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还有一天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135字
  • 2021-12-01 16:00:21

在修斯火葬社的那一晚,卡伦坐在椅子上,示意爷爷把自己捆起来以营造出一种他也是受害者的假象来躲过来自警察的麻烦。

狄斯则拿起一把刀,直接捅入了卡伦的胸口。

这一刀,虽然没伤及到要害,但也让卡伦在医院躺了好多天。

起初,卡伦认为是爷爷觉得这样做才能更真实,避开一切后续目光与麻烦。

等到那位鹰钩鼻,明显是政府特殊部门的人来自己病房询问自己情况时,卡伦认为,爷爷可能是为了躲避这些人的目光,因为他们毕竟是监管方。

但在那个杀戮的夜晚之后,

卡伦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警察,什么政府特殊部门,爷爷完全是不在乎的。

他完全可以不用做戏,

所以,

为什么那晚要捅自己一刀?

只不过这个疑惑卡伦一直没问,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去问。

就当是一个长辈抱着孩子玩,失手让孩子摔了一跤,磕破了点皮,还能真的去计较么?

再加上,

卡伦猜测可能是当时狄斯给自己的安排是一直“乖巧”地在茵默莱斯家当一个普通人,所以手脚上自然要做得很干净。

但,

直到此刻,

捅那一刀的目的,才算是真正的显现!

有时候,

你真的很难理解,甚至很难想像,

一个老人,为你做出了如此深思细致的筹备,

仅仅是因为,那一声……“爷爷”。

……

橡木墓园,

黑色结界。

狄斯的手,从自己胸口的黑洞之中收回,手中抓着一团黑雾。

“以吾拉涅达尔之名起誓,若是你能在此时放过我,我将给予你以及你的家族,十倍百倍的馈赠。”

狄斯根本就没做任何回应,他的身形缓缓地落下,来到了霍芬和那条金毛面前。

“你正遭遇着最大的危机,将我抛开才是你眼下最正确的选择,我拉涅达尔,一向重诺守信。”

霍芬先生好奇地看着这团灰色,兴奋地脸上吊着的老皮仿佛都往上拉了不少,像是一个大厨,平生第一次看见这世间最为珍贵难得的食材。

“我可以与茵默莱斯家缔结友谊,如果你能躲过这一次难关,我将给予你成神之路的路标。”

狄斯看向霍芬,霍芬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一团灰色,被狄斯放在了面前,他双眸下方的金色,散发着真正的神性威严,渐渐的,让灰色的边缘位置,也像是被镶了一层金线。

狄斯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拉涅达尔,我的名字,曾在上一个纪元响彻!”

“不,你不叫这个名字。”

“不叫这个名字?”

“你叫……凯文。”

话音刚落,

狄斯将这一团灰色直接拍入身前的这条金毛的身体。

霍芬先生马上开始运行阵法,金毛身上闪烁着七彩的光芒,在光芒最盛之后,又在瞬间消散。

先前口吐白沫几乎被吓得昏厥过去的金毛在此时悠悠睁开眼,它的眼珠子扫了一下四周,似乎是发现自己身边的场景依旧是这么的可怕,然后又马上闭上眼,还强行喉咙里咳了两下,争取再吐出些沫子。

阿尔弗雷德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虽然他亲眼目睹了,

虽然他亲自参与了,

但直到此刻,他依旧感到一股极大的不真实。

一尊邪神,就这样被封印了?

而且……是被封印进了一条狗的身体里。

这时,

许多道光柱已经来到了这里。

首先落下的,是三道秩序神殿长老,另外四道光柱,则停留在了外围。

结界被打开,狄斯再度飞起。

他眼睛里的金色还在,但他一直在克制着,一只脚已经踏进去了,但另一只脚还停留在外面,但此时的他,已经具备了确实存在的神性。

在场七位存在的注意力,其实都落在狄斯身上,因为狄斯的反应,才能决定他们接下来的动作。

狄斯面向轮回神教所在的那道光柱,

质问道:

“轮回神教是否想要质疑我秩序神教是否依旧有代表秩序的资格?”

狄斯发问之后,轮回神教光柱内的存在明显愣了一下。

也就在此时,

西蒂横挡在黑夜神教光柱内的存在面前:

“黑夜神教是否想要质疑我秩序神教是否依旧有代表秩序的资格?”

尼文横档在原理神教光柱内的存在面前:

“原理神教是否想要质疑我秩序神教是否依旧有代表秩序的资格?”

盖勒横档在深渊神教光柱内的存在面前:

“深渊神教是否想要质疑我秩序神教是否依旧有代表秩序的资格?”

此时此刻,

四道光柱内的四位存在,内心无疑是惊愕的。

他们收到了消息,一位秩序神教的神殿长老级存在,选择了自我放逐,即将与秩序神教决裂,可眼前的景象,哪里有半点决裂的样子?

可问题是,他们经过各自教会的力量多方打听之下,确实是证明这则消息属实!

所以,是秩序神教的内部已经完成谈判了么?

“轮回神教尊重秩序神教维护秩序的资格。”

“黑夜神教认可秩序神教维持秩序的能力。”

“原理神教感谢秩序神教为秩序的付出。”

“深渊神教赞同秩序神教继续执掌秩序的规则。”

当所谓的决裂不再存在时,他们也就失去了掺一脚的机会。

因为当世,没有哪个教会敢独面秩序神教时选择撕破脸皮开战。

就算是他们联合起来也不行,因为他们根本联合不起来,让自家信奉的神成为唯一神,是每个神教的根本诉求与目标。

最重要的是,秩序神教一直维系着秩序,虽然强行要来了很多的特权,迫使其他各大教会后退一步,但秩序神教的路线和当年光明神教完全不一样。

这也就使得其他教会没有联合起来非要针对秩序神教的根本动力。

四道光柱,相继向远处飞逝。

他们来了,

然后,

他们又走了。

“狄斯,随我们回秩序神教,接受长老之位,成就你的无上,同时,秩序的光辉,会撒照你的家族。”盖勒向狄斯开口道。

狄斯没有回应,身形再度落下,双脚,踩在了墓园泥泞的土地上。

墓园内,是阿尔弗雷德、老霍芬以及一条狗。

因为先前狄斯用结界隔绝的关系,所以结界内刚刚发生的事情,外界并无法感知到。

而那位邪神本就无法被看见,此时的他更是已经被封印在了一条狗体内,相当于又加了一道阻隔,自然更加无法可见。

“狄斯,藐视秩序神殿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清楚。”

西蒂的身影出现在了狄斯身前,拦住了狄斯。

狄斯没有理会这位高高在上的神殿长老,他双眸之中的金色在此时完全褪去,身上的气息也以极快的速度滑落,到最后,只保留到一位基本的秩序神教审判官水平。

也就是说,

现在西蒂可以一根手指就轻易地碾死面前的狄斯,但她的脸部,只剩下僵硬。

狄斯从她身前绕开,走过去,她也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虽然她的脾气在进入神殿当长老前就是出了名的暴躁,进了神殿成为长老后也没有丝毫收敛,但她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

秩序神教,需要狄斯。

除非狄斯真的表达出了清晰的决裂姿态,否则,她就算嘴上喊得再大声,也依旧不忍……不,是不舍得将这位新晋的长老就这样抹除。

这是秩序神殿的损失,更是秩序的损失。

她生气的是,狄斯分明是洞悉了她的心态,所以才……肆无忌惮。

尤其是,狄斯虽然是个老人,但在她眼里,依旧是一个晚辈,她的真实年龄,其实很大,拉斯玛在他们眼里,更像是一个孩子。

不尊重秩序神教,也不尊老!

西蒂眼里充斥着一股怒火,转身,看向狄斯的背影:

“神殿不会一直选择纵容你,秩序的规则上,不会允许存有尘埃。”

狄斯头也不回,

只是抬起手,挥了挥:

“还有两天。”

似乎意识到零点已经过了,

狄斯又自我纠正道:

“还有一天。”

盖勒开口道:

“这是你给的日子,也是我们的最后期限,我们可以继续等,等到礼拜天那一天。”

狄斯回了一声:

“是下午。”

因为上午,他需要带着教堂里的信徒们做礼拜。

三道光柱拔向空中,消失不见。

“西蒂,你看到了么,他不是在破境,他其实早就熟悉这个领域了,他只是故意将一只脚踏进来,他是近千年来,神教里最优秀的一位天才。”

“你不用每次都提起这个,我们自己有眼睛可以看,我们也不会认为当年他当着你的面说出那种大不敬的话时你没有选择惩戒他是你的目光深远。

因为他越是天才,就意味着当他选择当麻烦时,神殿的麻烦会有多大。”

“我倒是开始期待那天到来的谈判了,或许,他的选择会和占卜里的不一样。如果他执意要选择叛教,先前就应该与那四个一同呼应才对。

或许他今夜,只是想把那些在四周阴暗处窥觑的家伙给赶走,让他们绝了趁机占便宜的心思。

他可能,

是真的想要来一场谈判。”

……

卡伦做了一个梦;

他一开始很冷,冷得刺骨,冷得灵魂似乎都结了冰,但很快,两道暖流就靠了过来,不仅驱散了他的寒意,还带来了温暖与和煦。

他睡着了,应该是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在一开始进入时,他就清晰的知道是一个梦。

在这个梦里,他躺在草地上,面前,是阳光明媚蓝天白云,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而在他身体两侧,分别躺着一男一女。

男的,很英俊。

卡伦觉得他和狄斯有些像,也和自己有些像。

然后,卡伦笑了;

因为他猜出对方是谁了,所以“和自己有些像”,实在是有些可笑了。

男人似乎是察觉到卡伦的笑容,侧过脸来,看着卡伦,他也笑了。

他的眼眸很清澈,给人一种仁厚的朴实感。

茵默莱斯家的男人,长得都好看。

卡伦又侧过脸,看向另一侧躺在那里的女人,女人已经手撑着侧脸,在看着他了。

她很漂亮,是那种大大方方的漂亮,尤其是她的金发,和自己好像。

这是梦,

这应该是梦吧。

卡伦叹了一口气,

道:

“我很想努力,但我真的喊不出‘爸爸’和‘妈妈’的称呼。

我也很抱歉,我占用了你们儿子的身体,也占用了他的名字,他的身份,嗯,也占用了他的家人。”

面对梅森、玛丽、温妮这些长辈时,卡伦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正常的交流与接触就是了。

但在面对这两位时,

卡伦心里无法抑制那股愧疚。

因为自己的这具身体,是他们的儿子。

“你不用喊我父亲。”男人说道,“我也没有把你当作我的儿子。”

女人开口道:“我曾尝试过,但我失败了,你不是我的儿子。”

卡伦双手枕在后脑位置,

尽可能地调节到一个让自己躺的更舒服的姿势,

道:

“嗯。”

其实,三个人的姿势,都很随意,也都很舒服。

男人开口道:“在我眼里,你和梅森和温妮很像,就像是我的另一个弟弟。”

女人开口道:“我虽然没办法把你当作我的儿子,但能看到自己的‘儿子’能够继续活下来,我心里其实很欣慰。”

卡伦脑海中开始分析他们话语中的深意,揣摩他们内心的想法。

虽然,这个梦,可能就是内心世界的投影,但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也是在此时,他唯一能做的事。

因为他不可能爬起来,牵着“父亲”的手,再牵着“母亲”的手,学着真正儿子的模样喊道:

“爸爸,妈妈,我们来像小时候那样一起放风筝好不好?”

男人姓茵默莱斯,所以他把自己当作了家人。

女人虽然会跟夫姓,但她对茵默莱斯家的感情肯定不如她的丈夫,她的心态像是捐献孩子器官的家长,可能也会有着一种离开自己的孩子他们依旧在这个世上“发着光”的慰藉感。

只不过,对于女人而言,她把自己的儿子是从头到脚都捐出去了,然后,那位被捐献者以一种全须全尾继承了她儿子器官的形象,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三个人,都不说话了,就在这里躺着。

吹着风,

晒着太阳,

听着远处溪水流淌的声音。

一直到,

风开始逐渐停了,太阳开始逐渐暗了,流水也开始逐渐缓了。

卡伦开口道:

“我能为你们二位做什么呢?”

这是真心地发问,不带丝毫地做作与客套,于情于理,卡伦都欠他们的。

男人回答道:“你好好地活着就好。”

女人则补充道:“尽量,活得开心一点。”

话音落下,

梦开始破裂,

卡伦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狄斯书房的椅子上睡了一觉,眼前的烛台,早已熄灭。

他先下意识地伸手放在自己胸口位置,那里有一道伤疤,曾经的伤口早已愈合,伸手触摸之后发现并未有什么黑洞存在。

随即,卡伦站起身,身体各个关节都有些酸痛,同时喉咙发干很是口渴。

他先拿起书桌旁的热水瓶,发现里面是空的,再打开狄斯的茶杯,里面只有茶渣。

卡伦只能推开书房门,走了出来。

普洱蹲在窗台上,卡伦出来时,它也不为所动,因为它的目光,一直落在院门处。

狄斯牵着那条蠢金毛,回来了。

“呼……狄斯安全回来了。”

普洱长舒一口气,心里悬着的那颗石头……刚落到一半又猛地提到了猫嗓子眼儿处。

它马上站起身,

将脑袋向下,

猫眸死死地盯着狄斯牵回来的那条金毛。

卡伦看见窗台上普洱身体瞬间紧绷,连它身上的毛似乎也都立了起来。

“那条蠢狗……怎么回事!”

“你怎么了?”

卡伦习惯性伸手摸普洱的脑袋。

正处于情绪激动状态下的普洱直接撩起爪子,扫了下去。

“嘶……”

卡伦手背被抓出了三道猫爪血印。

“哦,天呐,天呐!”

普洱尖叫起来:

“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亲爱的卡伦,卡伦,我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有些走神。”

普洱马上凑上前,伸出自己的舌头帮卡伦舔着手背上的伤口,同时还故意轻摆自己的尾巴,在卡伦手臂上来回轻柔地拍着。

“不疼,不疼,舔舔就不疼了哦,我可怜的小卡伦,猫猫爱你。”

卡伦倒是没有因为手背被普洱抓出几个小血痕生气,反而对普洱此时的殷勤有些疑惑: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亲爱的小卡伦。”

“你今天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了,我不一直都是这样的么,放心,以后你就习惯了,我是一只拥有百年贵族修养的温和猫咪,以后你会发现我更多的温柔,相信我。”

卡伦收回了手,道:“我去下楼倒杯水喝。”

“不用不用,我去把伦特抓醒,让他出来给你倒水。”

就在这时,

狄斯走上了楼,卡伦看见爷爷手里牵着那条金毛。

“爷爷,您大早上的就去遛狗了?”

“嗯。”狄斯应了一声,走到卡伦面前,将牵引绳递给卡伦,“接着。”

卡伦伸手,接过了牵引绳。

金毛马上贴了过来,用脑袋轻蹭着卡伦的裤腿。

旁边的普洱,猫脸凝重。

狄斯指了指这条金毛,

道:

“这条金毛你也带去维恩吧,虽然用处不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