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休止符!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731字
  • 2021-11-15 19:53:07

自然之力的加持下,阿洛特塔的速度很快,但有一道黑色的影子却一直缀在他身后,像是在观赏着猎物逃窜的老猎人,享受的不再仅仅是扣动猎枪扳机的短暂瞬间。

终于,

在一处喷泉广场的雕塑下,阿洛特塔停下了脚步,同时,将一直被自己带在身边的黛丽丝放开。

黛丽丝捂着自己的胸口,蹲伏在旁边开始干呕,先前的风驰电掣,让她这个被动受速者,产生了不亚于剧烈晕车的效果。

狄斯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相较于阿洛特塔的喘息,狄斯则依旧平静。

“我愿意付出代价去偿还我的罪责。”阿洛特塔说道,“您可以随意提,只要我能办得到。”

宗教世界本不存在法律,毕竟任何宗教都认为自己的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连带着信奉至高无上的他们,也同样是至高无上的;

但自从秩序神教崛起之后,宗教世界的法律,也就出现了。

狄斯摇了摇头,径直走了过来。

“我从未见过您这般刻板认真的审判官。”阿洛特塔从怀中取出了一面镜子,这是一面被赐福过的圣器。

狄斯摇了摇头:“其实我不是。”

“那,只是我运气不好?”阿洛特塔觉得这很荒谬。

“是的。”狄斯用平静的语气给出了答案。

“自然之神在上,请赐予您的信徒以自然之庇护!”

象征着生机的绿色开始自阿洛特塔身上荡漾;

“传承自锡古莱之手的自然之镜,请赐予我祝福之力!”

镜面投射出白色的光泽,宛若在阿洛特塔身上形成了一层锃亮的甲胄。

“以自然使者的名义,召唤四周自然之力,对我进行宽恕!”

四周,不断有类似萤火虫的存在开始聚集在阿洛特塔身边,形成了一道宛若结界的存在。

“大地是母亲,请给予您的子孙以怜爱!”

阿洛特塔蹲下来,一只手展开一张卷轴,另一只手的手掌贴着地面,下一刻,地上出现了一道星芒光阵。

紧接着,

他又将脖子上挂着的一枚水晶吊坠拿出来:

“迷雾中的唯一,请点拨您迷茫的信徒!”

水晶吊坠中出现一团团黑雾,将四周包裹。

“遗落的光明教会,请将光明的气息洒落在这块破碎的石板上,让您的光晕,再临人间!”

又是一层金光流转,继续覆盖。

阿洛特塔不仅使用了贝瑞教的术法,还有其他宗教的圣器也被他在此时使用了出来,甚至还有早就消亡了的光明神教的破损圣器。

而在这一过程中,

狄斯只是按照他先前的步伐频率走来,没有因为阿洛特塔正不断使用着术法与圣器而加快丝毫脚步。

终于,

狄斯走到了星芒阵前;

而里面,则是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各种属性力量在流转在加持在守护。

贝瑞教的自然之力在此时起到了极好的调和剂作用,换做其他人,一下子动用这么多不同教会的圣器,不同属性的力量很可能直接自我碰撞爆炸。

“我感受到了恐惧,哪怕我已经施加了这么多层的防御,自然之神赐予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现在看我,如同看着一只蝼蚁。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秩序神教十分强大,我承认,但我不认为秩序神教下面随随便便一个地方审判官,也能这般强大。

请您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狄斯双手撑开,

吟唱道:

“禁——秩序永恒——抹除。”

“禁……禁……禁咒???”

一道象征着秩序的霞光,出现在狄斯的身前;

它出现了,

它又消失了;

一同消失的,

还有贝瑞教的自然之力,锡古莱的镜面之力,大地神教的祝福之力,迷雾神教的虚无之力,以及光明神教的光明守护;

连同,

阿洛特塔本人,

甚至是,

他的衣服,

仿佛先前,这位贝瑞教的祭祀,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先前还各种光彩流转的喷泉旁,此刻,悄无声息。

“很抱歉。”

因为你的感觉,是正确的。

“咳……咳……”

狄斯咳了两声,目光落在了旁边目光呆滞的黛丽丝身上。

黛丽丝没有站在霞光之前,所以她还存在;

但她承受了来自霞光的波及;

任何神教都称外面的异魔,拥有污染的力量,但没有任何神教会认为,自己宗教的奥义也会带有污染的属性。

可实际上,是有的。

这里的污染,是顺带抹除。

比如,黛丽丝此时已经被抹除了一部分的记忆与思维,连灵魂,都已经残缺,她将在余生,陷入癫狂。

事实上,她现在已经癫狂了。

因为在短暂的呆滞之后,

她马上跑向喷泉池旁,对着水面上倒映出的自己,疯狂地大喊:

“我们要环保!我们要环保!我们要环保!”

在此刻,

她是真心的,也是虔诚的,绝无丝毫杂质,因为杂质,已经不存在了。

狄斯转过身,

往回走去,

身形消失在了罗佳市不是那么密集的路灯之下。

……

“你吃么?”

卡伦问阿尔弗雷德。

“少爷,我觉得今晚莫莉女士没来,是她的重大损失,所以我想把这些春卷明天送给她,给予她补全遗憾的机会。”

“你说得很对,我同意。”

“多谢您的恩准。”

“待会儿你还要坐在前面开车,我怕你到时候有口气。”

“伟大的您,思虑总是如此周全。”

“好了,装车了。”

“好的。”

老议员哈格特、福德、奥卡先生的尸体,也被丢进了车里。

在这个时候,茵默莱斯家新买的灵车显得无比的拥挤与逼仄。

卡伦只能坐到末尾位置,把更多的空间留给“乘客”。

而这时,

爷爷回来了。

“您回来了。”卡伦说道。

狄斯上了车,并未对拥挤的空间评价什么,而是问道:

“结束了么?”

“是的。”卡伦将那张名单折叠了起来。

“好的。”狄斯闭上了眼。

卡伦挥手,示意阿尔弗雷德开车。

他没问那位跳楼的红袍祭祀结果如何,因为他本能的相信,狄斯既然回来了,那那个“异魔”,肯定是不存在了。

他也没有问狄斯为什么不把他尸体带回来,

因为问了也没用,

灵车已经装不下了。

或许,

以后可以建议梅森叔叔在灵车后车厢的上端加上那种类似屠宰场的挂钩,让客人们从躺着变成挂着,载客量一下子就能提升好几倍。

凌晨三点;

灵车回到了明克街茵默莱斯家门口。

勤劳的阿尔弗雷德拿来担架车,一具一具地将尸体运送进家里的地下室,全程不用卡伦与狄斯帮一点忙;

也难怪梅森叔叔会生出要不要把罗恩辞退的想法。

卡伦与狄斯站在家门口,就是出门前画圈的位置。

“喜欢今晚么?”狄斯问道。

“您说的是今晚的音乐?”卡伦问道。

这时卡伦才记起来,先前阿尔弗雷德花几千卢币买的二手老款收音机还没从车上取下来。

卡伦走到驾驶室,打开车门,将那款收音机扛在了自己肩膀上。

其实不重,一点也不重,看似大大的,但里面实质上就是些木头加零件。

“这是今晚的,纪念品。”卡伦说道。

这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披星戴月地去赴一场音乐会,归来时虽然疲惫,但第二天醒来吃早餐时,依旧能够回味。

“很多人选择信奉秩序神教,都是源自于类似的这种夜晚,用自己的力量,去行使属于自己的正义,去匡扶,本该扶正的秩序。

可惜,这种理解是……”

“是肤浅的。”卡伦接话道。

狄斯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这种理解,是正确的。”

“……”卡伦。

“一千年前,消亡前的光明神教教皇曾在疯魔后的夜晚在教廷高塔上大喊:他从来都不相信光明之神的存在。

很多人都认为那是他被污染疯魔后的疯言疯语,是堕落的表现;

但,

我觉得他说的是心里话。

当你离神越近时,你就会发现,神,越来越不可信。

你越来越坚定你刚入教时的想法,然后开始不断地迷惘自己入教后的这长长的一段人生,到底有多少意义?”

“可是,有些道理,如果没有亲自走过,是永远都不会领悟的。”

“那么,你想领悟么?”狄斯忽然问道。

原本已经在打瞌睡的普洱,听到这话,猫耳朵忽然立了起来,瞬间精神了。

“我听爷爷的安排。”卡伦说道。

他不信奉什么秩序神教,

但他赞美秩序。

所以,如果有办法可以让自己跟狄斯一样,获得“赞美秩序”的能力,他,愿意。

如果说在今晚前,他可能会犹豫会迟疑,毕竟有“卡伦”父母双亡的惨剧在前;

但现在,

他承认,

自己无法拒绝这一诱惑。

莫尔夫先生,都只能躺在自己面前,不敢动弹;

自己所认为的那种“岁月静好”,真的就能存续住么?

当这个世界真的拥有可以打破固有规则的神权矗立时,又有什么才能给予你真正的保障?

或许,自己的这个认知,实在是太极端了;

但卡伦没办法不极端,尤其是在看见西索一家人的遭遇后,你只要尝试去代入一下那晚他们一家人的绝望,你就没有再迟疑的可能。

这还没算上,自己这几乎“板上钉钉”的邪神身份。

狄斯笑了:“我记得我说过,在我走之前。”

卡伦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

道:

“那我希望爷爷长寿。”

这不是反讽,也不是阴阳怪气,毕竟,谁能拒绝这样一位爷爷呢?

“可是,人总是会死的,连神也不例外。”狄斯说道,“你可以重新考虑一下你的留学选择了,高中的课程对于你来说,应该不难,对吧?”

“为什么?”卡伦问道。

“好好学习本就是应该的,这不是你之前说过的话么?”

“我是好奇爷爷您为什么又转变了,您当初可是说希望家人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当我活着时,我当然希望,可若是我不在了,难道我希望我的家人全都搬到公墓里去住?”

“这……”

“我累了,要去休息了。”

狄斯向屋里走去。

卡伦跟在后面,追问道:“爷爷,是发生什么变故了么?”

“在我走之前,任何变故都不会影响到茵默莱斯家。”

“不是,爷爷,您这样说话不合适,很犯忌讳的。”

狄斯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卡伦,道:

“我连秩序之神都骂过了,还怕什么忌讳?”

“这不一样,作为您的家人,我不希望家里人出什么事,尤其是您刚刚反复提及的那些话,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

“少爷,尸体已经都搬下去了,我……”

“您要是不在了,阿尔弗雷德说不定就会一口把我吞了。”

“………”阿尔弗雷德。

“我要是不在了,你带着他们俩,其实可以更自由。”

“您听听,您又开始了。”卡伦走上前,拉住狄斯的胳膊,狄斯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您怎么了?您受伤了?”卡伦焦急地问道。

“没事,用了禁咒后的一点副作用。”

“……!”阿尔弗雷德。

“那以后,像是今晚这样的事,咱们就不来了吧,我们就安安生生的做生意,赚卢币,挺好的。给米娜与克丽丝准备嫁妆。”

“有时候不是你在找事,而是事找上你,避不开的。”狄斯轻轻推开了卡伦的搀扶,“总之,我会向那妓女养的秩序之神祷告,祷告他不会让我死……”

狄斯微笑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孙子,

“因为我会警告他,他会无法承受我死去的后果。”

“您祷告时喊上我,我们一起警告那妓女养的秩序之神。”

“好。”

狄斯走上了楼。

卡伦没有跟上去,他还有些事情要收尾,就像是一首曲子,要画下最后的休止符。

“少爷。”

“阿尔弗雷德,辛苦你帮我倒杯冰水送到地下室来。”

“好的,少爷。”

卡伦走入地下室;

今晚的地下室很热闹,9名客人正住在这里。

玛丽婶婶的工作间早就放不下了,所以这9名客人全部放在停尸间里,大冬天,也不用冷气了。

卡伦打开灯,从工作间里拉过来一张圆凳。

四口棺材里,躺着西索一家人。

旁边地上,则躺着莫尔夫先生、总编先生、福德、哈格特以及奥卡。

若是此时这五个人还能起身说话的话,

他们应该会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真的有人会因为四个贱民的死,就把他们五个人给全都杀了。

嗯,

别说是他们了,

就连卡伦自己,这会儿脑子里依旧觉得有些不真实。

“呼……”

卡伦长舒一口气,

自言自语道:

“真希望这会儿莫莉女士在这里,然后她还能把修斯夫人全须全尾地给吐出来。”

卡伦笑了,

他指了指这四口棺材,又指了指光秃秃死状各异躺在地上的那五个人:

“什么叫艺术,什么叫艺术价值,什么叫来自艺术的冲击力,不是你杀几个身边人,摆个盘,就能叫艺术的。

你看看这里,

看看这面前,

这四口棺材,这五个人,搭配在一起。

呼,

那种艺术的窒息感,马上就上来了。

这就像是一个天平,将他们摆放在一起,本就是艺术的最好表现形式之一。

不,

他们还不是摆在一起的,

西索一家人,现在躺在舒服的棺材里呢,呵呵呵,这五个人,连进棺材都不配。”

卡伦在自言自语。

坡道处,端着一杯冰水的阿尔弗雷德识相地停下脚步,将身形隐没在过道灯下的阴影中,没有在此时上前打扰自家少爷的雅兴。

一番诉说之后,

卡伦抿了抿嘴唇,

他的目光在西索一家人的四口棺材上一一扫过,然后走了过去,在每口棺材前,都敲了一下。

“哆……”

“哆……”

“哆……”

“哆……”

像是在敲门,仿佛这一家人此时正在沉睡。

每一口棺材都敲完后,

卡伦在圆凳上坐下。

开口道:

“起来,看看吧。”

自卡伦脚下,一道道黑色的如同锁链一般的存在,蔓延出去,延伸到每一口棺材的下面,整个地下室,在此时弥漫着一种让人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庄严与肃穆。

端着冰水的阿尔弗雷德震惊且狂喜地看着这一幕!

今晚,

我与邪神伴着同一首曲子同一个韵律跳过舞!

这不是邪神谁是邪神!

莫莉女士还对自己说,说卡伦少爷给人的感觉过于随和了!

哈哈哈,

低级的异魔懂得什么,

真正的邪神,本就该是这个样子。

没有经历过净化的他,却能如此自然地使用出“苏醒”。

邪神在上,请恕我现在为您端着冰水,无法跪拜;

可我的内心,早已臣服于您!

书房;

跟着狄斯一起回到书房的普洱好奇地问道:

“狄斯,是总会那边派人过来了么?不对啊,既然你不打算杀卡伦,那你神降仪式的问题,肯定做好了隐藏与遮掩,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落出什么马脚。

是派谁过来了?

因为什么,你才会说出今晚的这些话?

不,

狄斯,

你到底为了神降仪式献祭了什么?”

忽然间,

一股诡异的气息弥漫了上来。

普洱马上瞪大了猫眼,惊呼道:“又来了!”

狄斯,则露出了笑容。

“他还没经历过净化呢,他还没入门呢,狄斯,我真的要向一位会做各种鱼的邪神膜拜了么?

虽然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妥,

而且你的劝阻多半对我没用,

但我觉得,

你还是应该尝试劝阻我一下,这样才显得正常。”

“或许,我的孙子,他不是邪神。”狄斯开口道。

“哈哈哈,你又来了,他不是邪神,难道是秩序之神被你召唤出来了?”

狄斯摇了摇头,

道: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

“哪种可能?”

“我的孙子,他和秩序之神一样,都是纯粹的……死而复生的人。”

……

“吱呀…………”

四口没有封紧的棺材内,都传来了摩擦声。

这种声音,在夜晚的地下室,显得格外的诡异与阴森。

卡伦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像是这场阴森音乐会的唯一听众。

终于,

一口口棺材盖被相继揭开,

卡伦看见西索,看见西索的老母亲,看见西索的女儿,看见西索的妻子,他们相继从棺材内坐起,然后,纷纷用茫然的目光看向卡伦。

卡伦从兜里取出莫尔夫黄金框香烟,只剩下最后一根了;

有些惋惜,

早知道在莫尔夫先生家的书房里,自己应该拿一包新的揣兜里才是,或者再多带一些回来,让叔叔在迎来送往时发放给贵客;

不过,《秩序条例》里准许抢劫财物么?

或者,这叫没收异魔非法所得?

卡伦取出火机,

一边准备点烟一边开口道:

“杀害你们一家的仇人,就在这里;

现在,

你们可以报仇了。”

西索一家人,纷纷爬出了棺材,来到了地面。

这时,

卡伦点烟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最后,

这根烟终究没点起来,

“呵……”

他笑了一声,

将烟捏在了手里,

同时用力地眨了眨眼,抑制住自己眼眶内的湿润流出。

因为,

从棺材内爬出来的西索一家人,他们没有愤怒地扑向莫尔夫先生等五人身上去撕咬去发泄怒火,

而是,

一家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