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告密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6475字
  • 2021-11-17 10:46:16

“你的家族后人?”

“是。”普洱很笃定地道,“所以,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对她一见面就有好感了,她身上和我流淌着一样的血脉。”

“呵呵呵。”

卡伦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都说隔代亲隔代亲,你这隔了得多少代了?”

“不好数了,天知道她往上的几辈多少岁生的下一代。”

“不,你误解了我的意思,之前是谁撺掇我,只需要躺下舒服生孩子就可以了?”

“你……你闭嘴!”

“有你这么当祖祖祖祖祖奶奶的么?”

“你……闭嘴啊!”

卡伦双肘撑在桌面上,伸手,轻轻勾了勾普洱的下巴,把普洱小脑袋拨得一颤一颤的。

普洱没在意这种轻佻的举动,而是好奇道:

“你就直接信了我说的话了?”

“对啊。”

“就不问我一下,为什么就这么笃定,仅凭一个礼物钱包上的族徽?”

“不用问了啊。”

“流程也不走一下了?”

“狄斯同意的相亲对象,是你的家族后人,很奇怪么?”

“额……”普洱摇了摇头,“竟然有一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对啊,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你说是,我就信了。不过,你刚刚为什么这么激动地要求我远离她?

是你们家族有什么遗传病?

或者家族自带什么诅咒?

亦或者,

你们家族的人到了一定岁数,就会像你一样,变成一只猫?”

普洱摇了摇头,

道:

“变成猫,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我因为一些事情,很早就和家族决裂了,然后又遇到了一些人,出了一些意外,我就只能做了这么久的猫。

我家族虽然有些神秘,但据我所知,没什么遗传病,也没带什么诅咒。”

“那你为什么这么激动地警告我离你的这位后人远一些?”

“我……”

普洱不知道该怎么说。

然后,

它看见卡伦笑了。

普洱有些心虚地默默低下了头,甚至脸上还露出了讨好的神情。

卡伦伸手,

摸了摸猫的脑袋,

普洱罕见地主动用脑袋去蹭去迎合,

同时道:

“今天的酸菜鱼,真是美味,我今晚做梦大概都会回味它。”

“因为我是邪神,你怕因为我,给你的家族带来牵连与厄运。”

“……”普洱。

说这话时,卡伦很平静。

普洱很是羞愧地抬起头,看向卡伦。

先前情绪激动,它说话急了,但现在,它又忽然觉得自己因为这个理由警告他,好像确实是失了体面,心里头很过意不去。

再者,他今天还把酸菜鱼给自己吃;自己和相亲对象吃油泼面。

如果他很好糊弄就好了,可偏偏他总能敏感地捕捉到人内心的想法。

“我能理解,没事,自己是自己,家人是家人,哪怕过了百年,家人依旧是内心深处无法抹去的记挂符号。”卡伦继续揉了揉普洱的头,“不过这事,我说了好像不算。”

“唉,我那个后人肯定是看上你了,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女人在看着你的脸的同时和你聊很久的天后,都会想把你拉到床上去不留遗憾。”

“我不是这个意思,指的是狄斯。”

“哦,对了,狄斯!”

普洱重新抬起脑袋:“我之前说什么来着,狄斯肯定是知情的!”

卡伦觉得普洱兴许是变成猫太久的原因,导致它思维上面呈现出一种单循环,就是只能说一件事或者做一件事,没办法去兼顾;

这也正常,它这种状态相当于坐牢,这么多年来,除了和狄斯能说话也就能和自己说话,长时间的自闭很容易让人失去一些交流与思考上的扩散性。

“你家族在维恩,还很有钱?”

“在我那个年代,我的家族还没那么有钱,事实上,纸面财富很多时候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就像是那晚的莫尔夫。

这不能说明我的家族在这一百年里发展得越来越好了,甚至可以猜测是……混得越来越差了。

差到需要去陪维恩王室的那些老太太喝下午茶的地步了。”

“再久没有被清理的公厕也不会有鲱鱼罐头臭。”

“你说得对,所以狄斯的目的是……”

饭桌边的一人一猫,都沉默了。

“你会去问狄斯的,对么?”卡伦看向普洱。

“其实狄斯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普洱回答道,“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他决定做的任何事,其实都无法更改。”

“了解。”

“当然,或许在你这里不一样,他对你总是特殊的。”普洱露出一抹苦笑,“当然,或许因为你也是特殊的。”

这时,楼下门铃响了。

茵默莱斯家门口有一个专为客人设置的门铃,上面有标识语。

不过先前尤妮丝小姐并未使用它,毕竟她不是纯粹的“客人”,用这种方式来呼唤主家显得有些不合适。

卡伦来到了楼下,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位老夫人,而搀扶着老夫人的,是西莫尔太太。

“你好,夫人。”

“你好。”老夫人脸色有些憔悴。

“你好,西莫尔太太。”

“你好,卡伦,这位是莫德斯夫人,莫德斯先生刚刚过世,我们需要给他一个体面且合适的葬礼。”

这就是口碑效应,显然,西莫尔太太是帮家里做了介绍人。

很长时间以来,茵默莱斯家真正赚钱的生意,有一半其实就是靠着这种“口碑”运营起来的。

“我为此感到遗憾,您节哀。”

莫德斯太太点了点头。

“您请坐。”

卡伦安排她们坐下,然后自己去泡了红茶过来,并未询问她们口味。

因为可以观察的出来,莫德斯太太不是一个性格强势的人,再加上正处于失去丈夫的悲伤之中,在这个时候,性格偏保守的“顾客”需要的其实不是一个又一个的“选择”,而是她坐在那里,你稍微强势一点,在给出建议的同时,顺带帮她做出决策。

所以,

接下来在谈及葬礼细节与安排包括会场布置以及棺材选择等方面时,

卡伦的结尾用语都是:

“您看这样可以么?”

“我这样帮您选择您觉得是否妥当?”

“这种样式满足您和您先生的需求么?”

莫德斯太太只需要回答:“嗯。”“可以。”“好的。”

有些性格强势的顾客很反感这种被销售人员强行加派的情景,这会激发出她们的逆反心理,这其实和理性不理性没关系,就像是有人根本就闻不得香菜的味道,可偏偏他们又不属于香菜过敏。

而又有些人又比较适从于这种方式,或许是和家庭生活关系有关也可能是单纯的耳根子软,你让她在“A”与“B”中强行做一个选择,她会感到很苦恼。

面对不同的顾客需要用不同的推销策略;

倒不是为了把生意推销出去,毕竟西莫尔太太亲自领着老夫人上门,这单生意就算是由罗恩来谈,大概也不会泡汤。

但可以让双方的接洽,更短,也能让老夫人心里更舒服。

服务质量,其实在这会儿时就已经开始体现了。

定完了一切,

莫德斯太太长舒一口气,身子向沙发后靠了靠,又发觉自己这个坐姿有些不妥,马上又前倾坐起,道:

“很感谢你,小伙子。”

“您客气了,稍晚我们会派人把您先生接到我们这里来,如果您有其他想法和需要可以随时给我们打电话,总之,我们会帮您安排好一切。”

“谢谢。”

“从和您的谈话中可以感受得出来,莫德斯先生是一位很严肃的人。”

“是的,他平时在外面总是绷着一张脸,下属都很怕他,有时候他也会苦恼,还时常问我:我真的有那么吓人么?”

“您是怎么回答的?”

“我回答:哦,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和你一起过来的么?呵呵呵。”

“呵呵。”

接下来,卡伦顺势开始帮莫德斯夫人做心理辅导。

尽量让她觉得她的先生只是睡着了,来茵默莱斯家只是住店,让她先从悲伤之中脱离出来。

这其实有些自欺欺人,因为亲人离世的痛苦是不可能因为半小时一个小时的谈话就给消弭掉的,但可以让她在忙碌着丧事接待亲朋的这段日子里,尽可能睡得安稳一些。

而在这段时间里,玛丽婶婶以及温妮姑妈她们也回来了,她们其实很想问卡伦今天相亲的结果如何,但看见卡伦在和客人聊天,就很自觉地轻声上楼不做打扰。

终于,

莫德斯太太主动站起身:“谢谢你,小伙子。”

“您放心,一切都会安排妥当的。”

“我相信,我先生也相信。”

西莫尔太太搀扶着莫德斯夫人离开,出门时,西莫尔太太还向卡伦微微使了个眼色。

卡伦抱以微笑回应。

送走了客人,玛丽婶婶与温妮姑妈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客厅。

在她们询问自己结果之前,

卡伦直接摊开手,道:

“姑妈,单子我放在茶几上了,需要您打电话要求供货商马上供货。

婶婶,请把叔叔喊回来,我害怕今晚叔叔会留在火葬社与保尔喝酒到很晚,而我答应了莫德斯太太今晚就要去把她先生接回我们家来住。”

“这个不急……”温妮姑妈。

“对,这个先不急……”玛丽婶婶。

卡伦说道:

“B级套餐。”

“我去联系供货商。”

“我去给那死鬼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

“呼……”

卡伦长舒一口气。

晚餐由卡伦负责,简单地做了几道菜,西红柿炒鸡蛋、香菇肉片以及二荆条炒猪耳朵。

主食是面饼,用家里烤箱做出来的,外皮酥脆,卡伦又用刀给每个饼开了个口子,让大家伙就着配菜自己做“肉夹馍”。

汤是青菜豆腐汤,很鲜美,其实,不考虑往外贩卖的话,自己在家做豆腐还是很简单的。

为了莫德斯夫人的那一单,家里人都忙活了起来,卡伦则在饭后早早地洗了个澡就回到自己的卧室。

打开台灯,

拿出那本《秩序之光》,继续阅读。

看了大概一个小时,卡伦合上书本,拿出一张纸。

先画了一个圈,

再在这个圈旁画了一张自己的脸。

因为上辈子曾进修过一段时间的绘画,虽然没办法靠这个吃饭,也谈不上画得多好,但在普通人眼里,已经算是小有精致了。

这个圈往下划拉出了一条线,

线的尾端画上了一个房子。

随后,在线的中间,卡伦画了一个祭台,很抽象的一个祭台,旁边又画出一个人。

最后,

又在角落区域,又画了一个圈,上面标注了“维恩”。

紧接着,

又在“维恩”这个圈上,画了一个女孩形象,这是尤妮丝。

普洱的家族与茵默莱斯家族肯定是有关系的,这个关系应该绵延很多年了,毕竟,在狄斯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普洱就已经变成了茵默莱斯家的一只宠物猫。

而在它还没变成猫之前,其实就和家里有过交往。

这张图,很简单明了了,都不用去刻意地分析什么,更不用去体现高智商的装神弄鬼。

给自己的头像圈一下,再拉到维恩去或者拉到尤妮丝身边去即可。

狄斯,

这是在给自己准备后路。

因为自己的身份出现变故了么,或者是神降仪式的影响正在不可受控的继续扩散?

普洱的家族虽然按照她的说法,很难说和百年前比混得更好了还是更差了,但有一点可以说明,这个家族在维恩依旧是有头有脸的存在。

在罗佳市当财团在瑞蓝有一定影响力的莫尔夫家族根本就没资格碰瓷这个维恩的家族。

首先,两个国家的体量就完全不一样,瑞蓝一定程度上像是维恩的附属国;

其次,单纯靠着财富新晋崛起的家族和那些有着悠久传承的贵族家庭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差距,而这种差距在这个有“神权”的世界里,只会更大,甚至大到夸张的程度。

毕竟,莫尔夫先生只能“收养”一个米尔斯教会的边缘女信徒来做自己的情人,可百年前,尤妮丝家族的长辈就能变成一只猫了!

最重要的是,这只猫竟然能活这么久,堪称猫化石。

所以,自己如果去了维恩,有尤妮丝家族庇护的话,一定程度上是能保证安全的。

不过……

卡伦皱了皱眉,

怎么感觉是自己“远嫁”?

岂不是自己直接成了“上门女婿”?

卡伦下意识转动着手中的钢笔,他很纠结;

他珍爱这个家,他希望狄斯、叔叔婶婶姑妈以及伦特他们都能继续和和睦睦平平安安地生活在这里;

人是自私的没错,但亲情本就是一种自私;

所以,如果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需要自己去做“上门女婿”才能保证茵默莱斯家安全的话,他,其实并不会很抗拒。

他们把自己当作家人,自己自然就自愿为家人承担责任。

只是,

狄斯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这时,

卧室门被打开,伦特探出脑袋:

“哥,爷爷喊你去书房。”

“好的。”

书房门没闭合,卡伦在门上敲了敲,然后就推开进来了。

让卡伦有些意外的是,

今晚的狄斯没有像往常那样在书桌上拿着钢笔写着东西,

他很闲适地靠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茶杯。

“爷爷。”

卡伦很自然地在狄斯面前坐了下来。

“那位小姐下午来了吧?”

“是的,她来了。”

“嗯。”

狄斯点了点头,

一只手端着茶杯,另一只手摊开:

“秩序——囚笼。”

“嗯?”

这时,

书房门外,一只原本正在偷听的黑猫被丢了出去。

狄斯重新开始说话:

“感觉如何?”

“很漂亮,性格很好,也很有修养。”

“喜欢她么?”狄斯问道。

“爷爷问的是哪种喜欢?如果是男人对一个女人有好感的程度,是的,这是肯定的。”

“这就好。”

狄斯微微颔首,再次摊开手掌:

“秩序——囚笼。”

书房门外,那只又暗戳戳踱着猫步返回的黑猫被拘了起来,挪移到了客厅吊灯上。

“‘艾伦’是普洱的家族姓氏,在维恩,有些地位,是一个古老的贵族家族。”

“是,普洱告诉过我了。”

“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地和人家小姐相处。”

“需要相处到哪种程度?”卡伦问道。

“那位小姐是一个天才,学业完成得很快,自幼又在家庭保护之下,所以,她现在是一张白纸,至少在社会阅历方面,是这样。

虽然,作为爷爷,和你这样谈论女孩很不合适。”

“不,我知道爷爷是为我好。”

“嗯,和她谈恋爱吧,抓紧时间,她不会在罗佳待多久了,你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不过,我觉得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问题。

是吧?”

“虽然我觉得这样来谈论一段感情很不合适,但,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紧迫些,必要的时候,让她带着你回维恩。”

“我……知道了。”

“和你说话,总是很省力,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孙子。”

虽然这种感觉有些不合适,但和一位自闭症的孙子交流,真的是太吃力了。

“我也很喜欢您这样的爷爷。”

“哦,对了。”

狄斯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沓钱,放在了书桌上:

“和女孩子约会,兜里肯定不能瘪。”

“谢谢爷爷。”

之前卡伦的“小金库”全部上缴入股了,所以他身边的现金还真不多;

当然,阿尔弗雷德那家伙肯定很有钱,向他要钱他肯定会满足自己。

但从爷爷手里接过零花钱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就像是上辈子很多大学生谈恋爱后向父母申请额外的恋爱资金一样。

“好了,没事了。”

卡伦手里拿着一沓卢币,却没有起身,而是问道:

“爷爷,是因为我身份的原因,所以导致……”

未等卡伦说完,

狄斯就摇了摇头:

“不是的,其实和你没关系。

我是为了保留我的家人才去进行的神降仪式,做之前自然就不可能留下隐患让我的家人再次陷入被追查的危险中去。

所以,

和你无关,和神降仪式也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累赘,卡伦。”

“那……”

“是我自己出了些问题,一些我预料之外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又很麻烦,这是在我举行神降仪式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

所以,麻烦只是针对我而来,不会影响到你们,不会波及到茵默莱斯家。”

“可爷爷也是茵默莱斯家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卡伦说道。

“我会处理的,也只能我去处理,就像是那晚我带你去莫尔夫家一样,有些事,已经超出了普通人可以插手或者提供帮助的层面,你应该能明白。

所以,

请你相信我的同时,专心去做好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狄斯这话的意思是,我们不要含情脉脉地来回拉扯了,比如我们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家人永远支持你,不能让你冒险这类的废话,就不用再提了。

卡伦点了点头,站起身。

正当卡伦准备起身离开时,

狄斯又开口道:

“卡伦。”

“爷爷,您说。”

“一直以来,我的梦想是茵默莱斯家族从我这里开始,可以脱离教会的世界。”

“我知道。”

“这件事会成功的,无论我能否处理好这个麻烦,最终都会实现。”

“我相信爷爷您的能力,您在我眼里,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但我不会干涉我的家人去为他的人生做出自己的选择,就像是当初我清楚温妮选择的那个男人品性有些问题一样,在温妮的倔强坚持下,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阻止。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

如果失去了自己选择的权力,按部就班走下去的人生,等年迈后,就没有太多值得回味的东西了。

这也是我,

希望你可以去维恩的原因。

这些日子,你所展现出来的一些东西,确实让我的想法发生了一些改变。”

“谢谢爷爷。”

这时,温妮姑妈走上三楼,抬头看见抓着吊灯的普洱。

“天呐,这只猫现在是越来越调皮了。”

吊灯上的普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温妮走到书房门口,敲了门。

卡伦打开了门:

“姑妈?”

温妮姑妈对卡伦笑了笑,看向坐在里面的自己父亲:

“父亲,医院又打电话来,说先前霍芬先生又经历了一次病危,但这次抢救回来得很快。”

“好,我知道了。”

“嗯。”

温妮姑妈转身离开。

卡伦也准备关门回自己卧室,却看见狄斯从书桌后站起身:

“卡伦,陪我去一趟医院。”

“好的,爷爷。”

“老霍芬很累了,是时候该把他接回家休息了。”

……

医院,

病房。

今日护工难得的没有打瞌睡,而是细心地给霍芬先生削着苹果。

“您这次很快就抢救回来了,这说明您的身体正在慢慢变好。”

“呵呵,或许吧。”霍芬先生笑了笑,同时张开嘴,准备迎接即将被放入自己嘴里的苹果。

可等了一会儿,发现嘴巴里没有甘甜的苹果进入,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护工保持着喂苹果的姿势正一动不动。

霍芬先生没有惊慌,也没有失措;

恰恰相反,他发出了很长的一段鼻音,似乎是终于等到了解脱。

门口,

一道黑色的影子慢慢地飘散了进来,逐渐凝聚成一个男人的身影,

紧接着,

威严的声音响起:

“有人指控你涉嫌参加超规格神降仪式,现根据《秩序条例》,前来对你进行问询。”

“终于等到你们来了,

邪神……

邪神已经降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