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恍惚之境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272字
  • 2021-10-16 10:40:12

深冬苦寒,亲人罹难,伤恸缟素,哀意如洛

两鬓斑白的东子父亲伤感万分,自那天他下夜班回来看到东子的惨状之后便一直如此。

虽说他一直怒其不争,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骨肉,再怎么样都不应该弄到现在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地步。

他不知道东子怎么死的,为什么会徒留一具皑皑白骨,他脑子里一直在想,虽然东子行为不端惹是生非游手好闲不服管教,但老天也不至于让他的儿子如此惨死吧?就连全尸都没有留下。

停棺那天,东子父亲邀请了村里每一户人家,但却少有人参加。

因为,他虽然为人忠厚与人和善,但他的儿子却偷鸡摸狗坏事干尽,甚至于还强暴过同村的少女,要不是他掏出了一辈子的积蓄赔钱,东子此时也不会横死家中,而是在监狱饮恨。

停棺要是没人来悼念,在农村是非常不吉利的,东子父亲心中一横,每家每户上门拜访,甚至于跪便了每家每户的门槛。

村里人见他如此诚恳,又想着,人都死了,给个面子吧。

就这样,每家每户派出一个代表前往东子家悼念。

当晚,悼客散尽,东子父亲一人带着酒意为东子守灵,大厅里面一口红木棺材格外渗人,更渗人的,是棺材里面只装了一具白骨。

东子父亲轻轻的抚摸着棺材,眼神中充满了爱怜,他不禁想起东子小的时候,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爸爸的画面。

随后,他缓缓坐在大厅的椅子上,随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枚金币。

在发现东子尸骨的时候,东子仅剩白骨的手就紧紧的攥着这枚金币。他不知道这枚金币的含义,也不知道东子是如何得到这枚金币的。

酒意上头,东子父亲手上一抖,金币掉落在地,发出了叮铃叮铃的清脆金属撞击声。

东子父亲一晃神,捡起金币便放在桌子上,准备倒一杯茶醒醒酒,毕竟守灵要守通宵的。

“爸……爸……”

忽然间,东子父亲好似听到了东子呼喊,这呼喊声在他耳边若即若离忽远忽近,非常朦胧。

“爸……爸……”

又一声呼喊,东子父亲酒意骤醒,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听错,就是东子的呼喊声!

“东子!东子是你吗?!你回来看爸爸了吗?!”

东子父亲猛然站起在大厅内呼叫着东子,脸上老泪纵横。

“爸……我在这……”

这一次东子父亲听得真切,那呼喊声,是从棺材里面发出来的!

他快步走到棺材旁,敲了敲棺材板,道:“东子!你真的在里面!?你真的没死吗?!”

过了许久,棺材内才传来声音:“爸……我没死……我害怕……好黑……好冷……”

东子父亲估计是魔怔了,听到这些话语,着手推开了棺材板!

哐啷一声,棺材板应声落地。出现在东子父亲面前的不是一具白骨,而是一个全身寡白没有一丝血色的青年。

东子!

“东子!爸爸来了!爸爸在,不要怕!”

东子父亲刚想伸手把东子拉起来,但在触碰东子冰冷的手时场景忽然变化,他突然置身于卧室内,而东子也从青年变成了孩童般模样!

“爸爸……冷……想睡觉……”

变成孩童的东子稚声稚气道。

“好,躺床上去,爸爸给你拿被子,哄你睡觉。”

东子父亲环顾四周,发现被子不知为何居然在地上,他也不去管那么多,捡起被子,躺在东子身边,然后覆上被子,轻声轻语的给东子唱他小时候喜欢听的儿歌。

……

“嗡~”

桌上的金币忽然发出一阵嗡鸣,然后便再无声息。

大厅内悄无声息,只有棺材之中缓缓传出儿歌,但不一会,棺材内也没有了声息,而是从中流出一滴一滴鲜红的血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