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案一】人体模特
  • 迷案追凶
  • 安凌澈
  • 2961字
  • 2021-09-25 12:12:14

这是一栋老旧的写字楼。

裂着口子的外墙上长满了爬山虎,迎着夕阳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披着红色斗篷的迟暮英雄。

在众多历史故事中,英雄的晚年往往伴随着惨淡的离场,最后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被世人所遗忘。

有些事情会被遗忘,而有些事情这辈子都忘不了。

十八层的一个房间里,窗帘被紧紧的拉了起来,让本就背阴的房间变得更加阴冷。木制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排干涸的染料,旁边是一个结着蛛网的画架,一切都在表述着这里的主人曾经是一个艺术家。

艺术家的思维都是与常人不同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创作出一些常人无法创作甚至无法理解的作品,就如同此刻的屋子地面上,就画着一个巨大的奇怪图案。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几个环环相扣的圆圈,偌大的六芒星图案贯穿其中,角落里还残留着蜡烛燃尽的痕迹。

这架势,与其说这是一个图案,不如说是一个祭坛。

不仅如此,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在这个图案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无头人体模特。

模特有着真人的皮肤、肌肉和骨骼,胸前敞着口子,里面塞满了稻草。

……

“咔!”

“咔咔!”

房间里站满了人,手中的相机不时地亮出闪光灯。

“仔细勘查现场,尽快确认死者身份!”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满脸严肃地在门口,他的前额很宽,额头上刻着三条深深的皱纹,皱纹里藏着无尽的沧桑,深邃的眼神十分老练,他紧紧盯着地面上那个奇怪的图案,陷入了深思。

这个男人叫沈若山,一个从业近三十年的老刑警,现警局副局长,从业以来经手侦破的案件无数,一些大案要案的侦破历程甚至成为了典型被编入警察学院的课本。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案情出现,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进入现场。正是这样的一个警队精英,极具威望的长者,成为了无数刑警后生的榜样和标杆。

“沈局,死者为男性,年龄在三十岁至四十岁之间,前胸被利器割开,头部和内脏丢失,胸腔被塞满了稻草。经初步尸检,死亡时间超过二十四小时,具体死亡原因需要等待法医进一步的尸检结果。从现场血迹来看,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比较可惜的是,这是一栋荒废已久的办公楼,地处偏僻,人烟稀少,监控设施大多损坏,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说话的年轻警察叫林子凡,刑侦支队队长,正在向沈若山汇报现场的初步勘查结果。可沈若山就像是完全没听见一般,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他深思了一会,眉头微微皱起,突然问了一句:“秦沐在哪?”

“秦沐?”

林子凡明显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

沈若山重重地点了点头,重复了一声:“秦沐在哪?”

此刻,林子凡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激动的心情让他有些抑制不住泪水,三年了,他终于又听见了这个无比亲切的名字。他急忙稳定了一下情绪,回了一声:“沈局,秦队……秦队在治安科……还是三年前您亲自批的调令……”

听到这里,沈若山的眼睛忽然闪出了光:“让他立刻来我办公室报道!立刻!”

“是!”

……

“公安例行检查!”

我叫秦沐,近三年来,这句话几乎每隔一阵我就会说上一次,因为我是一个警察,一个负责扫黄打黑的治安科警察。

今天来到了一个名叫天堂夜总会的地方,听这个名字就觉得不正经。刚刚接到群众举报,这里有人聚众赌博。

赌博的危害众人皆知,我的任务,就是要让这种害人害己的东西在这个城市消失。

“老秦,有人从后门跑了!”

工作进展本来十分顺利,对讲机突然传来一声让我无比头疼的话。每次听到这句话,都会让我想起警校的体能训练。

今天被我撞到的是一个新面孔,不过从他的脚下功夫来看,不亚于一个田径运动员。好在我离开刑警队后体能没有退步的太严重,穿大街过小巷,追了两公里后,终于把他堵在了一个死胡同里。

“跑啊?你不是挺能跑的吗?”我站在巷口,双手撑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

不过从他跑丢了一只鞋的情况来看,他也没好到哪去。

稍稍喘匀了气,我慢步上前,伸手去抓他的胳膊,准备把他瘫软的身体从地上拉起来。

谁知道我的手刚刚碰到他,他立刻换了一张无辜脸,大声喊叫起来:“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不是吧阿sir,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来这套?

三年来,这种耍赖演戏的人我见过太多了,无奈地指了指肩窝的执法记录仪:“别演了,这都录着呢。”

听我说完,他一脸懵的盯着执法记录仪,估计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警察打人?我们人民公仆的良好形象都被你这种人给毁了!”我刚把他拉起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那语气很是威严,颇有些打抱不平的绿林好汉味道。

回头看去,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高挑的女生,拿着手机对着我拍摄。她模样挺秀气的,柳眉杏目,身材姣好,背着一个单肩包,全然一副女大学生的模样。

现在的大学生,情绪容易偏激,我得给她灌输一些正确思想。

我清了清嗓子,义正辞严地说着:“同学,我们接受人民的监督,但是你如果掐头去尾恶意主观评价造成不好的影响,你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

女生听我说完,眉头一皱,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番说辞。

接着,她淡淡说了一句:“知道了,警察叔叔。”

“叔叔”二字从她口中说出,听起来特别的刺耳。再怎么说我也才二十多岁的年纪,被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大学生叫叔叔,总感觉怪怪的。

唉,叔叔就叔叔吧。

一个小时后,我坐在治安科的椅子上揉着刚刚崴到的脚踝。赌博这个东西,害人不浅,多少人为此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可偏偏有人心存侥幸,准备靠这东西发一笔横财。

“怎么了老秦,今天又体能训练了?”同事石明杰走过来,递给我一瓶矿泉水,面对他的关心,我努力表现出一副较为自然的微笑:“没事,歇一会就好了。”

他坐在我旁边自己拧开一瓶矿泉水猛喝一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也怪我们,后门预留的人手不够,没想到这次会有这么多人。”

不管怎么说,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感到一丝安慰的。

“沈局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怎么就把你从刑警队调到治安科了?你一个刑警队长,侦破了那么多大案,把你调到这里来,真是大材小用。”

“唉……”

听他在为我打抱不平,我长长叹了一口气,苦笑一声。时间过的真快,转眼我来到治安科已经快三年了。

三年前我还在刑警队,那一次跟着沈局去协助当地警方追查一起跨境走私集团的案子,这个案子我们跟进了大半年,终于锁定了集团人员和入境路线,没想到最后收网的时候却出了岔子,好兄弟叶云下落不明,至今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只知道和一种南洋降头术有关。

后来我私下出境调查险些捅了大篓子,最后还是沈局帮我擦屁股。只是好兄弟的失踪让我难以接受,一度有些癫狂,沈局让我回家休息一段时间,我却意气用事直接申请调离刑警队,调令还是沈局亲自批复的,我能看出,沈局批复的时候很难过,毕竟我和叶云是他最得意的两个门生,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个事情曾一度在警局传的沸沸扬扬,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事情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不会真正的理解我。

也罢,我现在的工作不一样很好嘛,再也不用为了一个案子连续几天几夜的加班,顿顿吃泡面连觉都睡不好。

我正像往常一样安慰着自己,队长彭勇忽然走过来通知我:“秦沐,沈局让你立刻去他办公室一趟,立刻,马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旁的石明杰抢先开口:“老秦,我就说金子早晚都会发光!沈局终于想起你了!”

“啊?”我越听越糊涂,自己在治安科干的好好的,沈局怎么突然想要见我?

“等你回刑警队了,可不要忘了我们这帮治安科的兄弟啊。”彭勇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一个油腻的笑容。

“回刑警队?别闹了,我要是能回去早就回去了。”

我嘴上随口打趣着,心中却隐隐感到一丝不安,沈局找我,一定是出大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