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当邪神来敲门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6769字
  • 2021-11-15 19:36:55

“哆……哆……哆……”

听听,

这敲门的声音,多清脆,多动听。

门开了,

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狄斯站在卡伦面前。

和狄斯平时穿的神父衣服在款式上很像,可神父给人的感觉是慈祥与温和,而眼下狄斯给人的感觉,却带着一种真正的阴沉。

仿佛一切又都回到了那天站在家门口,狄斯问自己:

前面,是什么地方?

值得庆幸的是,今晚要问询的对象,不是自己。

不过,看着狄斯的装束,卡伦忽然觉得自己的这身衣服,有些配不上爷爷也配不上今晚的画风了。

自己的衣服都是婶婶与姑妈买的,料子和价格都比伦特他们高一线,很得体也很符合气质,可要想随意搭配,就有些困难了。

“准备好了?”狄斯问道。

“准备好了,爷爷。”卡伦将手中的名单递了过去。

狄斯没看,径直向楼梯口走去:“你来安排,第一个去哪个嫌疑人家?”

卡伦跟在后面,

其实温妮姑妈本就是按照她认为的身份地位排的顺序;

排第一位的,是市长竞选人福德,在姑妈眼里,他很大概率会成为下一届的市长,所以肯定排在第一个。

排第二个的是莫尔夫,莫尔夫财团产业很大,从卷烟厂到医院,一条龙安排得明明白白;

排第三个的,是老议员哈格特。

接下来,是一串卡伦不是很熟悉的名字,这是由于卡伦与姑妈“视角方向”不同导致的;

卡伦更看重的是,哪几方势力可以组织起这次市长竞选的波澜,也就是西索一家“被自杀”的推手。

所以,卡伦自己还加了两个,一位是《罗佳日报》总编胡米尔先生;另一位则是今天最后过来结账的奥卡先生。

因为奥卡先生是订自家服务的人,他肯定在里面脱不了干系,至于这位总编先生,屁股坐得死死的,而且从很早开始就在放风与铺垫,他要是毫不知情,那卡伦真可以找一车鲱鱼罐头把自己熏死算了。

这五个,就是卡伦圈定起来的最终名单;

至于其他的那些明星,包括今天眼睛上擦洋葱演哭戏的那位女明星,卡伦没把她放进去,她们还不够这个资格。

倒是另一位明星,姑且算是明星吧,也就是那位环保少女黛丽丝;

按理说,她也应该可以被排除在外,可问题是,那位眼睛擦洋葱的女明星卡伦倒觉得她挺有趣,赚出场费的嘛,也能理解;

这位黛丽丝,卡伦可是恶心她很久了,她不是蠢,是真的坏。

所以,卡伦还是将她的名字也添了上去,排在那五个人的名单外面,坐替补席。

名单,就是5+1;

这是卡伦白天在一楼哀悼会场时观察出来的结果,虽然当时来来往往的很多人都无视了他或者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年轻的服务生,

但他们并不知道,

“邪神”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们。

而当狄斯问自己,第一家去哪里时;

卡伦跳过了嫌疑最大不出意外一问就能问出结果的市长竞选人福德先生,

忽略了屁股坐死了肯定收了“稿费”的总编先生,

也忽略了今天基本上属于打冲锋狼的老议员哈格特,

更是忽略了身份神秘但必然有牵连的这位奥卡先生,

而是回答道:

“爷爷,我建议先去莫尔夫先生家询问一下情况。”

这么好玩的“游戏”,一下子打通关岂不是可惜了?

再说了,

打财团多有趣。

另外,谁叫自己兜里现在还装着一包莫尔夫黄金框香烟呢。

“莫尔夫?”

很显然,狄斯是知道这个名字的,或者说,任何一个在罗佳市生活了足够长时间的人,都不会对这个姓氏感到陌生。

“好。”

没什么犹豫,也没什么思索,更不存在什么权衡利弊,狄斯只是点了下头,就向楼下走去。

卡伦跟在后头;

“喵~”

普洱的声音传来,它一蹦,就蹦到了卡伦的肩上。

卡伦扭头看了一眼普洱,普洱直接匍匐下来,闭上眼。

见狄斯没什么反应,卡伦也不会说什么。

一定程度上,自己除了“报名单”的作用,其他方面可能还不如家里的这只猫。

走出客厅,来到院子,卡伦从口袋里拿出了家里新灵车的备用钥匙,但这时却又发现,院门口停着一辆限量款“桑特兰”轿车。

换去工装穿上了一件蓝色西服打着领带显得无比精致的阿尔弗雷德,

在院门外向着出来的爷孙二人行礼:

“您忠诚的阿尔弗雷德,响应您的召唤。”

虽然您没有召唤,

但忠诚且优秀的仆人依旧能提前做好准备。

而那位愚蠢的莫莉女士,她回128号休息去了,阿尔弗雷德为她新身体健康着想,就没去喊醒她。

毕竟,伟大的存在也很累,目光聚焦在一个人身上比分散在两个人身上要轻松些。

狄斯看向卡伦,问道:

“你叫他来的?”

“不是。”

“少爷,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您今晚出席宴会的服装。”

阿尔弗雷德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了三套衣服。

一套,是黑色的夜礼服;一套,是酒红色的紧身款西服。

还有一套,是黑色的卫衣,出自瑞蓝王室代言的品牌。

“少爷,您钟意哪一套?”

卡伦犹豫了一下,伸手指向第三套,也就是那件黑色的卫衣,他觉得那一套自己穿得会更舒服一下,而前两件,有些过于得“骚”了;

尤其是那件酒红色的西服,穿在身上感觉可以直接“骚”出水来。

“我选……”

“红色的那一套吧。”狄斯开口道,“看起来精神些。”

“我选红色的那一套,爷爷果然想得和我一样,呵呵。”

阿尔弗雷德主动拿着那套红色西服走了过来,先对狄斯半鞠躬道:

“老爷,我先带少爷去更衣,不会耽搁多久。”

狄斯点了点头。

随即,阿尔弗雷德对卡伦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少爷,这一套衣服还有配饰,需要人帮助才能穿得妥帖。”

爷爷都同意了,卡伦还能说些什么呢,只能跟着阿尔弗雷德重新走回客厅。

换好衣服后,卡伦走出了客厅,站在了狄斯的面前。

这身衣服有些紧,穿上去后,人会下意识地挺拔一些。

其实上辈子卡伦很少穿比较正式的衣服,在面对病人时,太过正式的着装容易产生疏离感,不利于心理治疗。

“不错。”

狄斯给出的评价。

卡伦笑道:“爷爷的眼光好。”

这时,狄斯指了指脚下,卡伦低下头,在这里,被画出了一个圆圈星芒。

“站进去。”

“好的,爷爷。”

卡伦没犹豫,站进了圈中。

“以秩序之名,解开一切枷锁束缚,予本心以自由,予灵魂以空灵。”

脚下的光圈释放出淡淡的红色光泽,随即,这层淡淡的光开始覆盖在自己的衣服上,卡伦看见自己的双手上,也有宛若红色萤火虫的光影。

随之而来的,是内心深处的各种情绪,开始更为具象地涌动出来,感官在此时变得极为敏感。

这种感觉,像是上辈子吃了山里有毒的菌子,人会很飘,也会很嗨,哪怕再内向的人,也会忍不住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声歌唱。

几乎是本能的,卡伦开始压制自己心里的这股情绪,尽量让自己的意识和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隔离”开来,将意识形成一个“空我”。

说高级点,像大师大作,说通俗点,就像是学渣上课发呆,目的是一样的,追求超然物外的心境。

脑子里的热度开始降了下来,

让卡伦心里得以放松的是,这个阵法的作用并非持续的,更像是给你点了一把火,然后你就顺着这个火星去燃烧自己,而不是一直给你浇汽油。

只要能在一开始控制住这火星,这阵法的效果也就被摒除了。

“爷爷,这是……”

阿尔弗雷德开口道:“少爷,这是老爷为了让你今晚能玩得开心,真是让人感动的美好家庭关系。”

狄斯开口道:“只是想看看,你的本心呈现。不要有负担,就像是小时候带你去游乐园的路上,给你买一个棉花糖。”

“是的,爷爷,我现在感觉很开心。”

是想要看清楚自己的“真面目”?

还是希望流露出自己的邪神本面?

卡伦有些不解,但他认为不是后一种,因为狄斯曾说过,哪怕你就是邪神,那也是我的家人。

他没理由也没必要再做“试探”的事,他要杀早就杀了,不是么?

所以,真就是看自己这两天郁郁寡欢,怕自己再憋出个自闭症,所以给自己打上“阵法吗啡”让自己嗨起来,释放压力?

卡伦觉得,这个看似很扯的理由,可能真就是狄斯的本意;这大概就是狄斯表现慈爱的方式?

因为上一个“卡伦”自闭了,所以想要这一个孙子,开朗点?

而自己因为上辈子职业习惯的原因,还辜负了爷爷的好意。

不过,

想要让自己开朗的话,

其实不难。

无拘无束谁不会啊,都不用装,直接放下就好。

自己白天炸春卷和茄饼时,看着那冒泡油,早就在脑海中上演了好多遍了。

“坐哪辆车。”狄斯问道。

有阿尔弗雷德开来的限量版桑特兰,还有家里的灵车可以选择。

卡伦晃了晃手里的备用钥匙,

道:

“坐灵车去吧,桑特兰怕装不下。”

……

莫尔夫庄园在罗佳市市中心核心区域,因为莫尔夫家族是从罗佳市发家的,所以这里算是莫尔夫家族的“祖宅”。

卡伦将灵车开到街区外,停下。

因为灵车太大,也太显眼,所以接下来的一段路,还是走过去好一些。

三人下了车,

普洱依旧趴在卡伦肩膀上,像是睡着了。

“好大的宅子。”

卡伦看着面前的围墙感慨道。

这么大的围墙,这么大的院子,如果这是自己家的话,叔叔完全可以一天接四五个单子都不愁没位置了。

许是这辈子的职业习惯影响,卡伦看见大院子后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宽敞的地儿,不办哀悼会真是可惜了。

恰好这时一辆黑色“凯门”轿车开了过来,阿尔弗雷德上前伸手,拦下了车。

车里只有一个年轻的驾驶员,岁数和卡伦差不多大,应该是喝了酒,甚至脸上还有余韵未消的痕迹,可能吸食了一些不该触碰的东西。

年轻人手指着阿尔弗雷德,

笑道:

“下次再挡在我车面前,我会把你撞飞。”

阿尔弗雷德微笑点头:

“好的,等下次。”

随即,

阿尔弗雷德双眼开始泛红,魅魔之眼开始出现作用,年轻人的眼睛也开始泛红,而后变得有些呆滞。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车门,做了“请”的手势:

“老爷,少爷,请上车,我们的运气很好,这位是莫尔夫先生的小儿子,一位花花公子,我正好认识,用他的车,可以更舒服地进到庄园里面去。

我倒是不担心这里的保镖与男仆,而是这里真的太大了,怕累到老爷与少爷的脚。”

狄斯看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向狄斯弯下腰,同时摊开双手。

狄斯拿出一封黑色的信封,放在了阿尔弗雷德手中。

这是审判官需要自己圈养的异魔做事时给的“准许令”,意味着这是家养的异魔在“合法”做事,这样一来,程序上就正义了。

如果这事日后牵扯大了,导致其他教会的人员参与调查,顺蔓摸瓜找到了阿尔弗雷德头上,这封“准许令”,就能让阿尔弗雷德把事情都推到秩序神教身上。

不过,一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刚刚从野生状态进入家养状态,对流程还有些不熟悉;

二则是这位莫尔夫家的少爷开车回家是意料之外的事,拦车也只是一瞬间的选择,所以忘记了走流程。

好在,

流程是能补救的。

毕竟狄斯是罗佳市的审判官,掌握着此时此刻的秩序解释权,阿尔弗雷德对普通人使用魅魔之眼的时间,可以由狄斯唯心认证。

卡伦与爷爷坐后座,阿尔弗雷德坐副驾驶,莫尔夫少爷开始开车。

“少爷,您回来了,嗯,这些,是您的朋友么?”

“滚开。”

“是是,少爷。”

门口的保镖们退去,打开了门。

车一直开进去,在一栋建筑物前停下。

“少爷,您回来了。”

“我父亲在哪里?”

“老爷在二楼书房。”

“好的,你可以滚了。”

“少爷,需要我帮您招待一下您的朋友么?”

“给我滚,我的朋友我自己会招待!”

“是,是,是。”

斥退了其他人,莫尔夫少爷领着卡伦等人上了楼。

这里面,其实没能看见什么仆人,显得很安静。

走到书房门口时,阿尔弗雷德伸手拍了拍莫尔夫少爷的肩膀,莫尔夫少爷靠着墙壁,坐了下来,陷入了昏睡。

随即,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很宽敞,宽敞得有些不像话,白天见到的莫尔夫先生此时正穿着睡衣坐在书桌后面,手里拿着资料正在看。

见有陌生人进来,莫尔夫先生没有吓得叫起来,而是将自己鼻梁上的镜片摘下,站起身,张开双臂:

“哦,朋友,是有什么事来找我么?”

狄斯走到他面前,

拿出一张纸,上面盖着秩序神教审判官的印:

“有人指控你违反了秩序,驱使异魔为自己做事,现根据秩序神教《秩序条例》,对你进行询问。”

卡伦站在旁边,觉得狄斯这种自己给自己盖“搜查令”大印的行为,真的是好舒服。

“秩序神教?”

一道女人的声音自书桌底部传出,随即,一名穿着清凉舞裙的女人自莫尔夫先生身旁站起来,她的舌头很长,往外拖出了有两分米,起身后过了一会儿,才算是将舌头收回了自己的嘴巴,像是蛇信子。

女人绕过了书桌,向狄斯行礼:

“尊敬的审判官大人,米尔斯教信徒蕾妮,向您问好。”

阿尔弗雷德凑到卡伦耳边,解释道:

“一个早期自海岛上兴起的宗教,最早的信徒是海岛上的妓女,她们臆想出了一尊神,那尊神是海神的情人,会庇护她们这些可怜的女人。

不入流,信徒不多,势力也不大,在瑞蓝几乎不存在组织。

只能说,这位莫尔夫先生很会玩。”

“她是人?”卡伦问道。

“是人。”阿尔弗雷德回答,“某些特定的信仰,能够让人身体产生一些变化。”

“像莫莉女士那样?”

“严格意义上来说,莫莉女士已经不算人了。”

蕾妮笑着指了指莫尔夫先生,

道:

“审判官大人,莫尔夫先生是我的情夫,是我侍奉的主人。

我知道他绝对不会去接触那些邪恶的异魔,还请您查清楚指控,不要冤枉了一个良善且热衷慈善的品德商人。”

狄斯将目光落在莫尔夫先生身上;

但还没等狄斯说话,

莫尔夫先生就先开口道:

“您很眼熟,是今天白天的……神父大人?

秩序神教?

我知道秩序神教,这是一个伟大的教会。

神父……哦不,审判官大人;

我向您发誓,我绝对没有违反秩序神教的规矩。”

卡伦开口问道:“西索一家四口,是怎么死的。”

莫尔夫先生疑惑道:“西索一家是谁?”

但很快,

他似乎意识过来:

“哦,是今日哀悼会上的那一家四口么,原来他们是西索一家。”

卡伦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他相信莫尔夫先生不是在装样子,他是真的不知道西索一家到底是谁,哪怕他白天刚刚去参加过西索一家的葬礼。

对于他而言,西索一家还是罗特一家亦或者是其他家,都没什么区别。

他只是去参加一个可以引爆反对老市长浪潮的葬礼,就算是棺材里躺着的是猪猡,他也会去深情地哀悼。

卡伦开始向莫尔夫走去,

莫尔夫先生则很快反应过来,他的确是一个聪明的商人:

“审判官大人,你们是来调查西索一家的死因么?我是因为知道他们的死因可怜所以才去现场哀悼的,我真的很同情这一家。”

“同情?”

卡伦继续向莫尔夫走去。

“是的,我很同情他们,多么可怜且无辜的一家啊,他们一家的死很不正常,我曾听到胡米尔总编与奥卡先生密谋过,说要选择一个家庭来做游行示威的献祭。

可惜,我只是一个商人,我自己更是一个怯懦的人,我不敢干涉他们,也不敢举报和反抗他们。

所以只能在今天白天去参加了那可怜一家的葬礼,以让我的良心稍且得安;

愿这可怜的一家人在天堂能够安息。

另外,我发誓我与这一家人的死亡,没有任何的牵连,异魔,我更是没见过,我身边真正奇异的,还是我在维恩舞会上认识的蕾妮,我爱的女人,她可不算是异魔,她只是米尔斯教的信徒。”

说着,莫尔夫先生深情款款地看向蕾妮。

“我可以保证。”蕾妮说道。

卡伦继续向莫尔夫走去;

在走过蕾妮身边时,蕾妮伸出手,拦住了卡伦,同时对卡伦身后站着的狄斯说道:

“审判官大人,我知道秩序神教拥有审判社会异魔秩序的权限,但我的爱人并未违反这一秩序,所以,秩序神教并无权利对我的爱人做出任何过分的事。

谋杀案,您可以选择报警,世俗的事,交给世俗去处理。

另外,我尊重秩序神教的权限,但我真的没料到一起没有明显异魔手段的谋杀案,竟然能让审判官大人您深夜闯入一位本地慈善商人之家。

据我所知,其他地区的秩序神教审判官,可没有您这般负责细心的。

我很敬佩您的敬业,所以,我会联名我的入会长向秩序神教瑞蓝大区投送褒奖信,赞扬您的负责。”

入会长,一般是引自己入教会的那个人的称呼,正常情况下,在教会内的地位会比自己高一层。

卡伦回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面无表情的狄斯。

爷爷,

听见没,

她在威胁你,说要通过教会渠道去投诉你。

狄斯没有丝毫反应。

卡伦则继续看向书桌后的莫尔夫先生;

您真的很聪明,

哪怕面对着自己并不熟悉的教会世界,您依旧表现出了属于一名优秀商人的果决与精准判断力。

财富,可以把人垫高,让他目光变得长远,可太高了之后,就会觉得自己不再是人了。

西索一家人是谁?

天呐,这个真诚的问话,听起来真的是好让人心里不舒服。

然后,

卡伦继续迈步向莫尔夫先生走去。

蕾妮的手,依旧像刚才那样挡在卡伦身前,卡伦的胸口,碰到了蕾妮的手。

然后,

“啊!”

“噗通……”

卡伦上半身后仰,双腿前倾,

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哀嚎。

这一幕,让蕾妮都愣住了,她刚刚根本就没发力,因为眼前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真正让她感到恐惧的,是那位穿着黑袍的老者以及那个眼睛带着异样魅惑感的青年男子。

狄斯的目光看向蕾妮,

沉声道:

“动用教会信仰之力加害普通人,违反秩序教会《秩序条例》第二章第五条。”

“我……啊!!!”

还没反应过来的蕾妮,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她的一条胳膊,已经脱离了她的身体,落在了地上,她完全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不,不,不!”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先前依旧保持着企业家风度的莫尔夫先生完全慌了神,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拿书桌抽屉里的那把左轮枪。

狄斯的目光,却比他更快:

“驱使异魔加害普通人,违反秩序教会《秩序条例》第三章第一条。”

狄斯伸出手,

下一刻,

莫尔夫先生整个人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提起来,飞过了书桌,砸在了书房的地板上。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我姓莫尔夫,我的家族在罗佳市有着……”

“我们现在在哪里,这是谁的家?”

这时,已经站起身的卡伦正伸手掸去自己西服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尘,书房的地板,那真是相当的干净。

紧接着,

卡伦从兜里取出那包莫尔夫黄金框香烟,

取出一根,

咬在嘴里,

低下头,

看着躺在地上一脸惊恐的莫尔夫先生,

疑惑道:

“莫尔夫一家是谁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