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温梦杀机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021字
  • 2021-10-23 16:51:00

朗日隐去,风雪呼啸,飞霜如纱,遮天蔽日

冬季的晴天往往只是过客,真正能够主导这片天地的,只有暴雪。

按照时间来算,现在是中午,但漫天的大雪遮蔽了阳光,十里开外灰暗如昏,丝毫见不到阳光的影子。

一个赤身裸体的女性如同行尸走肉般在雪地上前行,冰冷刺骨的风雪无法阻挡她的身形。

是陈小姐,或者说,是入魔了的陈小姐。

她肚子上的竖嘴如此醒目,猩红的舌头不时卷起地上的白雪送入口中,好似非常饥饿,手上依然紧紧攥住金币。

就这样走着,不知走了多久,陈小姐机能耗尽一头栽在雪地之上,紧攥金币的手也在这时松开,金币掉落在雪地之上。

此时一群牦牛顶着风雪前行,其后还跟着一个老大爷。

这位大爷本是附近的居民,冬季的时候本不应该出来,但这些牦牛好似发了疯一般往外跑,大爷迫不得已只能去追赶回来,索性牦牛群没跑出去多久大爷便追到了,现在正往回赶。

大爷此时也发现了陈小姐的尸体,他大惊失色,按理说正常人不会在这个时候脱光衣服出来,更何况是一个女性。

大爷俯下身去想看看陈小姐是否还活着,但冰冷的尸体与平静的脉搏告诉他,人已经死了。

大爷短叹一声,正欲离开,却发现尸体手边有一枚金币,他伸手拿起金币,也没时间端详,便驱使着牦牛离开。

……

这是山崖之下依山而建的一个小村寨,大多数房子都是木头加石头混着牦牛粪与泥土浇注而成,但就是这么简单的材料让大多数雪区人民有了御寒之所。

大爷将牦牛赶回围栏便回到了自己的房子,掀开厚厚的御寒布进入屋内,温暖的空气滋润着大爷寒冷的身躯。

房子很小,中间一个火炉,旁边就是床,应该是大爷独自生活的地方。

将身上的雪抖落,大爷一屁股坐在火炉旁,伸出双手取暖。

待身体温热了一会,大爷才想起刚才捡的金币。从厚厚的衣服中拿出金币一看,金色的外表在火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大爷并没有多在意金币,只是看了一会便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已经温好的青稞酒一口一口品尝,而后疲惫感袭来,大爷耐不住困倒头便睡。

睡梦中,他梦见了那个倒在雪地之上的裸身女子,那女子风情款款妖娆多姿,勾得大爷春心荡漾。

现实中,火炉中的火逐渐熄灭,寒冷慢慢占据了整个房间。

睡梦中的大爷紧紧抱住被子,但并未醒来。

大爷呼出的水汽盘踞在房顶,寒气侵入,水汽缓缓形成一根冰锥,随着大爷呼气越久,冰锥也变的越大。

忽然间,金币发出一阵嗡鸣声,冰锥在这时断裂坠下!

而就在此时,大爷冷醒了,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迎面而来的冰锥。

一声脆响,大爷就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冰锥洞穿眼睛,鲜血沿着冰锥流淌而出,浸湿了大爷每晚的温柔乡。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