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伟大的您!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6067字
  • 2021-11-04 10:37:31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收听《罗佳故事会》节目……”

其实,

卡伦从未进过这个屋子,但曾躺在他面前冷冰冰的杰夫,早就“告诉”了他这栋屋子的危险与神秘。

很多事情,卡伦不方便去问,但并不妨碍他去想,去思考,以及,去脑补。

梅森叔叔顾及初恋,所以曾帮忙处理“杰夫”的尸体。

那日下午,爷爷回来,见到杰夫尸体后,就命玛丽婶婶马上打电话将叔叔喊回来。

然后,爷爷就出去了。

再之后,在送霍芬先生去医院回来的路上,卡伦亲自帮爷爷处理伤口。

显而易见,爷爷是去打架了;

更稳妥的说法是,爷爷是去处理事情了,而这个事情,很大可能与杰夫的死有关,也就是与这栋屋子有关,那天“摔跤”不能下床的梅森叔叔,是最好的佐证。

再之后,经过那栋屋子时,卡伦在二楼窗台位置看见了那条腿以及脚尖上摇曳着的红色高跟鞋。

爷爷去处理了事情,

但那双腿和那双红色高跟鞋却还在,

这只意味着一件事,这个事情,很难处理,连爷爷都没能处理干净。

再加上都在一条街上,相隔其实也就五六百米的样子,这么近的距离下,彼此双方能继续互存,足以说明这屋子,到底有多棘手。

另外,面对杰夫时,卡伦曾被拽入一个可怕的梦境之中,在那个梦里,除了那个女人,卡伦还听到了几段有些特殊的声音。

雪花音,磁性,低沉,是收音机里发出的声音。

当然,原本的这些,都只是卡伦的脑补与猜测,但当他走入主卧,看见主卧的床上只剩下木板架子连床垫都被清空,可门口柜子上的收音机却依旧被放在那里时……

他就明白了,

那个东西,

才是真正的开关。

以“艺术之名”,让修斯夫人去将收音机打开,是卡伦最后的自救。

他其实并不是很担心修斯夫人会拒绝这个提议,

因为,

她真的很蠢。

哪怕眼下自己正被凶手用枪指着,同时还将被凶手用刀剁碎,

但卡伦依旧执拗地认为,

凶手,

蠢!

现在,

收音机打开了。

卡伦心里长舒一口气,那种“负担”感,一下子就卸掉了。

当最差的结果是你被剁成肉酱时,同归于尽,就显得格外得美好。

只不过,

卡伦并不晓得的是,

那台收音机,并非是“开关”。

你按不按下那个开关键,或者,它里面装没装电池,插没插插头,甚至,它哪怕只剩下一个空壳外里面空空如也,也不影响它在想“播音”时播出声来。

……

【时间调回十分钟前。】

当修斯夫人的那辆红色“凯门”轿车被卡伦开着停在了明克街128号门口时,

这栋屋子的二楼,

就已经有反应了。

一双穿着高跟鞋美丽的腿,站在窗帘后面,高跟鞋的鞋跟,轻轻地在地板上撞击着。

“什么事?”

收音机传来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他来了?”

“谁来了?”

“他是谁?”

“什么,是他!!!”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里,透露着清晰的惊颤。

有些东西,初看很吓人,但久而久之,也就能慢慢淡化和视之寻常了,就像是噩梦一样,再身临其境的噩梦,醒来后,恐惧感瞬间就消散去了七八成,只剩下些许心有余悸,再过个半天一天的,就不觉得有什么了,甚至可以当笑话讲出来。

但,

又有些东西,会像是酒一样越沉越醇,品味悠久,乃至于在心里,不断勾勒描绘加深着印象。

阿尔弗雷德,就属于后一种。

他和莫莉女士之间的联系,是落于二人精神上的桥梁,那位恐怖的存在直接降临到他们之间,这种威能,确实足够他心惊胆颤;

可真正对他造成持久性伤害,且效果影响愈发明显扩大的,还是那位存在所吟唱出的神秘“圣歌”。

那首圣歌,轻易破开了莫莉夫人的界限阻隔,同时,给在旁边“观看”的阿尔弗雷德,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心理阴影。

在那之后,他疯狂地翻阅各种资料与古籍,却没能找到丝毫关于那首“圣歌”的痕迹。

它仿佛凭空出现的一样,在历史长河中,并未显现过。

要知道,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宗教的形成,必须要有“神”,无论是唯一神还是诸神,总之,在信徒的脑袋上方,需要有神祇的身影;

神有了之后,会有教义去对神的思想进行阐述,同时也是帮助信众去理解和遵照神的思想;

神与教义有了之后,接下来就是最为重要的一个步骤,也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的一个步骤,那就是……传教。

越来越多的信徒,会不断用他们的思想与智慧修订和丰富教义,去让神的身影更加清晰,同时拉近神和凡人之间的距离,也因此,更容易吸引新信徒进来,像是滚雪球一样。

这是任何宗教的客观发展规律;

可是,你敢信,明明连这种可怕成型的“圣歌”都出现了,可这背后的宗教,竟然没有丝毫痕迹?

这就像是,你弯腰在地上捡到了一条新鲜的海鱼,结果放眼四周千里,全是沙漠。

更更更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惊恐的是,

“圣歌”的语言,也毫无出处。

他找到了很多种语种体系,甚至追溯到了远古文明时期古老语种的字母搭配,可就是没办法和圣歌的语言进行契合。

可“圣歌”在被吟唱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是一种流畅且富有韵律,是极为成熟的语言!

它的魅力,甚至超越了阿尔弗雷德已知的现在流行的大部分语言。

他有些后悔自己拥有那过耳不忘的能力,导致这些天,时不时圣歌的韵律会在他耳畔响起,每每都能使得他心悸。

仿佛在这歌声之中,他的身躯,他的灵魂,以及他所依仗的一切,都将被践踏在脚底,进而被砸个粉碎!

找不到痕迹的宗教,

找不到出处的语言,

这让阿尔弗雷德不得不去相信一个事实,

他,

正在见证一个崭新宗教的……诞生!

这个世上,有许多教会,传承千年乃至于更久,有些,更是能追溯到上一个纪元,而他们的缔造者、创建者,有的,干脆就是宗教之神的化身,有的,则是以神的仆人自居;

但无一例外,每一个缔造者,都是恐怖的存在,被称为……神使。

他们硬生生地在世上,撕开了一道口子,为自己宗教的传承与发展,拓出了空间。

所以,

这是一位伟大的存在,

一位令人敬仰的存在,

可能放眼百年,五百年,一千年后,

他所讲述的故事,将成为神话,他本人的故事,将成为传说。

一想到,这样一位可怖的存在,竟然曾降临到自己的精神之桥,阿尔弗雷德就感到深深的后怕。

他出现了,

他出现在了瑞蓝,

出现在了罗佳,

出现在了明克街,

所以,

他是选择了这里,去撒下他的第一粒种子么?

而在这无尽惊恐之下,

阿尔弗雷德的内心,

则升腾出了另一股叫做“希望”的情绪,

当它还是种子时,

自己是否能凑上跟前?

在神与其宗教成长的轨迹上,

哪怕是一条入镜的流浪狗,也将跟着一起,被后世人铭记与传颂!

但,这一念头,阿尔弗雷德只敢谨小慎微地想想而已,因为在神的故事里,不仅有爱抚与教导路边碰到的流浪狗,更多的,还是斩杀恶魔的故事。

然而,

今夜,

他却上门了。

……

“他下车了,他带着一个女人?是他的神侣亦或者侍者么?”

“嗯?像是他的妈妈?”

“这……难不成,他是神祇降临,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体?”

有些宗教的神,是借用人类女性的肚子,降临出世的;

而在宗教传说之中,诞生神的母体,也将得到崇高的地位,一直为后世信徒供奉和景仰。

“他们,进来了?”

“他们已经上楼梯了?”

“直接向卧室来了?”

“莫莉女士,请你藏好,第一次你的唐突,可以被他认为是一件乐子,不以为意,但蝼蚁胆敢第二次挑衅,必将遭受劫罚!”

红色高跟鞋弯下身躯,钻入了床底。

床底对于别人而言,很矮,对于她而言,很合适。

……

“这个女人拿着枪?呵呵呵,真是个愚蠢的女人,竟妄图用枪来威胁一位人间行走的神使。”

“莫莉女士,你看,女人说什么,神使就做什么,因为在神使的眼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玩笑,是他在今晚的乐子。”

“就像是上次的你一样,也是他的乐子之一。”

“秩序神教?安卡拉?秩序之光?”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愚蠢了,她以为神使真的是在教她么?不,神使这是在对她降下责罚。”

“莫莉女士,请你不要动,这里,是神使自己选定的游乐场,是今晚他的乐趣之一,我们只需要静静地看着,不用打扰,除非,神使进行了呼唤。

或许,我们今夜,只是神使所选择的‘观众’,我们需要尽好观众的本分,在表演时安静,在需要时,用力地鼓掌。”

“嗯?这个女人被附身了,她应该接触了被污染魔器,灵魂遭受了玷污。”

“哦,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她并不知道自己正面对的是什么,包括玷污操控她的那头异魔,也不晓得。”

“总有些小人物,喜欢作死,因为他们的眼界,根本看不清楚真相与差距。”

“莫莉女士,你说你想要出手赎罪?”

“放心吧,神使是不会在意你的罪恶的,神的眼睛,甚至不会多看你一眼。”

“请你不要冲动,莫莉女士。”

“嗯?你说你想祈求这位神使大人,来帮你恢复身体?

不不不,难道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帮任何异魔重塑身体,让其拥有类人的形象,是秩序神教为代表的一众神教的大忌!”

“莫莉女士,我知道你的执念有多深,但请你控制好自己,因为你的唐突,很可能会将我也引入深不可测的漩涡。”

“好了,我的肉身,已经来到了明克街,我快到了。”

“我已经到门口的街上了,但……我不敢进来。”

“天呐,当我知道他在里面时,站在外面的我,竟然连呼吸,都下意识地放缓了,仿佛再沉重一分,就会惊扰到这位伟岸的存在。”

“他应该已经发现我了,哪怕我已经用尽一切办法,隔绝了自己的气息去隐藏,但周围的一切一切,应该都在他智慧的眼眸之下,无所遁形。”

……

“啊,神使大人让这头附身人类的异魔,打开了收音机。”

“莫莉女士,你看,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他真的早就发现我了,我引以为豪的藏匿能力,在他面前,就是个笑话。”

“我只是一只,自卑的蝼蚁。”

“蝼蚁,听从您的召唤!”

……

明克街128号,院门口。

一名身穿着红色西服的男子,默默地将帽檐,向上抬了抬,露出了宛若血月一般的眸子。

同时,

他的嘴唇开始启动,

而这声音,

却是从二楼主卧内的收音机内传出: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收听《罗佳故事会》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卑微的阿尔弗雷德。”

说完这句话后,

外面的红色西服男子,嘴唇停了下来,收音机里的声音,也随之停下。

但这声音,在卡伦耳里,却像是天籁。

没错,在那个噩梦里,这个声音曾出现过,就是这个声音。

先前,卡伦还有些担心,万一这个屋子里的“鬼”,跟着先前的主人一起搬家了该怎么办?

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了,活人搬走了,但他们,还在。

卡伦并不清楚,这个屋子里的“脏东西”到底该如何称呼,是鬼呢还是叫……异魔?

但,他们是狄斯都无法第一时间消灭的存在,是能够在狄斯的眼皮底下做邻居的存在!

很显然的是,

修斯夫人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她只是皱眉,

有些惋惜道:

“我不想听故事,我想听歌。但如果没有歌的话,我只能认为,这是一种缺憾,但缺憾,本身就是艺术的一种美。

我已经等不及了,我亲爱的卡伦。”

修斯夫人左手握着枪,

右手举着刀,

“英俊得让我,不,让我们两个都感到垂涎的卡伦,你是想先中子弹呢,还是先中刀呢?

我建议你选刀,因为枪响了之后,我得很快速地剁碎你抓紧时间离开,可能会落下很多你的部分。

如果选择被我安静地砍死,我会将你细细地剁碎,连一点肉末都不会浪费。

嗯?

你怎么还不选择呢,

你在等什么呢?”

修斯夫人向卡伦走来,表情狰狞。

坐在床边的卡伦,目光则不住地看向那台收音机。

什么鬼?

你不是已经有反应了么?为什么就念了一句台词后,就没动静了?

艹,

不会异魔不打异魔吧?

但……

我不也是异魔么,为什么修斯夫人要杀我?

……

院门外,

红色西服的袖口在晚风中轻轻摆动;

阿尔弗雷德俊朗深沉的面容下,是一双平静的血色眼眸。

他不敢多说一句话,怕打扰神使大人的雅兴;

他不敢擅自做主,怕破坏了神使大人的节奏;

他小心翼翼。

同时,

无视了莫莉女士的一系列请求。

……

修斯夫人已经来到了卡伦面前,

歪着脑袋,

笑容绽放,

柔声道:

“你还在……等什么呢?”

说着,

对着卡伦,

举起了屠刀!

被这一幕刺激之下,

卡伦直接喊道:

“你还在等什么呢!”

……

院门外,

风动了。

阿尔弗雷德的红色身影,消失在了街道上。

下一刻,

落地窗的窗户于无声之中碎裂,玻璃没有四处飞溅,而像是棉花糖被吹散一样,温柔地落地。

这一切,

发生得实在是太快;

修斯夫人的刀,刚准备朝着卡伦砍下来,却愕然发现,自己与卡伦之间,多出了一道身影。

他单膝跪伏在那里,

“阿尔弗雷德,听从您的召唤。”

“什么东西!”修斯夫人近乎狂躁地发出一声尖叫,同时,刀口继续向下,不过是砍向这个身穿着红色西装的男人。

阿尔弗雷德回过头,看向身后的修斯夫人,

在这一瞬间,

阿尔弗雷德的红色眼眸,释放出了妖异的光泽。

顷刻间,

修斯夫人的身体直接凝固住了,保持着挥刀的姿势,却什么都动不了。

阿尔弗雷德回过头,

继续保持单膝跪下的姿势,

甚至不敢与眼前坐在床边的这位“伟大”的存在对视。

他的右手放在胸口位置,

无比谦卑:

“请宽恕我的放肆询问,是否遵循伟大的您的旨意,用秩序之光的方式,惩戒眼前的污染者。”

我……

卡伦瞪大了眼睛。

他曾设想过很多种画面,最先也是已经被排除的一种是,这个屋子的“鬼”不在家,自己被剁碎了。

然后就是,双方鬼,打架,像是狗咬狗。

最后,自己大概会被胜利一方杀死。

可任凭他的设想再多,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

他是谁,

他为什么跪在我面前?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又在干什么?

不过,

尽管脑子现在空空的,处于宕机的状态,但这并不影响卡伦顺着对方的话头,发出了一个音节的声音:

“嗯……”

还好只是一个音节,否则那牙齿打颤的声音将无法被隐藏,卡伦相信,自己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流利讲出。

“阿尔弗雷德,遵从您的旨意。”

说完,

依旧单膝跪着低着头保持谦卑姿势的阿尔弗雷德,发出了一声呼唤:

“莫莉女士。”

“咦………呀!!!!!”

刺耳的厉啸声自床底传出,坐在床边的卡伦被吓得差点直接蹦起。

幸运的是,

他的膝盖早就被吓软了,所以双脚虽然依旧在地板上放着,却没能站起身,最后,依旧坐在床边。

一双腿,一张脸,

卡伦再次见到了梦中的可怕女人,只不过,这次是在现实。

他看见女人张开了嘴,

原本正常的一张嘴,正在无限地扩大,扩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竟然有一个成年男子的身高那么大;

而被“禁锢”的修斯夫人,只能眼睛里露出惊恐的神色,身躯被不断地拖入那张巨口之中。

可以看得出,

她在挣扎,

她在惊恐,

但她的挣扎,属于徒劳。

卡伦曾在梦中体验过“莫莉女士”的可怕,她的咀嚼,她的吞咽,知道这个到底有多可怕。

修斯夫人挣扎的身躯,开始出现碎裂;

她的手,她的脚,她的脖子,她身躯的各个部分,都出现了一道道血线,与此同时,更为细微的分割,也在持续进行;

她,开始剥落。

如同拿起一块面包揉搓,完整的面包片开始化作一捧捧的面包屑。

一团黑色的光泽,脱离了身体,它似乎想要逃,但下一刻就被莫莉女士直接吞入大口之中。

在黑光消失之后,

修斯夫人脸上的黑斑也消失了,

修斯夫人的脸上出现了解脱之色,

她的目光,落在坐在床边的卡伦身上,带着温柔,嘴角,还轻微地勾勒起幅度。

卡伦相信,在此时,修斯夫人,真正的修斯夫人,她回来了。

卡伦心里一颤,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喊停止。

如果修斯夫人是被“鬼”附身才杀人的话,那么,修斯夫人本身,应该是无辜的,尤其是在“鬼”已经湮灭之后。

但还没来得及卡伦发出声音,

修斯夫人的身体就彻底崩碎,化作了一滩血雾,被吸入莫莉女士的口中。

原地,

只留下修斯夫人的一摊衣物,修斯夫人本人,已经不见了。

只有一双腿和一张脸的莫莉女士,在吞下修斯夫人后,向着床边坐着的卡伦,单膝跪了下来。

而卡伦,

看着地上修斯夫人的裙子,内衣,黑色的蕾丝,

陷入了沉默。

一种淡淡的伤感情绪,在他心底荡漾开来。

秩序之神创建了秩序的规则,而第一个触犯秩序的,是他的女儿,最终,秩序之神选择将他的女儿安卡拉投入凶兽之口,以捍卫秩序的尊严,

这就是,

秩序之光。

——

晚上还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