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渴望至极
  • 犹古的金币
  • 矢北居
  • 1280字
  • 2021-10-12 12:58:01

蓝思国的尸体很快被血液滴落的痕迹出卖,他家里人剪开床垫之后发现了他的尸体,并且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他的尸体从床垫内取出。

……

出殡当天,风和日丽,在全国都进入冬天的时候,南方的冬天却还没有踪迹。

黑色的殡仪车载着蓝思国破烂的尸体驶向殡仪馆,他生前带回来的金币被放在他身上,一同送往殡仪馆。

亲人痛哭,烈火焚身,蓝思国的尸体在烈火中成为灰烬。

焚尸工将蓝思国的骨灰取出,却发现有一个东西并没有随着尸体烧成灰烬。

焚尸工抖擞了一下装骨灰的盒子,一枚金币赫然在目。

焚尸工眼前一亮,这东西能在那么高温度下还能保持形态,必定是值钱之物!他,起了贪念。

……

下午,焚尸工下班,今晚不用他值夜,他兴高采烈的带着金币回家。

殡仪馆的工资不错,但很少有人会去做,毕竟渗人的很。

黄誉博,也就是先前那个焚尸工,烧了小十年尸体的他家境不错,但碍于工作原因却没有结婚,主要是正常人对这份工作都有所膈应。

黄誉博却没想过要换工作,第一,做了这个那么久,其他的不会,第二,做这工作时不时还能发一笔横财。

就比如现在他手里的金币。

黄誉博喝着小酒,喜滋滋的看着手中的金币。

这东西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他心想道。

拿起啤酒准备喝一口,却发现没酒了,黄誉博扫兴的扔掉啤酒瓶,拿起另外一瓶啤酒,开盖入口一气呵成。

奇怪?黄誉博拿着酒瓶,新开的酒,怎么里面一点酒都没有?

晃了晃酒瓶,里面的液体泛起泡沫。

有酒啊,怎么喝不着?

黄誉博大为疑惑,拿起一整箱啤酒,全都打开,啤酒瓶内的啤酒纷纷冒起泡沫,但入口之时却滴酒没有!

黄誉博舔了舔嘴唇,干燥。

擦了擦额头的汗,燥热。

他不信邪,又看了看酒瓶,里面的确有酒,但是等他放入嘴边时却一点酒都出不来。

口渴感愈来愈重。黄誉博急躁的将啤酒扔掉,跑到冰箱边上,拿出珍藏已久的茅台,她先晃了晃,确认里面有酒之后便打开喝了起来。

但,依然一滴酒都没有。

“操!”

黄誉博怒骂一声,没有酒还不能喝水!?

他拿起水壶大口大口的喝,但与酒一样,一滴水都到不了他嘴里。

口渴难耐的他跑到水龙头边上,用嘴堵住水龙头便拧开开关。

还是没有!!!

他焦急的在家里寻找着一切可以止渴的东西,包括酒水在内,全都到不了他嘴里。

情急之下他想到,尿!

虽然很恶心,但现在口渴难耐又找不到东西喝,只能将就了!

看着滚滚而出的尿液,黄誉博欣喜若狂,有水了!

一口闷下……

“操!”黄誉博愤怒的将装尿的水杯摔碎!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闹,将家里的家具甩的随处都是。

一个不慎,他摔倒在地,先前打碎的水杯碎片划伤了他的手臂。

血!血!?

黄誉博大喜,他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毫不犹豫的割向手腕,顿时,鲜血如注!

黄誉博大喜!连忙用嘴吸食!

还是没有,还是没有!还是没有!!!

还是没有一丝液体能到他嘴边!他还是口渴!

黄誉博如魔怔一般不停的捶打手臂,看着喷涌而出的血液却一点都喝不了!

最后,黄誉博失血过多,躺倒血泊之中,迷离的双眼看着血液,他伸出舌头,想要舔舐一点以解渴。

但,还是没有。

血液流尽,黄誉博面如死灰,失去了气息。

嘣!

突然,他的肚子被撑爆,掺杂着各种颜色的液体流出,浓烈的酒味、腥臭的尿味、渗人的血腥味交杂。

他,并非没有喝水,而是一直在喝水。

适才的一切,只是幻觉。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