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你好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077字
  • 2021-11-21 15:34:20

从后半夜起就开始下雨,到了上午雨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卡伦撑着雨伞走到128号门口,推开院门,走到玄关处时,屋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莫莉女士站在里面:

“少爷。”

卡伦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问道:

“阿尔弗雷德到了么?”

“还没有,但应该快了。”

“嗯。”

卡伦进了屋,一楼空荡荡的;

“少爷,上二楼吧。”

卡伦走上二楼,二楼主卧添置了不少家具,打扫得很干净。

卡伦将袋子放在柜子上,走到落地窗旁的椅子边,坐了下来。

“少爷,咖啡。”

莫莉女士将一杯咖啡放在了卡伦面前,同时歉然道:

“家里没有冰箱,所以没有冰水。”

“没事。”

卡伦端起咖啡,沾了下嘴唇。

上辈子求学和创业打拼阶段,他误以为自己早就离不开了咖啡,可等到自己收入逐渐宽裕,可以在生活方面寻求更高档次的追求,比如托会喝咖啡的朋友与顾客介绍与自己尝试后,自己才终于发现:

原来自己习惯的不是咖啡,而是雀巢。

莫莉女士小心翼翼地在卡伦对面椅子上坐了下来;

她穿着过膝裙,似乎并不怕冷,脚上也不是那经典红色高跟鞋,而是一双居家的棉拖鞋,双腿并拢,很是拘谨。

卡伦转过头,看向落地窗外的马路;

脑海中浮现出以前坐在灵车内经过这明克街128号时,梅森叔叔看到的是他的初恋,自己则看到的是莫莉女士那双带着诱惑与诡异气息的红色高跟鞋。

是用脚尖点着高跟,轻轻地前后微晃。

谁能想到,如今的莫莉女士一下子变得这么“乖”了。

心里竟有一种淡淡的遗憾?

“你很喜欢这间屋子?”卡伦问道。

“是的,少爷,其实这里以前就是我的家。”

“哦,这样啊。”

莫莉女士微微一笑:“以前,我和我的丈夫以及我的儿子就生活在这里,后来,因为一场家族旅行时的车祸,我的丈夫和儿子不幸遇难,我自己……其实也已经死了,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并没有死彻底。

后来,阿尔弗雷德赶到,他帮我稳固了下来,在我的祈求下,他帮我安置回了家里。”

“你和阿尔弗雷德以前就认识?”

“是的,我帮过他,他欠我一个人情,但当时我只认为他是一个普通人。不过,阿尔弗雷德真的是一个好人,他有些时候可能会有些跳脱,但很信守承诺。

要知道,他本能一个人在罗佳市过得很舒服,没必要再带上我这个累赘,因为我,他会额外承担很多风险。”

“嗯,那这间屋子呢?”

“我们一家遇难后,家产被我丈夫的侄子继承了,他将这里卖了出去,买方就拿这里来做出租用。”

“你不反感么?”卡伦问道。

“不,我希望这个房子能有生气,我喜欢融入租客们的生活之中,这会给予我很大的慰藉。

虽然,我看起来很吓人。

但他们基本看不到我。

尤其是有些租客孩子比较小时,孩子一个人在床上玩,我会在旁边帮忙看着。”

“杰夫……”

“我只是想吓跑他,因为他趁着家里人不在入室行窃,但没想到把他直接给吓死了,我没来得及处理尸体就被租客发现,女主人找来了梅森先生帮忙处理的尸体。”

卡伦点了点头,所以莫莉女士在很长的一段时间,类似于“家仙儿”一样的存在,庇门安宅的。

“那现在呢,这栋房子?”

“阿尔弗雷德租下来了,作为我的真正住所,毕竟我现在拥有了完整的身体,不可能再和租客同住了,而且我每天都需要上下班,也需要在少爷您家附近有着落脚的地方。

有时忙到夜里,阿尔弗雷德也会在这里休息。”

所以,这栋屋子相当于是茵默莱斯家的员工宿舍了?

“为什么不买下来呢?”

卡伦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到底多有钱,但知道他真的很有钱。

买下明克街的一栋联排别墅,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因为……”莫莉女士在组织语言,“因为阿尔弗雷德的意思是,我们只是租的话,等我们离开后这栋屋子还会被租给其他人,买下来后一旦我们走了,这个房子就会彻底空了。

我不想这个房子空置清冷下去。”

“走?”

卡伦抽出一根烟,点燃。

莫莉女士小心翼翼道:“少爷,不是准备要去维恩么?”

卡伦不说话。

莫莉女士继续保持着坐姿,不动。

有些事情,瞒得住家里人,却瞒不住阿尔弗雷德。

在叔叔婶婶姑妈他们看来,自己和那位叫尤妮丝的姑娘谈恋爱是为了以后娶回家,但阿尔弗雷德却看明白了,这是为了去上门。

卡伦忽然笑了;

他忽然有些明白“鸡肋”这个典故了。

太过聪明的手下,确实会让自己这个“少爷”,很难堪啊。

“嗯,是的,有这个可能。”卡伦说道。

莫莉女士长舒一口气,道:“所以,少爷会带我们两个一起去的吧?”

“你们想陪我一起去么?”卡伦问道。

“阿尔弗雷德说,老爷之所以会同意收下我们两个当家里的伙计,就是为少爷以后去维恩时预备的。”

卡伦默默地继续抽烟。

这时,阿尔弗雷德来了,他提着一个煤气罐,背上还背着一口大大的锅。

走到院子里时,看见二楼落地窗后坐着的卡伦与莫莉女士,他还热情地挥了挥手:

“少爷,我来了!”

卡伦默默地抖了抖烟灰。

还不知道自己距离上壁画的目标忽然变遥远了的阿尔弗雷德,

提着煤气罐快速上楼,来到了主卧。

“我去洗锅,还有菜。”好像意识到自己刚刚说错话的莫莉女士在此时站起身主动去干活。

“锅洗洗就好,菜我洗过了带来的,丸子不用洗。”

“好的,少爷,我去把锅洗干净,还有餐具。”

阿尔弗雷德拿出手帕,擦拭着额头上的雨珠,好奇地问道:

“少爷,火锅到底是怎么样个吃法,我都已经等不及了。”

卡伦回答道:“待会儿我把底料炒一下,然后我们就可以煮菜吃了,一边煮一边夹出来吃,你送我的银筷子我也带出来了三双。”

“听起来就很有趣,我想想,待会儿我要先煮什么吃呢。”

“有个东西,我建议先煮,它很嫩,煮一会儿就好,吃起来很香。”

“什么东西?”

“你的舌头。”

“……”阿尔弗雷德。

吃完了火锅,莫莉女士留在这里收拾,卡伦则和阿尔弗雷德来到玄关处。

打开门,阿尔弗雷德撑起伞。

卡伦走在前面,阿尔弗雷德撑伞走在落后半个身位的后面。

雨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街面上的雨水顺着下水道“汩汩”地流进。

回到家里后,阿尔弗雷德在一楼收起雨伞,卡伦则走向三楼。

“怎么感觉今天中午的氛围有点怪怪的?”

阿尔弗雷德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外面的雨幕。

卡伦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稍显正式的衣服,对着镜子整理袖口和衣领时,旁边洗脸台上坐着普洱。

“我觉得我应该在女方家等着才合适。”普洱说道,“或者该由女方抱着来男方家。”

“不吉利。”卡伦说道。

“不吉利?”

“严格意义上来说,尤妮丝抱着你与抱着一幅遗像有什么区别?”

普洱听到这话,嘴角抽了抽。

整理好后,卡伦走下楼。

“少爷,我来开车。”阿尔弗雷德殷勤地进入驾驶室,发动了汽车,卡伦坐入后车座。

今天茵默莱斯家放假,不仅伙计们都不用来上班,叔叔婶婶和姑妈还带着家里的仨孩子去了游乐园,哪怕今天从早上开始就下着雨,也没有熄灭他们去游乐园游玩的热情。

因为昨天狄斯亲自发了话。

这和卡伦原本想的不一样,狄斯希望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等待尤妮丝的正式拜访,为此不惜屏退了家里其他人。

开车时,阿尔弗雷德不时通过后视镜打量自家少爷,看少爷一直眯着眼没有说话的兴致,他也就跟着一起保持沉默。

终于,

车在尤妮丝家门口停了下来。

“几点了?”卡伦问道。

虽然他收到了几块手表,但他还是没养成佩戴的习惯。

“三点缺五分钟。”

卡伦点了点头。

阿尔弗雷德先打开车门,撑起雨伞,接自家少爷下车。

而这时,在尤妮丝家门口,出现了一位年近五十的女仆,她站在院内的小亭中,目光死死地盯着阿尔弗雷德。

之前几次来到尤妮丝家门口,卡伦都没见过她。

“她应该是家族保镖一类的角色,这个倒是不奇怪,毕竟,单纯一个母亲带着一个女儿回老家探亲还是有些危险的。

另外,少爷,她应该是发现我的身份了,正在对我进行警戒。”

卡伦伸手推开了院门,走了进去,在院子里,那个女仆撑起一把黑伞,走了过来,伸出手,拦住了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则看向卡伦。

自始至终,老女仆就没认真看卡伦一眼。

卡伦自己向前走了几步,

脱离了阿尔弗雷德的雨伞,雨水开始打在他身上。

阿尔弗雷德双眸顿时闪烁出红色的光芒,老女仆身体随即一颤,踉跄地快速后退后,丢下雨伞,开始祷告:

“仁慈的我主,请降下智慧的光芒,驱散我心中的阴霾……”

阿尔弗雷德举着伞追上卡伦,帮他继续打伞。

玄关前,卡伦按响了门铃。

屋子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打开,里面站着的是穿着晚宴服的詹妮夫人。

“夫人你好,我来接尤妮丝去我家用晚餐。”

“好的,好的,我知道。稍等一下,我给你泡杯茶,尤妮丝马上就能准备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我们?

卡伦面色平静,微笑回应:

“好的,不急,是我来早了。”

“来早得好。”詹妮夫人主动牵起卡伦的手,用一种纯粹长辈的姿态在卡伦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男孩子嘛,总是更心急一些,这也是一种尊重表现,不是么?

你做得很好,真的做得很好。

来来,进来先喝茶,我还特意为你准备了拿手糕点。”

说着,詹妮夫人似乎看见了站在院子里还在祷告的老女仆,眉头微皱,但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热情地邀请卡伦进来。

阿尔弗雷德则在屋外收起雨伞,默默地站在门口,顺手帮忙关上了门。

完成祷告清除完自己身上魅魔之眼影响的老女仆,打算进到屋里去,却被阿尔弗雷德提起雨伞挡住了路。

老女仆有些畏惧阿尔弗雷德;

这很正常,

毕竟别看阿尔弗雷德在卡伦面前很卑微,在狄斯面前也很卑微,但那一位是邪神大人一位是……狄斯。

且在异魔层面上,早就获得相安无事资格的阿尔弗雷德,甚至还能庇护一个喜欢闯祸的莫莉女士。

老女仆开口道:

“这是我主人的家。”

阿尔弗雷德瞥了她一眼:

“以后,是你姑爷的家。”

“你……”

阿尔弗雷德目光里,再度有红色光泽流转。

老女仆不得不退回院子内的亭子中,她不敢再和面前的这个人交手,她清楚,这是一尊她无法对付的异魔。

屋内,

卡伦正承受着来自詹妮夫人的热情。

虽然詹妮夫人一直在克制,可过分的热情,还是让卡伦感到些许的不适应,和第一次见面时,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握着拳头警告自己的贵妇人,完全是两个人的感觉。

好在,尤妮丝下来了。

她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礼服,搭配着合适的首饰,显得很内敛端庄。

卡伦顺势站起身,走了过去,伸出手。

尤妮丝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将手递给卡伦。

二人走出了屋,

屋外,阿尔弗雷德将伞递给自家少爷,卡伦接过雨伞,与尤妮丝走下去。

随即,阿尔弗雷德又拿出先前老女仆用的那把黑伞,打起,对詹妮夫人道:

“夫人,请。”

“嗯。”

老女仆冒着雨,走出亭子。

詹妮夫人看了她一眼,冰冷道:“你看家。”

“是,夫人。”

依旧是阿尔弗雷德开车,卡伦坐副驾驶位置。

尤妮丝与詹妮夫人坐后车座。

因为外面下着雨,车窗不能开,所以车内的氛围只能靠车内的乘客自己来烘托,否则这滞留的空气就会很快转变成滞留的氛围。

“卡伦,你家里人都在家么?”詹妮夫人问道。

“很抱歉。”

卡伦侧过身,看向后方,主要是对尤妮丝道:

“家里其他人因为一些事情今天出门了,不是刻意怠慢,而是爷爷的吩咐,爷爷想单独见你。”

“没事的,我理解。”尤妮丝微笑回应。

而旁边的詹妮夫人听到“爷爷”单独在家,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

开车的阿尔弗雷德笑道:

“夫人,小姐,请不用担心,狄斯老爷是一个无比和善的人,他在哪里,哪里就像是春风拂过,给予你温暖与和煦。”

阿尔弗雷德说着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车到了明克街13号。

卡伦撑伞,接尤妮丝进去,尤妮丝提着礼裙裙边防止溅到水,来到客厅后,她有些紧张地在卡伦面前转了一圈:

“卡伦,帮我看看哪里有失礼的地方。”

“没事的,不用担心,爷爷不看重这个。”

“卡伦,也帮我看看,哪里有失礼的地方。”詹妮夫人说道。

卡伦很想提醒她,今日来见家长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女儿;

但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少爷,我就在楼下,有需要您喊我。”阿尔弗雷德右手握拳,抵在自己左胸位置,“守护伟大的茵默莱斯,是我的职责。”

给自己加完戏烘托完茵默莱斯家逼格的阿尔弗雷德,

直挺挺地站在客厅门口,目光注视着外面,像是一位站岗的哨兵。

“爷爷在三楼,我们上去吧。”卡伦对尤妮丝说道。

“好的。”

虽然女方和女方长辈来了,作为家里留守的唯一长辈,他没下来主动迎接好像有些不合适,但他是狄斯,卡伦觉得这很正常。

来到三楼后,卡伦准备去敲书房门。

但在这时,詹妮夫人抢先一步:“我觉得,按照礼数,得应该由我先见一见你爷爷,你觉得呢?”

卡伦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夫人。”

随即,卡伦转身看向尤妮丝:“我觉得你有些紧张,要不要喝杯冰水冷静一下?”

“好。”

卡伦带着尤妮丝又下了二楼。

詹妮夫人在书房门口连续好多次深呼吸,

最后,

像是鼓足了勇气,伸手轻轻敲了一下书房的门。

“进。”

詹妮夫人咽了口唾沫,打开了书房门,走了进来。

屋子里,

一身黑色西服的狄斯坐在书桌后,目光平静,却带来如山一般的压力;

在狄斯的肩膀上,蹲坐着一只姿态雍容的黑猫,正用一种带着玩味的审视目光打量着来人;

詹妮夫人走向前,

但在这一人一猫的目光注视下,她感觉自己每走一步都是极其的艰难。

狄斯开口道:

“你好。”

下一刻,

詹妮夫人跪伏了下来,跪下来后,似乎一下子就都轻松了,好似自己终于找到了本就该属于自己的合适位置,她用颤音回应道:

“您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