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来了!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692字
  • 2021-12-01 16:00:23

卡伦坐在尤妮丝家客厅的沙发上,面前放着红茶与精致的茶点,尤妮丝坐在离他很近的斜对面。

她今天穿着一身蓝梅花纹的长裙,头发很自然地披落,体现出一种很自然柔和的美。

联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她一身黑色的长裙,再到如今,她其实是在有意识地根据双方关系的距离在选配每次见面时所穿的衣服。

画风,在越来越自然,也越来越随和。

“你今天穿得,好正式,妈妈见你来了后,又回房间换衣服去了。”尤妮丝捂着嘴笑道。

这其实是一种问询。

“因为今天是我一位长辈的冥日,我去参加了他的冥日礼,然后就懒得再回家换衣服直接来你这儿了。”

卡伦的意思是,今天穿这么正式过来,本身就是一种随意。

这时,詹妮夫人走了出来,她竟然穿上了礼服。

“卡伦,船票我们已经订好了。”

“辛苦夫人您了。”卡伦起身道谢。

“不用客气,这是应该的,家里也知道你会来做客,所以已经在做准备了。”

“感谢您和您家族的厚爱,不过有一件事,我的船票可能需要多几张,因为我还有几个朋友需要一起带着去维恩。”

“没问题,票是够的,因为我订的是一个船厅三楼,总共有十个房间,完全住得下。额……住得下吧?”

“住得下的夫人,两位仆从,以及一只猫和一条狗。”

“哦,卡伦,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我一直和尤妮丝说,喜欢宠物的人,心底都是善良的,不是么?”

卡伦也笑着附和了一下。

他喜欢的倒不是宠物,那一只猫,是你们家的祖宗;

那条狗,是一个刚被封印进去的邪神。

不知道詹妮夫人在知道这两条宠物的真实身份后,是否还能说出:哦,你真善良。

卡伦并未询问太多关于艾伦家族的事情,也没对自己以后的居住场所等等这些细节进行过问,虽然詹妮夫人几次想要说明以表现她们家的细致与周到,但都因卡伦没热情接话而有些难以说出口。

因为,对于卡伦来说,去维恩是主要目的,至于在艾伦家族到底能不能住得舒服或者能不能住得久,他其实没有过多的执念;

因为,他不是家道中落没其他退路的情况下,拿着一纸婚约去艾伦家族要求履行的。

他自己受不得这个委屈,

当然,

狄斯也不会允许他的孙子去受这个委屈,否则也不会提前准备了这么多。

最重要的是,

他不是一个无根浮萍,他是一个有家的人。

告辞时,

詹妮夫人留在屋内,尤妮丝将卡伦送到院门口。

卡伦张开手,尤妮丝身体微微前倾,两个人都以一种恰到好处的默契和节奏,拥抱在了一起。

嗯,尤妮丝的头发,有淡淡的薰衣草香。

卡伦忍不住稍微用力吸了一口,顺便用自己的鼻子在她脖颈处也蹭了蹭。

“痒……”

“呵呵。”

“明天我来接你。”

“嗯,我等你。”

卡伦坐上车,尤妮丝站在院子里,目送着卡伦离开;

她不知道的是,卡伦在把车开走后,又很快停在了一个男人的家门口。

皮亚杰的家门一直都没有关的习惯,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客厅里,乱糟糟的,都是吃剩的食物和带着污渍的餐盘,也没人收拾。

皮亚杰则躺在沙发上,正呼呼大睡,头下枕着的是一叠厚厚的卢币,目测有四五万。

他上身穿一件西服,下身穿的是骑手裤,头发乱糟糟的很是蓬乱。

可以看得出来,他很累。

上午打电话给自己时的亢奋,完全是疲惫到极点后的异常状态,但身体和精神其实早就透支了。

卡伦默默地将垃圾全部装袋,再将餐盘餐具收起,放入厨房洗碗池,打开水龙头。

然后,拿起扫帚打扫客厅,扫完后,又用拖把拖了一下。

皮亚杰一直在熟睡,根本就毫无察觉。

卡伦又进入厨房,把洗碗池里的盘子和餐具都清洗干净,摆放时,才留意到灶台边上放着一壶咖啡。

伸手碰了碰,还有些温热。

卡伦倒了一杯,喝了一口,神情当即一凝:

“嗯?”

卡伦有些疑惑和意外地从厨房里探出头,看着还在沙发上睡觉的皮亚杰,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咖啡。

把这杯咖啡喝完后,

卡伦找来纸和笔,给皮亚杰留下了一封短信:

“我实在不忍心喊醒睡得正香的你,顺带帮你把猪窝打扫了一下,或许,你该考虑请两个女佣来照顾你的起居了。”

犹豫了一下,

卡伦最后又在上面加了一句:

“感谢您为我准备的咖啡,很好喝。”

……

翌日,

下午。

“婶婶,其实不用准备这么丰盛。”卡伦斜靠在厨房外的墙壁上,看着还在里头忙碌的婶婶与姑妈。

今天,他这个家里的“大厨”被剥夺了厨房使用权,玛丽婶婶和温妮姑妈要求由她们来负责晚餐。

“尤妮丝小姐的生日,怎么能不准备好呢?”玛丽婶婶说道。

“那也不应该比婶婶的生日规格还要大,她是晚辈。”

听到这句话,玛丽婶婶伸手,刮了一下卡伦的鼻尖,笑道:“长辈和你们晚辈比什么,肯定是把最好的给你们晚辈才是。”

其实,前不久她自己生日那天,来自狄斯的举杯祝福,就已经是她最好的礼物了。

因为狄斯是她最敬畏的人,在茵默莱斯家,他就是一种精神图腾。

“卡伦,你与其继续在这里站着,还不如去把衣服换好,然后去把尤妮丝小姐接来。”

“好的,姑妈,听从您的吩咐。”

卡伦先上楼,来到了卧室,在挑选衣服时,目光无意间扫到了书桌缝隙间放着的两张卡片,是上次伦特送给自己。

一张是【月光净化】,可驱散一切负面属性魔法影响。

一张是【影子守护】,召唤出一道黑色的身影对你进行伴随。

卡伦将这两张卡片收好,夹在了《秩序之光》这本书中。

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卡伦走下楼,手里拿着两把钥匙,最终,在家里灵车和阿尔弗雷德桑特兰间,卡伦选择了灵车。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真没必要再用个什么特立独行的方式去吸引女孩的注意。

他只是觉得,自己以后开灵车和坐灵车的次数不多了,所以现在想趁着还有机会再多感受一下。

就这样,二十分钟后,卡伦开着灵车来到了尤妮丝家门口,在詹妮夫人一脸圆瞪的目光下,将尤妮丝接上了灵车。

这一次,詹妮夫人没有选择一起过来。

开车回家途中,卡伦致歉道:

“很抱歉,我开这辆车。”

“没事,我知道,这车承载着你对家的挂念,你开这辆车过来,是因为你没把我当外人。”

“谢谢。”

……

回到家时,卡伦发现还有另一辆车停在了家门口,是皮亚杰的车。

当卡伦牵着尤妮丝的手走入客厅时,看见皮亚杰正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翻阅着棺材宣传册,梅森叔叔坐在他侧面,还在给他做着介绍。

“卡伦,你回来了。”梅森叔叔看见了卡伦,“亚当斯先生等你很久了。”

“嘿,卡伦。”皮亚杰热情地向卡伦打招呼,然后指了指图册,“梅森先生,就请你帮我订购这一款优雅内敛沉稳智慧英明冷静轻风棺吧。”

“真的么,亚当斯先生?”梅森叔叔无比震惊。

要知道这两款棺材虽然一直被放在宣传册的榜首最显眼位置,但它们其实就和插画一样,是为了提升格调,事实上,它真的很难卖出去,甚至,基本不大可能卖出去。

“是的,我要他了,只不过要辛苦您派人把它直接送到我家去。”

“好的,我这里有优惠,我来帮您算一下……”

“您算就好了,到时候把最终价格直接告诉我就行,我给您寄支票。”

“好的,亚当斯先生,所以您是准备用这款棺材……”

“哦,我打算拿它来睡午觉,因为我觉得家里的沙发睡觉真的没它舒服。”

“额……好的。”

皮亚杰走到卡伦面前,然后目光落在尤妮丝身上:

“恭喜你小姐,你选中了一位极为优秀的对象,我相信在以后的生活里,你会一次次为自己现在的选择感到庆幸与明智。”

尤妮丝含蓄一笑,道:“我会的。”

皮亚杰又看向卡伦,主动上前,给卡伦一个拥抱,双手还用力地在卡伦后背拍了拍:

“很不好意思,昨天回去后我就直接睡了。”

“我理解,没事。”

“嗯,今天是要举行派对么?”

“是尤妮丝的生日。”

“哦,好的。”皮亚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然后双手指了指自己,“所以,我……”

卡伦没说话。

皮亚杰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卡伦依旧没说话。

尤妮丝开口道:“亚当斯先生,请问我能有幸邀请您参加我的生日派对么?”

“哦,当然,当然,我荣幸之至。”

说完,

皮亚杰还对卡伦翻了个白眼。

“这是我的叔叔,梅森。”卡伦向尤妮丝做着正式介绍。

“很抱歉,尤妮丝小姐,上次你和你母亲来我们家拜访时,我们刚好出门去玩了,真的很抱歉。”

“没事的,您言重了。”

“我带你去见婶婶和姑妈她们。”

卡伦牵着尤妮丝的手上了楼,来到二楼时,玛丽婶婶和姑妈已经摘下了围裙,还擦拭了手,站在那里面带着微笑等着了。

“这是玛丽婶婶。”

“婶婶好。”

“你好。”

“这是温妮姑妈。”

“姑妈好。”

“你好。”

玛丽婶婶忙道:“晚餐马上就准备好了,一会儿就能开宴了。”

“辛苦婶婶和姑妈了。”

“应该的,应该的。”

可能卡伦因为自己的一些特殊原因所以并不觉得,尤妮丝当老师时也不会这样,但当她面对社交活动时,其实会很自然地把以前在家里出席社交场合的习惯体现出来。

不是她故意疏离,而是她之前都是这么过来的,再加上她现在也是有些紧张。

要知道,普洱甚至鄙夷过自己家族已经堕落到要陪皇室老太太喝下午茶的地步了;

但就算是这样,这种浸润在骨子里的贵族礼节气息,还是让玛丽婶婶与温妮姑妈产生了本能紧张与拘束。

在玛丽婶婶看来,这位尤妮丝小姐的气场可比她以前接触过的小明星要强大太多了。

卡伦对尤妮丝说道:“我们先上去。”

“好的。”

“是的,你们先上去,米娜他们在楼上呢。”玛丽婶婶赶忙道。

卡伦带着尤妮丝上了三楼,米娜、伦特以及克丽丝三个人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他们现在放了寒假不用去上学。

等尤妮丝上来了,米娜主动上前:

“姐姐好。”

伦特也上前:“老师好。”

克丽丝上前:“姐姐好。”

“卡伦,我准备好的礼物落在车里了,我给大家都准备了礼物,是母亲帮我一起挑选的。”尤妮丝说道。

“没事,让伦特下去拿就好了。”卡伦一摸口袋,嗯?灵车钥匙好像也落下面了。

这时,一条金毛叼着一串钥匙上来,撑起两条后腿,立起身子,张着嘴。

见卡伦没伸手拿,转而又跑到伦特面前,将钥匙直接吐在了伦特面前,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面对着尤妮丝乖巧蹲下,吐着舌头。

“它真的好乖好聪明啊。”尤妮丝忍不住伸手抚摸金毛的脑袋。

金毛也笑得很开心。

旁边窗台上,猫脸继续凝重。

“要不要在坐船去维恩途中,把这条狗推进海里?”

“或者,今晚给它的狗粮里,放些毒药?”

“还是,把米娜和克丽丝的内衣偷出来,放到它的狗窝里去?”

卡伦领着尤妮丝来到了狄斯的书房门口;

“哆……哆……”

“进。”

书房内,狄斯坐在那里,今天的他穿在身上的是温妮姑妈为他亲手织的那件毛衣。

“爷爷。”尤妮丝上前,向狄斯问好。

“嗯,你好。”

卡伦带着尤妮丝在书桌对面坐了下来。

狄斯看着尤妮丝,道:“我祝福你们能永远快乐地在一起。”

“谢谢爷爷。”

“我也相信我的孙子,他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确切地说,我们茵默莱斯家的男人,都很有家庭责任感,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我也这么觉得,爷爷。”

“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觉得。”狄斯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也希望你能一直愿意将你的头,枕靠在他的肩膀上。”

狄斯端起茶杯,

道: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了,替我向你爷爷和你父亲问好,就说,狄斯.茵默莱斯会一直记挂着他们。”

“好的,爷爷,我会帮您转达的,我的爷爷和父亲,一直记挂着与茵默莱斯家的友谊。”

卡伦带着尤妮丝离开了书房,在书房关闭的刹那,狄斯嘴角的笑容收敛:

“其实,就算忘记了,也没什么关系。”

晚宴开始了。

玛丽婶婶与温妮姑妈准备了一桌从卡伦那里学来的中餐,不得不说,她们已经学得有模有样了。

一开始的主题自然是为尤妮丝庆生,在尤妮丝吹灭了蛋糕蜡烛后,大家发出了欢呼。

随后,

晚宴的氛围开始变得更加热烈,在狄斯离开饭桌后,阿尔弗雷德用收音机不停调试出各种音乐,大家开始尽情地互动舞蹈。

众人没留意到的是,狄斯在三楼楼梯口,听着下面的喧嚣,驻足了很久很久。

等到曲终人将散时,卡伦来到了三楼。

他看见普洱正匍匐在窗台上,一脸落寞地望着窗外的夜空。

卡伦伸手,在普洱后背上摸了摸。

其实猫这个位置,因为肉比较多,毛又比较厚,所以摸起来手感最好。

普洱一动不动,任凭卡伦抚摸自己:

“你不是应该去送尤妮丝回家了么?”

“我让她再等会儿。”

“有什么好等的。”

“因为还有一个人,还没吃上生日蛋糕。”

卡伦将一盘完整的小蛋糕放在了普洱面前,上面插着一根蜡烛,卡伦用火机将蜡烛点燃,轻轻哼唱道:

“祝你生日快乐……”

看着面前的生日蛋糕,听着耳畔边的生日祝福,普洱那如同琥珀一般的猫眼里,瞬间浮起了一层厚重的雾气。

“谢谢你,

不是邪神的邪神大人。”

……

昨晚,家里所有人都庆祝到了很晚,餐厅和厨房的狼藉也没来得及当夜收拾。

早上,穿着一身神父衣服的狄斯走下了楼。

在一楼门口处,他看见把沙发搬到那里正躺在那儿熟睡的卡伦。

狄斯走了过去,伸手将卡伦推醒。

卡伦睁开了眼,坐起身。

“昨晚就睡在了这里?”

“是的,送尤妮丝小姐回来后,太累了,上不动楼,就在这里睡着了。”

“不要睡这里,会着凉的。”

“好的,爷爷,我知道了。”

“中午十二点钟声敲响后,你就去我的书房看看书。”

“好的,我知道了。”

“嗯,那我去教堂了,信徒们应该已经在等着了。”

狄斯打开了客厅门,走了出去。

卡伦站起身,站在门口,喊道:

“爷爷,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么?”

狄斯停下脚步,回过身,看着卡伦:

“你婶婶和你姑姑的手艺,从昨天来看,和你还有一定的距离。

所以,我会回来把你从书房里喊出来做晚餐的。

最重要的是,

当爷爷的,怎么好意思对自己孙子说话不算话呢?”

……

“咚……咚……咚……”

教堂的钟声响起,一同响起的,还有茵默莱斯家三楼的挂钟。

“愿仁慈的主,与你们同在,赞美无上的主。”

“赞美无上的主。”

“赞美无上的主。”

信徒们纷纷跟着狄斯神父的动作做起了祷告,然后有次序地走出教堂,结束了今日的礼拜。

狄斯则站在台上,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而这时,伴随着信徒们的退场,一群穿着黑色法袍的神职人员开始大批量地从四面八方向这里进入;

在外围,更有一群身穿红衣的神职人员分别站在各个建筑物的高层,张开双臂,阵法的韵律正逐渐波动,且开始达成契合。

这还是看得见的位置,在看不见的位置,其实还有更多。

拉斯玛走上台阶,进入教堂,步入了中央。

他是秩序神教的大祭祀,在秩序神教的世俗阶层中,有着极高的话语权。

在拉斯玛身后,三道身影,也已经显现。

拉斯玛张开双臂,

其身后三名神殿长老也将双手交叉置于胸前;

外面,

一众黑袍神职人员,远处高楼上的红袍神职人员,同时在各处阴影之中市井之中以及在很多根本就无法想像的位置;

所有人,都将双手交叉置于胸前。

拉斯玛吟唱道:“赞美秩序。”

“赞美秩序。”

“赞美秩序。”

对秩序的赞美,环绕在罗佳市的上方,仿佛连今日略显阴沉的天空在此时都晴朗了不少。

狄斯继续慢条斯理地将桌上的东西都规整好,

然后从后方走出,

站在台前正中央位置,

一样双手交叉置于胸前,

开口道:

“赞美妓女养大的秩序之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