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秩序之神的慷慨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4094字
  • 2021-12-01 16:00:14

“明天是尤妮丝小姐的生日?”

“是的,爷爷。”

“明天请她来家里吃饭吧,上次你叔叔婶婶和姑妈去游乐园了,失了礼数,得补回来。”

“好的,爷爷。”

“另外,今天是老霍芬的冥日。”

“是的,爷爷,我记得。”

“你去趟128号吧。”

“好的,爷爷。”

冥日和上辈子卡伦所熟悉的“头七”到“五七”差不多一个意思;在瑞蓝,人们也会在逝者逝去后的某几个特定日子里去进行祭奠。

只不过为什么祭奠老霍芬的冥日要去明克街128号?

爷爷让自己昨晚盯着烛台看的目的以及昨晚那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

昨晚自己在书房椅子上睡了一夜,是否意味着狄斯是昨晚出去后现在才回来的?爷爷昨晚去忙什么了?

卡伦没问狄斯这些问题,而是站在窗台边看着狄斯直接回了他自己的卧室。

直觉告诉卡伦,128号里,会有人告诉自己答案。

去二楼倒了水喝后,卡伦又回到三楼在盥洗室里洗了个澡,换上了一套比较正式的衣服,早餐也没吃,下楼准备出门。

一楼客厅的电话恰好在此时响了,卡伦接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茵默莱斯丧仪社。”

“卡伦,我回来了。”是皮亚杰的声音,“我现在能来找你做心理咨询么,银行刚开门,我也刚取好了钱。”

“我现在有事。”

“哦,这样啊。”

“你可以先回家,等我处理好了事,我下午来你家找你。”

反正皮亚杰和尤妮丝都住在莱茵街,自己下午要去尤妮丝家邀请尤妮丝,之后正好可以去看皮亚杰。

“好的,好的,那我在家泡好咖啡等你。”

“嗯,好的,下午见。”

“下午见。”

挂断了电话,卡伦走出了家门。

雨在早上时停了,但地上依旧很湿。

卡伦走到128号门口,敲门前,门自己开了。

开门的是一身黑色精简西服的霍芬先生;

霍芬先生看着站在门外的卡伦,激动道:

“哦,卡伦,你是来参加我的冥日礼的么?”

“是的,霍芬先生。”

“那我代表我自己,欢迎你来参加我的冥日礼。”

这本该是让人觉得极为惊悚的一个画面,已经故去的死者,亲自招呼着来参加自己冥日礼的客人。

不过,卡伦确实是看见霍芬先生站在这里有些意外,但绝对谈不上震惊。

一楼多了个小餐桌,此时上面摆放着几盘点心和一壶茶;

小餐桌对面有一张木方凳,上面摆着一幅遗照。

遗照内的老霍芬穿着和现在老霍芬一模一样的衣服,应该是大早上……不,可能是天放亮之前就去照的,有阿尔弗雷德在,这点事根本就不算问题。

霍芬先生发现卡伦在看他的遗照,

笑道:

“我觉得拍得可以,把我的精气神给拍出来了,唯一的缺憾就是脸上的皮有些松,我让莫莉女士给我重新做了拉皮固定,但很显然的是,她的手艺还远远没有你的婶婶好。

但我又不方便再去麻烦玛丽,是吧?”

“嗯。”卡伦点了点头。

玛丽婶婶经常说以前因为她的化妆技术好,所以还曾有过明星特意指名她来化。

只不过,卡伦觉得现在的玛丽婶婶肯定不会期望还能有这种好评的回头客。

“来,坐。”

“好的,霍芬先生。”

“嗯?你叫我什么?”

“霍芬爷爷。”

“对,这才对,叫爷爷,知道么?”

“知道了,霍芬爷爷。”

“把名字去掉。”

“爷爷。”

“哎,乖。”

霍芬先生伸手,轻轻拍了拍卡伦的脸,然后帮卡伦倒茶,卡伦赶忙接过茶壶亲自来倒。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和狄斯,对你而言,没什么差别。”

“嗯。”卡伦应了一声,反正狄斯在家里。

“虽然我一直嚷嚷着想要让狄斯杀了你,但我死前,还是保护了你。”

“是的,我一直记得您的恩情。”

“我看出来了,你给我墓碑下留的铭文,我很喜欢。”

“您喜欢就好。”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执念就像是蜘蛛网,可它又容易散还容易断。我们可能无力去改变什么,但我们能做到珍惜,珍惜这曾经拥有。

不过,我是从坟墓里爬出来后看到这段铭文时才有这种感慨的。

不死过一次的人,是无法感同身受的。”

说这句话时,霍芬微笑看着卡伦。

卡伦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等冥日礼结束后,下次你帮我火化了吧。”

“好的。”卡伦点头。

“我这具身体,也不可能再折腾一次‘苏醒’了,唉。”霍芬先生帮卡伦取了一块点心,放在卡伦面前的餐盘上,“你吃,我吃不了东西,现在尝不出味道了。”

“好的。”卡伦开始吃了起来,他没吃早餐,现在的确有些饿。

霍芬先生则开始将昨晚的事情,全部讲述了出来。

卡伦一边就着茶吃着点心一边很认真地听着;

一直到,

“什么,您是说,凯文体内现在住着一尊邪神?”

“是的。”霍芬先生点了点头,“那是我和狄斯,你的两个爷爷送给你的礼物,喜不喜欢?”

“爷爷,我的意思是,这安全么?”

“我亲自布置的阵法,放心,安全得很,不过,这个得给你。”霍芬先生递给卡伦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我写下的一些阵法和操作方法,现在的你还用不着,但以后,大概就能用了。”

“好的,谢谢爷爷。”

卡伦随手翻开一页,

小卷标题写着《黑夜神教禁级法阵——夜之哀伤》;

再翻一页,

小卷标题上写着:《秩序神教禁级法阵——神之裁决》;

卡伦马上把它又合上,好吧,打扰了。

所以,霍芬先生才能成为狄斯的朋友,虽然霍芬先生可能看起来很弱,嗯,他也确实很弱,但另一个层面上,他诠释了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

这绝对是一位不能小觑的存在,可能,他和狄斯一样,都选择了低调,所以他在原理神教里,地位很不起眼。

“我刚刚与你说时,你好像都不是很震惊?

不,

你只是震惊那条狗?”

“因为有些事情,我心里早就有疑惑了。”卡伦回答道,“正好从您这里得到了答案。”

“哦,这样啊。”霍芬先生忽然压低了声音,问道,“所以,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挤开一尊邪神,成功把他暖好的床占为己有的么?”

卡伦耸了耸肩,道:“爷爷,我是真的不知道。”

“爷爷相信你。”

二人面对面地坐着。

“和尤妮丝小姐的感情怎么样?”

“挺好。”

“人家小姐长得好看么?”

“好看。”

“好看就好,其实男人女人都一个样,只要对方长得好看,就能愿意承受更多的气,嗯,然后消气也会更快。

不过,很抱歉的是,我的遗产被我那几个子女都瓜分走了,连我的房子都已经被卖掉了,导致我居然不能回自己家来办自己的冥日礼。

所以,爷爷我没办法给你钱了。”

“谢谢爷爷,刚刚的笔记本已经是无价之宝了。”

“主要是人死了后,真的是连茶都是凉的。”霍芬先生指了指自己手里端着的茶杯,因为他现在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所以端在手里的茶也会凉得更快。

说着,霍芬先生又从桌下抱出一个大袋子,递给卡伦:

“这些,是初级的阵法大全,我昨晚熬夜写的,不久后,嗯,等你去了维恩经历过净化体内拥有了信仰之力,就能尝试学学和使用了,我都做了详细的标注与解释,原理和注意点也都写透了,很多宗教的阵法都有。”

卡伦看着面前放着的十本厚重的书,诧异道:

“这些,是您昨晚写的?”

“我以前不喜欢做笔记,只喜欢存脑子里,你知道的,这些东西对于很多教会来说,是真的禁忌,他们不会允许外传的,我记录下来万一流失出去反而容易引起巨大的麻烦。

但现在,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死了。

我的子女也已经分走了我的财产,我对他们的义务也尽到了。”

“我是说,您写得真快。”

“哦,用的是原理神教最初级的术法,写字和布置阵法都可以用它,效率能提高无数倍,只要你思维跟得上,笔尖就不会慢下来。

我比较笨,真正的术法,也就只学会了这个。”

“您是一位伟大的天才。”卡伦说道。

“狄斯才是。”霍芬先生摆摆手,“我不和狄斯去抢这个,因为没办法抢,我从未见过一个人,一辈子最苦恼和最抗拒的事就是成神。”

霍芬先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吧?我是说狄斯。”

“是的。”

“明天的安排呢?”

“爷爷让我邀请尤妮丝小姐来家里吃饭。”

“他是真的爱你,卡伦。”

“我知道。”

“我大概后天会去死,我尽量撑到狄斯的那一天到来,对了,记住,帮我火化掉,骨灰也不用拾掇了,找条河把我倒进去就好。

或者,烧完回家的路上你直接给我撒车窗外也行,尽量别呛到行人,这样有损公德。”

“好的,爷爷,我记住了。”

“吃饱了么?”

“嗯,吃饱了。”

“那,我霍芬代表霍芬本人宣布,冥日礼完成。”

卡伦站起身;

“走吧,你得去邀请尤妮丝小姐明日来家里吃饭,不是么?”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您。”

“哦?好,你说。”

“那场超规格神降仪式下,爷爷,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

“事实是,狄斯什么代价都没付,虽然他已经准备好了,但秩序之神,什么都没拿。”

“什么都没拿?”

“是的,什么都没拿。”霍芬先生笑道,“因为那个‘卡伦’,并未复活回来,且就算是召唤出了邪神,但那位邪神并未进入这具身体。

我觉得,应该是因为仪式没成功吧,甚至可以说,那是一场彻头彻尾失败的仪式。

就像是谈一笔生意,祭坛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只是订金,最后对方没能出货,你还会傻乎乎地把剩下的尾款交给对方么?”

“是这样么,好的,我知道了。”

“不要担心,要对狄斯有信心。”

“我一直很有信心。”

“这就好。”

“那霍芬爷爷……不,爷爷,我就先告辞了。”

“记住两天后来给我收尸。”

“好的,爷爷。”

霍芬先生站在门口,看着卡伦走了出去,一直到卡伦身影消失在街角,他才关上了门,身子靠在门板上,沉吟道:

“一场彻头彻尾失败的仪式么?

参与那场仪式筹备的,其实不仅仅是狄斯一个人,是四个人。

狄斯,

我,

普洱,

还有那位壁神教的……琳达夫人。

狄斯得到了他最喜爱的孙子,我能看出来,狄斯对这个孩子的喜爱,是发自内心的,甚至超越了血缘的界限。

因为这个孩子无论是从性格上、品性上、习惯上,还是表现出来的其他一些特质上,都很契合狄斯自己。

可能这对上一个‘卡伦’有些不公平,

但无疑现在的卡伦,才更符合狄斯心中孙子的模样。

我呢,

我临死前,帮着狄斯召唤了邪神,死后还能从墓地里爬出来,再帮着狄斯封印了一位邪神。

这不就是我的梦想么,

一辈子恪守教条地活着,一直沿着规矩的路在走,可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不甘,想要来一场真正的放纵。

普洱呢?

它马上要跟着卡伦回维恩了,而且回的还是它的家族。

她当年和家里决裂,最后变成一只猫在外头寄居了百年,它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呢?

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家看看?

至于琳达,她完成了自己的夙愿,虽然她的神降仪式失败了,但她终于看见了她信奉的真神模样;

亦或者,是她一直最牵挂愧对的丈夫,也找到了可以在她离去后可以陪伴的挚友?这正好了却了她的后顾之忧?”

霍芬先生伸手,把又有些滑落的脸皮重新提起来:

“所以,可不可以这样来理解,那就是:

其实秩序之神很可能已经把我们所有人想要的,都已经给我们了?

那么,

秩序之神,

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

白天时还会有一个大章,然后就是上架感言,抱紧大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