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山洪呼啸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295字
  • 2021-10-16 15:32:46

寒风呼啸,凌冽如刀,阴沉苍天,灰蒙如纱

第二天,四个抬棺人如约而至。

这里属于偏远村子,道路泥泞狭窄路途遥远艰辛,正常的车辆完全无法通行,只有摩托车勉强能够上路。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村子很容易保留封建陋习,比如土葬。

这四个抬棺人是东子父亲前几天就约好的,当时便已选好了墓地,只待今天抬棺入土。

四个抬棺人其实也是兼职,都是村里人,昨晚还来做过悼客。

他们走进东子家,呼喊着东子父亲,但一直没有回应。

为首的抬棺人疑惑道:“奇了怪了,东子爸呢?”

身后一个贼眉鼠眼的抬棺人开口道:“说不定昨晚守灵累了,现在睡下了?反正我们已经收了钱,把东子的棺材抬过去埋了不就万事大吉了?”

“这不太好吧?东子爸不在场就下葬不合适,再说了,如果有人来送葬呢?我们直接抬了就走,不合适不合适。”为首的抬棺人说道。

“哎哟~”贼眉鼠眼的抬棺人劝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不会以为真有人给这狗东西送葬吧?”

“对啊,我家里还有事。”

“我还要去打麻将呢。”

另外两人催促道。

为首的抬棺人思索片刻之后也认同大家的说法,反正大家都收了钱,东子爸又不出来,我们抬棺入土仁至义尽,谁家还没点其他事了?

说干就干,四人连忙掏出麻绳和木竿,三下五除二便套弄好了棺材准备出发。

这时,贼眉鼠眼的抬棺人假意口渴,在桌面上捣鼓了一下之后非常自然的将金币揣入口袋。原来刚才他一直那么着急催促就是为了将这枚金币收入囊中。

“起!”

四人一用力,稳稳的将棺材抬起,一步一步的往东子的墓地走去。

谁都没看见,棺材下面有一小滩血渍。

……

天色阴沉,冷雨忽降,四人走在山间的泥泞小路之上,往半山腰的墓地走去。

四人喘着粗气,一步一坑,小心翼翼,生怕脚滑。

但怕什么来什么,后面一个抬棺人忽然脚滑,整个人趴在地上。

棺材一时失重,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顿时脑花与鲜血喷溅而出,染红了泥泞的道路。

棺材也在这一次意外中摔开,棺材中东子父亲的尸体跌落而出。

奇怪的是,东子父亲的尸体上,居然插着一根根骨头,东子的骨头。

剩余三人压根没想到,就这么一会,两具尸体就这样直挺挺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啊啊啊!死死死……死人了!”

“东东东……东子爸!”

三人惊恐的看着地上的东子爸和同伴的尸体不知所措,惊恐万分,其中一人脸色瞬间苍白,本来心脏有问题的他那禁得住这样的场面?当场便心肌梗塞栽倒在地。

现场只剩下贼眉鼠眼的和为首的两个抬棺人。

一分钟不到,同伴死了两人,棺材里还摔出了东子爸的诡异尸体。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个字。

跑!

二人撒丫子便往回跑,但是山间道路泥泞不堪,速度快不起来。

猛然间,为首的抬棺人感觉脚下一紧,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腿居然深深的陷入了泥中。

“救我!”他大喊一声。

贼眉鼠眼的抬棺人回头看去吓的脚下一软,哪有救人的心思,自己跑还来不及!

为首的抬棺人缓缓陷入泥中,最后消失不见,任谁都想不到这么一条小路居然能够沉入一个人。

贼眉鼠眼的抬棺人一步一坑的往回跑,但是越跑身上就粘上越多的黄泥,到后面简直是步履维艰。

就在这时,一阵轰隆声从山顶传来,他抬头看去,一股如涛般翻涌的泥水从上方呼啸而来!

是泥石流!

只是顷刻间,泥水翻涌而至,尸体、棺材、道路、树木、金币,所有的一切都被泥石流吞噬。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