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礼数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764字
  • 2021-11-23 20:42:57

一辆限量版桑特兰停在中学门口,卡伦坐在车内,左手夹着一根烟,右手翻阅着放在膝盖上的那本宗教书籍。

这是一个很有镜头感的画面,

深刻诠释着什么叫:年轻、多金、英俊与内涵。

放学出来的中学女生们从车旁边经过时,基本都会忍不住向车内看去,有一些女生明明已经走过去,还会又绕过来再走一次。

当然,男生也是一样,大部分男生在这个年龄段都曾幻想过自己开着豪车停在校门口的场景。

“姐,是阿福的车。”伦特认出了这辆车。

这个款式的桑特兰在整个罗佳市也很难找到第二辆。

“车上坐着的是哥哥。”克丽丝说道。

接下来,

米娜、伦特与克丽丝经过了那辆桑特兰。

伦特故意很大声地喊道:“哥,你怎么来了?”

卡伦合上了书,笑道:“来接你们放学的。”

“喔,好耶!”

伦特去开车门,然后被米娜拽住了书包,身形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克丽丝站在旁边,捂着嘴。

“姐,哥哥是来接我们放学的。”伦特委屈地说道。

“我们已经放学了,哥哥也看到我们了。”米娜说道。

“然后呢?”

“然后就是哥哥已经接了我们放学了。”

“这……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是我们可以坐电车回家了!”

米娜向卡伦露出笑容,又握住了拳头给出了加油的手势,紧接着就拽着伦特后头跟着克丽丝,三人去电车站了。

卡伦重新打开膝盖上的书,继续翻看。

狄斯给自己的那张书签,现在还夹藏在那本《秩序之光》里。

有些时候,选一个自己讨厌的真的比选一个自己喜欢的要难得多,接近一周时间过去了,卡伦还是没选好。

狄斯催了,

他没催交书签,

而是催怎么还不带“艾伦”家的那个女孩到家里来吃饭?

同时,又给了自己第二张书签。

但这其实也是一种催,

卡伦清楚,有一件很大很大的事,即将发生。

但他更清楚,这件事,除了狄斯以外,没人能够插手,连摇旗呐喊的帮助都做不到。

而自己,

则已经在狄斯的安排下,准备起了退路。

他觉得站在“家人”立场上,他应该在书房里抱着爷爷的腿哭喊着爷爷不要去面对危险,家人永远会在你身边,我们永远和你在一起。

可问题是,他和狄斯都是太过于冷静理性的人;

俩人面对面坐在书房里时,交流上就像是两台冰冷运转的机器,说的那不叫话,那是齿轮的摩擦。

再翻一页,

贝瑞教的介绍;

其实卡伦现实中接触的教会并不多,贝瑞教算是唯一一个曾成功恶心过他的教会;

可他觉得就因为这个就在书签上写上“贝瑞教”的名字,

又好像有些便宜了他们?

虽然,

贝瑞教肯定不想占这个便宜。

……

尤妮丝走出了校门,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戴着发夹,手里拿着几本书,脚上穿的依旧是皮靴。

卡伦很喜欢看她的皮靴,而且卡伦清楚,上次约会时自己目光不时向她皮靴看,她应该捕捉和感知到了。

老师,是个名词,但有时候又是一个形容词;

总之,今天的尤妮丝老师,很老师。

她的出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一起下班的年轻男老师们。

当他们看见尤妮丝走向校门口那辆限量版桑特兰时,仿佛可以听到心碎一地的声响。

“我应该说,好巧么?”

尤妮丝弯下腰透过车窗对卡伦说道。

卡伦将书放回抽屉里,笑着问道:

“我应该说是来接弟弟妹妹们放学的么?”

尤妮丝坐上了车。

在她系安全带时,卡伦的目光大大方方地落在她的靴子上。

“好看么?”尤妮丝问道,“上次我就发现了你很喜欢盯着它看。”

“很好看。”卡伦很坦诚,“你很适合穿靴子,很配你的气质。”

卡伦伸手,在靴子面上轻轻摸了摸。

尤妮丝咬了咬嘴唇,可以看出来她有些紧张,但尽量让自己保持淡然,总之,没露出拒绝的神色也没做出保护的动作。

谈恋爱时某一方略带出格的小举措,可以很好地拉近双方的距离和推进双方的关系,但需要注意的是得对双方的关系有着清晰地认知,尤其是对自己的脸,否则很容易适得其反,甚至进局子。

“去逛街么?”卡伦问道。

“逛街?”尤妮丝有些意外道,“我认识的那些男人似乎都很抗拒陪自己的妻子逛街。”

“那是婚后了。”卡伦笑道,“婚前都喜欢的。”

“卡伦,你可真直白。”

卡伦开着车,载着尤妮丝来到了一条商业步行街,这里不算罗佳市最高档次的步行街,不是卡伦为了省钱,事实上他谈恋爱的经费很丰厚;

爷爷给的,叔叔婶婶和姑妈给的,就已经足够卡伦在罗佳市充阔少了,这还不算阿尔弗雷德次次都往车里塞钱的那部分。

因为最高档次的在莱茵街,距离尤妮丝住的地方实在是太近,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

“我喜欢罗佳的氛围,它比较慵懒,相较维恩而言;不怕你笑话,我甚至觉得罗佳街上的人走路都比维恩街上的人慢很多。”

“慢节奏的城市。”

“慢节奏……我很喜欢这个形容。”

尤妮丝推开一家皮鞋店的门,走了进去。

卡伦在店门口停顿了几秒,看了一下牌子上标注的“男士皮鞋店”。

所以,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就比如包办婚姻;

如果你恰好被安排了一个你觉得还不错挺合适的人选,你会发现对方和你一样,都在有意识地推进着这一进程,互动感会很强烈。

当然,以卡伦的性格和心理成熟度来说,他也不可能去谈一场“你猜”“你猜不猜”“你猜我猜不猜”式的恋爱。

“你喜欢哪款鞋子?”尤妮丝问道。

“那肯定是你来帮我选。”

“可鞋子是穿在你脚上的。”尤妮丝说道。

“但我很少低头。”

尤妮丝抿嘴笑了,在旁边店员的陪伴下,给卡伦选了三个鞋子款式。

“我们试一下?”

“好。”

卡伦在旁边一个软垫椅上坐下,开始试鞋。

女店员习惯性地蹲下来想帮忙,但尤妮丝先一步蹲下来,帮卡伦调试鞋子,用手指按了按鞋头,问道:

“卡不卡?”

“不卡。”

紧接着,尤妮丝又伸出手指在鞋跟位置戳了戳,试了试缝隙:“会不会有点紧?”

没等卡伦回答,尤妮丝就又道:

“不过穿一阵子就会宽松不少。”

“是的,您说的是。”女店员说道。

“你喜欢么?”尤妮丝抬头看向卡伦。

“喜欢。”

“好的,麻烦你帮我把这一双包起来,我们再试试那两款休闲的。”

从鞋店出来时,卡伦手中袋子里是三个鞋盒。

“你知道么,当初我母亲和我父亲认识时,我母亲也帮我父亲买了鞋,只不过是因为我母亲骑自行车压到我父亲的脚了,呵呵。”

“呵呵,这就是缘分,不是么?”

“是的,所以我母亲经常说,如果不是她那天骑车时大意,可能就没有我和我两个哥哥了。”

“不,不会的。”

“不会的?”

“两个注定会在一起的人,他们的相遇可能是因为一场小小的意外,但那场小小的意外,何尝又不是一种注定呢?”

“我很喜欢听你说话,卡伦,你就像是我父亲那样,他的话语也总能给人启迪与思考,很有味道。”

“那我真的很想拜访认识一下你的父亲。”

“你们肯定能有共同语言,我父亲最喜欢和人喝茶聊天了,但哥哥们和同辈的堂哥们都很害怕和我父亲面对面坐下。

你能知道那种感觉么,就是,家里有那种威严长辈的感觉?”

怎么不能,家里狄斯不就是那样么?

但卡伦不能这么回答,因为上次约会时,狄斯已经被自己安排去抓了泥鳅。

“我家里人都很和善,但我能想象出那种感觉,其实有些时候,他们不是故意要威严,而是不太习惯另一种爱的表达方式。”

“嗯,小时候哥哥们被父亲训哭后,母亲也总这样安慰他们。”

“前面有一家皮带店……”

尤妮丝伸手撩起卡伦的外套去看卡伦的皮带,但这个动作做到一半,她又忽然意识到不妥,脸一下子就红了。

卡伦牵起她的手,

道:

“走,看看。”

选了两条皮带出来后,卡伦依旧很自然地牵着尤妮丝的手。

“肚子饿不饿?”卡伦问道。

“还好。”尤妮丝微微嘟着嘴,上半身轻轻左右微晃,但这种程度的晃动无法将自己的手从卡伦手中甩出。

这个嘟嘴的模样,让卡伦想到了那天下午的普洱嘟嘴。

“那我们去吃晚餐,前面好像就有一家维恩餐馆。”

“好啊……不,等一下。”

尤妮丝停下了脚步,目露思考之色。

卡伦问道:

“是不是忘了买雨伞?”

“对的,雨伞。咦,你怎么知道?”

买皮鞋,让你走不掉。买皮带,把你拴住。买雨伞,把你勾住。

这是母亲吩咐过的维恩习俗,在维恩,上至贵族下至贫民,到谈婚论嫁前,女子都会给男子准备这三样礼物。

问完话的尤妮丝直接低下了头,

皮靴轻轻跺地,

他居然知道这个维恩习俗!

“那我们就先把任务完成?”

卡伦低下头,伸手轻轻拨开了尤妮丝的头发。

尤妮丝“嗯”了一声。

到底还是个十九岁的姑娘,家族条件的原因让她在很多方面都能远超同龄人,可有些东西,没经历过是不可能得到真正经验与成长的;

而且还不能从书上去获得恋爱经验,因为能轻易谈到恋爱的人很少去看恋爱的书,所以想想这些书到底是写给谁看的?

尤妮丝为卡伦选了一把黑色的雨伞,伞把很精致,富有艺术气息。

“我感觉我已经被武装起来了,就像是以前上战场前被扈从帮忙穿戴好甲胄的骑士。”

“有那么夸张么?”尤妮丝笑道。

“嗯,有的,谢谢你,尤妮丝。”

“不用客气,而且我觉得说‘谢谢’显得有些见外了……”

卡伦低下头,在尤妮丝说话时,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嘴唇。

尤妮丝愣住了,这是她的初吻。

“我接受你的批评,而且及时做出了改正,请您检阅我现在的态度。”

尤妮丝伸手,拍打卡伦的胸口。

“呵呵呵……”

卡伦右手提着雨伞鞋盒皮带盒,左手直接将女孩搂了过来。

女孩似乎想要挣脱,但卡伦略带些许蛮横地将她重新搂住,道:

“走,我们去吃晚餐。”

这或许不是爱情,双方其实都带着些许的刻意;

但无法否认的是,双方都愿意在此时表露出平日里不会流露出的天真一面。

卡伦看着身侧被自己搂着的女孩,

可能,

我们都戴着面具,

但至少,

是自己喜欢的那种款式。

维恩餐厅的地道维恩菜,让卡伦吃得不是很满意;

可能是因为维恩人的骄傲也一并体现在了菜式上,过分讲究传统却排斥任何的创新与与时俱进。

如果不是因为对面坐着的尤妮丝在这些菜里吃出了家乡的味道,卡伦甚至不会去动第二叉。

“感觉你不是很喜欢维恩菜的口味?”尤妮丝留意到了,因为卡伦并未隐藏自己对面前食物的情绪。

“是的,我觉得我肯定吃不惯维恩菜。”卡伦很直白地说道。

如果说瑞蓝菜式是齁甜齁甜的话,那么维恩菜就是在各种传统坚持下所做出的黑暗料理。

不是说它有多么难吃,食材是好的,可它似乎就故意的一样要把食材做得没那么好吃。

听到这话,

尤妮丝心里忽然一黯,

所以,他这话的意思是,他不会习惯维恩的生活?

母亲还让我问他愿不愿意去维恩,他显然是不愿意的。

“不过好在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我家餐厅有个铃铛,你记得么?“

“记得,上次我看到了。”

“我很享受每次准备好料理后,摇动铃铛呼唤我家人出来用餐的感觉,那是一种美食之上的美妙感受。”

“真好,我虽然也学过烹饪,但我知道,我肯定比不过你。”

上次那盆色香味俱全的酸菜鱼,让尤妮丝记忆犹新,可惜,那道菜是给猫准备的。

卡伦伸手,放在了尤妮丝的手背上,手指轻轻地摩挲。

尤妮丝的手微微有些僵,虽然大家都很默契地在快步走,甚至默契地在跳步;

但她暂时还没办法做到很自然地去维系这种亲密的肢体接触,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比如晚上躺在床上多回味几遍就好了。

长得英俊的好处就在于,你明明就是在趁机吃个豆腐,可在对方眼里就像是神父在对你进行着真诚的祷告。

卡伦一边摸着人家的手一边说道:

“所以,以后就算到了维恩生活,我也会坚持亲自做饭,我也能宣布你可以从这么多年维恩菜的惩罚之中解脱了。”

嗯?他说他要去维恩生活?

等等,这是告白么?

尤妮丝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这句话中震颤了一下,像是有一股电流通过了身体。

卡伦开口道:

“明天去我家吃晚餐,我家人想见见你。”

尤妮丝点了点头:

“好的。”

……

车停在莱茵街尤妮丝家门口;

二人面对面地站在门口,卡伦留意到,一楼客厅的窗帘微微晃动了一下。

“明天下午我来接你。”

“好。”

卡伦伸手,搂住了尤妮丝的腰,凑上前,亲了一下她的嘴唇。

第二次轻吻,她学会了闭上眼睛。

“晚安,好梦。”

“你也是,开车小心。”

“嗯。”

尤妮丝走入客厅,熟悉的位置,熟悉的熄灯以及熟悉的沙发位置上,坐着自己的母亲。

“进展真快。”詹妮夫人笑道,说着,将手中的烟放在唇边,“啵。”

“妈妈是在嘲笑我么?”尤妮丝问道。

“不,我是在为你高兴,你知道么,我看过太多的联姻,他们普遍貌合神离,可能在公开场合时装出一种形式上的恩爱,但明眼人一瞧就能瞧出来。

背地里,可能各自玩各自的,互不干涉。

很抱歉,我的女儿,我无法改变你爷爷的决定,作为母亲,我很失败。

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挺不错,你挺享受的。”

“妈妈,我觉得这个话从您口中说出来,好像有些不合适。”

“女儿大了,有什么不合适的,对了,我教你的给他买的那些东西,买了么?”

“买了,他很喜欢。哦,对了,明天我答应去他家吃晚餐。”

“嗯。”詹妮夫人忽然发现了什么,问道,“那他什么都没给你买?”

“妈妈,你知道买完那些东西都多晚了么,我们就去吃饭了。”

“呵,不像话。”詹妮夫人叹了口气,“怎么好意思就只让女方送东西而自己却什么都没表示的,他家也不缺那点钱,那应该就是这里……”

詹妮夫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是这里根本就没这个礼数的意识么,他难道不知道让女孩空着手回来面对她的母亲时,她得有多尴尬么。”

“妈妈,我又不缺什么,今天我给他买的东西,他也不会缺。”

“当然,肯定不缺,但那种女儿向母亲炫耀男友给自己买的礼物时的那种快乐,没有了。”

“我不在乎这个。”

“你在不在乎是你的事,他做不做是他的事,如果他要跟着你回维恩的话,看来还得好好再教育教育他,光长得好看也不行。

唉,得教教他什么才是礼数,毕竟,我们家可是很讲究礼数的。”

“不过……”

“不过什么?”

“他给了我一张书签,说是让我转交给您,让您代为转交给父亲或者爷爷,这是他爷爷给的。”

“书签?呵,幼稚。”詹妮夫人不屑地笑了一声,“他怎么不去路边采一株狗尾巴草给你做一个戒指戴着?”

“就是这个。”尤妮丝将一张紫色的书签放在母亲面前的茶几上。

随即,

“噗通”一声,

詹妮夫人直接对着书签跪了下来。

“妈妈,你怎么了?”

尤妮丝马上上前搀扶自己的母亲。

“我没事,我没事。”詹妮夫人露出勉强的笑容,“你先去洗漱吧,我没事,就是腿坐久了有些发麻了。”

“真的没事么,妈妈?”

“没事,没事,你先去洗漱。”

“好的。”

等尤妮丝离开后,

詹妮夫人用颤颤巍巍地手,想要将这枚书签拿起,但手伸到半途,又换成两只手一起,小心翼翼地将它“端”起。

换了一身家居衣服的尤妮丝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

“妈,你现在好些了么?”

她发现茶几上杂乱摆放着不少母亲平时喜欢佩戴的首饰,而首饰盒则闭合着放在那里。

詹妮夫人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明天,我陪你一起去他家。”

“嗯?”尤妮丝疑惑道,“需要这么的正式么?”

詹妮夫人像是一只猫被踩到了尾巴,

近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

“我们不能不懂礼数!”

“咦?”

詹妮夫人用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坐回了沙发上。

“妈,您真的没事么?”

詹妮夫人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的女儿,道:

“如果你明晚不想回来的话……”

“什么?”

“也可以留宿在他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