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水蛭如潮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138字
  • 2021-10-15 12:30:24

河水无声,伏转自流,静涛潺潺,暗喧汹涌

张嫂用水桶提着衣服来到岸边浣衣,最近村里经常出现水电供应不足的现象,今天亦是如此。

岸边,一块大石头傲然矗立,自从这边迁徙过来一群人后,这块大石头就作为浣衣台被捶打了几百年,表面的棱角早已磨平,只剩下光滑的外表。

张嫂用水浇失了大石头,然后将衣服放在其上,开始洗衣服。

一顿辛勤劳作过后,衣服总算是清洗干净,在这寒意的早晨张嫂热出了一头的汗,现在只剩最后过水就好了。

张嫂拿起水瓢舀起一瓢水浇在了衣服之上,洗衣粉的泡沫很快便被冲洗干净,衣服焕然一新。

再一瓢。

只听见叮铃一声,一块金黄色的东西从水瓢中落在大石头上。

张嫂拿起那个金黄色的东西一看,原来是块金色的硬币,上面刻画着一副酷刑,不过手感挺重的,应该能卖点钱。

将金币擦干揣入口袋中,张嫂忽然感觉口渴了。

环顾四周,自己并没有带水壶之类的东西。看着河中潺潺流水,还算清澈,喝一点无所谓吧?

张嫂也不敢确定,不过现在口渴难耐,再说了,不干不净喝了没病。

用水瓢舀起一瓢河水,张嫂一口将其喝下,发出满足的声音。

喝完之后,张嫂感觉手上有点痒,扭头看去,自己手上附着一块黑黑的东西。她用手戳了一下,会动!?

张嫂马上想起,这不是以前种田的时候经常吸附在脚上吸血的水蛭吗?

一股恶心感传来,她连忙嫌弃的用手将水蛭捏走!

手上是痒意消除了,但脚上却冒出了更多的痒意。她低头看去。

“妈呀!”

张嫂惊呼一声,不知何时,自己脚上已经爬满了水蛭!

恶心至极的张嫂连忙用双手去拍打脚上的水蛭,但水蛭的吸盘却紧紧的吸附着她的双脚,任凭她怎么拍打都无法将水蛭拍掉。

见拍打无用,张嫂忽然急中生智,抄起放在一旁的洗衣粉便往自己腿上撒去。

洗衣粉起了作用,不少水蛭一碰到洗衣粉便脱落掉地,还有一些比较顽固的水蛭张嫂只得用手将它们捏走。

好不容易将双脚的水蛭都处理干净,张嫂看着自己已经满是鲜血的双脚既心疼又无奈。

准备离开,张嫂却看见水中黑压压一片全是水蛭!不知是为了报复张嫂还是被张嫂的鲜血吸引,这水蛭仿佛有了心智一般一大片一大片朝张嫂蠕动。

张嫂一个乡下妇人那见过这种场景?当即吓得转身欲逃。

啪嗒!

啪嗒!

啪嗒!

大片水蛭躬身发力将自己弹射而出紧紧吸附在张嫂背上!张嫂慌忙之中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只得抱头鼠窜,但已是无用。

如果有旁人在场就能看到,张嫂背后黑压压的一团,就好像她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一样,仔细看去就能看到那团黑压压的东西是无数条水蛭裹在一起!

背上越来越重,张嫂不堪重负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水蛭趁势爬满了张嫂全身,任凭张嫂如何挣扎都无法去除身上的水蛭。

慢慢的,张嫂的挣扎力道越来越弱,最后趴在地上不在动弹。而那黑压压一片的水蛭则一点一点的将张嫂拖入河中。

入水没多久,水蛭散去,原本丰腴的张嫂此时只剩一具被吸干的枯骨,顺着水流的方向往下游飘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