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他们,算是个什么东西!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7351字
  • 2021-11-12 19:27:23

卡伦站起身,看着先前双手拄着拐杖用胸膛顶住自己帮自己保持住平衡的罗特。

深吸一口气,

感到大脑有些眩晕,

一时间也分不清楚到底是缺氧还是醉氧。

但心里,终归是忽然一松,原本压抑在心头的那块巨石,在此时像是被搬开了。

只是,这种情绪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不是因为它的复杂,而是另外一家的惨剧就摆放在面前,道德的准绳让你无法让你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如果自己不在现场,而是在打电话,那完全可以:

“嘿,罗特,听说你那条街上死了一家人,吓到我了,还以为是你家出事了呢。”

在死亡面前,

绝大部分的情绪都会被浸染成灰色;

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去尊重某个逝者,而是在尊重生命;

毕竟,绝大部分人看着哀悼会上躺着的那位逝者时,脑子里都想象过自己躺在那儿时是个怎样的情景。

当然,内心的舒缓是能够理解的,也不用去因此而感到愧疚,人类的苦难与悲伤很难实现真正的共通,尤其是针对陌生人。

“卡伦,卡伦?”梅森叔叔又喊了起来,“你没事吧,把这台车扶好。”

卡伦回过头,走过去,将担架车扶好。

梅森叔叔又吩咐道:“阿福,你和我去抬里面那具,卡伦,如果你推不动的话,在这里等我们。”

卡伦尝试一个人推担架车,如果在平稳的路面上问题倒是不大,可偏偏这里坑坑洼洼,轮子很容易陷进去。

这时,莎拉的母亲走了过来,抓住另一边,帮着卡伦一起推担架车。

罗特则在旁边跟着一起行进:“卡伦先生,你知道么,在这条街上我被大家称为瘸子罗特,上面躺着的这位被称为断手西索。”

“说起来,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曾经还是工友呢,在我们小时候双方的父亲经常在一起喝酒,我们俩还一起玩耍。”

“后来,我们一起进了同一家工厂,发生事故那天,我们都被压在了设备下面,我为此失去了一条腿,他则失去了一条胳膊。”

“他曾经这样安慰过我,嘿,罗特,我真是羡慕死你了,你至少还拥有一双完整的手能用车胎皮做拖鞋,可我却不能用这一双脚去织手套。”

“他家其实比我家还困难,我做拖鞋夏天时每个月还能赚几百个卢币补贴家用,我妻子还能在纺织厂里上班有薪水。

他很多时候只能去垃圾堆里捡剩肉去卖给炸肉铺子,不过,他经常把最新鲜也是最完整的肉带回家来,也会分给我们。

每次他送肉给我时,他都会说:

嘿,肉就算是剩下的,它嚼起来依旧是香的,就像是咱们俩一样,缺胳膊少腿,但我们不也一样是人么。”

“他妻子心脏一直有问题,干不了累活,就和他母亲在家里给人家折纸盒子,一百个纸盒子能换2卢币的工钱,经常一折就是一整天。”

“那天游行回来之后,我们都很兴奋,他对我说,罗特,你瞧见了么,西克森先生依旧是和我们站在一起的,他依旧是我们东区的骄傲。”

“他已经在分配每月可以领取的200卢币应该怎么花了,他说想存下来,让自己的妻子去医院检查一下心脏,他说他妻子心脏的问题好像越来越严重了,但他的妻子却说钱应该存下来给孩子上学用,等孩子上初中后,学费和书费应会更贵。”

“就在昨天晚上,卡伦先生您走后,我还去他家串门了,我还把您给我的那张精美的名片拿出来给他看。”

“他很惊讶,说他看到了街上停着的那辆灵车了,他路过时还感慨过,到底怎样家庭的人死后能躺在这么豪华舒服的大车里去参加自己的哀悼会呢?”

“我跟他说您在我家吃晚餐的事了,他说以后他家宝贝上初中后,应该也会认识家境好的同学,到时把同学带回家做客时,他得准备些什么来招待才能不失礼数。”

担架车已经被推到灵车后,卡伦打开了灵车后车厢,从上面拉下来一块垫板,这样担架车就能直接拉上去,这是老灵车所不具备的配置。

卡伦先上去,往上拉,莎拉母亲与罗特则一起伸手在下面推。

终于,载着“断手西索”的担架车被推上了灵车。

卡伦走下了车,眺望远处,寻找叔叔与阿福的身影。

而在这时,一直说话的罗特先生猛地把脸凑到卡伦面前,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眼眶完全泛红,近乎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卡伦先生,一个昨晚还在考虑为日后如何招待女儿家庭好的同学上门做客的父亲,他就这么服毒自杀了,您觉得可能么?”

“我……”

“他死了,断手西索死了,他母亲也上吊死了,他妻子带着女儿跳楼死了,我去看了那个场面,不能看,根本就不能看,也不忍心看。

卡伦先生,他们家的小米拉,可是他们全家的心头宝贝啊。

不管遇到什么事,他们肯定也会拼命保护小米拉的,尤其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就是因为生小米拉后心脏自此出了问题。

他的妻子,把女儿视为比她本人生命更高的珍贵。

她就算是要去寻死,

又怎么可能带着自己的女儿一起死!”

卡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罗特的话。

罗特用手攥住卡伦的衣服,莎拉妈妈在后面拽自己的丈夫,但罗特就是不松手。

“还有就是……为什么来接西索的,是卡伦先生您?

天呐,

他付得起丧葬费么,

他家连火葬费都需要凑啊,

怎么可能有钱去开哀悼会!

您瞧瞧,

他现在躺进了这辆舒服的大车里,

这是昨天他还活着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噗通!”

罗特的两根拐杖掉落在了地上,然后他整个人摔倒在了水洼中,溅起了一片污水,可哪怕残疾却一向爱干净的他,却不停地用双手拍打着水洼: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记者为什么会来得这么快!

西索的遗书上为什么会骂西克森先生!

天呐,

他可是一个连女儿小学题目都看不懂,还需要带着女儿来向莎拉请教作业问题的断手西索啊!”

此时,一群已经拍完照的记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打着伞,保护着照相机,小心翼翼地从水洼砖头上踩着过来,在经过疯狂拍打着水洼的罗特身边时,纷纷露出了惊吓与鄙夷的神色,远远地绕过。

任凭罗特继续一个人疯狂地坐在那里喊叫着。

这时,叔叔在一个警察的帮忙下,将西索母亲的遗体也推了出来。

更远处,阿福一个人推着另一辆担架车过来,上面白布下躺着两个人。

所有尸体都被运送上了灵车,担架车车轮子被收起,中间的坑里,放着的是西索与他母亲,两侧原本同车人乘坐的位置,则放着妻子和女儿。

梅森与警察签了单子后,坐进了驾驶室。

“少爷,上车了。”阿福提醒卡伦。

卡伦上了车,人坐的位置被尸体躺了,卡伦只能和阿福坐在下面,同时还伸出一只胳膊防止车子的颠簸让尸体滑落下来。

终于,

外面的喧嚣开始远离,灵车驶出了矿井街。

“阿福,帮我拿根烟。”开车的梅森叔叔喊道。

阿福走过去,将梅森叔叔的烟拿出来,递了一根送到梅森嘴里,又帮梅森点燃。

等到阿福准备把烟放回去时,梅森对后头努了努嘴。

阿福会意,同时也想起来那天在明克街128号二楼窗台自己和莫莉女士陪着伟大的存在一起抽烟,然后放声大笑的场景。

阿尔弗雷德将烟送到卡伦嘴边,

卡伦接过烟,但拒绝了帮忙点烟的动作。

“叔叔……”

未等卡伦说完,开车的梅森叔叔马上喊道:

“自杀,自杀,自杀,去**的自杀!”

提前准备好丧仪社的定金,预约了日子,然后全家自杀,等着被收尸,这不是不可以,事实上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类似的生意,真有老夫妻为了一起死,所以提前帮自己安排好后事的。

但10万卢币的定金,

茵默莱斯丧仪社,

是住在矿井街的这一户人家能负担得起的么?

给定金的人,早就知道会有人死,会在今天死,死的还是人家全家!

不是什么等一代人都死了后集体发丧的那个情况!

所以,这还叫哪门子的自杀!

别人不清楚,

外人不清楚,

提前收到定金的茵默莱斯家能不清楚?

自家休息了这几天,就为了等待这一场“自杀”?

梅森不是傻子,他当然早就看出来了。

但情绪发泄之后,

梅森又说道:

“卡伦,今天记者来了好多,我相信,等明天哀悼会时,记者会来得更多,刚刚那位警长跟我说,他上面的局长也在盯着这起案子,市政府里很多人都在盯着这起案子。”

卡伦抿了抿嘴唇;

前面有些堵车了,

梅森叔叔疯狂地按喇叭催促:

“嘟嘟嘟嘟!!!!!”

然后,

他又颓然道:

“所以,我们能做什么呢,去告发去检举,说我们早就收到了10万卢币的定金?说这一切都是预谋好的?

我们要去伸张正义?

我们要去揭露黑暗?

我们要为现在车上的四位客人主持公道?

卡伦,

这是大人物们的游戏,

他们既然敢大大方方地给我们定金,给我们这么多的定金,他们就不会害怕我们会说出去,因为他们有底气,可以堵住我们的嘴。

可以用卢币,

当然,

也能像车上的这家人一样,他们的嘴,同样无法再说出话来了。”

阿福看着情绪不断跌宕来回的梅森,他觉得,梅森先生的这些话,与其说是在宽慰自己的侄子,让他对这个社会的黑暗面看开点,倒不如说是梅森先生正在安慰他自己,安慰他内心的那颗正直的心。

他不是在开解卡伦,而是在开解他自己。

“我知道了,叔叔。”

卡伦有些头疼,许是一开始的“误会”,牵扯了太多的精力,此时坐在灵车上,竟然有了晕车的感觉。

梅森叔叔也不再大声说话,而是安心地开车,时不时按喇叭的急促,可以体现出他内心的急躁。

或许,

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他就不会选择接下这一单了。

赚钱是为了提高生活品质,提高生活品质是为了让心情更加愉悦,现在他不愉悦了。

卡伦看着自己手边椅子上躺着的女孩,她比莎拉小一些,毕竟才上小学。

“邻居看到了,是她妈妈带着她,去的天台。”阿尔弗雷德提醒道。

卡伦看着阿福;

阿福似乎想用笑容来缓解此时的氛围,可笑容在此时有些过于不合时宜,只能严肃深沉脸继续道:

“少爷或许可以回去问一下爷爷,也就是狄斯先生。”

这句话,

被正开车的梅森听到了:

“告诉父亲也没用,父亲是个正直的人,可父亲只是个神父,把这事告诉他,只会让父亲苦恼。”

卡伦则是听出了阿福的言外之意;

自杀,不仅仅是因为留下了遗书,还因为有很多邻居亲眼看见妻子带着女儿从家里出来走向筒子楼的这一幕。

没人威逼她们,是妻子自己带着女儿去跳楼的。

所以,

这里面可能会有问题。

事实证明,

至少站在茵默莱斯家这边,很清晰,这一家,不可能是自杀,一切的一切,早就有预谋了。

可问题是,妻子与女儿的死法,又不见有人胁迫,是“自愿”的。

所以,这里面就有问题,有一个悖论;

而某种存在,却拥有超出人类正常思维模式下制造悖论的能力,那就是……

“异魔。”

卡伦对着阿福小声道。

阿福点了点头,坐了回去。

灵车,在接近中午时,回到了明克街。

等快要到家时,

开车的梅森叔叔忽然大叫了起来: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

就在明克街13号门口,也就是茵默莱斯家门口的路面上,聚集了一堆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束白玫瑰,正静坐在那里。

等到灵车过来时,原本坐在地上的那群人,马上起身,高举起了玫瑰,脸上露出了悲怆之色。

那一束束白玫瑰,举得很整齐,也觉得很熟练,像是排练过一样。

同时,旁边车上下来了不少拿着照相机的记者,当灵车开始卸尸体时,他们开始不停地拍照。

“让让!让让!”

“让让!让让!”

梅森叔叔大声喊着,但没有什么用。

“白玫瑰们”,簇拥在每个前进的担架车旁,在哭泣,在哀悼,同时,每一辆进去的担架车遗体上,都被摆满了白玫瑰。

在罗恩的帮助下,所有担架车以及遗体,都被推了进去。

记者们还想进来,

但被温妮姑妈与玛丽婶婶出来制止:

“遗体需要整理,明日才是哀悼会,谢谢,请不要打扰我们工作。”

这时,路边一辆车里坐着的《罗佳日报》总编胡米尔吩咐旁边人道:

“不要让他们傻乎乎地进去抓拍尸体,他们难道想拍跳楼死后的血淋淋效果么,该死,那样子放在报纸上根本就无法激发出民众的愤怒,民众只会觉得恶心与反胃。

让那些记者都先回来,拍静坐者就好。

等遗容整理完了,变得正常了,再在哀悼会上拍,这样才能显得平静,读者看到报纸上的照片后,才能在这种照片里激发出愤怒的情绪,懂么!”

……

走入客厅;

梅森叔叔气得直接将帽子摔在了地上,

“疯了疯了,外面那群拿着白玫瑰的傻子,竟然来得比我们灵车更快!”

温妮姑妈说道:“市长竞选者福德办公室秘书来电话询问,问我们何时能整理好遗容,他要来瞻仰,我说了明天。

另外,各家报纸也预约了哀悼会的瞻仰,说要派记者来出席;

各个大区的工会的代表,以及市政府的一些官员办公室,甚至还有一些罗佳市的明星名流,他们的助理也打来了电话询问何时可以瞻仰逝者。”

玛丽婶婶说道:“梅森,我觉得这个单子,好像有问题。”

“滚!滚!滚!”

本就情绪濒临失控的梅森叔叔直接大叫起来,

然后蹲在了地上,

开始哭泣。

莫莉女士凑到阿福身边,小声问道:

“梅森先生这是怎么了?”

阿福小声回答道:“他是个好人。”

卡伦默默地走上楼梯,

从一楼,走到二楼,再从二楼,走到三楼。

“家里今天好热闹。”普洱沿着楼梯扶手一边跟着卡伦走一边问道。

卡伦没说话;

“卡伦,如果你有心事的话,其实可以去和狄斯说。”

说着,

普洱还特意低下头,看着下方两个正抬着头往楼梯上看的异魔:

“亲爱的卡伦,看在松鼠桂鱼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不要太听那两头异魔的话,你得听你爷爷的话,狄斯的话,才是最合适也是最稳妥的。

他总能,总能给你最合适也是最冷静的建议。”

卡伦停下脚步,看着普洱。

普洱摇了摇尾巴,

道:

“总之,你不能冲动。有句谚语,叫冲动者终将被邪神吞噬。”

说完,普洱歪了歪脑袋,

道:

“我在说什么东西,喵。”

卡伦走到狄斯的书房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门。

“哆……哆……哆………”

“进。”

卡伦走进了狄斯的书房,狄斯正拿着钢笔在写着东西,头也不抬地问道:

“外面很热闹,那笔订单接回来了?”

“是的,爷爷。一家四口,都死了,留下了遗书,在我们约定期限可行的最后一天,很巧地死了。”

“哦。”

“他们住在矿井街,家境很不好,10万卢币的定金,把他们家卖十遍也卖不出来。”

“哦。”

“我觉得,这不是自杀。”

“嗯,很明显,有人安排了他们的死亡,而且还提前订好了我们家的丧仪服务。”

“所以……”

“你可以报警,和警察说,你和那位杜克警长认识,不是么?哦,他可能不分管东区,那可以打市局的电话,把这一线索告诉他们,一楼电话机旁的电话簿里,有市局的电话号码的。”

“外面来了一群拿着白玫瑰的静坐者,还有一大群记者,今晚,或者明天哀悼会时,会有一大群官员以及名流过来参加哀悼会。”

“哦,看来他们的势力很大,而且应该牵扯到政治斗争。”

“是的,所以报警……应该没用。他们已经明明白白地几乎就直接提前告诉了我们,他们要杀人了,让我们空出时间来收尸,就是有底气,哪怕我们知道了,也对他们毫无影响。”

“哦,那就不要报警了,反正也没用。”

“……”卡伦。

狄斯还在继续写着东西,像是在写着报告;

事实也的确如此,狄斯正在写关于贝尔温神降事件的第二次调查报告。

卡伦深吸一口气,慢慢地转身,准备离开。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更自私一点的想法是,他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

他只是一个……一个辍学的高中生。

好吧,他还有两头一直坚信着自己是邪神降临的异魔,这两头异魔,很有本事,莫莉女士能当着他的面一口吞下修斯夫人,而阿尔弗雷德,应该比莫莉女士更强大一些。

他或许可以命令,或者叫诱导这两头异魔去帮自己做些什么;

但他又有些害怕,

正如普洱所说的:不要冲动。

对方很强大,在世俗里;而滥用异魔能力的后果,可能更可怕。

但,

又正如普洱所说的那样:狄斯永远冷静。

是的,

爷爷很冷静,既然报警没用,那就不报警了。

梅森叔叔痛苦地蹲在地上哭,作为一个普通人,他清楚他没能力去和外面那些人抗衡,他有家有家人有家业,所以他只能歇斯底里后,蹲在地上哭。

卡伦也是一样,自己有什么资格,把整个家,都带入危险的漩涡?

就为了……那点可怜的……正义感?

死去的,还不是罗特一家,不是么?

死去的不是自己认识和接触过的人,没一起吃过饭,也没一起抽过烟,自己也没摸过那家小女孩的头,所以,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吧。

自己明明也是看着罗特先生还活着的时候,感到一阵轻松么?

所以,

我纠结什么呢?

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你想去改变什么?

还不如想着晚餐给家里人做点什么好吃的,让情绪崩溃的叔叔,可以有一些胃口,这才是对家人好的选择。

卡伦打开门,

听到后面的狄斯钢笔不停划动的声响,

卡伦犹豫了一下,

回头又说了声:

“爷爷。”

“嗯?还有事么?”狄斯依旧在继续写着东西。

“我们清楚那家人是被安排死亡的,但有邻居看见那家人的妻子带着女儿主动走向了天台,跳了下来,而据我所知,那位女主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自己的女儿的,她不会干出看着丈夫死去就带着女儿一起去死一了百了的事。”

钢笔,

停下了。

狄斯,

抬起头了,看向卡伦,问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

卡伦回答道:“我觉得,这里有一个悖论,很可能有异魔力量的插手。”

狄斯将钢笔盖上笔帽,放回笔筒,将写了一大半的报告合起,同时站起身,

道:

“有异魔插手的事,那我们就要管了。”

“额……”

卡伦对狄斯态度的忽然转变有些不适应。

狄斯打开书桌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手提箱:

“你对整件事的经过应该比较了解,所以要是异魔杀人的话,你觉得该从哪里追查,我的意思是,可以是异魔,也可以是驱使异魔杀人的人。”

其实卡伦并不知道该如何调查,他又不是警察,上辈子也仅仅是做过警局顾问而已。

但狄斯既然问了,

卡伦就给出了一个大方向的答案,因为这个答案,是明摆着的:

“我觉得这起事件是一个导火索,外头正有一群人正等着借这个事件炒作,最终会导向市长竞选,成为攻击老市长的舆论利器。

所以,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就是如果老市长下台最有希望上台当新市长的那位……叫,福德。”

“好,我们去福德家,问问他是不是他做的。”

“额……”卡伦呆住了。

狄斯提着黑色手提箱,绕过书桌,来到了卡伦面前,见卡伦一动不动,问道:

“怎么了?”

“去……福德家?”

“对啊,你不是说他是最大获益者么,那直接去问他,不是最方便么?”

“爷爷,他是市长竞选人,罗佳市市政府里,媒体,应该还有很多名流以及财团,都是他的支持者。”

“嗯,然后呢,怎么了?”

“我们就直接去他家?”

“先去问问他,如果不是他,再请他说出其他的嫌疑人,这不是最方面最快捷的选择么?”

“是这样没错,但对方势力很大,而且能驱动异魔杀人的话,证明对方的背景里,应该也有……”

卡伦停住了话语,

因为他看见狄斯笑了。

“呵呵。”

狄斯伸手,拍了拍的卡伦的肩膀,问道:

“我让伦特给你拿去的书,你看了么?”

“看了一本。”

“哪本?”

“《秩序之光》。”

“嗯,里面有一句话,你看到了没有?

就是那句:

秩序神教,作为维护秩序的存在,理当在秩序之光的照耀下,一视同仁。”

卡伦点了点头,道:“看到了。”

“那看来,你还没能理解这句话。”

“我……”

“秩序之光的照耀下,一视同仁。

意思就是,

无论是谁,都没有被我们秩序神教另眼相看的资格;

这不是写在瑞蓝宪法里的人生而平等,

而是,

秩序神教,用拳头打出来的真理。”

说着,

狄斯伸手轻轻拍了拍卡伦的脸,

笑道:

“所以,你为什么会天真地认为,你的爷爷我,会害怕什么市长、媒体和财团呢?”

狄斯自己打开了书房的门,

继续道:

“毕竟,他们算是个什么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