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无终逃路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338字
  • 2021-10-22 16:26:55

暴雪肆虐,这一场暴风雪持续了近一个星期,山崖之下的藏民们不敢踏足这暴雪呼啸的修罗场,只能待在名为家的港湾之中祈求上苍宽容。

山崖之上,不断积压的雪缓缓拢聚,在藏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一把高悬于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随时都有淹没涯下山寨的可能。

终于,在七天下午,暴雪停歇,藏民们纷纷走出家门大声赞美上苍的怜悯。但天空依然灰蒙,压抑感尤甚。

藏民们呼朋唤友,他们人手拿着一根类似长枪的东西往一片雪地走去,这个东西按照藏民的称呼应该叫破冰刺。

雪地之上,数十名身强力壮的藏民拿着破冰刺往雪地上扎去,一颗颗碎冰旋即炸裂开来。

原来,这里并不是什么雪地,而是一片结冰的湖泊,当地人称之为纳松措,措是湖的意思,纳松即是湖泊的名字。

在数十名藏民通力合作之下,纳松措的冰层很快就被凿开,一桶桶冰水被送往山寨的各家各户。

这是他们唯一的水源。

“巴姆叔!我来给你送水了!”一个年轻小伙提着一桶即将结冰的水往先前捡到金币的大爷家走去。

“巴姆叔!巴姆叔!?”小伙在门外喊了几声,但是大爷并没有回应,屋内也没看到灯光,小伙的疑虑爬上眉梢,在想着要不要直接进屋,但没有被邀请的情况下进入别人的屋子是非常不礼貌的。

最终,小伙还是掀开了厚厚的御寒布,进入了大爷家。

屋内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寒冷的气温与外界没有诧异。

小伙呼着白霜放下水桶,在屋内摸索着,他不是第一次给大爷送水,而且大爷家又比较小,他还是挺熟悉屋内结构的。

摸索了一会之后,小伙摸到了一个东西,他知道这是煤油灯。

拿出火柴靠近煤油灯。

哧啦一声,火柴带着浓重的柴火味燃烧起来,小伙点燃煤油灯,再将煤油灯调大,屋内的黑暗被灯光驱散,一具尸体赫然出现在小伙面前。

小伙一惊!手中的煤油灯险些摔在地上!

只见一根冰锥直直的插在大爷的右眼处,浸湿床铺的鲜血已然凝固,大爷保持着生前吃惊的样子躺在冰血之中。

小伙稳住手中的煤油灯咽了口口水,刚想转身离开,却因为慌张而撞翻了一张桌子,一枚金币掉落在地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

他没有去理会掉落在地的桌子和金币,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屋子并将大爷的死讯告诉别人。

掀开厚厚的御寒布,小伙踏步而出,眼前出现的并非是山寨,而是大爷的房子,还有在一侧安然躺着的大爷尸体,还有就是,刚才自己撞翻的桌子和那枚金币。

小伙又是一惊,心跳加速不知所措。他回头看去,原本自己踏足而出的门现在却是一堵墙,大爷家的墙!

鬼打墙!?

小伙又惊又怕,他疯了似得朝着门的方向冲了出去!

再次踏足而出,还是大爷的房子。

大爷的尸体,撞翻的桌子还有地上的金币,依然是刚才的样子。

整个房间充斥着恐惧感。

再回头,果不其然,自己踏足而出的门,又变成了墙。

小伙惊叫一声,扔掉手中的水桶毫无顾忌的往门外冲去!

但不管他如何冲刺,掀开了几次御寒布,置身的场景依然是大爷的房间。

尸体,桌子,金币,依然如此。

小伙大喊着,不断用拳头捶打墙壁,即使拳头已经被墙壁划破,炙热的鲜血涂满其上,小伙依然不知疼痛的捶打着,希望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呼救声。

但,终究是徒劳。大幅运动导致他体热散发,冰冷的感觉如刺般扎在他身上,缺氧的大脑昏昏沉沉,他倒在了地上。

……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醒来,入目的场景,依然是大爷的房间,尸体,桌子,金币依旧。

一旁的煤油灯就犹如他生命的倒计时,光亮一点一点消失,整个房间缓缓遁入黑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