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邪神的能力!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222字
  • 2021-11-24 12:31:29

卡伦伸手扶住了担架车,曼迪拉也随之收回双手,重新躺了下去。

一定程度上,她确实很乖,很听话;

不,

是话都不用说,她就能听了。

第二具尸体被推了下来,卡伦掀开白布,是昨晚那名魔术师。

他们死了,卡伦知道;曼迪拉是早就死了的,魔术师是昨晚被溺死的。

可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茵默莱斯家的福利单?

要知道,在罗佳市,只有拥有本地居住证明确认是本地市民且无亲无靠的死者才能享受福利单的待遇。

这两位,显然是外地人。

梅森叔叔一边对着掌心哈着气一边走了过来,道:

“真是可怜的一对人啊,居然选择在大冬天跳河殉情。”

“殉情?”

“是啊,溺死后被冲上岸,就在郊区的一条河边,被发现时俩人身上还绑着绳子。”

“叔叔,我的意思是这就直接确定是殉情死的了?警察没其他说法?”

“警察在我们前头到的,在他们身上发现了一封殉情遗书,就直接做了确认是殉情自杀,再打电话让我们拉回来做福利单处理了。

发现他们尸体的是一位居住在附近的一个老商人,早上起来散步时看见的他们,他心善,不过可能也是怕给自己招惹晦气,主动提出愿意捐一笔钱让这两个人举办一个葬礼下葬,所以就走成福利单了。”

“原来是这样。”卡伦应付了一声。

应该是马戏团的人为了简单地处理掉这两具尸体才做的这种布置;

而警察为了省事,也没打算认真细查。

梅森推着曼迪拉,罗恩推着魔术师,两个人一起将这两位客人送向地下室。

卡伦则拿起一楼客厅的电话,准备打给阿尔弗雷德。

电话还没拨出去,阿尔弗雷德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少爷,昨晚我回去得晚了,所以早上起得晚了些。”

卡伦放下电话,问道:“咖啡、红茶还是冰水?”

“咖啡。”阿尔弗雷德有些受宠若惊。

卡伦点了点头:“我喝冰水。”

“额……好的,少爷。”

阿尔弗雷德走到二楼,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又给卡伦端下来一杯冰水,然后走到三楼,卡伦此时正坐在窗台边,就是普洱喜欢待的那个位置。

此时,普洱被卡伦放在膝盖上,它的毛发被早上的太阳晒得微微有些发烫,摸在手上很温暖,像是个暖手壶。

普洱则任凭卡伦撸着自己,因为卡伦说要给它准备一道新菜。

这只猫,在面对“鱼类大菜”时,几乎就没什么抵抗力,这种对生活格调的追求与享受,几乎是已经烙印在了她的灵魂之中。

“少爷,水。”

阿尔弗雷德将冰水放在卡伦面前;

普洱伸出爪子想要够那杯咖啡,被阿尔弗雷德躲开。

“昨晚你和狄斯去了那里,结果呢?”

“回少爷的话,他跑了。”

“跑了?”

“是的。”

“那么多人,直接就跑没了?”

“嗯?”阿尔弗雷德这才意识到自己和少爷说的不是一件事,马上问道,“狄斯老爷没有和少爷您说么?”

“爷爷很早就去了教堂,我还没来得及和他说话。”

其实是卡伦能一个电话把阿尔弗雷德喊到面前来问情况,

却不敢电话打到教堂去:

“喂,狄斯啊,你现在回来一下,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疯了吧!

“哦,怪不得。少爷,是这样子的,昨晚在马戏团帐篷外的一处查塞人的小帐篷里,我遇到了秩序神教里的一位强大存在。

当时是他故意用一种特殊的声音来告知我,他人就在这里,我就出去查看了。”

“就是你说你要出去有事的那次?”

“是的,少爷。”

“那个人,有多强大?”

“非常的强大。”

卡伦换了个方式,又问道:“需要多少个你才能够打得过他?”

阿尔弗雷德并不觉得用自己来当作实力计算单位有什么不合适,反而还觉得很是荣耀。

试想以后千年后信徒观摩壁画时,看见伟大存在镇压某个恶魔或者封杀某个真神时,旁边有着注释如下:

这尊恶魔十分强大可怕,堪比一万个阿尔弗雷德。

啊,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一件事啊。

再说了,那些科学家不也很喜欢用自己的名字来做代称么。

“少爷,我很难具体说出多少个我能打得过他,因为在我看来,那位应该是和狄斯老爷属于一个层面的存在。”

“那狄斯和他,哪个强大?”

“他很强大,是相对于我而言;而老爷的强大,似乎是相对所有人,不管你有多强,老爷总能比你强一点点。

昨晚他要求我将一颗眼珠子挖下来给他做挂件,见我不愿意就直接用秩序神教的术法囚禁了我;

还好我身上有老爷开具的身份证明,这才让对方收了手。

对方话语中也明确说过,他打不过老爷。”

“他跑了?”卡伦又问道。

“是的,他跑了,在我第二次回马戏团帐篷前,他就早就跑了,因为我中途还处理了一具尸体,他帮助那个查塞女人杀了她丈夫,罪名是对秩序神教不敬。

哦,对了,少爷,昨晚在观众席上,您对着舞台说了一个词组,就是我不懂的那个语言。”

“嗯?”

“属下想提醒您的是,以后在外面,不到万不得已时,还请少爷保持一定的克制,如果昨晚不是那位先行离开了,他很可能就会察觉到少爷您的异样,到时候少爷的真实身份可能就要被发现了。”

“我知道了。”

卡伦点了点头,并未解释昨晚他其实是纯粹的“有感而发”;

因为他代入进了曼迪拉的视角与感受之中,和她的情绪产生了共鸣,所以那一刻,他是带着一种对那位魔术师的憎恨才说出的“去死”这两个字。

魔术师被溺死下去后,卡伦也马上清醒过来,没有选择对这个马戏团进行进一步的探查,而是果断选择带着尤妮丝与孩子们回家。

“至于马戏团,我和狄斯老爷去时,发现马戏团也跑了。”

“跑了?”

“是的,除了他们雇佣的一些本地人还在那里收拾东西,团长和一帮马戏团骨干们直接就坐车离开了,走得很急。

我想,可能是那位女演员的忽然暴走失控,吓到了他们,为了保险起见,他们选择先行隐匿。

不出意外的话,那个马戏团里,也有异魔的存在。

属下接下来会去调查这件事,请少爷放心。”

“嗯。”

这时,普洱开口道:“你们聊完了么?”

没人说话。

普洱转过身子,从原本趴在卡伦膝盖上变成面朝上躺在卡伦膝盖上,对着卡伦招了招爪子:

“所以,邪神少爷大人,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去玩刮鱼鳞的游戏了?”

“还有一件事,我也需要问你。”卡伦对普洱说道。

“问呗。”普洱尾巴翘在自己的肚皮上做着遮挡,“都被你摸这么久了,沉没成本都这么大了,我还有的选择么?”

卡伦也看向阿尔弗雷德,道:

“因为一些巧合,昨晚的表演者曼迪拉以及那位被她溺死的魔术师,这两个人的尸体,现在就在我家地下室里躺着。”

普洱歪了歪脑袋:

“我的邪神少爷,您都已经说是因为一些巧合了,所以呢?”

“这次有些不一样。”

卡伦抱起普洱,向楼梯走去,阿尔弗雷德跟在后面。

来到一楼时,卡伦听到院子里玛丽婶婶正在和隔壁的马克太太吵架,声音很大。

这证明地下室现在是没人的,也是,福利单不用急着做,敷衍敷衍就好。

卡伦来到地下室的婶婶工作间,两具尸体现在被放在钢板床上,白布早就被拿掉了。

普洱看着曼迪拉脸上保留的那标准精致笑容,忍不住调侃道:

“这位小姐的笑容,真的是让猫不舒服。”

卡伦说道:“我可以让她坐起来。”

听到这话,

普洱与阿尔弗雷德一猫一人眼神对视,随即一同看向卡伦:

“少爷您确实能做得到。”

“对啊,早就知道了啊。”

卡伦虽然没经过净化,理论上来说是完全没入门,却具备着触发尸体体内灵性的能力,效果类似于秩序神教审判官的“苏醒”,或者说叫乞丐版的“苏醒”。

这也是普洱与阿尔弗雷德坚定认为卡伦是邪神的原因之一。

“不,这次不一样。”

卡伦走到曼迪拉面前,看着她的脸,脑海中开始浮现昨晚自己被囚禁在水箱中的画面。

随即,一股绝望与愤怒的情绪开始在他心头涌起,但似乎是经历的次数多了亦或者此时阿尔弗雷德与普洱都在自己身边,总之眩晕感没之前几次那么强烈了,卡伦能够凭借着自己就站稳身形。

冥冥之中,似乎某个桥梁,又搭上了。

“起来。”

卡伦开口道。

曼迪拉从钢板床上坐起。

“哇哦,好厉害。”普洱发出了礼貌性地惊呼。

“简直是神迹!”阿尔弗雷德就显得肉麻多了。

但接下来,

曼迪拉下了床,就站在众人面前;

然后,

她开始了原地起跳,跳着跳着,双臂开始侧举,做起了开合跳。

“喵……”普洱发现不对劲了。

“额……”阿尔弗雷德也发现了。

一连串的开合跳动作之后,曼迪拉走到工作室角落里,拿起了扫帚,开始扫地。

普洱瞪大了猫眼:“这真是一具成熟的尸体,竟然还懂得自己给自己打扫房间。”

阿尔弗雷德在此时双眸开始泛红,魅魔之眼的力量使用了出来。

“少爷,这位小姐身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符文,她的尸体是被祭炼过的。”

“那是阵法。”普洱说道,“可以加强尸体灵活性以及可调度性的阵法,就像是家里的那头蠢金毛,已经被上个主人调教过了,懂握手卧倒这些口令,所以哪怕是换了人,也能用这个指令来命令它做出相对应的动作。”

这时,曼迪拉将扫成一堆的灰尘送入簸箕中,然后放好东西,又躺回到了钢板床上。

卡伦则闭上眼,用力眨了眨,才彻底回过神来。

先前操作曼迪拉的,就是他自己。

不用言语,自己似乎可以共享她的视角,然后按照自己的心意让她做出相对应的动作。

“她的确是经常被那个马戏团用来表演。”

节目名称叫做《水下生还》,因为她本就是死人,所以不会再被溺死。

“少爷,这不是我所熟悉的体系。”阿尔弗雷德歉然道,“莫莉女士是最原始的吞噬与拼接,属下自己则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能力。”

“你当然不懂,你又不是蛊惑异魔。”普洱用一种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这是蛊惑异魔的阵法纹路,不,我猜测它自己可能也只是凭借着本能,尝试祭炼了她,让她更容易被操控,其实它自己应该也不懂什么阵法。

就像是一只蜘蛛它会织网,却不懂得解几何体一样。

现在的问题是……”

普洱从卡伦怀中跳出,落在了曼迪拉所在的钢板床上,确切地说,是站在曼迪拉的胸口位置。

“哦豁,硬坨坨的。”

卡伦吸了口气。

“别急嘛,我只是为了活跃一下氛围。”普洱看着曼迪拉继续道,“现在的问题就是,那位蛊惑异魔是通过祭炼留下阵法纹路,嗯相当于是留下自己的‘口水’浸染了这具尸体,才获得了对这具尸体的操控权限。

可邪神少爷你呢?

你是把那个蛊惑异魔给杀了么,从它手里抢夺下了她的控制权?”

普洱将目光挪向阿尔弗雷德,要杀异魔的话,肯定是这位帮卡伦杀。

阿尔弗雷德摇头,示意与自己无关。

卡伦回答道:“在观看表演时,我听到了她对我的呼唤,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告诉了我她很冷,甚至,一度我的意识像是进入了她的身体,感知到了她的情绪。

然后,

我就发现自己似乎拥有了……命令她的能力。”

听到这话,普洱开始迈开步子,来回踱着猫步,良久,它停了下来,很认真地道:

“卡伦,你确实应该去维恩。”

“你是又在活跃气氛了么?”

普洱摇了摇头,严肃道:“我甚至觉得,哪怕你的身份可能给我的家族带来厄运,亦或者现在我的那个家族成员脑子里装的全是臭鲱鱼会自己找马桶把自己冲下去……

我也认为,你应该去维恩。

我知道,狄斯给你两条路选择,一条,是一直留在这个家里,按照狄斯的意志,茵默莱斯家自此与教会切割。

另一条路,是去维恩,离开狄斯的视线,去获得自己的自由。

你该去的,卡伦;

不,

是你必须得去!”

普洱飞身一跃,卡伦伸手接住了它。

它的两只爪子耷拉在卡伦的胸膛,猫脸和卡伦拉得很近:

“宗教信仰体系,就像是解题。

越是聪明的人,也就是那些天才,他们的解题速度也就越快。

就比如狄斯,

我是看着狄斯长大的,但连我都没料到,狄斯竟然在悄无声息间解题解到了那个高度。

而你……”

阿尔弗雷德在此时开口道:“伟大的存在,必然是伟大的天才。”

“你闭嘴!”普洱毫不客气地打断阿尔弗雷德的话语,继续看着卡伦,语重心长道:“而你,卡伦,你不是天才!

你不是,

你不是天才,你和天才,没半卢币的关系!”

“我能接受我不是天才的这个事实,但你也不用如此肃穆认真地就为了告诉我这句话吧?”

“呵呵呵……喵喵喵……”普洱直接笑出了猫叫。

“你算哪门子的天才啊,人家天才是解题速度快。

而你,

你根本就不懂解题,因为你没经历净化,也就是说根本就没学过。

但人家需要苦思冥想的难题,

你只需要把试卷拿起来,

对着题目喊一声:‘喂,你好。’

然后,

你连小抄都不用带,抄都不用抄,因为题目会很懂事地自己把答案写出来!!!”

阿尔弗雷德在旁边听得如痴如醉,

感叹道:

“这就是伟大的真正含义么,原来,我一直都理解浅了。”

普洱则用肉爪轻轻摸了摸卡伦的下巴,

用一种自以为很魅惑的声调道:

“所以,你应该用最完美的方式来完成你的净化仪式,不能留下丝毫的遗憾,更不容许哪怕是一丁点的瑕疵,否则,这都是对你天赋的亵渎!”

“哦,好的。”

卡伦倒是知道,净化仪式需要一件圣器的辅助,净化完成后,就能成为神仆,算是正式入门。

“那你知道,整个瑞蓝,最优秀的一件圣器在哪里么?”

“不知道。”

普洱脸上露出了笑容,用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脖子:

“就在你的面前,就是本小姐我。”

“你是……圣器?”

“所以为什么我能活这么久?我现在是一只猫,猫的寿命本来就比人要短得多,我又不是一只乌龟。”

“那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帮我完成净化?”

“得在到达维恩后,因为狄斯说过,我敢在瑞蓝帮你净化的话,他就会把我给净化掉了。”

“为什么?”卡伦问道,“我觉得不仅仅是因为你想吃鱼。”

“本小姐一直爱惜天才,狄斯就是在我的呵护下,才能成长得这么优秀的。”

“我不信。”

“嗯……那就是本小姐期盼你以后能够帮我,再变回人。”

“狄斯办不到么?”

“他能办到一半,可以帮我变回一个……死人。

变成死人我还不如继续当一只猫啃猫粮,你说呢?”

“还有其他原因么?”

普洱跳到卡伦的肩膀上,挪了挪屁股,尽量让自己坐得端庄典雅一些,

道:

“那个,猫好像也能上壁画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