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停尸间里的……呼唤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6345字
  • 2021-11-08 18:43:43

“等你出院回家了,养好伤,找个时间,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我会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

“好的,爷爷。”

卡伦没有拒绝,这个时候再拒绝或者再害怕什么,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如果没见过“莫桑先生”的起舞,

如果没见过被异魔附身的修斯夫人,

如果没见过站在自己面前的阿尔弗雷德与莫莉女士,

如果没有被爷爷亲手捅这一刀,

那一切都能继续在心照不宣的默契下,让生活的齿轮继续平顺地向前运转。

可都到这一步了,再自欺欺人就明显不合适了;

捂着耳朵,

遮着眼睛,

当作一切都还岁月静好,

愚蠢得就像是杜克警长打电话给自己说他发现了真凶是谁,电话里不说,却邀自己去某个地方见面,然后等自己去到那个地方时,发现杜克警长已经提前被凶手杀害了。

这简直是在……侮辱智商。

“好好修养,家里的事,不用担心。”狄斯说道。

“好的,爷爷。”

狄斯转身,离开了病房;

普洱打算跟着一起离开,但在其打算从门缝钻出去时,却被一个脚后跟踹了回来。

“砰!”

普洱翻了个跟斗,病房门被关闭了。

随即,

普洱抬头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卡伦,

卡伦懒得搭理它,重新拿起护士小姐借给自己的那本《我绑定了你的心》,继续阅读。

书里的故事是,出身平民家的女主被维恩皇室的皇子所爱慕,冲破世俗的阻隔,结婚了,之后就是女主面对皇室和上流社会时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故事剧情在卡伦眼里稍显俗套了一些,但能从里面汲取到不少关于维恩的社会阶层知识。

瑞蓝在一定程度上像是维恩的附属国,或者叫“被保护国”,不仅经济上与维恩密不可分,文化上,更是几乎承袭;

在瑞蓝精英眼里,维恩,才是他们真正向往的大舞台。

普洱跳到陪护的靠椅上,蜷缩着身子,像是睡着了。

等到倦感袭来,卡伦也将书放下,熄了灯。

睡觉。

……

后半夜;

另一所医院;

病房;

原本正在睡觉的霍芬先生缓缓睁开了眼,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病床边。

隔壁病床上的护工,依旧在呼呼大睡,并未发现来人。

“我捅了他一刀。”狄斯说道。

霍芬先生笑了,

道:

“他肯定没死。”

“是的。”

“如果你杀了他,依照你的性格,只会说,他死了,而不是告诉我你用了什么做了什么。”

“我下不了手。”狄斯说道。

“狄斯,是我帮你一起准备的神降仪式,你我都清楚它的规格到底有多高。

我们没能成功,

因为我们召唤回来的,不是真正卡伦的灵魂。

他不是卡伦,

我从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就笃定!”

“我知道。”

“他不是你的孙子了,狄斯,你应该清醒一点,我是得了癌症,日子本就不多了,所以才愿意帮你,老伙计,我知道家人在你心里的分量到底有多重。

但那么高的规格下的神降仪式,

既然召唤回来的不是卡伦的灵魂,

那他,

就很可能是一尊邪神!

他或许现在还很弱小,因为他刚刚降临,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

但你应该明白,

一尊邪神,一旦他恢复过来,将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动荡!

你应该杀了他,狄斯。”

“我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他……叫我爷爷。”

“狄斯,你知道你的仁慈,会在将来给外面多少人造成灾难么?”

狄斯沉默了,

然后,

狄斯笑了,

道:

“外面人,又不喊我爷爷。”

……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

卡伦按了铃,不一会儿,护士小姐姐麦娜走了进来,笑着问道:“卡伦,那本书好看么?”

“很有趣的故事。”

“我以为只有我们女孩才喜欢看这种故事。”

“男孩也喜欢,因为能更懂女孩。”

“你真幽默。”

麦娜伸手扶着卡伦起身,为他披上衣服,在她的搀扶下,卡伦来到了自己病房里的独立卫生间,洗漱完成后,她又服侍着卡伦用了早餐。

早餐是玉米粥配上几种水果。

卡伦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水果与正餐搭配在一起的组合,哪怕它或许很健康也很有营养。

“我可以搀扶着你散散步?”

“可以么?”卡伦问道。

他倒不是问这是否在麦娜的服务范围内,而是问自己的伤势是否允许。

“可以的,医生说您昏迷的主要原因是失血过多……”

麦娜伸手在卡伦胸膛位置摸了摸,

嗯,

虽然伤口在另一边,

“适当的活动能让你更快地恢复起来。”

“谢谢。”

在麦娜的陪持下,卡伦走出了病房,很方便的是,病房就在一楼。

走到外头,呼吸着新鲜空气沐浴着阳光,人大概只有在此时才会意识到健康的重要,当然,过不了多久后又会重新投入到糟蹋健康的循环之中。

“你多大?”卡伦问蒂娜。

“十七岁,刚从卫校毕业,我知道你十五岁,我比你大。”

在瑞蓝,十五岁是“成年槛”,一般来说,满十五岁如果不继续念书的话,就可以出来工作了,一些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出来工作的会更早一些。

虽然瑞蓝有法律严禁雇佣童工(指十五岁以下),但工厂主雇佣的不是童工,而是可消耗的机器零部件。

总之,苏醒以来经过卡伦的了解,这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社会。

差距的体现不仅在于茵默莱斯家与亚当斯家,而是在于真正的底层每日奔波之下,可能连一家人的温饱都有些困难。

卡伦先前常常用来计量收入的是普通工人月薪是2000卢币,这是拿大厂的工人收入来做衡量的,事实上有很多小作坊里的工人收入一天只有不到40卢币,外来的黑工薪水更低。

这个阶层人数其实很大,但卡伦接触不到,因为茵默莱斯家的客户,少说也是中产,且就算是被玛丽婶婶一直吐槽的福利单,他首先也得是清晰无误的本市户口。

“我知道你家。”麦娜说道。

“哦?”

“茵默莱斯,我姑妈去世时,是在你家办的葬礼,可我那天没见到你。”

“那真是不幸,错过了。”

“你可真有趣,我还没男朋友呢。”

卡伦眨了眨眼,意识到麦娜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散了一会儿步,卡伦感到自己额头已经出汗了,麦娜搀扶着他在长椅上坐下,拿出手帕开始细心地为他擦汗。

她对自己的一颦一笑,其实带着一种刻意地表现。

这不是什么“贬义词”,无论男女,在碰到自己觉得喜欢的异性时,都会刻意地表现出自己更美好的一面。

“你平时喜欢做什么?”麦娜问道。

“喜欢帮家里人做事,比如帮我的婶婶擦拭尸体。”

“……”麦娜。

这时,卡伦看见前方出现了熟悉的三个身影。

梅森叔叔,保尔以及罗恩。

梅森叔叔双手插兜,走在前面;

保尔与罗恩一人一辆担架车抬着。

“叔叔!”

卡伦喊了一声。

“咦,卡伦。”梅森叔叔笑着走了过来,“我还打算去你病房里看你呢。”

“卡伦少爷。”

“少爷看起来恢复得很好。”

“叔叔这是?”

“哦,前天来医院看你时,你正昏迷着,所以就和这家医院住院部的主任吃了顿下午茶,所以今天就来了。”

梅森叔叔给卡伦一个你懂的眼神。

卡伦笑着点点头。

“我先去了,下午我再来看你。”

“好的,叔叔。”

肯定是生意更重要的,这家医院在默多克区,距离明克街挺远,以前不是茵默莱斯家的“生意势力”范围,所以趁着这次机会,也算是把家里生意影响力放大了。

不过这客人肯定得赶紧“接”回家去,否则当地的丧仪社很可能过来抢“客”。

“他是你叔叔?”麦娜问道。

“是的。”

“你家里的人,长得都很英俊。”

“谢谢。”

这不是麦娜恭维的话,叔叔现在虽然年纪大了,身材方面肯定无法和年轻小伙子去比,但哪怕是现在,叔叔的形象也当得上“文质”,更配得上这个年纪男人的“英俊”。

从中产小资太太滑落到给尸体殓妆,玛丽婶婶依旧对叔叔不离不弃,这肯定是因为爱,但爱是需要落实的;

日子过得不顺心,总得图你一样吧,要是长得还磕碜,老娘图什么?

“当然,你也很英俊。”麦娜说道。

“谢谢。”

对这种“赞美”,卡伦已经有些免疫了,无限等同于说今天天气好晴朗。

“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么?”麦娜问道。

“嗯,当然可以。”

“你一个月的开支是多少?”

“够用,但不知道具体是多少。”卡伦记得自己已经正式成为家族员工了,可以享受分红,所以他不懂现在自己每个月的收入大概是多少。

“我每个月就一千二卢币。”麦娜说道,“将将够花,也剩不下什么钱。”

“这么低么?”

“福利好一些,薪水会按照工龄涨。”麦娜解释道,“不过我不是很喜欢护士这个工作,照顾你我很开心,但有些时候需要照顾一些脾气不好的老太太还要照顾一些喜欢揩油的老爷爷。”

“会呼吸的客人,总是很麻烦。”

“是的。”麦娜眼睛一瞪,“唔……”

其实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卡伦对她并不反感,她很坦率,也很真诚。

哪怕剔除掉自己的相貌因素,茵默莱斯家的背景也能让自己在相亲市场上很有自信了,丧仪社什么的这些负面影响,在卢币面前,不值一提。

只不过卡伦还没打算在这里结婚生子,一是觉得自己还年轻,二他还有更大的问题还没处理。

“我们回去吧,我想躺会儿。”

“好的,我扶你起来。”

在麦娜的搀扶下,卡伦回到了住院楼,走回病房门口时,护士长冲这边喊道:

“麦娜,你过来一下,把这份血浆赶紧送去手术室,那边人手不够了。”

“你去吧,我能回去躺下。”卡伦说道。

“好的。”

卡伦站在病房门口,吸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病房里的消毒水味比外头要重得多。

然而,

当卡伦一只脚刚刚迈入病房时,

耳畔边忽然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

卡伦愣在原地。

这种感觉,让他一下子回想到当初在家里听到地下室内莫桑先生的抽泣。

“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

声音还在继续。

卡伦没做理会,进入病房,躺回床上,拿起小说,准备继续翻看。

“喵……”

普洱跳到了床边,看着他。

“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

这该死的声音,莫名的还加重了,像是有个老太婆正躺在自己床底下对着自己不停地絮絮叨叨。

卡伦放下书,用双手捂住耳朵。

声音依旧;

这声音,不是“听”来的。

“喵……”

普洱又叫了一声。

卡伦伸手,将普洱抓到自己面前,让其肚皮面向自己。

先前还无比高冷的普洱在被摆出这个姿势后,一下子变得不适,甚至还有些娇羞。

“你搞的鬼?”

普洱摇了摇头,同时尾巴遮挡在自己腹部。

“肯定是你搞的鬼。”

“喵!”

普洱再次摇头,表示否定。

“那我耳边是怎么回事?”

“喵,喵喵,喵喵喵,喵。”

卡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回应道:

“喵喵喵啊,喵啊。”

“………”普洱一脸懵。

“你是真的不会说话?”卡伦问道。

“喵。”

“莫莉女士都能说话,你不能说话?”

“喵。”

卡伦不信,其实修斯夫人的异变,卡伦是能理解的,在他接受范围之内,但莫莉女士实在是给他带来了太过巨大的冲击,在这股冲击面前,一直拥有拟人化表情的普洱不会说人话,反而显得有些不符合常理。

“连话都不会说,那等我出院了就找一只公猫把你给配了。”

“喵……”

“我以秩序之神的名义发誓。”

秩序之神,算是卡伦活学活用了,还是从皮亚杰那里得知的,不过,卡伦记得在那晚,阿尔弗雷德是这样称呼狄斯的:

这位秩序神教的审判官是您的扈从么?

原来狄斯的职位是这个。

果然,

在听到卡伦竟然以“秩序之神”的名义起誓后,普洱彻底慌了。

卡伦心里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唯物主义者从来不是抗拒和否认超自然的存在,如果有超自然的存在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会去重新认知研究与定义它,将它再拉入唯物客观的范畴。

浅白一点地说,那就是卡伦一点都不封建,更不迷信。

可普洱清楚,要是让狄斯知道他的孙子竟然以“秩序之神”的名义发誓,那么狄斯真可能为了自己孙子践行这个誓言,给她找一只公猫过来。

“不是我弄的。”

清脆的女声;

还带着点御姐音;

嗯,

还蛮好听的。

卡伦瞪着普洱,

普洱也看着卡伦。

卡伦撒开手,普洱腹部贴向被子。

“原来你真的会说话。”

“您真无耻,是我见过最为无耻下作的人类,我还没听说过哪个人类会用贞操来威胁一只猫!”

“我也没听说过哪只猫会在乎自己的贞操。”

“会在乎的,只是人类不在意猫的感受罢了!”

“好的,好的。”

卡伦闭上眼,消化了一下,然后,再次睁眼看着普洱,问道:

“所以,我耳朵边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我很好奇的一件事,你明明还没经历过净化,为什么能听到那个声音?”

“净化?”卡伦捕捉到这个词,“像是接受洗礼么?”

“那是骗人的,心理安慰。”

“哦?”

“真正的净化,是指通过圣器的气息,完成洗刷,从而让你能够拥有更高的敏觉,可以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当然,净化的称呼有很多种,净化的方式也不仅仅是通过圣器,只不过用教会圣器净化最安全也最稳妥罢了。

如果是普通人接触到了异魔,没有死,也有一定概率完成净化,同时,也有一定概率成为一个精神病患者。”

“我现在听到的是,我的钱,我的钱。”

“我也听到了。”

“谁在喊?”

“住院楼的负一楼是停尸房,你的病房就在停尸房上面,就一层水泥板的阻隔,有些执念很大的尸体能够发出类似的召唤。”

“异魔么?”

“和异魔没关系,异魔指的是超自然拥有基础智慧属性的存在,比如你刚刚所说的莫莉女士,她就属于异魔,至于那晚站在你身边的阿尔弗雷德,他算得上是一位,实力不错的异魔了,能够和区域审判官或者其他教会的基层组织首领谈条件以获得相安无事的那种级别。”

“你还是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我为什么能听到。”

“我不知道!”

“会不会和原来的卡伦有关?”

“你终于承认了,你不是真的卡伦!”

普洱竖起尾巴,一副你终于说漏嘴的“表情”。

“是啊,我不是卡伦,你去找狄斯告密去啊。”

普洱听到这话,很是无奈地又匍匐下来,埋怨道:“狄斯就是太注重亲情了,这是茵默莱斯家的传统,这个家族的祖训就是:家人,大过一切。”

“看来,你没少告密。”卡伦继续问道,“我问你,是不是和原本的卡伦有关系?”

“原本的卡伦?”普洱扒拉了一下爪子,很无所谓地道,“原本的卡伦,就是一个自闭的傻子。”

“我相信这句话你以前没有对狄斯说过。”

“是的。”普洱笑了,“毕竟,傻子也是他的家人。”

普洱站起身,前爪在前,后爪在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道:

“自从‘卡伦’的父母死去后,狄斯根本就没打算让家里人去净化继续走上老路,所以,原本的‘卡伦’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从未有过异常反应。

一切的异常,是从你苏醒后开始的。

不过,其实你也不用感到疑惑,虽然你没经历过净化,但你本身的存在……在我眼里就是一头异魔。

我现在依旧觉得,你的纯良是装出来的,可狄斯就吃你这一套。

你的灵魂深处,肯定隐藏着暴戾与残忍,我说的对吧?”

“喵!”

卡伦抓住普洱的尾巴,将其调了个方向;

“我现在想问你,我该如何把这该死的声音给关掉,或者叫……屏蔽掉。”

“封闭自己这方面的感知就好了,很简单的。”

“具体怎么做?”

“闭上眼,先捕捉到那道声音,让它在你脑海里变得越发清晰,然后,顺着这道声音下去一路感知一路摸索……”

“我决定出院那天就让伦特去宠物市场买三只脾气最暴躁的公猫,然后把你们四只全部关入盥洗室。”

“哦,您真是个畜生。”

“说办法。”

“没有办法,你没经历过净化,所以你所‘听’所‘看’的都是凭本能。你根本就不会管理与运用自己的感知。

就像是你连车都没见过,却让我教你怎么开车,能做到么?

不过,一般来说,你忍受一会儿,她大概就不叫了,她也没能力叫多久。”

“像猫叫春一样?”

“哦,这该死的充满种族歧视的恶性比喻。”

卡伦放下了普洱,

躺了下去,准备静心。

“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

闭着眼的卡伦说到:“她还在叫。”

趴在卡伦肚子上的普洱无所谓道:“也就是比普通有执念的尸体叫得时间稍长一点而已,她应该快没力气了。”

“我的钱……我的钱……”

卡伦只能继续忍受着。

然后,

“吱呀……”

“我好像听到了其他的声音。”卡伦说道。

“正常正常。”普洱挥了挥爪子,“午餐什么时候到,你可以点餐的,给我提前点一份小炸鱼就好。”

“沙……沙……沙……”

“我好像听到了,鞋子在地面拖动的声音。”

“那是外头护士和病人在走路的声音。”普洱说道,“另外,再给我点一份布丁。”

“咔嚓……”

“开门声……”

“隔壁刚刚开门了。”

卡伦耳畔边,继续传来声音:

“咦,老夫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钱……我的钱掉了……”

“如果您有物品丢失,应该去前台做失物登记,这里是停尸间,怎么可能会把东西掉到这里来?”

“我的钱……我的钱……”

“老夫人,您是哪间病房的,我送你那回病房。”

“我的钱……我的钱……”

“行行行,好的,我拿了您的钱,等我们回到了病房我就把钱给您,您是精神科的病人吧,精神科的病房应该在……”

“你拿了我的钱!!!”

“啊啊啊啊!!!!!”

卡伦猛地睁开眼,直接坐起身。

“我还要一份羊奶……哎哟,喵!”

普洱被掀翻到了床底下,气鼓鼓地抬头瞪向卡伦。

卡伦扭头,

看着床下的普洱,

咽了口唾沫,

道:

“她……杀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