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邪神大人,安排!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542字
  • 2021-11-30 16:02:43

茵默莱斯家,

三楼,

书房。

卡伦一直盯着蜡烛在看,蓝色的烛焰不时摇曳,可明明书房的门窗都关着,根本就没有风可以透进来。

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则一直存在,一开始是在书房某两个角落位置;

是的,两道目光!

卡伦可以笃定,就是两道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

起初,它们是好奇地打量;

随后,它们开始认真地观察;

随即,它们开始陷入某种思索;

现在,它们的目光正在逐步随和。

那种一开始时的压迫感与紧张氛围正在逐步的消退,如坐针毡的感觉也已经不见;

卡伦的坐姿也从一开始的笔挺,转而开始追求舒适。

他的后背,靠在椅子上,双手,也搭在了扶手上,目光倒是没脱离烛焰,但双腿,已很自然地翘起叠放。

眼前的烛焰像是一幅画,卡伦正用一种欣赏的方式看着它不断的“起舞”;

同时他自己也清楚,看画的自己,也是别人眼中的一幅画。

很难用具体的言语来形容这种氛围,

不冰冷,也不森寒;

恰到好处的含蓄,略显迟疑的矜持;

或许这会让你有些许的无所适从,但实则又能给你带来某种心安与静好。

蜡烛,

已燃烧了一半。

你不会觉得它燃得太慢,因为你并没有度日如年;

你也不会希望它燃得再慢一些,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烛火燃烧,没有那黑的、白的或者黄的烟,但却有另一种东西正伴随着燃烧实质的升腾,那叫随遇而安。

……

橡木墓园。

阿尔弗雷德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可能地去尝试恢复自己的表情管理。

其实,

如果用理性来分析他先前的反应,

就比如在狄斯问出:你很失望?

在这个节点上,理性分析出的最佳反应也是唯一反应就是:赞美卡伦!

因为除了这个反应,你其余的反应所招致的结果就是,被狄斯当场抹杀。

当你不再对自己孙子“忠诚”时,那你也就失去了在狄斯眼里的存在必要。

甚至,为了避免你因为“被骗”产生羞耻感后再衍生出“恨意”,最简单干脆的方式就是把你在这里直接解决。

为了家人,

狄斯可以做任何的事,

秩序的名义只是他手里的一块抹布,拿来为家里擦拭餐桌。

好在,

阿尔弗雷德本就是一个极为理性的人,而极端理性,往往又和偏执只有一张纸的距离。

当这把火点起来之后,

已经不用别人去添柴,阿尔弗雷德自己能发挥绝对强大的主观能动性,是一个会自己去捡木柴回来劈木柴给自己烧的成熟火堆。

他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在未来,只会更加正确;

这已经从“投机”,升华到了“崇拜”,再从崇拜,凝聚出了“信仰”。

所以,

在得到阿尔弗雷德的回应后,狄斯就不再看他了。

“原理神教没把我的尸体收走,你照看的?”霍芬先生问狄斯。

“你的尸体,价值不大。”狄斯很直白地回答道,“你这种学术派的存在,只有在活着的时候才有价值。不过,的确,我做了些布置,否则你现在的尸体应该也不会在这里了,在我们眼里没价值,但在教会眼里,至少可以算是一个添头,聊胜于无。”

“所以我才说啊,真有趣。”霍芬先生从墓地里爬出来后,整个人比以前活着的时候要明显跳脱许多,“知道自己得了重症没多久日子可以活的时候,可以陪着你去举行超规格神降仪式疯狂一把;这死了后,还能再重新爬出来,去完成封印邪神的仪式。

狄斯,

你真的是让我死了都精彩。”

霍芬先生激动得开始举起双臂开始舞动,只不过他的脸皮实在是垮得太厉害,夜雨背景下呈现出的,是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惊悚。

但他自己却乐在其中,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他早就放下了该放下的了,他很纯粹。

狄斯就站在那里,看着这位曾经恪守教条严谨一辈子的老友,在此时“放浪形骸”。

完成了情绪管理且内心恢复了些许平静的阿尔弗雷德在看见这一幕后,

右手握拳,放在了嘴边,左手轻甩:

“三,二,一,开始!”

带有节奏的旋律从阿尔弗雷德口中发出,这个旋律一开始就适应着霍芬先生此时的摇摆节奏,可以说完全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而且,阿尔弗雷德在“声音”方面,一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他的B-Box,更具备韵律以及金属质感,就像是真的把一台大音响收音机放在这里正播放着音乐。

“哟,哟,哟!”

霍芬先生伸出一只手指着阿尔弗雷德,他对这头异魔很是满意,甚至不惜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夸赞他的懂事。

要知道,之前的霍芬先生临死前可是都在喊着让狄斯杀了他的孙子,可现在,他却能和一头异魔打成一片,毫无隔阂。

雨一直在,气氛很是融洽。

阿尔弗雷德的节奏,霍芬先生的舞动,配合着大雨的滂沱,形成了一个极具质感的画面。

可惜的是,唯一的观众只有狄斯;

庆幸的是,狄斯是在见证的观众。

一直到最后,

霍芬先生忽然喊道:

“狄斯,跳了这么久,我怎么不觉得累啊。”

狄斯很平静地回答道:“你现在只有跳到身体散架,却绝不会跳到累。”

“嗯?”霍芬先生马上招手,示意阿尔弗雷德暂停“音乐”,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双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抱歉,抱歉,第一次死没经验。”

狄斯唤醒自己,是为了让自己帮忙封印邪神的。

如果自己就在这里把身体跳散落了一地,那真的是很难为情的一件事。

霍芬先生直接坐了下来,也不顾地上的泥泞,反正他从地下爬出来时就已经脏了:

“狄斯,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具体怎么做,你来安排,你知道我擅长什么的,不是么?”

狄斯点了点头,也坐了下来。

阿尔弗雷德也跟着坐了下来,我居然……能这么近距离地听到封印邪神的计划?

如果说上壁画,是一种对未来美好愿景的话,那么眼下,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上壁画”后必然会带来的实际感受。

能够商议一尊邪神的结局。

天呐,那只有壁画上的人物才能组出这样子的局吧!

“我刚才说过,它的存在状态很奇妙,这是因为神降仪式,它只完成了一半的缘故。

如果它已经进入了‘卡伦’的肉身,或者它拥有了自己打造过且契合度很高的肉身,那么它的存在状态就会因此发生改变。”

霍芬先生道:“就如同雾化作了水珠,就可以方便用容器来盛放了。”

阿尔弗雷德点头。

“我尝试释放灵魂之火,却无法消灭它,反而为了托举灵魂之火,让我自己的双臂被烧伤了。

所以,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让它自己从现在的状态下,脱离出来。”

霍芬先生本想伸手摸下巴,但下巴上的老皮早就趿拉下来,所以他一边摸着吊下来的老皮一边道:

“钓鱼,得用鱼饵。”

阿尔弗雷德点头。

“鱼饵我已经准备好了。”狄斯说道,“因为它已经没办法去改造第二具身体了,它已经没这个能力了,我不清楚它是否会有存在时间限制,也不确定它是否会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走向消亡,类似于那些脱离了依托物的灵魂体那样。

但它既然明知道我在卡伦身边,还敢继续环伺着,这意味着,它只能选择卡伦这具身体。

因为,它是能看出我的真实境界的。”

就算是邪神,在看出自己的真实境界后,也会退去。

“用卡伦当鱼饵么。”霍芬先生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可它知道渔夫正拿着鱼竿,敢上钩么?”

阿尔弗雷德点头。

“所以,渔夫需要离开鱼竿。”狄斯说道。

“得有个很恰当的理由。”霍芬先生提醒道,“这个理由必须足够让那位邪神信服,认为你是不得不离开。”

说到这里,

霍芬先生伸手拉了拉自己的眼皮,

然后对坐在那里一直点头的阿尔弗雷德道:

“喂,你过来帮我把眼皮往上拉着,我眼皮趿拉下来了。”

“好的。”

阿尔弗雷德马上起身,蹲到霍芬先生身后,伸出双指,帮霍芬先生把眼皮往上拉,让他可以保持着“睁眼”状态。

反正他现在就算不眨眼也不会感到痛苦,至于是否会伤害到眼球危害到视力……都只剩下不到三天“存在”时间了,还在乎会不会近视亦或者老花眼?

“嗯,很好,再向斜侧拉出点弧度。”

“好的,是这样么?”

“嗯,嗯,不错,可以。”

霍芬先生用邪魅的丹凤眼看着狄斯,

继续道:

“所以,你其实已经准备好这个理由了,是么?”

“是的。”狄斯回答道,“拉斯玛已经出来见过我一次了。”

“哦,天呐,这真不容易,因为这对于他来说,得鼓起天大的勇气。

但是,一个拉斯玛,可不够。”

“还有三名秩序神殿的长老,他们的意识投影也已经来到了罗佳市。”

“呼……三名秩序神殿的长老,我的天,这排场。那应该还有其他秩序神殿的神职人员吧,虽然他们只是来凑数的,但那个场面,肯定是很夸张。”

“现在给我往返大区管理处送那种没有意义公文信件的邮差,是秩序之鞭的小队长。”

“呵呵,哈哈哈。”霍芬先生忍不住大笑起来,“那现在,肯定有大批秩序神教的各级别神职人员,已经从其他各国赶赴到了这里,可能现在还没进入罗佳市,但只要时候一到,他们马上就会进来。

另外,这么大的排场调动,其他正统大教会肯定也会关注,也不可能完全避开他们的耳目。

所以,

我甚至可以大胆猜测,

可能会有一位或者两位,其他大教会核心深处的长老意识投影,也已经来到了罗佳市外围,只不过现在正隐藏了起来。”

狄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道:

“肯定有。”

“嗯?”

“因为一旦我跨出那一步,境界完全放开,因为我是秩序神教信徒的原因,也因为我是走秩序之神信仰路线的原因,我将自动凝聚出一部分属于秩序之神的神格,虽然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甚至只能说是一块神格碎片,但已经足以让其他正统大教会坐不住了。

因为要是拿到我这块神格,他们甚至可以在自己教会里,发展出一条属于秩序的新体系。”

“以前,他们是没这个机会的。”霍芬笑道,“因为首先,能走到那一步的,都很强大,很难被杀死,更无法谈及抢夺了。而且每一个这个级别的存在,在很早之前,就必然会是其所在教会的真正核心人员,会被重点培养与保护。

在走出那一步前,可能提前十年二十年,就已经在教会深处选择闭关了。

就你不一样,

狄斯,

就你瞒过了很多人,让你得以在罗佳市的审判处里,一直待着。

就算是拉斯玛那种人,知道你不是表面上的实力,知道你有隐藏,但他们绝对不敢相信,你已经走到了那一步。

一个即将凝聚出神格碎片的长老级人物,

竟然一直孤悬在秩序神教核心体系之外这么多年,

而且,

还和秩序神殿产生了对立。

天呐,

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他们坐不住的,他们不可能坐得住的,因为多一条信仰体系,相当于给自己的教会多了一条可以继续延续下去的命!

所以……”

霍芬先生忽然压低了声音,脸向前凑了凑,问道:

“所以,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因为狄斯的存在,以及他现在的特殊性,秩序神教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封锁这一消息。

这是内部的分裂,是顶尖层次上的分裂。

狄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是我,放出去的消息。”

“哈哈哈哈…………”霍芬先生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

他下巴脱臼了。

“唔……唔……”

阿尔弗雷德伸手,托起霍芬先生的下巴。

狄斯伸手,轻轻一拍,“咔嚓”一声,下巴又嵌回去了。

“狄斯,我现在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积木人。”

“也不用习惯,反正几天后你就没了。”狄斯安慰道。

霍芬先生点点头:“你的安慰,总是那么的令人暖心。”

随即,

霍芬先生微微侧着头,让自己的脸贴着肩膀防止下巴第二次脱臼,继续道:

“秩序神教现在肯定无比煎熬,他们对你出手,就算你束手就擒,甚至就算你自尽,都是秩序神教的一笔巨大损失。

但你不可能束手就擒,这不是你的风格,狄斯。

所以,一旦你选择撕破脸完全对立,他们为了解决你,还得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成本就更高了。

但如果不解决你,任凭一个凝聚出神格碎片的长老级叛教者在外面,无论是自建宗教还是加入其他宗教亦或者是被其他宗教真的围捕死了,对秩序神教都是在根基上的沉重打击。

狄斯,你真的是秩序之神的虔诚信徒。”

“我到现在还是如此坚定地认为。”狄斯说道,“当我骂出秩序之神是妓女养大的话后,秩序之神的神格碎片,依旧会在我这里形成。

这就是来自秩序之神亲自认定的,他最忠诚的信徒,呵呵。”

“哈哈哈哈哈。”霍芬先生再度大笑起来,阿尔弗雷德马上提前托住他下巴。

“这个契机,足够了。狄斯,我相信那尊邪神,也是在等待着这个时机,邪神的智慧,毋庸置疑。它就是在等,等你无法控制住境界最终凝聚出神格碎片时,不得不踏入那场混乱的漩涡。

到时候你无暇他顾,卡伦就没了你的保护。

它就可以尝试夺回那具它改善好的身体了。

哦,

我现在居然有些同情那位邪神,它真是太可怜了,自己打造好的屋子,却被别人住进去了,结果自己还得在外面风餐露宿,不停用幽怨的眼神盯着那栋屋子。”

“所以,前几个月卡伦向我提出过,他想上学,想去国外的大学深造,我拒绝了。”

“我不放心你出远门。”

“可是爷爷……我已经长大了,按照罗佳市的风俗,我已经满十五岁成年了。”

“在我的眼里,你依旧只是个孩子,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我死了。”

因为那位邪神清楚地知道,只要你还在罗佳市,它就没办法对你下手,因为我会即刻出现在你身边。

“你倒是为这个孙子操碎了心。”霍芬先生说道,“不过我能理解,我死前他喊了我一声爷爷,我当时真的开心坏了。

就算他是邪神又怎样,这么嘴甜的邪神,一个喊我爷爷的邪神,我就把他当孙子又如何?

说出去,多有面子啊,这一场人生,值得!”

“你下葬时他还喊过你爷爷。”

“嗯?真的么,唉,真是个好孩子。”

“你可以回头看看你墓碑下的铭文。”狄斯提醒道。

霍芬先生马上转过身,看向自己墓碑下方。

“每个人,都像是在生活中织网的蜘蛛。

或期盼或畏惧,但无论如何,都会在毫无预料的某一刻,与别人的网牵连在一起。

这牵连起来的网可以很大,大到会给你拥有一种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的错觉;

可它又能很小,小到有时候一阵风就能轻易地将你自以为是的大给瞬间吹散。”

霍芬先生深吸一口气,

骂道:

“我现在流不出眼泪,但这孩子,真的是太讨人喜欢了,他在哀悼我,他在挂念我,他把我当成了生命旅程之中的一位值得珍重和回眸的亲人。

该死,该死,该死!

狄斯,

我要把邪神封印下来,打包好,送给我那可人懂事的孙子!

哦,

天呐,

爷爷爱你,我的小卡伦。”

阿尔弗雷德在旁边内心感慨:

“这……就是邪神大人……呸,不,这就是伟大存在的伟大魅力么!

我和霍芬先生一样啊,都被伟大存在的伟大魅力所深深吸引了,愿意为他献上一切!”

“狄斯,来,我们继续,鱼饵准备好了,它也会上钩的,必然会上钩,那,容器呢?

我们要把那位邪神大人封印进哪里?

要方便携带,还要容易掩人耳目,却又能随时发挥出效果,可不能给它封印到地窖里去,那还有什么意义?”

狄斯伸手,一条牵引绳飞入他手中,他轻轻往前一拉。

那条金毛,

被拉到了三人面前,

狄斯淡淡地道:

“就让邪神大人……当狗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