中,山贼们发现守族之中各家各户都有金银器具,他们的贪财之心大盛,遂暴起杀人,逐家逐户搜寻金银器具,并以孩童性命做威胁逼迫守族交出所有的金银。

手无寸铁的守族哪是这些刀尖舔血之徒的对手?为了保全族内血脉,守族族长不得已以保存一支血脉的代价交出了封印纯粹之恶的金币。

那一天,守族上下数百人惨遭屠戮,小孩妇女亦不放过。只留下族长一支血脉。

那天之后,守族销声匿迹,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

而守族族长,就叫犹古。

犹古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代号,金币看守者的代号,只有成为金币看守者的人,才能成为一族之长,成为领导族人的首领。

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了守族遗址的具体方位,这才让他少了搜寻之苦,只需要一步步的走,早晚有一天会到。

……

阴雨连绵,犹古立于峡谷边缘,悬崖之巅,他的两边是两条桥。

右边是一条现代化的大桥,横跨在峡谷之上,其上车水马龙。

左边是一条由木板和铁锁搭建的木桥。

思索一番之后,犹古决定走木桥,原因也很简单,他不喜欢嘈杂的环境,再说了,自己这马可不一定能上桥,万一被拦了呢?

保险起见他还是选择了木桥。

来到木桥边往另外一端看去,那边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个村子。

他牵着马儿踏足走上木桥,一股强烈的摇晃感遍布全身,这木桥好像并不稳固。

再往前走,身后的马儿却拉住了缰绳。

犹古回头看去,马儿好像并不愿意走木桥,它很害怕。

犹古无法,只得拿出路上捡的水果蔬菜引诱着马儿前行。

桥上虽然摇晃,但总归是有惊无险。

从桥上下来,犹古翻身上马,准备穿过面前的山村前往守族遗址。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