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拳头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3924字
  • 2021-11-13 19:21:27

“毕竟,他们算是个什么东西?”

这句话,

让卡伦内心大受震撼。

不,

几乎可以说是……被颠覆。

自己苏醒以来一直构造着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体系,哪怕自己已经对此进行了很多次的修正,可依旧没有完全摆脱来自上辈子既定认知的影响;

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

这是一个有体系有社会有架构的世界,

可先前的自己,只是留意到类似阿尔弗雷德与莫莉女士的那种“小打小闹”,

却一直没有深刻认知到,

这,

是一个神权世界!

所以,阿尔弗雷德在感觉自己是“邪神”后,直接就跪下了,完全不顾形象地将各种阿谀奉承和赞美向自己奉上;

并不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夸张了,做作了;

错的不是阿福,

而是他卡伦。

是自己,一直没有真正“看懂”这个世界。

你觉得他的表演,很滑稽;

人家可能还在笑你,明明已经化上了小丑妆站在了舞台上,却还在那里装着正经。

也因此,

狄斯才会问自己:为什么你会觉得你的爷爷我,会害怕这些呢?

因为自己一直将爷爷代入的是那种隐士高人形象,默默地维持着某种秩序,却又必须得敬畏规则。

但实际上,

并不是,

站在秩序神教的角度,

站在狄斯的角度,

站在秩序规则之内的角度,

他需要去畏惧的存在,其实少之又少。

自己所顾忌的,自己所担忧的,自己所牵扯的那些,

在狄斯眼里,

不值一提。

不是他不在乎,而是他不屑。

卡伦又想到了先前在一楼跪下来痛苦低吼的梅森叔叔,

回来时叔叔曾说过:父亲只是个神父,这些事告诉他,只会让他苦恼与痛苦。

当时自己还在心里否认着:

不,

狄斯和普通神父不一样。

好吧,

其实自己和梅森叔叔的认知,五十步笑百步。

你不了解你的父亲,我其实也不了解我的爷爷。

卡伦怔怔地看着狄斯,

他并不认为狄斯是在开玩笑,他这种人,就根本不会开玩笑。

之所以一时说不出话来,

是因为脑子现在空空的,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可以带路了。”狄斯说道。

“哦,好的。”

卡伦走出了书房,狄斯跟在他后面,卡伦走到楼梯拐角处,准备下楼时,回头看向狄斯。

“怎么了?”狄斯问道。

“去哪里?”

我带路,去哪里?

“去那位市长竞选人福德先生的家。”

卡伦闻言,问道:“可是,他的家……在哪里?”

狄斯看着卡伦,

卡伦也看着狄斯。

爷孙俩,就这么在楼梯拐角处面对面地站着,好一会儿,谁都没说话。

良久,

狄斯有些不解地对卡伦道:

“刚刚,是你敲门走进我书房的,对么?”

“是的,爷爷。”

“是你告诉我,这件事很可能和异魔有关系,对么?”

“是的,爷爷。”

“也是你给我提出的建议,受益最大的人那就最可能是嫌疑人,也就是那位市长竞选者福德先生,对么?”

“是的,爷爷。”

狄斯点了点头,

双手置于身前,

很严肃地反问道:

“所以,你现在告诉我其实你不知道他的家,住哪里?”

“我……”

卡伦内心闪现出无数咆哮:

这能怪我么?

这能怪我么!

我怎么知道你竟然可以直接带我上门找幕后老大?

一般面对这种权贵,不是应该先从小地方线索处着手,找证据,抓小喽啰,一步一步顺蔓摸瓜,再被对方威胁,再被对方灭口几个队友,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契机,冒着极大的风险将证据公之于众?

哪怕你知道幕后黑手就是那个人,但他是权贵啊。

哪怕他们就提前订好丧仪社了,他们就对着你微笑了,就对着你展露出他们的风度了,他们嘲讽你就算知道实情又能奈我何了,你也依旧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毕竟,规则是由他们制定的啊

可是,

你却告诉我,

走,

我们现在去他家找他聊聊?

这感觉就像是,

眼瞅着就要开拍了,

我找您对台词,

结果才发现,我们俩拿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剧本。

狄斯看着说不出话来的卡伦,

叹了口气,

道:

“所以,其实你什么都没准备好?”

“我……”

“我以为你已经都准备好了,所以才来书房喊我。”

“我……”

“那你刚刚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

“总不可能是因为自己内心的良知过意不去,所以想来我这里尽最后一点尝试,但其实你自己也根本没想过我能出面做什么?

简略来说,

你就是来找我,哭个鼻子,求个心安的?”

“是……的。”

卡伦承认了。

因为死的不是罗特一家,所以他还没完全失去理智,但他的内心也不好受,就像是梅森叔叔那样,被人家的阴影完全压着,却又在畏惧之中束手束脚,最后……只能认命,盖住自己的良知,反复呢喃“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来安慰自己。

其实,自己的内心,连做那种小人物搬动大象的准备,都没有做好。

“卡伦。”

“嗯。”

“可以把我让伦特给你拿过去的那几本书,抽时间再好好地看一看,尤其是那本你说你已经看过了的《秩序之光》。

书中已经明明白白地写在那里了,你真的看了么?”

我以为那是夸张的宣传用语……

我没想到它是写实的科普读物。

狄斯伸出手,

拍了拍卡伦肩膀,

语重心长道:

“千年前,连国王的加冕,都需要匍匐在神的脚下,需要宗教去赐予他合法的执政地位,君权神授。

近千年来,这样的场面少了很多。

但,

原因是国王这个职业不行了,

神,

可是一直矗立在那里。”

说完这些话,狄斯看了看自己提着的黑色手提箱,摇了摇头,转身,走回自己的书房,同时道:

“不要学懦夫,当良心不安时只会躺在地上让自己肚皮晒晒太阳取暖。

去学会主动做些事情吧,

至少,

把那些个可能涉事的嫌疑人名单以及他们的住址准备好。”

“砰。”

书房门关了。

留下卡伦依旧站在楼梯口,没风,却依旧继续着凌乱。

“喵~”

普洱的叫声传来,

它迈着猫步,稳稳地行走在光滑的楼梯扶手上,扭过头,似乎带着些许刻意地微笑,看向卡伦:

“我说过的吧,狄斯,永远能给你最为冷静与稳妥的建议。”

说着,

普洱还略有些兴奋地摇了摇尾巴。

“这个建议,你满意么?”

卡伦看着普洱,

他这才明白,

当看见自己情绪低落时,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会主动提醒自己:

“少爷,您可以去问问您的爷爷。”

所以,

站在阿尔弗雷德的角度,

他应该是有些不解的,

明明对方已经动用了异魔的力量,你们为什么还要在灵车里唉声叹气?

呼……

好在普洱和狄斯都说过,自己的邪神身份,完全没有破绽,而且邪神在降临初始时,会有很长的一段虚弱期,这段虚弱期不仅指的是力量……还有意识(不仅仅指记忆)上的残缺;

所以,阿尔弗雷德只是略微有些不理解,却不至于去怀疑什么。

卡伦深吸一口气,

伸手,

将普洱抱在怀里,普洱没挣扎,反而在知道卡伦内心抑郁之气被消散后趁机提了要求:

“上次说的鲤鱼焙面,什么时候给我做?”

卡伦伸手揉了揉普洱的肚子,

就在普洱实在忍不住要举起爪子给他一个教训时:

“今晚就给你做。”

“好的喵~”

……

大家伙此时都聚集在一楼客厅,包括西索那一家四口。

叔叔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玛丽婶婶在旁边小声安慰着他。

温妮姑妈捂着额头,

罗恩则一脸苦相,连罗恩的智商,都看出来这一家四口绝不是自杀了。

阿尔弗雷德与莫莉女士站在一起,像是误入了正在排演的压抑氛围话剧的路人。

卡伦抱着普洱走下楼梯,鞋底与木质楼梯接触,不断传出清晰的脚步声。

渐渐的,

大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看来。

“定金,已经收了,收了人家的定金,这笔生意,无论如何都得做下去。

婶婶,请你带着莫莉去把这一家四口的遗容处理好,虽然现在天气冷了,明天就是哀悼会,遗体做不做防腐影响不大,但最起码要让他们一家人可以体面地离开。

叔叔,请你带着罗恩将一楼布置好,客户的需求是简约肃穆,那我们就按照他的要求做出来。

阿尔弗雷德,外面的那些记者与示威者,请你照看好,明天才是哀悼日,我不希望我的家里今天就被人打扰。

另外,

辛苦姑妈把明天要来出席哀悼会的重要人物名单做一份表给我,明日哀悼会时要让他们留下地址,我们会邮寄一份精美的纪念品给他们。”

说完这些,

卡伦的目光再次看向在场所有人:

“这是爷爷的意思;

爷爷说,

茵默莱斯家不养闲人,

干活!”

大家开始忙碌,或许先前的沉闷,也只是一种必须要的过渡,过渡之后,你仍然需要面对现实。

玛丽婶婶与莫莉女士合力,将这一家四口的遗体一具具地运向地下室的工作间;

梅森叔叔带着罗恩,将一些布置用的东西取出来,开始做摆设;

阿尔弗雷德则拿着一张木凳,坐在了院子里,盯着外面的记者以及那一群坐在地上的示威者。

院子里,坐着的是一头异魔;

院子外,坐着一群白玫瑰;

异魔阿尔弗雷德坐姿优雅,而那群白玫瑰,则像是被狗含着。

温妮姑妈开始做名单记录,站在电话机旁,时不时地需要去拨通电话询问。

大家都开始有序忙了起来。

卡伦抱着普洱,重新回到楼上。

原本的等待是一种煎熬,而现在,反而是一种期待。

明日哀悼会上,该来上台表演的都会来,谁是主角谁是配角,一目了然;

等哀悼会结束后,

自己就能拿着名单带着爷爷去一家家的上门拜访了。

被害者一家人已经死去,施害者的舞曲则即将开始,但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好的。

卡伦不介意明天好好欣赏一下他们的笑容,

就像是真正的猎手,在猎杀前,喜欢看着自己的猎物起舞。

这是一种欣赏,

也是一种无法拒绝的快乐。

这种念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充斥自己的大脑;

但卡伦却没有想要去抗拒与摒除的意思,

狄斯的态度是他最大的依仗,

正如狄斯说的那句话:拳头,是最大的道理。

卡伦左手抱着普洱,右手抬起,缓缓地握拳;

普洱这只猫似乎能看穿人心,

虽然此时为了鲤鱼焙面依旧躺在卡伦怀中,

但依旧难改习性开口调侃道:

“所以,你现在也开始沉醉于,神灵的拳头么?

可以脱离世俗条条框框的桎梏,将任何规则之外的人,砸成肉酱的拳头?”

神拳么?

亦或者,

神权?

卡伦开口道:“我和你对这拳头的理解,并不一样。”

“呵呵呵,还能是哪样,唯有神灵的意志,才能突破人类自己营造出的肮脏灰暗,带来彻骨的责罚!”

“其实还有另一种拳头。”

“哪一种?”

“你的猫脑子,理解不了。”

“你是在鄙视我?但我又觉得‘你这猫脑子’比‘你这狗脑子’要好听很多。”

“是的,没错。”

“如果哪天,你想信教的话,可以跟我说。”

“为什么不是狄斯?”

“为什么,为什么?

呵呵。

你的人脑子能不能好好想一想?”

普洱从卡伦怀中挣脱,

落地,

看着卡伦,

笑道:

“因为狄斯,他不信教。”

————

晚上还有,会有点晚,可以白天起来看。

另外,推荐一位我很喜欢的作者的书,我觉得这本书是我近两年看得最精彩的一本,书名叫《魔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