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写一个名字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530字
  • 2021-11-23 20:36:09

在西莫尔太太那里坐了一会儿后,卡伦就告辞开车回家。

西莫尔太太眼下正处于一种精神失落的状态,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丈夫背叛所带来的愤怒与仇恨正在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生活习惯上的各种不适应,从两个人的生活节奏变回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就如同缺了一根腿的桌子。

对此,卡伦给出的建议是,搬家。

换个房子换个新环境,这样可以有效地摆脱以前生活惯性的影响。

这个建议普通人并不适用,但西莫尔太太没问题,因为她很有钱。

回到家,

卡伦拿着颜料盒走入客厅。

温妮姑妈正坐在沙发上盘账,玛丽婶婶则翘着腿坐在她对面吃着水果,梅森叔叔则躺在停尸台上放着的一口精致黑棺里。

“我觉得里面可以再加一点装饰,比如放收音机盒的位置,或者藏一个暗盒,里头装一把枪。”

“你这是要防盗墓么?”温妮姑妈头也不抬地给出评价,“感觉还是给墓园管理员多配一把枪来得更实在些。”

“我是觉得万一假死了在棺材内苏醒,可以用枪来求救,如果不是墓园没办法拉电话线,我真想直接在里面装个电话机。

你想想,逝者亲人肯定希望逝者能够有几率忽然苏醒,至少会有这种美好愿景,不是么?”

温妮姑妈继续摇头:“我们服务质量很高,土埋得很深,子弹打不穿,而且在他开枪前,他应该早就被闷死了。”

“希望,希望,我说的是这个。玛丽,如果我死了,你希望棺材里的我忽然坐起来么?”

玛丽婶婶咬了口苹果,摇头道:

“我会在给你殓妆时先给你胸口上插一刀,防止你假死,杜绝这个可能,因为我不想你在棺材里闷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梅森叔叔愣了一下,坐起身,看向玛丽:

“这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亲爱的。”

随即,坐起身的梅森叔叔看见了正好走进来的卡伦,马上喊道;

“哦,天呐,让我们看看是谁回来了!

他带着金色的光泽,

他脚踩着夕阳的霞光,

他的身边满是华丽的乐章,

啊,

原来是我英俊的侄子,卡伦!”

梅森叔叔单手撑着棺材边缘一个侧翻出来,落地时脚微微一个打滑,下面又是停尸台的台阶,只得继续前倾身子向前滑跑,跑下台阶后惯性还在,身体则完全失去了平衡;

最后,

“噗通”一声,

直接跪在了卡伦面前。

卡伦只能习惯性地侧开身,没有受叔叔这个大礼。

温妮姑妈直接丢下了钢笔,快步向卡伦走来,却在不留神之下高跟鞋踩在了自己裙摆上,裙子质量太好,没坏,但她却整个人栽倒在茶几上,双手勉强抱着茶几边缘不至于再滚落下去。

玛丽婶婶本该是最淡定的一个,可先是见自己丈夫给侄子磕头再见小姑子滑稽地倒在自己面前,连番惊吓之下,先前嘴里还没咀嚼好的苹果吞咽下去,卡入了喉咙,只能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打算呕出来。

顾不得去搀扶叔叔和姑妈了,卡伦直接冲到婶婶面前,将颜料盒丢在沙发上后自后方将婶婶双手环抱住;

随后双手握拳,用大鱼际向婶婶的上腹部给予向内、向上的冲击力。

海姆立克急救法,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啊!”

婶婶终于喊出了声,吐出了一块苹果。

卡伦长舒一口气,用左手手背擦了一下额头,右手则将先前丢在沙发上的颜料盒拿起来,放在了茶几上。

“呼……呼……呼……”

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的婶婶转向卡伦,还没等自己完全缓过来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卡伦……昨天……约会……怎么样了?”

“亲爱的,你没事吧?”梅森叔叔马上过来查看自己妻子的情况。

玛丽婶婶一把推开自己的丈夫,继续看向卡伦,示意卡伦回答。

“对对,昨天约会怎么样了?”梅森叔叔见自己妻子没事了,马上就重新聚焦回了焦点问题。

温妮姑妈双手在整理裙子,可眼睛一直盯着卡伦。

卡伦是真的没料到家里人对自己约会的事情这么关心,这大概是出于自家养的猪终于开始出栏拱白菜的期待感与成就感;

说实话,卡伦挺感动的。

“挺好的。”卡伦回答道,可能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简单地回答,卡伦又马上补充道:“我们去逛了游乐园,去看了电影,然后去吃了饭,就是叔叔推荐我的那个坐落在河边的玛姆情侣餐厅,环境真的很不错。”

“然后呢?”温妮姑妈追问道。

“对啊,然后呢?”梅森叔叔追问道。

玛丽婶婶摊开手:“还做了什么?”

“然后天色不早了,我就送她回家了。”

“回家前呢!”温妮姑妈问道。

“不,是在家门前。”玛丽婶婶纠正道,“到她家门口了,分别时,做什么了没有?”

卡伦舔了舔嘴唇,

只能回答道:

“我抱了她。”

“欧耶!”玛丽婶婶马上攥紧拳头挥舞了一下,“一个女生肯愿意让你在她家门口抱她,证明她已经默认了和你的关系了!

因为她的妈妈,可能就在客厅窗帘缝隙里偷偷地看着这里!

如果以后米娜谈恋爱被男生送回家,在家门口时,我肯定会站在窗帘后偷偷地看他们,我还不能开灯,怕我的影子被他们看见!

但米娜肯定知道我会偷看,所以如果这个情况下她还愿意让你抱她,就差不多了,因为她已经准备好将你们之间的发展关系公开给自己家里人看了。”

“不,不,不,还有一个区别,是礼貌性的拥抱么,是你主动的么,她是否会不好意思呢?”梅森叔叔马上开始细节分析。

“我抱了两次。”

“哟!卡伦先生!好,很好,很好啊!”

梅森叔叔举起手掌,在卡伦肩膀上连续用力地拍击,像是一位已经从战场上退下来浑身是伤痕的老将军在对晚辈进行传承:

“不愧是我们茵默莱斯家的男人!”

卡伦只能礼貌性地微笑。

温妮姑妈开始祷告:“感谢神,感谢神,我们家的卡伦谈恋爱了。”

玛丽婶婶则笑道:

“我就说的,以前的我们家卡伦有些内向木讷,现在我们家的卡伦,哪个年龄段的女人能抵挡住他的诱惑?”

卡伦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这帮长辈的热情,只能问道:

“爷爷在家么?”

“在三楼书房。”玛丽婶婶回答道。

“那我去找爷爷。”

“嗯嗯,应该的,应该的。”玛丽婶婶随即又想到了什么,马上追问道,“对了,卡伦,还有一件事。”

“嗯,婶婶?”

“你是如何在和尤妮丝老师约会完之后,又跑去皮亚杰先生家过夜去的?”

“因为他们住在一条街上,皮亚杰先生是心理学教授,所以我们……”

“你以后离他远点,他妻子不是刚亡故么,怎么几次三番地来我们家找你。”玛丽婶婶皱着眉提醒道。

“是的,是的。”温妮姑妈也附和道,“我听说,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很喜欢那种乱来的。”

卡伦父母去世得早,这些长辈就担负着卡伦父母的责任,吃喝用度上都比自己孩子高一级,他们会为卡伦的成长真心高兴,但更怕卡伦走了歪路,到时候他们没办法去面对卡伦那对在天堂的双亲。

卡伦知道她们想歪了,自己和皮亚杰真的只是单纯的性格和专业都投机的朋友,而且他现在……

所以,

卡伦只能说道:“皮亚杰先生的父亲是我国的能源与工业发展部部长。”

玛丽婶婶:“那多与皮亚杰教授交流,应该能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

温妮姑妈:“像皮亚杰先生那样的人,肯定作风很优良。”

梅森叔叔“呵呵”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妹妹变脸。

“我去问候爷爷了。”卡伦对几位长辈点头,走上了楼。

“你们也不想想,一个大学教授就能住莱茵街么。”梅森叔叔笑道。

“梅森。”

“嗯,亲爱的?”

“玛姆情侣餐厅,为什么你没陪我去过?”

“额……”

……

卡伦来到三楼时,看见普洱坐在窗台上,对着面前的一盆花,正不停地用猫爪子拍着,窗台边缘,已经洒落了不少花瓣。

这只猫,在这里玩煽情与情调。

“你这个可恶的邪神。”普洱扭过头,盯着卡伦,“你居然敢这样对我。”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晚辈被面前这个男人泡,自己想去蹭着当个电灯泡还被提溜回了家里,委屈,很委屈,非常的委屈。

卡伦走到普洱身边,弯腰,小心翼翼地把窗台上的花瓣都收拢到手里,然后看着这些花瓣,叹了口气。

普洱愣了一下:

“你在做什么?”

“这些花,太可怜了。”

“嗯?不,我比这些花还要可怜!”

“你的爪子留点情,你看你,都弄疼她们了。”

“你在演话剧么?”普洱问道,“你可不可以正常一点?”

“等会儿我去拿把小铲子,在花园里挖个坑,把这些可怜的花瓣安葬了吧。”

“你……你……你……你疯了么!”

卡伦一拍额头,

将花瓣洒落在地,

歉然道:

“抱歉,我还沉浸在昨天的氛围里,没能转回来。”

“无耻!卑鄙!下流!邪神!”

普洱两只后脚支撑身子,对着卡伦挥舞着爪子:

“你就是用这些情调来欺骗我那可怜纯真的晚辈的么?”

“嗯,是的。”

“喵喵喵!!!”

普洱飞扑向卡伦,卡伦没动,任凭普洱扒拉在自己身上,看着它对着自己举起了爪子。

然后,

普洱愣住了,

已经举起的爪子,却无法落下去。

一时间,氛围有些尴尬,尤其是普洱,猫爪子探出去又收回肉掌里再探出去又收回。

“你为什么不躲?”

“你为什么不抓?”

“你真的是太无耻了,你连按照流程躲一下让我出出气都不愿意!”

“呵……”

卡伦很淡定;

狄斯就在书房里面,普洱疯了才敢在此时把狄斯最喜欢的孙子抓破相,尤其还是孙子正在谈恋爱的时候。

家里人都怕爷爷,嗯,家里的猫也是。

卡伦伸手将普洱从自己身上取下来,放在了窗台上。

普洱用爪子在窗台上来回摩擦着,

有些失落道:

“英俊的外表,成熟的灵魂,我不认为我的那个晚辈能够抵挡得住,但我就是好生气,你们爷孙两个怎么能这样!”

卡伦在窗台边坐下,伸手摸了摸普洱的头:“其实,我还没怎样。”

“呵呵。”普洱咧了咧嘴,“为了一张船票,就去欺骗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你不觉得自己很过分么?”

“我才十六岁。”

“你知道我说的年龄是什么意思。”普洱倔强地躲开卡伦的手掌。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和你,都无法改变。”卡伦伸手指了指书房的门,“其实我也不是很想这么早谈恋爱,我本来觉得我还有很多时间去做一些我私人的事情。”

普洱马上抬起头,瞪着卡伦:

“不想谈恋爱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那个孙孙孙孙侄女配不上你?”

“很可爱的姑娘,和她一起散步时,挺舒服的。”

“我觉得你这不是在形容爱情。”

“嗯,我也不认为没谈过恋爱当了一百年猫的某人,能懂什么叫爱情;我甚至还记得那天有个人看到人家姑娘来了,就嚷嚷着催促我去配种。”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先玩忧伤的是你。”卡伦提醒道,“做一只乖巧可爱的猫咪不好么,我这里还有很多鱼的做法。”

普洱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舌头舔过嘴唇,

但还是很严肃地道:

“狄斯做的决定,我无法改变,这个我清楚。”

“嗯。”

“而且我能猜到,我那个晚辈姑娘,她就算不和你联姻,其实她的婚姻自主权也不会在自己手上,我当年之所以选择离家出走,也是因为我爷爷逼迫我去相亲。”

“你因为联姻的事所以才和家族决裂的?”

“那个是后来,我家族得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东西,然后家族里的野心家准备利用这个东西来壮大家族,他们甚至想建立一个以家族为主导的神教。

然后,我亲自把那个东西偷出来,毁掉了。”

“好吧。”

“你就不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懒得问。”

卡伦站起身,他准备去见狄斯了。

普洱则用爪子抓住他的裤子:

“还有一句话,说完你再去见狄斯。”

“好,你说。”

“我很爱我的家族,虽然家族现在的人我应该都不认识了,但他们是我当年兄弟姐妹们的后代,所以在他们身上,保留着我对家这个概念的精神符号,你懂么?”

“我明白。”

“所以,卡伦,等你去了维恩后,你能像对待茵默莱斯家的人一样,对待我的家人么?”

卡伦摇了摇头。

普洱嘟起了猫脸。

卡伦笑道:“前提是,他们要像这个家里的人一样,把我当作家人对待。”

说完,

卡伦走到书房门前,敲响了门。

“进。”

………

“进展如何?”狄斯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孙子。

“才正式约会的第一天。”卡伦提醒自己的爷爷。

狄斯很平静地说道:“谈恋爱这种事,有时候一刻钟就可以确定结果了。”

卡伦觉得爷爷说得很有道理,正常情况下,谈恋爱就像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就开始了。

至于那种苦情地追逐戏码,嘘寒问暖,来来回回折腾与苦侯,往往只是在单方面地去感动自己。

最后即使“追”和“磨”成功了,大部分情况下也是对方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得不说,茵默莱斯家的男人,好像在这方面,一直有着极强的自信。

“所以,你的回答呢?”狄斯问道。

“我觉得是一个好的开始,彼此都是。”卡伦说道。

“嗯,很好。过几天邀请她来家里吃饭。”

“会不会太快了点?”卡伦问道。

上次是家里人都清空了,以家访的名义来家里见面的,可爷爷说的,明显像是要女方正式见家长了。

狄斯喝了一口茶:“她家里人也会帮着催的。”

卡伦点了点头:“明白了。”

双方家里威严的大家长都已经达成了默契,小辈之间可选择的余地本就不多,甚至几乎没有。

哪怕拥有着丰富的“自由恋爱主义”思想与认知的卡伦,在得知是狄斯的意思后,也只能选择去相亲去主动接触,女方那边自然更没有“退路”。

也因此,在这种前提下,能够遇到一个让自己觉得舒服的对象,就真的是难能可贵了,甚至是天大的幸运,该知足了。

“对了,爷爷,我知道谁是那位您说的要去帮我们善后的异魔了。”

“哦。”

狄斯对此显然并不感到惊讶,也确实没什么好值得意外的。

“壁神教,是禁忌么?”

“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因为壁神教的主要传承,早就被打断了,所以散落在各地的壁神教普通信徒,并不会遭遇什么打压和迫害。

但,总会有一些人,保留或者继承了壁神教的传承,虽然数目少得可怜,但他们,却一直是秩序神教的打击对象。

因为壁神教的真神——瑞丽尔萨,就是被秩序之神亲手镇压的。”

老大镇压了人家的老大,那么下面的小弟自然也会对对方的小弟赶尽杀绝。

“为什么?”卡伦问道。

“因为瑞丽尔萨妄图给秩序之神画出最终壁画,触怒了秩序之神。”

“原来是这样。”

在人家春秋鼎盛时,你去预言人家什么时候会陨落,这不被镇压才怪。

“那些关于各个宗教概述的书,都看完了么?”

“刚看完第一遍。”卡伦回答道。

“好好看看,然后选一个出来给我。”狄斯取出一张紫色的书签,放在卡伦面前,“把那个教会的名字写在这张书签上。”

卡伦将书签拿在手中:

“那我还真得再仔细看一看,因为我还不知道自己对哪个教会比较感兴趣,也暂时还说不出来最喜欢哪一个。”

“不,你弄错了意思。”狄斯摇了摇头。

“嗯?”

狄斯看着卡伦,

很平静地道:

“选一个你最不喜欢的教会。”

卡伦愣住了,

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所看的那本《秩序之光》神话叙述里的一章内容:

“秩序之神的女儿安卡拉小时候因为一件小事生气了。

秩序之神递给了她一张书签,让她写下自己最讨厌的一位神祇的名字;

很快,那位神祇陨落了;

然后,安卡拉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