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哦,亲爱的,当然!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4256字
  • 2021-11-25 20:38:26

怎么,

谁都知道我是邪神?

卡伦觉得有些无语,

霍芬先生说自己是邪神,家里的猫说自己是邪神,收音机妖精也说自己是邪神;

可自己,

真的不是啊。

他不是什么“大能”转世,

也不是什么“真神”重生,

他和秩序之神光明之神,没一丁点关系;

甚至连认知这个世界,也是从玛丽婶婶与梅森叔叔的家长里短中开始的。

他上辈子就是周勋,这辈子就是卡伦,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

自己已经有些习惯了,就像是习惯了自己这张英俊的脸一样。

礼品盒被卡伦放到副驾驶位置上,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礼品盒收好,放进了汽车内部抽屉里,还用两沓卢币做好了固定不会颠簸。

这一盒颜料,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用琳达骨灰做的。

因为如果仅仅是一盒普通的颜料,以皮亚杰的身家再算上自己的家境,根本犯不着特意送自己,自己又不是对绘画痴迷却没钱买颜料的窘迫小学徒。

发动了车子,向前驶去。

一边匀速开着车卡伦一边在心里思索着:

这样看来,琳达应该不是贝瑞教的信徒,而是壁神教的信徒了。

因为一定程度上,贝瑞教信徒的风格与壁神教很类似;

前者,是追求对大自然的感恩,讲究解放天性,甚至一度道德滑坡到听说哪里举办了无遮大会,后面人们都会跟一句:肯定是那帮贝瑞教信徒干的!

后者,在如今普遍没有奴隶阶层的时代,他们基本就属于绘画艺术家。

前者人数众多,毕竟装成艺术家很容易,或者误以为自己是艺术家很容易,而后者则可以借用前者的数目庞大来隐藏自己。

那么,

琳达到底是人还是异魔呢?

阿尔弗雷德曾说过,莫莉女士已经不能算人了,因为她作为人的部分早就少得可怜,就算现在用了死去女护士“娜丝”的身体重新以“人”的面目示人,但实质上,莫莉女士就是一头异魔。

所以,

琳达这种连遗体都烧成灰的,肯定属于异魔无疑了,人莫莉女士至少还剩下两条腿加一张脸呢。

书上说,

壁神教为了能赶得上周期,怕来不及临时制作,有时甚至会选择“提前制作”壁画。

这里的“提前”,其实就带着“预知”的意思。

他们似乎能预知神的下一步动作。

事实上,壁画这一载体,撇开宗教层面上的“记录”功能,它往往也承载着对未来的“想象”。

就像是墓葬里的壁画一样,很多时候前半段记载的是墓室主人生前的功绩功勋,后半段很可能就是墓室主人在“亡者之国”的生活状态,更有甚者,会加上对日后盗墓人的诅咒。

也难怪这个教会无法真的发展壮大起来,因为壁神教的这种属性,注定会遭受大教会的打压。

预知未来,是“真神”的旨意,是“真神”的能力,是需要通过神降仪式获得神的只言片语去猜去悟的,哪里能让你这个小小教会抢了真神和大教会的“饭碗”?

卡伦觉得,这应该才是琳达需要借用“贝瑞教”身份隐藏自己的真正原因所在。

那么,琳达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呢?

和阿尔弗雷德比起来?

不知不觉间,阿尔弗雷德已经成为了卡伦分析衡量异魔实力的计量单位。

亦或者,

有些异魔的能力不能用单纯的“强”与“弱”去区分?

就像是普洱一样,它能轻松用爪子抓破蛊惑异魔所制造的幻境,但面对被附身的傀儡,它只能被一脚踹飞。

可惜了,

书中对此记载得不是很详细,具体的还需要等自己回去问狄斯,狄斯肯定知道得更多。

“好的,邪神大人现在要开车回家了。”

卡伦自嘲式地笑了笑。

然后,

面色一僵,

猛地踩死了刹车!

快速刹住的车,让卡伦身子一晃,被安全带狠狠勒了两下。

谁知道我是邪神?

霍芬先生、普洱,他们是神降仪式的直接参与者,也认识上一个“卡伦”,所以他们知道自己是“邪神”,这很正常。

阿尔弗雷德后来说过,是因为自己无意之间曾借助杰夫的遗体,意识降临到他与莫莉女士的精神之桥,再加上自己的那首用中文唱的《国际歌》,也就是阿尔弗雷德口中的“圣歌”,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他又和狄斯交手过,狄斯的神秘让他联想到贝尔温市前不久发生的违规超规格神降仪式;

总之,阿尔弗雷德是因为和自己深度接触过,再加上他自己的智慧分析,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一定程度上,狄斯还纵容了阿尔弗雷德的猜想,而且还同意了他和莫莉女士的应聘,给他们发了秩序神教在编异魔助手的身份。

除开他们这两个之外,

还能有谁知道自己是邪神?

看一眼就能知道自己是邪神么?

琳达有这么强么?

普洱和狄斯可是都告诉过自己,只要自己不正处于像之前在地下室将尸体唤醒的状态,平日里,自己就是一个实打实的普通人;

因为自己根本就没入教,也没经历过净化,除了那偶尔触发的特殊能力,自己真就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

琳达是怎么看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

看看霍芬先生以及普洱对自己“邪神”身份的反应吧;

霍芬先生临死还觉得让狄斯杀了自己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普洱看似为了吃鱼和自己关系很好,但心里一直很排斥自己去和她的家族后人产生关联,怕自己邪神的身份给她家族带来厄运。

琳达呢?

她感激我和她丈夫成为了朋友,感激我在她丈夫因失去她而消沉的这段日子里来陪伴她丈夫走出来。

你对“邪神”的概念,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然而,

如果不是有误解的话,

那是否就意味着,

她其实很了解自己?

所以,

还有谁能了解自己呢?

……

“过些日子,在贝尔温市会再举行一场超规格的神降仪式,一位强大的异魔,会尝试召唤他那在上个纪元被秩序之神镇压的始祖。”

“是的,我帮他实现夙愿,他帮我将上一次神降仪式的罪责与嫌疑全部摘除。”

……

卡伦脑海中浮现出上次在接霍芬先生回家时,于灵车上爷爷所说的话。

还有一个人,

不,

是还有一个异魔,也知道爷爷的超规格神降仪式,而且他准备复制这个仪式,他的这个举动,会帮茵默莱斯家洗去所有嫌疑。

卡伦重新发动了车子,然后打死方向盘调头。

车,再次在皮亚杰家门口停了下来,让卡伦意外的是,自己先前出来时停在自己车旁边的皮亚杰的那辆车,在此时已经不见了。

卡伦下车,推开院门,皮亚杰家里屋的门也依旧没有上锁,甚至还是开着的。

“皮亚杰?皮亚杰?”

卡伦在客厅里喊着。

餐桌上,还有早餐的餐盘没收拾。

卡伦上了楼,在卧室里找,在客房里找,在书房里,但都没有看见皮亚杰的身影。

最后,卡伦来到了那间画室。

推开门,

里面只有画作没有人。

然而,

和自己上一次来不同的是,

原本洁白的那一堵墙,像是昨晚的客房天花板一样,被人画上了壁画。

卡伦走到这幅壁画前,往后退了几步。

壁画中,

一个女人飘浮在半空中,在她身下,是一片建筑群,最高的那座大厦天台上,有一个男人的身影,他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正抬头面带微笑地看着上方空中的女人。

而女人,

则一边流着泪,一边将手,伸向空中。

空中,有一片乌云,但在乌云深处,有一尊伟岸的身影若隐若现,是一个女巨人的身影。

她的头发很长,如同藤蔓,外绕着宛若星辰粉末一样的光亮,她在乌云中伸出的双手,一边是池塘,一边是巨大的鹅毛。

壁神教!

琳达要召唤的邪神……就是壁神教的真神,自己昨晚梦见的那个女巨人形象的神祇。

这是她的始祖么?

这位女巨人是她的祖先?

亦或者,在狄斯的叙述与认知之中,对于真正的信徒而言,信仰中的真神,本就是比自己始祖更为亲近和伟大的存在?

毕竟,有多少人能够直接说出自己爷爷父亲的名字?

但绝大部分人都能说出自己信仰中距离自己上千年甚至隔着一个纪元以上真神的尊称。

卡伦目光向下,

在壁画的最下方,

一个本不该被画出来,却又用了艺术手法做了“夸张”与“扩大”的方式,描绘出了一个祭坛。

卡伦深吸一口气,

所以,

爷爷口中的那个比较强大的且准备帮自己家洗脱嫌疑的异魔,就是琳达!

为什么琳达需要隐藏身份,假称自己是贝瑞教信徒?

因为壁神教是一个禁忌,

而镇压壁神教真神的,就是秩序之神!

爷爷为什么会和琳达认识?

因为爷爷都能当着自己的面说出:妓女养的秩序之神;

所以他认识一个和秩序神教有着深仇大恨的壁神教信徒,而且关系不错,还能一起参与密谋,这很奇怪么?

不,

一点都不奇怪。

卡伦坐在了地上,低下了头;

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抓紧时间找到皮亚杰,告诉他,你人格分裂出来,或者干脆就是你那还没死透只是失去了肉身的妻子,正准备举行一场有去无回的神降仪式;

这是狄斯亲口说的,她注定会失败,注定会与祭坛一同消亡。

神降仪式后,你将永远地失去你的妻子。

她将无法再陪伴在你的身边,不能再为你准备早餐,不能再帮你洗澡,不能在你睡着的时候出来照顾你。

你将接受和面临,你挚爱的妻子,永远离开你的残酷事实。

身为朋友,这是卡伦应该做的。

他可以通过警察,或者登报或者干脆自己开车去贝尔温市就找到画面中的这栋大楼所在的地方等着皮亚杰。

皮亚杰可能阻止不了,但他至少可以有机会去尝试。

可偏偏,

卡伦又不能这么做。

因为这是狄斯和琳达约定好的事,是狄斯完成超规格神降仪式后将茵默莱斯家拉出漩涡的闭环。

卡伦真不是担心自己的邪神身份暴露,至少现在他考虑的不是自己。

而是如果他真的想尽一切办法去尝试提醒和帮助皮亚杰去阻止,

那么以后来自秩序神教的搜查以及其他正统大教会的后续调查,会不会让叔叔婶婶姑妈米娜他们,陷入到危险之中?

一边是家人,一边是脾性相投且性格很好的朋友;

他没去纠结该怎么选,

事实上,

他现在就坐在这里,没急着开车下去追赶,就已经是做出了选择,他选择了家人。

“唉……”

在画室里坐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卡伦站起身,慢慢走出来,下了楼梯。

在推开玄关门来到院子里时,卡伦看见住在皮亚杰家隔壁的西莫尔太太正站在门口向里面张望着。

“卡伦。”

“西莫尔太太。”

“是这样的。”西莫尔太太拿出一封信,“亚当斯先生刚刚给了我一封信,说我下次去你家找你做心理咨询时可以帮他把这封信交给你,或者如果哪天你来家里找他时我看到了,也可以直接给你。

距离下次去找你做心理咨询的日子还早,所以我本来不急,但刚刚在阳台又恰好看见你开车又回来了,我一开始还不确定,但好像开车的人是你,所以……”

西莫尔太太将信递给了卡伦,

“反正是下次要交给你的,虽然早了点,但也算是吧?”

“谢谢你,西莫尔太太。”

卡伦伸手接过了信。

西莫尔太太为自己辩解道:“我是觉得如果是有什么事的话,早点交给你应该更合适一些,是吧?”

“是的,西莫尔太太。”

“那么,你待会儿要来我家坐坐么?”西莫尔太太有些期盼地问道。

“我想先一个人安静地看完这封信。”

“当然,当然应该先这样,我不急,我不急,你先看信,我就先回去了,我就在院子里坐着,今天太阳不错,我想晒晒太阳,呵呵。”

卡伦拿着信,走回了皮亚杰家,坐在昨晚自己睡过的沙发上,拆开了信封。

这封信,很简短,甚至没有琳达给自己的信长。

写得也很潦草,可以看出来是匆忙之下写好的,这意味着,皮亚杰是临时起意。

不,

既然把信交给西莫尔太太的是皮亚杰而不是琳达,就说明不是琳达控制了皮亚杰的身体,而是皮亚杰自己的选择,是皮亚杰本人开着车去贝尔温市了。

信展开:

“亲爱的卡伦:

琳达昨晚在梦里告诉我,她想要去完成一幅她这辈子都梦想着去完成的作品,但代价是她将永远地离开我,问我是否同意。

我说:

哦,亲爱的,当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