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没有资格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5354字
  • 2021-11-08 18:48:36

好难闻,是消毒水的味道;

好疼,每一次呼吸,都好疼;

我是谁?

我是周勋……

不,

我是卡伦。

卡伦缓缓睁开了眼,阳光过于耀眼,他不得不再次将眼睛闭起;

过了许久,逐步适应了这种光亮的卡伦,再度尝试将眼睛睁开。

他看见了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还看见了自己身上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以及,坐在他身下床边正做着作业的堂妹米娜。

米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过头,看向卡伦,当看见卡伦睁开的眼睛时,米娜马上捂住嘴,眼里有泪水流出。

随即,

米娜踢了一脚在她下手位置同样写着作业的弟弟伦特,伦特直接侧翻摔倒。

“哥哥醒了,哥哥醒了,伦特,快去喊医生,喊医生!”

“好,好!”

伦特从地上爬起,顾不得捡起自己的作业就先跑到病房外去。

“哥,你现在还好么?”米娜关切地问道。

“水……水……”

卡伦感到自己嘴唇很干,是那种摸一摸似乎能直接把嘴唇上的皮摸下来的干。

“好的,哥哥。”

米娜很快端来了一个水杯,在里面放了一个吸管,送到卡伦嘴边。

卡伦咬住吸管,开始喝水。

喝完后,

卡伦张开嘴。

米娜又拿起湿毛巾,帮卡伦擦脸。

这时,伦特带着医生过来了。

医生先检查了一下卡伦的身体状况,随后打开了胸口伤口处的包扎,检查了一下伤口,笑着点头道:

“小伙子,没事的,虽然伤口很深,但没伤害到脾脏,你很幸运,真的。”

卡伦微微点头。

医生对护士进行着吩咐,应该是换药的事,吩咐好后,医生对卡伦道:

“注意多休息,既然你已经醒了,再观察两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米娜代卡伦感谢。

“客气。”

医生和护士离开了。

卡伦双手尝试坐起来,

米娜与伦特见状一人一边帮忙,让卡伦起身,紧接着,把两个枕头叠在背后,卡伦终于能靠着了。

“米娜,我睡了多久?”

“两天,医生说哥哥你失血过多。”

“哦。”

卡伦轻轻扭动了几下脖子,只要不触及到胸口处的伤口,其余活动倒是没什么问题。

“警察先生,这里是病房,不能吸烟。”

“我没吸烟,我吸的是烟斗。”

“也不能吸烟斗……”

“我没点燃,你让开。”

杜克警长走了进来,进来后,直接“哈哈”大笑:

“我刚进医院,就听医生说你醒了。”

“警长……”

杜克警长拉过一张椅子,在卡伦病床边坐下:

“你说的没错,一点都没错,凶手真的是蠢到没边了,如果不是我们调查第一个死者的身份花了太久的时间,凶手早就能被发现了。”

卡伦看着杜克警长,开口道:

“修斯夫人……”

“很抱歉,当我带着警员来到修斯火葬社的办公室时,就看见你被捆绑在椅子上,胸口,插着……”杜克警长用双手比划了一下,“唯一庆幸的是,你当时还活着,我们及时把你送进了医院抢救。”

说到这里,杜克警长叹了口气:

“不幸的是,应该是我们的到来惊动了修斯夫人,她逃走了,我们没能抓到她。”

“唉……”卡伦也叹了口气。

“那晚的事情,我已经听你的婶婶描述过了,她真的是一个疯子,真的是专挑身边人下手!”

卡伦点了点头。

“那个,你能知道她逃哪里去了么?”

卡伦闻言,摇了摇头。

“疯子,疯子。”杜克警长再次喊起那个词汇,“她杀人真的是没理性的。”

许是因为见识过也深入了解过修斯夫人作为杀人犯的“愚蠢”,

所以杜克警长并不打算再与卡伦针对案情继续聊下去,

在得知答案后,你会发现对这样的凶手,太过缜密的分析与调查简直是在对盲人进行反复地眉目传情。

“我听医生说了你的状况,你的问题不大,修养修养应该就好了。”

说着,杜克警长伸手拍了拍卡伦的脸,

“最重要的是,这张脸没事,谢天谢地。”

卡伦侧过头,以表示对杜克警长的无语。

“哈哈哈哈。”杜克警长站起身,“通缉令已经下达了,得益于这次的案件没有被记者曝出去,所以我们警局的压力不是很大。

不过,我期待你能养好身体,你的那一套分析的方法,让我印象深刻,以后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

“好的,警长。”

“那我就先走了。”

杜克警长做事是个急性子,也不帮忙削个苹果;

不过,杜克警长刚走出去:

“咦,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问问情况。”男人的声音。

“有什么好问的。”

“我们也不想来,但这是我们的职责。”这是女人的声音。

很快,

一名穿着灰色呢子大衣鹰钩鼻男子走了进来,在其身后,则是穿着灰色长裙的女人。

这两个人,卡伦有很深刻的印象;

那一日从皇冠舞厅出来打出租车时,就正好撞见他们下车,那个灰裙子的女人还说过“异魔”的事。

鹰钩鼻男子拿出了证件在卡伦面前晃了一下,

在卡伦还没看清楚证件上的内容时,他就收起坐了下来。

杜克警长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情况。

“卡伦先生是么,首先,祝贺你苏醒,也祝愿你能早日康复。”

“谢谢。”

卡伦发现,这个鹰钩鼻男子自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起,就一直在打量着自己,打量着自己的手指,喉咙,眼睛,他在关注自己细微的肢体动作。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在这方面也是个行家。

再加上那一晚面对阿尔弗雷德时的那种被“打量”的感觉,眼前这个鹰钩鼻,简直登不上台面。

“卡伦先生,我想先问您,在和修斯夫人的接触中,你是否察觉到她的异样?”

卡伦脸上露出了荒谬的神情,

反问道:

“她都把我弄成这样了,还不算异样么?”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的意思是,超脱于她是凶手的这个范畴里,你是否发觉到过她的异样?”

“有。”

听到这个回答,鹰钩鼻目光一凝,其身后的女人也是拿出了笔记本开始准备记录。

卡伦很认真地回答道:

“作为凶手,她真是异样的蠢。”

“噗哧!”

站在门口的杜克警长直接笑出了猪鼾。

鹰钩鼻微微张开嘴,似是在做着语言组织,少顷,又问道:

“我的意思是,她是否有过什么异常举动,比如,在她对你行凶时,她的样貌或者她的语气,有没有让你觉得她像是另一个人?”

卡伦脑海中当即浮现出修斯夫人要杀自己时的变化以及那块黑斑。

不过,

卡伦还是摇头道:

“先生……”

“你可以叫我罗迪。”

“好的,罗迪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要问我什么,你的问题,让我感到很无措。

我能告诉你的只有是,那晚我先送我婶婶回到家,然后送她回家的途中,修斯夫人说愿意帮我告别处男;

我没能经受得住诱惑,就同意了。

然后我们就去了火葬社。”

“为什么不是回她的家?”罗迪问道。

卡伦回答道:“她说在那里。。。”

卡伦之所以把最后现场放在火葬社,也是为了突显出修斯夫人的“人设”。

伦特在旁边听得小脸通红;

米娜则害羞地低下了头。

鹰钩鼻则看了眼自己的女助理;

女助理点点头,示意自己记录了下来。

“然后,她说她教我,叫我先坐椅子上,我就坐到了椅子上。”

“你就让她?”罗迪疑惑道。

“她说我让她。。。,她会。。。。”

罗迪一时语塞。

卡伦继续道:“罗迪先生,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我平时也是个稳重的人,但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我的脑子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只是凭借着本能在做事,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只希望接下来的一步,快一点到来。”

站在门口的杜克警长点头附和道:“男人嘛,理解。”

灰裙子女人低下头,在罗迪耳边问道:

“真的是这样么,队长?”

罗迪没有回答,

而是再次问道:

“接下来,她就对你动手了?”

“不,她说她要创作一幅艺术大作,本来选的模特是我的婶婶,但最后送她回来的是我,所以,我就成了婶婶的代替品。

然后,她就和我说了很多关于构图的事情,而且还一次次地征求我的意见。”

“最后呢?”

“她把匕首刺入了我的胸膛,我看着我在流血……她在那里继续说着她的构图,然后,我就昏迷了过去,再醒来时,就已经在这病房里了。”

罗迪点了点头,站起身。

看来,问话应该是结束了。

卡伦并不愿意让修斯夫人的事向“异魔”靠拢,因为这会给他甚至给茵默莱斯家都带来麻烦,最好,就让它以一起连环变态杀人案作为结束。

哦不,不是结束,警察应该会继续抓捕“修斯夫人”,但除非他们能打开莫莉女士的胃。

也不对,

莫莉女士好像没有胃这个器官。

罗迪转身,打算向外走,却又忽然止住脚步,回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卡伦,笑着问道:

“卡伦先生,你这么年轻,我很好奇,你帮警察做的心理分析,是怎么会的?”

“学来的。”

“和谁学来的?”

“我一个朋友,我一直对心理学很感兴趣,因为我从小就有轻微的自闭症,所以我通过关于心理学的书籍尝试着走出自闭的阴影,再加上朋友的指导……”

“我问您的是,哪位朋友?”

“我啊。”

门口,出现了皮亚杰的身影,他一身休闲服,可却硬生生地穿出了“贵族”的精致感。

“您是?”罗迪看向皮亚杰。

“我是卡伦的朋友,他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小伙子,在心理学方面,这是我的名片。”

罗迪接过了名片,在看见姓氏时,目光微眯了一下。

“您的父亲是……”

“孔帕.亚当斯。”

瑞蓝国能源与发展部长。

“你们的询问结束了么,我朋友刚醒,我觉得他需要更多的休息,而不是打扰。”

“问好了。”

罗迪走出了病房,灰裙女助理紧随其后。

杜克警长向卡伦挥了挥手,也跟着离开了。

皮亚杰走到卡伦身前,微笑道:

“我的朋友,昨天我就知道你出事了,但昨天你没醒,我向上帝祈祷你早日醒来,看来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

“谢谢,皮亚杰。”

“对了,还有这个。”

皮亚杰将自己提来的一个保温桶递给米娜:

“麻烦你找碗和汤匙,稍后喂你哥哥喝。”

“好的,先生。”

皮亚杰回过头,继续看着卡伦,压低了声音,道:

“是补药鸡汤。”

用植物做药,很多古文明都这样做过,也由此流传下来不少传统。

当米娜打开保温桶时,卡伦闻到了鸡汤与药材混合在一起的鲜美;

他无法欣赏玛丽婶婶和温妮姑妈在家做的那种浓稠的汤,但皮亚杰带来的这个,已经无限接近于小鸡炖蘑菇的感觉了。

“你做的?”卡伦好奇地问道。

皮亚杰笑着摇头,道:

“我让琳达‘苏醒’,由她控制我的身体做的,我怎么可能会烹饪。”

“呵呵。”卡伦笑了。

或许,这种惊悚的话题,也就只有在他们二人之间能做到如同拉家常。

“对了,我听你家人说,你高中就辍学了?”

“是的,因为心理问题,自闭症。”

万能的自闭症。

“可惜了,等你恢复了之后,想回来上学么?我的意思是,大学,只需要你能通过入学考试,我的介绍信就能有用。”

介绍信的作用,肯定很强大,卡伦先前注意到了鹰钩鼻在问及皮亚杰父亲时的神色变化,他的背景,不仅仅是大学心理教授那么简单。

“我需要和我家人商量一下,你知道的,我还需要为家里赚钱。”

皮亚杰疑惑地问道:“钱还需要赚么?”

“……”卡伦。

卡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虽然茵默莱斯家真的不缺钱,但和眼前这位的家境比起来,确实贫穷。

“抱歉。”皮亚杰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你可以和你家人好好商量一下,钱方面的事情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谢谢。”

不管什么时代,不管哪个年头,能主动跟你说借钱找他的,都是真心朋友。

“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

皮亚杰离开了。

米娜开始喂卡伦喝鸡汤,卡伦喝了不少,这鸡汤的味道,确实很不错。

剩下的汤与鸡肉,卡伦让米娜与伦特分着吃了。

随后,

卡伦睡了一觉。

醒来时,发现有人在自己的身上摸索。

睁开眼,

发现婶婶站在自己的病床边,自己的被子已经被掀开了,甚至连裤子都已经被脱下了。

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所以自己先前的觉,睡得很沉。

玛丽婶婶的眼眶红红的,发现卡伦醒了,解释道:

“你别动,我帮你把身子擦一下,现在不方便洗澡,身子擦过了才舒服,你一向很爱干净的。”

“谢谢婶婶。”

“不用谢,卡伦,你是替我去受难的,如果那天下午不是我硬要拉着你去吃烤肉,你就不会……”

说到这里,玛丽婶婶又哭了。

“现在很好了,婶婶你好好的,就很好了,其实我也没什么事。”

“别说了,卡伦,躺好,婶婶对不起你。”

“真的没什么的,婶婶。”

“乖乖躺好。”

接下来,卡伦就乖乖躺着让玛丽婶婶帮自己擦拭身子。

因为这是来自长辈的关爱,卡伦内心平静如止水,没有出现什么尴尬的情景。

另外,玛丽婶婶擦拭得很熟练;

想都不用想这种熟练是从哪里练就的。

下午,玛丽婶婶陪床,给卡伦喂了点水果。

最后,在卡伦的强烈建议下,要求她带着米娜与伦特回家了,米娜与伦特明天得上学,家里的生意则离不开婶婶。

再者,这里是贵宾病房,床头有叫铛,除了病情问题外,还能喊来护士伺候你的吃喝拉撒,连护工都不用请,当然,费用其实比请护工贵多了。

晚上时,

卡伦找护士要了一份今日的报纸想打发时间。

贴心的护士小姐姐还额外送了一本她看的小说;

报纸很快就放下了,卡伦开始看小说;

嗯,是一本玛丽苏小说;

更神奇的是,卡伦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

深夜时,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一只黑猫,窜了进来,跳到了病床上。

紧接着,

狄斯的身影出现。

卡伦舔了舔嘴唇,尽量让自己坐得更直一点。

狄斯走到卡伦的病床边,

问道:

“还疼么?”

“没事,医生说,没伤及到要害。”卡伦笑着回答。

或许,他应该害怕狄斯,因为在那一晚,毫无预料的,狄斯将一把匕首就这样刺入自己的胸膛;

但,他又没有害怕狄斯的理由,因为他现在还活着。

“想吃点什么?”

“我听说,猫肉炖汤,对伤口复原很有好处。”

“……”普洱。

狄斯笑了笑,走到病房窗户边。

普洱则瞪着卡伦,卡伦也回瞪回去。

“卡伦。”

“是的,爷爷。”卡伦马上扭头看向窗边的狄斯。

“你是不是有很多的疑惑。”

“是的。”

“想问么?”

“我一直不确定,自己该不该问。”

之前,他一直害怕捅破那层窗户纸后,自己就没命了,会逼得狄斯不得不杀自己。

但那晚自己和阿尔弗雷德与莫莉女士站在床边与楼下的狄斯对视时,其实那层窗户纸,早就已经破得稀碎。

现在,倒是释然了不少,因为狄斯已经捅过自己一刀了。

“下次知道身边有危险时,如果我不在家,最好带着颇尔出门。”

“好的,爷爷,我知道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恰好碰到128号的那两只,你就已经没命了。”

“是的,爷爷。”

狄斯对着窗户,

发出了一声叹息:

“由我开始的错误,应当由我结束。”

说着,

狄斯转过身,

看着病床上的卡伦:

“别人,没资格插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