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祖先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417字
  • 2021-11-16 12:22:03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亲爱的邪神大人。”

“你觉得呢?”

“我觉得就算是邪神,也做不出让一只猫去吃油泼面的事,还配大蒜。”

卡伦伸手摸了摸普洱的脑袋,普洱对他翻了个白眼;

“挺好看的,比我预想中要好看得多。”

为什么社会上一直会强调内在美,因为本质上,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我那会儿比她还要好看。”普洱倔强地强调道。

“有照片么?”

“那会儿还没发明出照相机,但我应该有壁画。”

“在哪里?”

“我想想,艾伦古堡的地下城内,应该会有保留。”

“艾伦?”

“那是我的家族姓氏。”

“猫妖家族?哦不,异魔家族?”

“如果我用异魔家族来形容茵默莱斯家,你会觉得高兴么?”

“我对异魔并没有什么偏见。”卡伦说道。

“你可以理解成,是一个比茵默莱斯家更大、人口更多、传承更久的家族。

为了对你表示尊重,我没用‘蝼蚁’两个字拿来对比茵默莱斯家和我的家族。”

“很好。”卡伦点了点头,“那现在呢,断代了么?”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因为一般喜欢用蝼蚁来反衬出自己家族伟大的家族,基本都消亡在历史长河中了。”

“该死,我开始怀疑狄斯上次去贝尔温是不是把一个死去的孙子埋了,然后把另一个流落在外的双胞胎孙子给接回家了。

你知道么,

你有时候跟我说话的语气,和年轻时的狄斯简直一模一样。

反倒是上一个‘卡伦’,我不喜欢。

伦特,我也不喜欢。

总觉得,没办法端上宴席的餐桌。”

“好的。”

“所以,有时候我能理解狄斯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你知道么,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有一种传承,它甚至比血脉传承更被重视也更为紧密。”

“我能理解。”

“你真能理解?”

“嗯。”

卡伦知道,普洱说的是衣钵传人的意思。

“可现在问题是,狄斯好像没有让我入教的打算,他现在更像是张罗着要给我娶妻然后生子。

我能够理解老人家希望家族开枝散叶的期望,不过我还是觉得太快了点。”

普洱歪了歪脑袋,疑惑道:

“你只需要负责舒服就好,用你吃什么苦?

甚至,孩子生出来后,你可以丢给狄斯带,也能丢给玛丽带。

玛丽这个人肯定会喊:天呐,又要再抚养一个孩子!

但相信我,她肯定还是会尽心照顾的。

狄斯选儿媳妇的目光一直不错。”

“那姑妈呢?”

“温妮么,别看她现在这么文静,但年轻时可是叛逆得很,她成功地挣脱了来自狄斯的‘束缚’与‘魔爪’奔向了她所想要的幸福;

然后,婚姻破碎,离婚了。”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很难想像,眼下一直管着家里账说话做事都很沉稳的姑妈,当年也有打破封建大家长制勇敢追求幸福的一面。

卡伦洗了手,拿毛巾擦了擦。

普洱继续跟在他旁边,道:“我觉得楼下的那个小姐很不错。”

“我觉得这个好像没人在怀疑。”

“不不不,我说的是气质,气质,她的气质,让我很舒服。”

“人家还没进屋,你就感觉到气质了?猫的专属直觉?”

“这是一位年长者的锐利目光,懂么!”

“好的,好的。”卡伦开始下楼。

普洱沿着楼梯扶手跟着往下走:

“这种气质好的小姐,适合生养。”

卡伦听到这个话,张开双手,道:

“我听到的说法是,屁股大的好像更适合。”

“那是肤浅!那只能诞生出健康的宝宝!”

“只能?”

“是啊,那种纯粹健康的宝宝有什么意思?要生就要生出那种体质更适合接受净化,更容易接引信仰之力的宝宝,这才叫好宝宝。”

“你这说法……”

“所以,没问题的,我觉得你可以拿下她,让她给你生孩子!

茵默莱斯的血脉,狄斯的血脉,以及你,不传承下去,真可惜了。”

卡伦停下脚步,看向普洱,问道:

“你没结婚吧?”

“我现在是只猫,怎么结婚?”

“我的意思是,当你还是一个人时,你也没结过婚吧?”

“额……”

“也没谈过恋爱吧,没喜欢过一个异性吧?”

“额……你闭嘴!”

“我就知道你没有。”

“你知道当初想追求我的人有多少么,我当年就是一个传说,是不知道多少年轻俊彦的梦中情人。”

“但你还是没谈过恋爱。”

“我……”

“所以,在你眼里,男人和女人待在一起,就是奔着生孩子去的?”

“不应该吗,难不成是为了谈情说爱?”

“好吧,跟你说不通。”

卡伦觉得,或许普洱是因为当猫太久了,所以思想上把“爱情”转化为了和“交配”等同的概念;

再加上猫猫狗狗配种时需要选品种,它默默地受到了主观代入的影响。

“我这是为你好,相信我,卡伦,那位小姐身上的气质,确实不一样。”

“你是说她是异魔?”

“她不是异魔,我能保证,但她的模样就能让我觉得很舒服,就很顺眼,这种人肯定天生灵性很高。”

普洱直接跳到卡伦肩膀上,用肉爪拍打着卡伦的脸:

“她能为你孕育出优秀的邪神后代!!!”

卡伦伸手将这只莫名激动的黑猫从身上拽下来,丢到了一边:

“你真的比那些只喜欢盯着女孩屁股看的老外婆还要老外婆。”

落在楼梯台阶上的普洱喊道:

“论年纪我比她老外婆的老外婆还要大多了。”

“你自己没生过孩子吧?”卡伦问道。

“没有。”

“所以你的家族是因为你没有孕育出优秀的后代,所以断代了么?”

“我的家族不缺我一个孕育后代,该死!我家族的人很多,你应该担心担心茵默莱斯!”

卡伦摆摆手,懒得再搭理这只猫。

走出客厅,来到院子,这时,黑长裙小姐已经自己打开院门进来了,在看见卡伦后,她很歉然道:

“很抱歉,我以为家里人不在,所以就先打开院门想进来看看。”

“该抱歉的是我,是我没能及时出来迎接。您是尤妮丝小姐吧,米娜的老师?”

“是的,我是米娜的数学老师,你是米娜的哥哥?”

“是的,你可以叫我卡伦。”

“好的,卡伦。”

“请进。”

“谢谢。”

“米娜从未告诉过我,她的数学老师原来这么漂亮。”

“米娜也没告诉过我,她有这么一位英俊的哥哥。”

“请坐。”

“好的,谢谢。”

“喝咖啡还是红茶?”

“冰水,可以么?”

“好的,你稍等。”

卡伦上楼去取厨房冰箱里的冰块,在楼梯上,仍然趴在扶手上的普洱看着他又开口道:

“冰水,两杯冰水,嗯哼。”

普洱知道,卡伦平日里不喜欢喝茶和咖啡,只喜欢喝冰水。

卡伦无视了这只猫,上去倒了两杯冰水走下来。

尤妮丝小姐正站在一处墙壁壁画前欣赏,听见卡伦下楼的脚步声后,她回过头,笑道:

“我喜欢这里的装修氛围。”

楼梯上的普洱听到这句话,小声嘀咕道:“你也应该喜欢地下室。”

卡伦将一杯冰水递给她一边说道:“宗教元素有让人内心安宁的作用。”

“是的,没错,我觉得这应该就是宗教最吸引人的地方,它能给我们内心……”

“给我们的精神世界也盖起一座房子,独属于自己的房子。”

“您形容得真是太贴切了,不愧是罗佳大学心理学高材生。”

嗯?

罗佳大学心理学高材生?

卡伦瞬间明白了过来,

给自己推荐相亲对象时,婶婶对自己的学历造假了。

不出意外的话,可能还谎报了自己的年龄。

虽然,说我是心理学高材生没什么问题,另外,自己内心年龄也不低,但……

“或许有一些误会,我是对心理学感兴趣,但我没上过大学,去年因为心理上的一些困扰,导致我高中就辍学了。

另外,他们告诉你我多大?”

“十九岁。”

“我十六。”

“未满”两个字,卡伦还是敛去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诚实。

“真的是完全看不出来,您给我的感觉,很沉稳,像是比我大一样,哦不,抱歉,我不是说您长相老成,其实,现在能感觉出来,您确实还很年轻。”

“我一向不喜欢用人生的长度来衡量一个人的年纪,我更喜欢用人生的厚度来代指一个人的真正年岁。”

“是的,很有道理。”

“您是维恩人?”

“是的,我是维恩人,我在维恩长大,不过我母亲是瑞蓝人。”

“为什么会在罗佳市当老师?”

“因为外婆去世了,母亲很伤心,所以想要在外婆的故居住一段时间,我正好大学毕业,就在罗佳市找了份教师的工作。”

“很抱歉。”

“不,不用,因为我从未见过我外婆,包括她离世时,收到消息后我母亲和我赶回来,外婆已经安葬了。”尤妮丝环顾四周,伸手指向了客厅的停尸台:“外婆的棺材,应该也曾摆放在那里。”

她外婆的葬礼,应该是在茵默莱斯家办的。

卡伦说道:“是个很慈祥的老人。”

虽然,自己并不不记得她。

“你还没用午餐吧?能有幸邀请你一起用午餐么?”

“不麻烦么?”

“不,一点都不。”

卡伦领着尤妮丝走上二楼。

普洱仍然趴在扶手上,

尤妮丝上前,主动将普洱抱起来:

“好可爱的猫猫,她的毛真顺滑。”

卡伦有些意外,普洱似乎并不抗拒躺在尤妮丝的怀里。

普洱似乎是察觉到了卡伦的目光,

还用自己的猫爪爪踩了踩尤妮丝的胸,

然后再给卡伦一个眼色。

卡伦觉得今天这只猫是疯了。

得亏知道她是一只母猫,否则他可能会直接把它给丢出去。

“你先坐,马上就好。”

“需要我帮忙么?”

“待会儿只需要你帮忙品尝就好。”

“好的,辛苦您了。”

尤妮丝将普洱放在餐桌上,然后下意识地手撑着侧脸,看着站在厨房里的卡伦。

普洱也匍匐在尤妮丝脸旁,先看看卡伦,再看看尤妮丝;

心里道:

“看吧,你沦陷了,只要长得足够好看,高中辍学又怎么了,比自己小又怎么了,都不是问题。

唉,

肤浅的人类啊。”

卡伦将一盆酸菜鱼端了出来,放在了餐桌上。

“这是什么菜,我从未见过,嗯,好香啊。”尤妮丝问道。

“酸菜鱼,开胃下饭。”

“真想马上尝尝。”

“不,这不是给我们吃的,是给它的。”卡伦指了指餐桌上的普洱。

听到这句话的普洱眼里当即亮起了光。

卡伦拿出一条三角巾,给普洱系上,然后将装着酸菜鱼的盆推到普洱面前,提醒道:

“小心烫。”

普洱看向卡伦,又看向尤妮丝,心道:

“你还在等什么,为邪神大人生孩子是你的荣耀!”

卡伦从厨房里端出来两碗面条,辣子和其他调料全都在最上面。

“是需要拌么?”尤妮丝好奇地问道。

“不,稍等一下。”

卡伦又从厨房里舀出一大勺热油,先泼在尤妮丝的面碗里,再泼向自己的面碗;

“滋滋滋滋滋…………”

对于喜欢吃面食的人来说,这种声音是世上真正的天籁。

“我来帮你搅拌吧。”

卡伦用筷子帮尤妮丝搅拌;

“这是什么餐具?”

“这是筷子,我习惯用这个吃饭。”

“看起来,很新颖也很方便,而且它也很精致。”

卡伦原本做的是竹筷子,自己削的,但阿尔弗雷德后来按照相同款式给自己打造了十双银筷子。

“你想试试么?”

“想。”

“给。”

尤妮丝拿起筷子,让卡伦有些意外的是,虽然看出来是有些不熟练,但她确实是成功地将面条送入了口中。

“很美味,我喜欢这个味道和口感,我听您婶婶说,您平时很喜欢烹饪。”

“是的,我觉得幸福的生活永远离不开美食。”

“我也很喜欢品尝各地美食,在维恩有很多其他国家的风味餐馆,我很喜欢去试吃。”

“相信我,那些餐馆肯定做得不会正宗。”

卡伦也坐了下来,开始吃面。

尤妮丝吃一口,看一会儿卡伦,再吃一口。

正在吃鱼的普洱抬头看见这一幕,

默默地把先前它用猫爪子剥好的大蒜推到尤妮丝的面前:

看什么看,吃你的蒜!

“嗯?”

尤妮丝看见了被猫推到自己面前的大蒜。

卡伦伸手拿起一颗,直接咬了半个,一边咀嚼一边顺入一大口面;

呼,

大蒜永远是面条的最佳伴侣。

“这是,搭配着吃的么?”

“是的。”

尤妮丝学着卡伦的样子,咬了一口,当即辣得她闭起了眼,身边没有水,本能用面条去压。

“真是,太辣了。”

好一会儿,尤妮丝才缓过劲来,看着手里还剩下的半个大蒜,先放入面里,再用面裹着它一起送入口中。

“嗯,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我也是。”

卡伦看着尤妮丝说道。

一边的普洱忽然觉得自己面前那一大盆香喷喷的酸菜鱼,一下子不香了。

它用爪子悄咪咪地又摸回来一颗大蒜,咬了一口:

“喵!!!”

吃完面条后,尤妮丝坚持她来收拾餐具,卡伦同意了。

接下来,

二人很自然地面对面地坐着聊天。

基本都是尤妮丝在说,卡伦在听同时附和,毕竟,如何让对方放下心防敞开心扉愉悦地聊天,是卡伦的专长。

从聊天中,卡伦得出的信息是尤妮丝家里条件应该非常好;

她说她小时候在家后院骑马受过伤,嗯,这意味着她家在维恩的首都约克城里有带马场的庄园。

她说她为了陪母亲,所以现在住在莱茵街,嗯,都懒得租房子,直接在罗佳市贵人区的莱茵街买了一套。

在聊到艺术时,她举了好几个例子,比如王妃和女王的着装以及她们所欣赏的画作,这意味着她能经常见到维恩国的女王与王妃,不是在仪式上远远看一眼的那种。

要知道,和沦落到要给服装品牌代言的瑞蓝王室不一样的是,维恩国的王室依旧享有着极大的政治影响力。

在聊天过程中,

普洱就一直耷拉着脑袋在旁边看着:

你们还要聊多久?

你们怎么还能继续聊的?

为什么不去三楼卧室里打一场愉快的扑克牌?

以及,

为什么不尝试制造出一个宝宝来增添话题的互动性?

唉,

这位小姐身上的气味,让我觉得好舒服,我多想看见你肚子隆起,然后生出一个充满灵性的宝宝来给我玩。

天色渐晚,

尤妮丝看了一眼窗外,诧异道:

“真的很不好意思,居然已经这么晚了,很抱歉,我平时其实话没有那么多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和您聊天我就忍不住想说话。”

普洱耷拉了一下眼皮:因为你馋他!

“我也很高兴能和你聊天,真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

尤妮丝看着卡伦,然后从自己的女式包里取出了一个粉红色的钱包:

“这是我送给米娜的礼物。”

“好的,谢谢,我代米娜向你表达谢意。”

卡伦将这个粉红色钱包放在了餐桌上,然后陪着尤妮丝下楼送她在路边打到了车。

嗯,不是卡伦不想开车送女方回家,虽然家里刚提了新车……

看着尤妮丝坐上出租车离开后,

卡伦转身回屋,走上了二楼。

餐桌上,普洱正在摆弄着那只粉红色带着独特logo的钱包。

卡伦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问道:

“什么牌子的?”

普洱怔怔地抬起头,看着卡伦:

“老外婆的老外婆,老外婆的老外婆……

不,

狄斯,

该死,

狄斯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狄斯安排好的,该死!”

“你怎么了?”

“你不准碰她,卡伦,绝对不能!

我求求你,千万不能,千万不能!

伟大的邪神大人,

你千万不能碰她,不能!

请你远离她,永远远离她!!!”

“你脑子今天是不是出了些问题?”卡伦疑惑道,“要不要带你去宠物医院看看?”

普洱用爪子指着身前粉红色钱包上的特殊印记,

大叫道:

“这位尤妮丝小姐,她……她是我的家族后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