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邪神 礼物?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6026字
  • 2021-11-28 17:03:26

走入客厅,

收伞,

扣上,

然后抓着伞把向斜后方连甩三下:

“唰!”

“唰!”

“唰!”

爷孙俩动作,整齐划一。

狄斯走上楼梯,后面的卡伦嘴唇动了一下,没说话,看着狄斯上了楼。

“喵……”

普洱的声音从客厅沙发上传来。

卡伦走过去。坐下,极为熟稔地将普洱抱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问你个事。”

“问呗。”

“阿尔弗雷德说过,他曾和狄斯打过一架,但打成了平手,当然,他说是狄斯只用了审判官以下的术法。”

“哦,这很正常啊,这说明狄斯一开始就没打算玩死那只收音机妖精。”

“所以,有没有可能,狄斯为了和阿尔弗雷德玩,故意压制实力的前提下,还把自己给弄伤了?比如,手臂上伤得很厉害。”

普洱瞪大了眼,看着卡伦。

“怎么了?”

“卡伦,你会因为和一只蚂蚁玩耍时,不小心被蚂蚁的钳子给你手臂上划开一个大口子么?

亦或者,

就算是那只蚂蚁真的给你胳膊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你还会很大度地让那只蚂蚁而不是一脚上去直接给他踩死?”

“我明白了。”

“你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狄斯和那只收音机妖精打,应该还得小心翼翼控制着力道吧,喵喵喵,生怕一不小心给他捏碎了。”

卡伦身子后仰,靠在了沙发上。

所以,那天从霍芬先生所在的医院坐灵车回来时,自己帮狄斯所处理的伤口那胳膊上一片片烧焦的皮,并不是阿尔弗雷德造成的?

之前,卡伦一直以为狄斯那次的受伤,与阿尔弗雷德有关。

之所以现在会觉得不对劲,就是因为今天既然意识到了那天家门口狄斯的杀意不是对自己发出的,那么,其他先前的一些既定认知,是否也不是真的?

就比如伴随着对狄斯的不断了解,以及阿尔弗雷德对狄斯不断改变的态度,尤其是那晚去莫尔夫先生他们家拜访之后,阿尔弗雷德对狄斯完全变成了谦卑姿态。

越是相处认知得久了,就越是能够感知到狄斯的强大。

所以……

卡伦脑海中浮现出那天自己和米娜在三楼窗台边站着,狄斯进了卧室换了衣服提着手提箱出了门。

那次,狄斯不是去的明克街128找莫莉女士和阿尔弗雷德的。

那狄斯到底去找谁的,和谁打了一架,又到底是谁,有那个能力把狄斯给弄伤?

“卡伦,你上来一下。”玛丽婶婶站在二楼位置对卡伦招手。

“好的,婶婶。”

卡伦走上二楼,然后婶婶又继续往上走,上了三楼。

一般来说,家里人谈事情,都是在二楼餐厅位置,很少去三楼,因为三楼有狄斯的书房和卧室。

平日里就算是最好动一些的伦特,在三楼走路时都会刻意放轻一点。

“等着你上来呢。”梅森叔叔站在爷爷书房门口,书房门是开着的。

卡伦走了进去,狄斯坐在书桌后,端着茶杯,喝着茶。

温妮姑妈站在书桌侧边,手里拿着一叠文件,梅森叔叔和玛丽婶婶则站在卡伦身旁。

“你过来看一下,这是你叔叔他们的安排。”狄斯对卡伦说道。

“好的。”

卡伦走了过去,梅森叔叔双手放在卡伦肩膀两侧:“来,坐下慢慢看。”

“哦,好。”

卡伦坐了下来,首先,放在他面前的是一张存折单,上面的数字是10万雷尔。

雷尔是维恩的货币,不仅在维恩本国和维恩下的殖民地流通,在不少其他国家的人民眼里,地位比本国货币还要高。

雷尔与卢币兑换比例,大概是100雷尔可以兑换成150卢币,因为瑞蓝有点像是维恩的附属国,财政上几乎和维恩完全绑定,虽然因此丧失了大部分货币自主权,但卢币和雷尔在瑞蓝,官方兑换和民间黑市兑换的差距幅度很微小。

也因此,这张维恩国家银行的存折上,已经有相当于15万卢币的存款。

“这是协议合同。”温妮姑妈将下面的文件拖出来给卡伦看,“我们以茵默莱斯丧仪社的名义,向银行进行了贷款申请,手续已经办理好了。

接下来,等你到维恩,选好了自己想要的房子后,可以联系当地的维恩国家银行的人员把贷款办理下来。

贷款额度最大可以达到300万卢币,也就是说,你在那里看房子时,房价和各种手续费算下来,最好不要超过200万雷尔。”

玛丽婶婶也道:“嗯,这存折里的10万雷尔,是你放在身上备用的钱,你不要算在房子里,更不要添进去,这是给你预备应急用的。

贷款的话,由我们这里来负责还,还有每个月你在家里的股份分红,会每个月都打在这张卡上。

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你买的那个房子户主还是茵默莱斯丧仪社,得等我们把房贷结清之后,才能改成卡伦你的名字。”

卡伦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是叔叔婶婶们在商量着给自己在维恩买房子。

其实卡伦清楚,家里因为前不久收购火葬社以及购买新灵车等几个大开销,公帐上肯定是没什么钱的,叔叔婶婶和姑妈自己的钱也投了不少进公帐中。

所以,这300万卢币的贷款,肯定是用丧仪社……甚至可能就是用自己脚下的这栋茵默莱斯家别墅抵押贷款来的。

“谢谢叔叔婶婶,也谢谢姑妈,但我觉得我不……”

“就当是以家里的名义去维恩置业了,空着也是空着,你就先住着。”梅森叔叔说道。

狄斯在此时也放下了茶杯,

应了一声:

“嗯,就这样吧。”

爷爷都发话了,卡伦也就不再继续矫情推辞了,正准备起身向长辈们道谢,却被梅森叔叔再次按住肩膀:

“一家人,不要见外。”

玛丽婶婶也笑道:“米娜和克丽丝学习成绩都很好,以后大概也会考去维恩的大学,到时候她们也能住那里,有自家的房子总好过去租房子来得方便。”

“好了,存折和合同文件你收好。”温妮姑妈将这些放在一个皮包里,递给了卡伦。

“好的,我知道了。”

“既然事情谈好了,你们就先下去休息吧,我和卡伦还有些话说。”狄斯说道。

叔叔婶婶和姑妈都离开了书房,带上了门。

“我一点都不担心你的适应能力。”

“请爷爷放心,无论在哪里,我都会让自己过得阳光。”卡伦说道。

“很好。”狄斯笑了笑,“本来我能说的话就不多,你一个‘阳光’,把我准备好的那些嘱咐,也都说完了。”

“爷爷您可以说,我爱听。”

“不说了。”

“爷爷,有件事……”

狄斯抬起头,看了卡伦一眼,问道:

“怎么了?”

“爷爷,那天从霍芬先生所在的医院坐灵车回来,在家门口时,我们的后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依旧是茵默莱斯家传统,疑惑坚决不过夜。

狄斯目光微微一凝,看着卡伦。

“是秩序神教的人么?秩序神殿派来的人?”卡伦猜测道。

狄斯摇了摇头,道:“不是他们。”

“那是……”

“我并不想隐瞒你,但这件事,我认为你知道了一点用都没有,不知道反而更好,所以这次是个例外,我不打算告诉你。

虽然它有些麻烦,但我能处理好,这是我的承诺。”

“麻烦?”卡伦手指在皮包上摩挲了几下,尝试继续问道,“比秩序神教还麻烦么?”

“其实,秩序神教包括秩序神殿,并不是麻烦。”狄斯说道,“相较而言,其实你爷爷我,才算是他们现在很头疼的麻烦。”

“那这个它呢?”

“我依旧不打算告诉你,但它的麻烦,会终止。”

“在……两天后?”

“是的,两天后,所有麻烦都会被终止,一切都将被理顺。你去维恩时,可以和尤妮丝小姐一起站在游轮商务舱的甲板上,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欣赏着大海的景色。

我不会让我的孙子,以类似逃难的方式在仓惶的状态下去出发一场旅行的。”

“真的……不能告诉我么,爷爷?”

“你第三次问了,这也是我的第三次回答,我不打算告诉你。”

“好的,爷爷。”

卡伦拿着皮包站起身,准备回卧室。

狄斯开口道:“坐下。”

“嗯?”

卡伦重新坐好。

狄斯从书桌下面拿出一根蜡烛,烛台是一个黑色正方体物块,狄斯用火柴划出火苗,点燃了这根蜡烛,烛焰是正常的橘黄色。

“你就坐在这里,看着它,等它烧完后,你再出去。”

“好的,爷爷。”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既然是狄斯的要求,那就照做。

狄斯站起身,走出了书房。

“啪。”

门被关上的瞬间,卡伦看见面前的橘黄色烛火,变成了蓝色。

书房里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有些压抑。

渐渐的,

卡伦感知到,似乎有两双眼睛,正不知从这间书房的哪个角落,正注视且打量着自己。

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卡伦把后背挺得更直一些,没有选择四处张望,而是继续认真地盯着面前的蓝色烛火。

……

狄斯走出书房后,径直下楼梯来到了一楼,角落里,一只大金毛正在睡觉。

听见下楼的脚步声,金毛睁开了眼,看了一眼,又闭合了回去。

狄斯走到金毛面前,拿起它的牵引绳,金毛爬起身,甩了两下身子,似乎有些疑惑和不解,但它本能地不敢反抗狄斯,被狄斯拉着走出了客厅,也走出了院子。

雨还在下;

但门口站着一位身穿着酒红色西装的精致男子,当狄斯走出来时,他将伞撑了过去。

伞故意拿的不是很大,只能说很合适,因为它可以完全遮住狄斯,却必然会湿自己半边肩膀。

门口,则停着一辆限量款桑特兰。

护送狄斯来到院门外,阿尔弗雷德打开车门,等狄斯进去后,他收起伞,再坐进驾驶室。

“东区的橡木墓园。”

“好的,老爷。”

阿尔弗雷德发动了车子。

没多久,

橡木墓园到了。

这座墓园和茵默莱斯家有合作协议,基本上茵默莱斯家经手的客人要是选择土葬的话,都会被安置到这里。

墓园门口,阿尔弗雷德先下车,撑起伞,再帮狄斯开门。

狄斯下车后,阿尔弗雷德将伞递给狄斯。

“一起进去吧。”狄斯说道。

“合适么,老爷?”

“过几天,我需要你可以把今晚看到和听到的事告诉他。”

“好的,老爷。”

“让你瞒着他今晚开车过来,已经让你很难做了,而我,作为他的爷爷,你瞒着他做事,其实我也不会很开心,哪怕是在为我做事。

不过,就说是我的意思,他能理解的,只要你之后下不为例,就不会影响到你日后上壁画。”

“……”阿尔弗雷德。

我想上壁画的这件事,真的那么明显么?

狄斯向墓园内走去,阿尔弗雷德撑伞跟随。

最终,

狄斯在霍芬先生的墓碑前,停下脚步。

阿尔弗雷德有些疑惑地扫了一眼墓碑,这下雨的深夜,老爷是想念已过世的老友了?

狄斯向后挥了挥手,

阿尔弗雷德会意,撑着伞往后退了几步。

而失去雨伞庇护的狄斯,雨水并未落在他身上,而是绕开了他。

这时,

一条条黑色的纹路自狄斯脚下扩张出去,然后,又集体没入了霍芬先生的墓碑之下。

“以秩序之命——许你苏醒!”

后面站着的阿尔弗雷德看到这一幕,倒是不觉得有丝毫惊奇,只是觉得有些有趣。

别人家想念离世的朋友时,只能睹物思人,但自家老爷,却能把朋友喊起来。

墓碑下的泥土里,传来一阵破碎的声音,随即土层开始松动,而后凸起,凸起到一定程度后,开始破裂,所以在雨水的冲刷下滑落。

霍芬先生的脑袋,已经露在了地面之上,他先看了看四周,尤其是留意了一下自己脸上到处都是污泥,不由很是埋怨道:

“狄斯,你就不能在晴天的晚上喊醒我?”

阿尔弗雷德丢下雨伞,主动上前,将霍芬先生给从土里刨了出来。

霍芬先生开始活络自己的身体:

“死了后,这身体真的是没办法自然动作了呢,好僵硬,也好生疏。”

说着,

霍芬先生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天呐,玛丽到底给我脸上涂了多少层蜡,雨水和污泥都冲不掉!”

霍芬先生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梅森那小子不错,这衣服应该挺贵的,我活着的时候都不怎么舍得买过来穿。”

霍芬先生踉跄了两步,走到阿尔弗雷德身前,背对着阿尔弗雷德,道:

“喂,你帮我把脑袋上的订书机钉子取下来,我说我怎么感觉说话时嘴角都闭不上,原来玛丽给我后头做了订书机钉子固定。”

“好的。”阿尔弗雷德帮忙取下了钉子。

然后,霍芬先生的这张老脸,直接垮了下来:

“我有些后悔取下钉子了,原来紧绷的皮肤对于一个老年人而言,尤其是对于一个已经死去了的老年人而言,是那么的重要。”

霍芬先生扭了扭脖子,

“不过好像也无所谓了,因为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虽然觉得依旧是我,但实际上已经不是我了,只是一个保留了我的大部分记忆误以为还是我的我。”

终于,

结束了苏醒热身的霍芬先生,看向一直站在前面淋着雨却一点都没湿的狄斯:

“噢,狄斯,你真的是好意思的!”

霍芬先生靠近了狄斯,然后雨水也就打不到他身上了。

“我灵性意识没办法维持太长时间吧?”霍芬先生问道。

“嗯,你虽然是真理神教的信徒,但一直走学术路线,导致你体内留存的灵性本来就不是太多。”狄斯点了点头,“虽然有我的加持,但也就只能维持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你的记忆力就会开始衰退,也将逐步失去思维能力。

如果把你身体炼制一下施加阵法,倒是可以延缓这个时间,但终究是指缝中的沙。”

就像是前阵子家里停放过的那个被炼制过的女孩,她只是保留了极小部分的记忆残留。

“那太凄惨了,我不要,我觉得还是死得干净比较好一些,下次安葬时把我火化了吧。”

“好。”

“你知道么,狄斯,其实在我死时,我就大概猜到了我还会被你喊起来的,所以那天我在病房里死去时,一直很认真地想要把那种悲伤的氛围给营造出来,但一想到你可能之后还会喊我起床,我就很难入戏。

对了,

什么事?”

“帮我布置个阵法。”

“做什么的阵法?”

“封印。”

“封印谁?普通的封印阵法你不会么?”

“封印……邪神。”

“你终于要对卡伦动手了么!”霍芬先生跳了一下,然后道,“你怎么狠得下心下得了这个手?”

“你死前还一直喊着让我杀了他。”

“现在我死了啊,我死了后还需要关心和平么?人一死,就没道德负担了,轻松得很,再说了,他还喊过我爷爷!”

“不是封印卡伦。”

“不是封印卡伦,又是封印邪神,天呐,在我死后这世界上邪神已经泛滥成路边白菜了么?”

“只有一个邪神。”

“只有一个邪神?”

“卡伦是卡伦,邪神是邪神,只有一个邪神。”

听到这话,

霍芬先生当即瞪大了眼睛:

“你的意思是说,卡伦不是邪神,但那场我帮你举行的神降仪式,其实是真的把一尊邪神给接引下来了!!!”

“是的。”

“那你之前为什么没有告诉我!”霍芬先生喊道。

“因为当时卡伦还没选好,现在,他已经选好了他要走的路。

那尊邪神现在很虚弱,

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

他虽然改造好了‘卡伦’的身体,但最终没能成功进入;

然后,

我的孙子苏醒了,他被隔离在外了。

他几乎无法被察觉到,一个刚降临的邪神本来就擅长隐藏自己,一个刚降临却连身体都没有的邪神,自然就更难被发现。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几次在暗处盯着卡伦时流露出了不甘与敌意,可能连我都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我尝试想要去解决它,

它确实很弱,但它的存在形式很是特殊。

我用双手召唤出过灵魂之火,可它并非是一种纯粹的灵魂形态,虽然伤到了他,但却没办法抹去他。

所以,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一劳永逸地,安置掉它。”

“安置?”

霍芬先生抓住了关键词,因为狄斯说的,不是抹除。

狄斯点了点头,

目光,

落在了站在那里一脸震惊地阿尔弗雷德身上。

原来……原来……原来……伟大的存在,真的不是邪神!

但,但,但,

不对啊,

那个奇异的神奇语言,那个令他灵魂颤栗的圣歌,以及那诅咒的触发……

“你很失望?”

狄斯问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马上摇头,随即脸上露出了近乎扭曲到狰狞的兴奋神情:

“不,不,不!

老爷,

我一点都不失望!

我坚信,少爷是伟大的存在。

瞧,

正如您说的,

连邪神都没能争过少爷,这只能证明,少爷比邪神更强大!”

壁画,会分很多种。

普通神祇的壁画,伟大真神的壁画,虽然都叫壁画,但完全不一样!

要知道现在不少还有着传承的小教会,他们所供奉的神祇,其实就是光明神教当年神话叙事中剥离出来的一段,粗暴一点讲,类似于在光明神教壁画中站角落里的配角,在一些小宗教里,就是他们所供奉的真神!

天呐,天呐,天呐!

阿尔弗雷德真想现在就回到播音室,然后对着整个罗佳市正在收听自己这个频道的所有收音机用户放声歌唱!

“所以,狄斯,你安置的目的,是什么?”霍芬先生追问道。

狄斯回答道:

“既然他决定想走那条路,执意想去看看外面的风景,做家人的,就只能支持他了。

他的叔叔婶婶和姑妈,送了他一笔钱和一个房子。

我这个当爷爷的,也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出。

那就,

送他一个邪神傍身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