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愤怒!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7009字
  • 2021-11-23 12:52:31

马戏表演即将开始,买票进场。

成人普通票5卢币一张,儿童票2卢币一张,贵宾票10卢币一张。

卡伦买了7张贵宾票,花费了70卢币,因为贵宾票不享受儿童票折扣。

不同颜色的票对应着不同的区域,进去后有专门的人查票并且指引你自己所在的区域,贵宾票的位置在舞台最前面的正中央。

区域是这里,不过票上不会有具体的位置编号,每个区域内放着的都是长凳,一个区域里的票大家可以随意坐。

卡伦选择坐在第三排,他坐在最左边,尤妮丝在他右侧,米娜四个按顺序向右排坐,阿尔弗雷德坐在最右端过道处。

音乐声很响,韵律也很强,舞台上有一个小丑打扮的人正拿着话筒不停做着位置指挥。

“觉不觉得吵?”卡伦问坐在自己身边的尤妮丝。

“不,我觉得很热闹,也很期待。”尤妮丝笑道,“我还没来过这么热闹的地方。”

卡伦觉得尤妮丝所说的“热闹”,应该指的是“接地气”。

终于,入场观众都坐得差不多了,小丑对着话筒发出一声尖叫,本想集中一下大家的注意力,谁料音箱直接破音,电音声炸起;

贵宾票坐在最前面,距离音箱也最近,相当于声波攻击了。

卡伦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尤妮丝和孩子们,发现他们虽然捂着耳朵,但依旧在笑着。

“尊敬的各位女士、先生们,欢迎来到卡奇洛马戏团的表演馆,精彩的节目,即将开始,最先登场的是由我们美丽的歌后小姐为大家带来的罗佳名曲:《罗佳情人》!”

一名体态稍过丰腴的女歌手,穿着显得很紧身的蓝色戏服拿着话筒走到了中央,伴随着配乐声响起,她开始动情演唱《罗佳情人》。

一首由罗佳市出身的但在三岁就跟着父母移居维恩的维恩籍瑞蓝裔歌唱家创作的歌曲;

这首歌曾在维恩某个音乐节上得了奖,虽然在外地来的马戏团眼里,这首歌应该是罗佳市的象征,但罗佳市本地人其实基本没听过这首歌。

事实也的确如此,女歌手的唱功不错,但这首歌的词曲确实有些过于普通,大家听得都很乏味。

只不过开场曲的作用就是为了缓和一下氛围,给那些等待得心浮气躁的先进来的观众以安慰再给那些还没来得及买票进场的观众多争取一点时间;

毕竟,大家是来看马戏的,可不是来听音乐会的。

在卡伦视角里,这个音箱,这个画风,地上的冻土,四周围观的人群,一下子把他拉入了上辈子农村办白事音乐队的氛围。

女歌手很敬业,中途还试图和观众们互动,还一度把话筒对向观众,但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首歌,能怎么接唱?

不过好在,这首歌终于唱完了。

女歌手也是如释重负,向台下鞠躬:

“谢谢大家!”

随即,一匹匹马儿飞奔入场,绕着舞台开始跑圈,马背上的男女杂技演员开始做起各种高难度动作,观众们马上开始了阵阵欢呼,尤其是小孩子们,更是兴奋地尖叫起来。

马戏表演,在此时才算正式开始。

接下来,又是驯兽表演,一头狮子在驯兽师的指挥下做着各种动作,看起来十分刺激。

而这时,坐在最右端过道处的阿尔弗雷德回头看了一眼入口处,紧接着低头对身边看马戏入迷的伦特说道:

“伦特,叔叔先出去一下,你自己坐好,保护好姐妹们,知道么?”

“嗯!”

阿尔弗雷德看了一眼坐的距离有些远的卡伦,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弯腰走到卡伦面前:

“少爷,外面有点事,我去查看一下。”

卡伦微微皱眉,问道:“严重么?”

“不清楚,我去看一下。”

“我们需要一起去么?”

卡伦看阿尔弗雷德的神情,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如果真有什么意外和风险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带着大家回家。

阿尔弗雷德看了看四周,道:“少爷,这里人多,是安全的,我一个人出去查看就好。”

“好的。”

阿尔弗雷德从出口处走出,因为大部分人都在里面看表演,所以外面除了那些查塞人小贩以及嫖客,也没多少人影。

不过,阿尔弗雷德还是直接走到了一顶查塞人的小帐篷前。

掀开帘子,看见地上躺着一个查塞人打扮的男子,一个女人正用力撬着一个储蓄盒,一边撬一边骂着:“他死得倒是快,可他到底把存放积蓄的钥匙藏哪里去了。”

另外,还有一个穿着破旧皮夹克的老者正坐在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刀口对着自己无名指处的一块铁戒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发出脆耳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进来时,老者抬了一下眼皮。

就这一眼,直接给阿尔弗雷德带来了极大压力,这一瞬间,阿尔弗雷德就意识到,眼前这个老者,是自己绝对无法对抗的存在。

而且近乎是本能的,他将眼前这个老者与狄斯老爷进行了比较。

得出的感性结论是,应该是狄斯老爷更强大一些。

因为狄斯老爷曾给过自己一种……我努力努力还能和他勉强打成平手的错觉。

拉斯玛将手中的匕首丢到阿尔弗雷德面前,

道:

“自己挖下一只眼睛给我,小心翼翼地挖,不要留刮痕。”

阿尔弗雷德余光看向那个还在撬锁的女人;

老者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抬起手:

“秩序——囚笼。”

刹那间,阿尔弗雷德的身前四周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框,将他完全隔绝在了里面,阻绝了魅魔之眼的一切能力。

拉斯玛是秩序神教大祭祀,神殿以下,他是权柄最大的几个话事人之一,当传出他将要来到瑞蓝的消息时,瑞蓝大区管理处的诸位负责人也是内心惶惶,且见了他,也必须躬身恭敬地喊一声:拉斯玛大人。

阿尔弗雷德确实可以不把普通的地方审判官放在眼里,但眼前这位,品级可比地方审判官要高得太多太多。

一定程度上,他算是秩序神教在世俗里的牌面之一。

但此时,

先前内心近乎绝望了的阿尔弗雷德忽然松了口气,

只见他双手闭合:

“赞美秩序。”

随即,

一张身份证明自其口袋里飘出。

拉斯玛目光微微一凝,

摊开手,

那张身份证明落入他的手中,

落款,是秩序神教瑞蓝大区罗佳市审判处。

不过这个头衔,对于拉斯玛而言,也并不用太过在意,让他在意的,是头衔后面的名字:狄斯.茵默莱斯。

拉斯玛摆了摆手,囚笼消散,阿尔弗雷德重新落回地面,恭敬道:

“大人。”

“你是狄斯的人?”

“狄斯审判官是我的直属上司。”

“唉……”

拉斯玛几乎毫不掩饰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很直白地道:

“我很喜欢你的眼睛,本来是打算直接抢的,毕竟你是异魔,我是执法者。”

阿尔弗雷德没说话。

“但既然你也是秩序神教的一份子,我就不好意思抢了,不过我可以拿东西和你换,我相信我能给出让你心动的价格,主动用一只眼睛来与我换取。”

阿尔弗雷德继续沉默。

“但你既然是狄斯的手下,我就不方便做什么了。”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喊道:

赞美狄斯!

拉斯玛拍了拍额头,继续道:“曾经我以为自己不比狄斯差,至少不会差太多,可后来……”

阿尔弗雷德:我也一样。

拉斯玛指了指地上的这具尸体,道:

“他侮辱了秩序神教。”

“是,我会负责处理。”

这次正好是开灵车来的。

“嗯。”

拉斯玛站起身,走出小帐篷时,女人一直在撬的锁终于“啪”的一声,被打开了。

“呼……”

拉斯玛看了看前方那顶马戏团大帐篷,既然狄斯的人已经在这里了,那他就不用管了。

自己本想着把心里因来到罗佳而产生的情绪波动给压制下去,可谁曾想,竟然又回到了原点。

他有些神伤地望了望星空,

一边向外走去一边摇头道:

“唉,这一天,都白嫖了。”

……

马戏团大帐篷内,马戏表演还在继续。

此时正在演出的是真人魔术秀表演,魔术师是一个长相很柔媚的男子,他一举一动似乎刻意地在女性化。

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他其实是开场时的小丑扮演者,只不过现在卸了妆。

表演的项目是《水下生还》,一个竖立起来的玻璃容器已经被推运到了台上,里面注满了水。

在主持人说出表演项目名字时,卡伦还微微有些意外,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叫《水下求生》么?

就是那种表演者被捆缚住,再放入水中,让她来挣扎再摸索着解开绳索最后推开盖子探出脑袋,中途打结的人可以选择现场的幸运观众,这才是求生。

生还……意思理解成更像是水下生存?

“欢迎我们的表演者,曼迪拉小姐登场!”

魔术师向后台一指,一名穿着裙子的年轻女孩一边挥舞着手向现场观众打着招呼一边走到了魔术师旁边;

她的笑容有些拘束和不自然,比白天被自己要求去和尤妮丝坐一起的米娜,还要僵无数倍。

卡伦微微皱眉,

本能的,

这个叫曼迪拉的女表演者让他感到一些不舒服。

不是他对这个女表演样貌上有什么意见,而是作为茵默莱斯家的一员,前几个月基本都在家里帮忙,运送尸体早就成了习惯,且都能把灵车开出房车感觉了;

所以,

这位登上台的女表演者,给卡伦一种“熟悉感”。

这笑容,

这质感,

这眼神,

如果不是她在动,卡伦甚至觉得她就是一具躺在担架车上等待着被送入归途的“客人”。

对方这个神情笑容,像极了那天晚上在地下室的工作间里,玛丽婶婶向自己介绍一位客人,他的妻子要求自己的丈夫在哀悼会上给人一种温和笑容的感觉。

玛丽婶婶就用订书机固定了对方侧脸的皮肉,让客人呈现出了一种“精致笑容”。

就像,眼下舞台上曼迪拉小姐的笑容。

“下面,我们有请一位幸运观众上来帮我们捆绑一下绳子。”

魔术师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舞台边缘开始找人,因为卡伦坐的是贵宾座距离舞台近,所以被挑选的概率很大。

而魔术师直接选中了尤妮丝,他指了指尤妮丝,对着话筒道:

“这位美丽的小姐,能请您上台来帮我们完成这项伟大的魔术表演么?”

尤妮丝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拒绝。

“不要害羞,美丽的小姐,请您快点上来吧,我们大家可都在等着您呢。”

尤妮丝扭头看向卡伦,似是在征求卡伦的意见,却看见卡伦表情有些严肃,所以,她看着舞台边缘的魔术师,继续礼貌微笑摇头拒绝。

“坐在旁边的是您的先生么?哦,那么,我是否能邀请您的先生上来帮我们完成这项魔术呢?”

卡伦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位曼迪拉。

曼迪拉依旧保持着先前的那种“笑容”,只不过她会跟着魔术师的步伐转动方向,也会有一些肢体动作,甚至不停地依靠着水箱用舞蹈姿势来改变着自己的体态,裙摆下的春色,也不时会展露出来。

这种野场子马戏团吸引的目标受众可不仅仅是孩童,所以带点情色擦边元素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先生,先生?”

魔术师再次喊着卡伦。

而卡伦耳朵里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我冷……我好冷……我真的好冷……”

声音很微弱,但在这嘈杂的环境里,却又显得这么的清晰,一时间,仿佛有一股寒意正席卷着自己的双手双脚,让卡伦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魔术师见叫不动卡伦,只能选择了坐在前排的另一位中年男子,那位中年男子马上同意,翻过了小护栏上了舞台。

“这位先生,请到这里来。”魔术师指引着他,“曼迪拉,来欢迎一下我们的表演嘉宾。”

曼迪拉向这位中年观众走来,二人进行拥抱,而这位中年观众在拥抱时,双手故意探入曼迪拉的裙子里一阵揉捏。

台下很多男性观众当即发出了夸张的尖叫,还有一连串的口哨声。

“好了,先生,请你来帮我们绑她手上的绳子。”魔术师说道。

中年观众开始绑绳子,他没什么捆绑技巧,只是绕圈然后打结。

“好了,现在绳子已经绑好,下面有请我们表演者曼迪拉小姐进入水箱,大家掌声鼓励!”

被绑着双手的曼迪拉小姐走上梯子,入水前,面向观众席方向,鞠躬,那种很标准的微笑,一直还保留着,几乎没什么变化。

“大家跟我一起来倒数!”

魔术师不愧是客串小丑的,蹦跳起来,带着全场人一起倒数:

“三!”

“二!”

“一!”

曼迪拉小姐纵身,跳入水箱之中。

“噢!!!!!!!”

全场观众一齐发出欢呼。

“嘶……”

而卡伦却直接倒吸一口凉气,他感觉刚刚跳下水的,分明是自己。

“卡伦,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尤妮丝关心地问道。

“不,我没事,没事。”

卡伦重新坐好。

此时舞台上,魔术师开始将水箱上的盖子用一块大锁锁起,而观众们可以通过水箱玻璃看见里面正浸泡在水面下的曼迪拉小姐。

她的裙摆浮起,露出了一双修长的大白腿,呈现出了一种异样的刺激画面。

她还在挥舞着手,在水里和观众们进行着互动,且那标准笑容,依旧没有改变。

“那我们先来表演其他节目。”

魔术师拿出了纸牌,开始表演简单乏味且枯燥的纸牌魔术,这种魔术观众们其实早就看过很多次且不感兴趣了,但此时却没人起哄发出嘘声。

因为几乎没什么人关注这个魔术师在做什么,哪怕他端着一碗通心粉就坐在那里吃,也没人会骂他表演水平不行或者喊退票;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水箱里的曼迪拉小姐,她还不出来么,她还能憋住呼吸多久?

“冷……我好冷……真的好冷……”

声音,再次在卡伦脑海中出现。

这种感觉,让卡伦想到了当初自己站在家里一楼听到地下室内莫桑先生的哭泣。

这位曼迪拉小姐,就是一具尸体!

而当卡伦把目光挪向水箱时,

水箱内的曼迪拉小姐,也将身形对准了卡伦所坐的方向:

“好冷……好冷……他们一遍遍地把我泡进水里……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好冷……”

“你是谁。”卡伦尝试在心里问道。

“他们叫我……曼迪拉……”

“他们是谁……”

“是团长……是魔术师先生……是把我从父母手里买来的主人……是把我溺死在水里的人……是把我一遍遍泡进水里的人……”

卡伦皱了皱眉,他本能地想要从这种诡异的“交流”之中脱离出来,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有一种强烈且复杂的情绪正在快速感染着自己:

不解、

疑惑、

幽怨、

以及那浓郁到几乎可以滴出来的恨意!

卡伦对情绪一直很敏感,他不希望自己被别人的情绪所影响,所以他闭上了眼,给自己一个类似于挂断电话的心理暗示。

然而,

当他再睁开眼时,

他的视线里忽然变得无比扭曲,这是水的阻隔,这是玻璃的遮挡,外面的一切身影似乎都变得夸张变形了许多。

但他还是看见了一群熟悉的身影,那群孩子……

伦特、莎拉、克丽丝、米娜、尤妮丝……

自己甚至还看见了坐在尤妮丝身边的自己!

卡伦双手放在玻璃面上,他感到了浓郁的窒息感,这种窒息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比之更恐怖的,还有无论你如何窒息,你都不会死亡的绝望!

因为,你本就是一个死人,你不会再死了!

这是一种超越了人所能理解的精神酷刑,仿佛堕入了人间的阿鼻地狱。

而在场的观众们,则因为“曼迪拉”小姐的这些动作发出了一阵阵欢呼,因为在他们的视角里,曼迪拉小姐一直保持着“精致微笑”,这拍打玻璃面的动作,更像是在与他们做着互动。

卡伦不停地眨着眼,

他想要离开这个状态,

否则他会疯的,他肯定会疯的。

终于,

在下一次眨眼之后,卡伦身体一颤,他的视线又回到了座位上。

“卡伦?你真的没事么,我刚刚喊你你都没有反应?”

卡伦抱住了尤妮丝,将自己的脸埋在她身上,同时手掌直接探入她衣服内,触碰到了她温暖的皮肤。

这几乎是一种本能的行为,就像是一个人将被冻死时,会下意识地抱住一切温暖,哪怕是将自己跳入大火之中也无所谓,因为大脑在此时根本就无法思考。

尤妮丝愣住了,但她看卡伦苍白的脸色,并没有将他推开,而是用自己的包挡住了卡伦的手,遮蔽了附近人可能投来的视线;

另一只手,则搂住卡伦的脖子,将自己的脸贴到卡伦的脸上。

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对坐姿比较亲昵的小情侣的正常动作。

“呼……呼……呼……”

卡伦不停地喘息着。

自己能听到她的声音,自己能感受到她的情绪,自己,甚至能进入到她的视角。

类似和尸体的互动经历,卡伦之前有过好几次,但从未像眼前这次一样,可以给他这么强烈的代入感。

是因为……她本来就是活动着的一具尸体么?

她和那些原本躺在担架车上或者棺材里,被自己唤醒的尸体不一样?

慢慢的,卡伦的呼吸开始恢复平稳。

尤妮丝则一直在轻拍卡伦的后背,她能感知到自己怀中这个男人先前的情绪失控。

而现场观众们的热情,正逐步攀升,因为曼迪拉小姐已经在水中待了太久了,久到魔术师都已经表演完了好几个时间又长又枯燥低级的魔术。

此时水箱内,曼迪拉身体后仰,漂浮起来的长裙几乎将她的脸完全遮挡住,这让大家误以为,她是否已经出了意外,已经溺死了?

米娜伦特他们更是早就捂着眼,不敢继续往下看。

“好了,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魔术师终于将他那该死的道具纸牌丢到了地上,走到水箱前,他还来了个单脚转身,随后走上梯子,把钥匙向观众们展示,再一边晃动着身边一边故意很慢地去开锁;

开锁中途,还装作钥匙打不开,又将钥匙丢到了地上,然后再下来重新捡起钥匙上去的各种变故,把台下观众们吓唬得纷纷大骂。

但不管怎样,气氛是烘托得很好了。

终于,

魔术师打开了锁,掀开了水箱盖子。

下一刻,

曼迪拉小姐浮出水面,她双臂举起了,做了个经典舞蹈动作,仿佛水中的芭蕾舞者。

“噢噢噢噢!!!!!!”

“太棒了,太棒了!!!”

“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

观众们发出强烈的欢呼,马戏团帐篷内的氛围被推入了顶点。

米娜莎拉与克丽丝更是一边哭一边用力拍着手,她们先前是真的非常担心那位女表演者的安危。

而这时,

原本躺在尤妮丝怀中的卡伦,

在此时转过了脸,

面朝舞台,

眼眸之中,有一股深邃的寒意在流转,嘴唇轻动,说出了一个无声的话词组:

“去死。”

正表演着舞蹈姿势接受着来自观众欢呼的曼迪拉小姐,忽然伸手,抱住站在旁边梯子上正向观众们脱帽致意的魔术师先生;

“噗通!”

魔术师先生也落入了水中,

曼迪拉小姐在水中扬起了自己的长裙,将魔术师先生的脸完全遮住,更是趴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压住。

魔术师的手在女表演身上疯狂地抓放,比先前那位上台帮助的中年观众摸得更为放肆!

在观众们的角度看来,

这是下一轮的表演,

魔术师正和女演员在水箱内上演着激情戏码!

“哦哦噢噢噢噢!!!!!”

“精彩,精彩,真是精彩!”

“这票价值了,值了!”

“太棒了,太唯美了!”

没人关心女表演者与魔术师已经在水箱内相拥了多久,反正不管多久都会没事的,不是么?

先前女表演者在水箱内都待了这么久,不也一点事都没有么?

大家只是尽情地欢呼,尽情地交流,尽情地发泄着通过这个场面被刺激起来的荷尔蒙,且暗下决定,待会儿表演结束出去后,自己一定要去钻查塞女郎的帐篷好好发泄一番!

水箱内,

魔术师的手,已经停止了挣扎,他那被裙摆遮蔽下的脸,也被永远定格住了惊恐的神情。

曼迪拉却依旧死死地抱着他,没有丝毫想松手的意思。

观众席上,

卡伦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到底有多不妥,他坐起了身子。

“你好些了么,卡伦?”尤妮丝没有质问刚刚卡伦的举措,只是关心。

卡伦点了点头,对尤妮丝小声道:

“谢谢你。”

同时,卡伦耳旁传来一道带着解脱长颤的女孩声音:

“谢谢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