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凶手!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6266字
  • 2021-11-02 20:27:41

“你看,就是这块表。”

西莫尔太太拿出来一个黑色盒子,里面是一款“米菲特”金表。

前不久,修斯夫人送给自己的那块“门罗”,价格在2千卢币,而西莫尔太太的这一块,市场价,则是它的十倍,也就是2万卢币。

隔壁皮亚杰上次给咨询费,一给就是2万卢币,这次西莫尔太太也是直接送2万卢币的表。

只能说,住在这条街上的人,真的是好有钱。

普通人辛辛苦苦苦一年的收入,还不算“净”的,但在真正的富裕阶层眼里,不过是随手的一笔小花销。

“很好看,很精致的一块表。”卡伦说道。

“你喜欢就好。”西莫尔太太笑道。

“不,太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卡伦不是做样子故作扭捏,他是真不打算要。

上辈子他是从一个普通小子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逐步实现了物质上的丰富,这辈子在茵默莱斯家反正也不愁吃不愁喝的,所以,金钱观方面,还是能稳得住的。

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不是舍不得花车费,而是不喜欢被当肥羊宰的感觉。

钱,肯定是喜欢的,但真谈不上极限渴求。

如果茵默莱斯家是个普通家庭,一家这么多口人住在廉租房里,那这块表,他大概就直接笑纳了。

说白了,还是不够穷。

西莫尔太太一开始以为卡伦是脸薄,故而几次劝说,后来才发现卡伦是真的不想要;

“这样吧,我听说心理医生也是可以包疗程的,是么?”

“我现在只负责给家里的客人提供服务,当然,如果太太您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提供服务。”

“那这块表,就当是我预支给你的接下来一年的咨询费,可以么?

一个月,你来我这里家访一次。或者,在你家里不忙的时候,我可以上门请你为我做心理疏导。”

“就算是这样,这也太多了。”

“我觉得物有所值,你知道我在我丈夫的葬礼上总共花了多少钱么?”

卡伦张了张嘴,

他知道那是一个能让玛丽婶婶激动的B套餐,

但他无法直接说出价格。

因为家里菜单上的价格,都是水分极大然后根据客人的反应来进行相对应折扣的。

卡伦是知道底价的,也就是具体成本,但他并不晓得家里最后给西莫尔太太定下的价格。

他要是说低了,岂不是让西莫尔太太直接意识到自己被“宰”了?

做生意嘛,有利润上下浮动,你情我愿,卡伦能理解,且无论再怎么样,他也没必要去砸自家的墙角不是。

“20万卢币。”

西莫尔太太竖起两根手指。

呼……

卡伦舒了口气,叔叔婶婶们,没宰得太狠,还在合理区间范围内。

这个价格,也够莫桑先生和杰夫来回再烧二十遍的了。

“所以,你看,我连为那个死鬼都愿意花费20万卢币给他办葬礼了,给你送个表,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西莫尔太太的情绪已经舒缓过来了,但她对西莫尔先生的恨意,其实是一直还在的。

“不怕你笑话,我只是害怕,害怕自己接下来,会很寂寞。”

西莫尔太太说这话时,眼里并没有情与欲的神色,这话本身并没有带什么暗示。

她已经习惯了做一个贤妻,但丈夫在临死前,还给了她世界观一记重击。

“我知道了,太太,我愿意为你提供心理服务,如果你有需要,可以直接打电话过来。”卡伦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来,我亲手帮你把这块表戴上。”

表被佩戴起,

西莫尔太太往后退了几步,仔细端详了一下,道:

“真是个英俊的小伙。”

……

走出西莫尔家的门,与热情送别自己的西莫尔太太挥手告别,卡伦向街尾走去,那里方便打车,同时一边走一边将手腕上的那块表摘下收起。

金毛蹦蹦跶跶的挺欢喜,这阵子住茵默莱斯家可没人愿意牵着它出来远遛。

普洱则被卡伦放在了自己肩膀上,这只猫不会见到路上的野猫激动的瞎跑,也就不用担心它走丢。

站在路口边,卡伦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明克街13号。”

“好的,先生。”

坐在车上,卡伦一直闭着眼。

他脑海中先浮现的,是皮亚杰家里的情况。

皮亚杰精神分裂后开始杀人取乐?

怎么想都觉得不像。

虽说电话里的嗓音可以去变声,比如把男声变做女声,或者把女声变做男声,这不用什么变声器,因为这个时代的电话音色本身“金属感”就很重。

但皮亚杰并不符合自己对那位变态杀人凶手的心理侧写,他或许在人际关系方面上有点憨,但一个能主动自己给自己弄出“人格分裂”的人,绝对和“愚蠢”是不相关的。

那么,

也就是说在她妻子画室里看见的那几幅画,是巧合么?

又不像是真的巧合。

卡伦有些头疼,情不自禁伸手轻轻揉捏自己的额头;

那种恶心与眩晕感,从看见了秩序神教审判的那第三幅画后,就一直没完全消散。

“您是晕车了么?”司机通过后视镜观察到了卡伦,“我可以开慢一点。”

“不,没有,还是麻烦你快一点。”

“好的。”

出租车在街边停了下,卡伦结了车费,下了车。

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去考个驾照买辆车了。

驾照不难考,车的话,买一辆二手车也不会太贵,最重要的是,在罗佳市打车不方便不说,成本还挺高。

卡伦走进客厅,看见玛丽婶婶正和修斯夫人坐在沙发上,修斯夫人眼眶泛红,拿着纸巾不时擦着眼角,玛丽婶婶在旁边安慰着。

昨天太晚了,修斯夫人就没进家里来,今天她来寻求自己闺蜜的安慰了。

“放心吧,我会把老达西修饰得很好的,会给他安排一个很体面的葬礼,唉,凶手真是太可恶了,真是可怜的老达西。”

听到玛丽婶婶正对修斯夫人说这句话,卡伦忍不住走过来提醒道:

“是的,虽然凶手残忍地把老达西分尸成了几十块,但婶婶的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

“该死的老达西!”

玛丽婶婶脱口而出;

她真的是才知道老达西竟然变成了老达西们。

骂出来后,婶婶马上改口:

“该死的凶手竟然这样对待老达西。”

随即,

婶婶顾不得安慰修斯夫人了,

她也抽出一张纸巾,给自己抹泪。

“你怎么了?”修斯夫人看向玛丽婶婶,不是应该你在安慰我么?

玛丽婶婶有些哽咽道:

“我为老达西心疼,他真的是……太惨了。”

修斯夫人抬起头,看向站在那里的卡伦,强颜笑意,道:“卡伦,我和你婶婶打算晚上去吃烤肉,你和我们一起去吧,那可是很著名的一家烤肉馆。”

“我就不去了吧。”卡伦推辞。

玛丽婶婶抬起头,此时的婶婶眼眶有些泛红,道:“去,我今晚想喝酒,家里就你一个成年的男人适合陪着我们。”

卡伦建议道:“我可以喊叔叔。”

玛丽婶婶近乎情绪失控地咆哮道:“我才不会给他把喝醉的我们两个一起抱上床的机会!”

“好吧,我去。”

“你稍等我一会儿,我先下去把那几位客人收个尾。”

“好的,玛丽。”

玛丽婶婶站起身,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向地下室走去,等走下坡道后,还听到下面传来一声大喊:

“***,可怜的老达西!!!”

沙发上的修斯夫人长舒一口气,甚至还对着卡伦眨了眨眼,道:

“要辛苦玛丽了,对了,卡伦,我送你的那块表呢,你怎么没戴?不喜欢么?”

修斯夫人发现卡伦手腕上是空的。

“夫人送我的那块表我很喜欢,但我还没养成戴表的习惯,早上起床时就忘了,或许以后就会习惯了。”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嫌弃我送你的那块门罗呢。”

“怎么可能,那可是我收到的除家人以外最贵重的礼物。”

这时,电话响起。

卡伦走过去,接了电话。

“喂,是茵默莱斯家么,我找卡伦。”电话那头传来了杜克警长的声音。

“你好杜克警长,我是卡伦。”

“皇冠舞厅舞台下那具尸体的身份我们查到了,名字叫科尔,是隔壁市的人,三个月前来到罗佳找工作。这是隔壁市警局给我们反馈来的消息。

我已经让手下警员去他曾活动过的街区探访了,应该很快就能得到具体的消息,比如他是在哪里工作的,身边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

“如果登上报纸的话,应该会更好找一些。”卡伦说道。

“我提交过申请,但被否决了,给我的理由是死者的死状会引起社会恐慌,还会引起贝瑞教的抗议。

我真想用我的皮靴狠狠地把那帮政客的屁股踢出第二个窟窿!

他们无非是在忙着选举,所以迫切地想把事情压下来么,如果我们能在第一时间登报,把死者的照片公布出来,可能都不用隔壁市警局的帮助,我们现在就已经找到他在本市的关系网了。

现在,我只能祈祷能够再快一点。

我这边已经把老达西的关系网给罗列清楚了,就等着那个叫科尔的倒霉蛋,你说的,两个关系网重叠的话,就能锁定凶手的范围了,是吧?”

“是的。”

“我还是想再问你一句,卡伦,凶手真的就这么蠢么,专门找身边人下手,这岂不是很快就会被发现?”

“我的感觉和经验告诉我,是这样子的。而且现实是,你们现在还没发现他。”

“呵呵,你的意思是是因为我们警方太愚蠢了所以才反衬出凶手的聪明?”

“我没这么说。”

“唉……”杜克警长那里叹了口气,电话那头传来了火柴摩擦的声音,应该是在点烟斗,“你说过的,那家伙很快会再杀下一个人去完成他那狗屎一样的艺术创作,我希望能在他杀下一个人前,把他找出来,抓住。”

“我也希望如此。”

“好了,我先挂了,有消息我会再通知你,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预感,你的判断是对的。”

“谢谢。”

挂断了电话,卡伦对修斯夫人笑了笑,指了指地下室方向:

“夫人,我先下去帮婶婶的忙。”

“好的。”

卡伦来到地下的工作室,工作室里躺着三具遗体,两个皇冠舞厅的死者其中一个是西莫尔先生,另一个则是医院送来的死者。

三具尸体都被打理得很好,看起来很自然,宛若熟睡。

玛丽婶婶此时坐在圆凳上,翘着腿,手里夹着烟,在那里很生气也很用力地抽着。

只不过这个姿势一不小心让裙边被夹在了两腿之间,导致几乎一整条大腿到根部位置全部露了出来。

卡伦闭上眼,

咳了一声。

随即,睁开眼,玛丽婶婶已经换了坐姿,收拾着裙摆。

“卡伦,你早就知道老达西已经变成了几十块是不是?”

“是的。”卡伦承认了。

“你知道几十块的人再拼成一块得多难么?我得在一个浴缸一样的大盆里,一块一块地翻找一块一块地凑,再一块一块地缝合。

我宁愿去玩伦特的拼图,我也不想去做这个!”

“我知道很难,婶婶,但只有你能做到。”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道这个活儿事先去谈的话,得多少钱么?我刚刚已经答应了她,这一单按福利单的价格去算!

该死,该死,该死!

玛丽婶婶揪住自己的头发,

按照以往价格,这种修复的起步价就得上万卢币!”

随即玛丽婶婶还补了句:

“还是殓妆师自己的难度绩效!”

“婶婶辛苦了,不过我觉得这笔账单,到时候可以算到收购修斯火葬社的报价里去。”

听到这话,玛丽婶婶的脸色好看了不少,但很快,她又想到了什么,问道:

“不对,我刚刚问你的是,你明明早就知道,为什么没有事先告诉我?”

“是爷爷这样吩咐的。”

“爷爷?”

“我问爷爷是否需要提前告知婶婶,这个单子的难度,爷爷说不需要,说婶婶你是他这辈子所见到的,最优秀的殓妆师。”

“爷爷,真的这么说?”

“是的。”

玛丽婶婶脸上的神情终于恢复如初了,不过,她马上眼睛一瞥,握紧了拳头,道:

“收购不收购的事等以后再说,今晚,我得多点几瓶好酒,让她也心痛心痛。”

“不是说吃烤肉么?”卡伦问道。

“是的,没错,但,是在一家酿酒庄园里吃烤肉。”

“不过,我不会喝酒。”

“你可以喝葡萄汁,我也不敢让你喝醉了回来,然后,负责把喝醉了的我们送回家。

另外,

今天你爷爷不在家,大概明天才会回来,这才是真正的好机会啊。”

下午四点半,

卡伦与玛丽婶婶一起坐上了修斯夫人的车,车向罗佳市东区开去。

因为要向东,所以修斯夫人在明克街拐了个弯,接下来,要经过那片联排区。

卡伦本想要求修斯夫人不要从那里走,因为至今他还对明克街128号,也就是梅森叔叔初恋情人一家住的那栋联排别墅感到内心不安。

但修斯夫人开车的速度很快,已经直接开过来了,卡伦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出言要求改道。

“这家搬家了啊。”

前方的路,被一辆卡车拦住了大半,修斯夫人不得不放缓了车速。

卡伦看见,搬家的,就是128号。

梅森叔叔说过,因为杰夫的事,初恋一家会在近期搬家,看来今天终于是搬走了。

卡伦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二楼落地窗位置,但那里窗帘完全闭合,什么都没能看到。

“卡伦,你怎么了?”玛丽婶婶好奇地看向卡伦,“不舒服么?”

“不,我没事。”

“玛丽,你说等我把火葬社卖了后,在这里买一栋怎么样,这样我就能和你做邻居了,住得很近。”

“好啊,那样忙的时候你就能过来帮我了。”

“哈哈哈,你就不怕我把那些男客人的**切下来偷走,晚上**用?”

“卡伦还在这儿呢,你都不知道羞耻。”玛丽婶婶埋怨修斯夫人。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看看是多少号空出来着,128号,记住了,改天我就请中介的人来帮我看看这个空房子,问问价格。”

大概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驶入了一家偏郊区的酒庄,挂着“星期五酒庄”的牌子。

“这酒庄的生意是不是不好?”下车时卡伦问道。

“当然,所以老板选择了创收。”修斯夫人一边回答一边对迎上来的服务生说道,“我订了位置,7号桌,另外把我存在这里的酒也取上来。”

“好的,夫人。”

烤肉需要自己烤,肉是不错的,但卡伦并不是很喜欢吃烧烤,上辈子的他肠胃有点问题,这辈子的他这具身体孱弱,大块烤肉的幸福暂时还无福消受。

他只是少量吃了一些,更多的时候还是负责帮玛丽婶婶与修斯夫人烤,两个美少妇则纵情地饮酒聊着以前的那些趣事,很是尽兴。

差不多到晚上九点,在卡伦的建议下,两个女人才醉醺醺地同意今日的嗨皮结束。

走向停车场时,是卡伦一手一个抱着的,她们单独走只能摔跟头。

这种一拥二的感觉,并不幸福;

两个女人浑身酒气的同时,时不时地在那里吊呕,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酸味,足以冲刷掉你本就不该生起的任何想法。

修斯夫人拉开车门,想坐进驾驶座。

可卡伦并不敢让她酒驾,她敢开,自己也不敢坐。

“夫人,我来开车吧。”

“你……会……开车?”修斯夫人笑呵呵地问道。

“会的。”

“你……真……真……厉害。”

修斯夫人扑在卡伦怀里,右手手指很自然地按住了卡伦胸口的位置,画起了圈圈。

卡伦将修斯夫人轻轻推开,将她和玛丽婶婶一样安置进了后车座。

随后,

他坐进驾驶位,发动了轿车。

车刚驶出星期五酒庄时,卡伦看见一辆警车正好驶入,两辆车交错了一下。

“呵,公车私用得真明显。”

……

为了熟悉车况,同时又是自己苏醒以来第一次开车,最重要的,不是自动挡,所以卡伦开得很慢。

后座上的两个女人早就睡着了,卡伦将车窗打开,让清新的晚风徐徐灌入。

十点一刻的时候,卡伦将车开回到了明克街。

他先下车,将玛丽婶婶搀扶出来,又扶着她推开院门走进了客厅。

“喝得这么多。”坐在客厅沙发上正在对账单的温妮姑妈赶忙起身搀扶住玛丽婶婶,同时喊楼上的米娜下来帮忙。

“叔叔呢?”卡伦问道。

“不准他送!”本已醉醺醺的婶婶忽然一下子清醒,“不准他去送。”

温妮姑妈见状是又好气又好笑,道:“梅森晚饭后接到电话开着灵车去接客人了,马龙科家族的丧仪社和客户闹翻了,所以那位客户想把亲人遗体转到我们这里来做,现在还没回来呢。”

“哦,那就好。”

玛丽婶婶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地板:“呕……”

卡伦后退了几步,伸手轻轻捂住鼻子,同时道:“那我再去把修斯夫人送回去吧。”

“不能打个出租车么?哦不,出租车不安全。”

一个醉酒的女人,大晚上单独打出租车回家,这真的很难让人放心。

“车也是修斯夫人的车,我把她送回家后,车就留在她家,我再自己打车回来。”

“行,如果到时候不好打车就打电话回来,我让梅森来接你。”

“好的,姑妈。”

卡伦走出家门,回到车上。

后车座上,修斯夫人已经横躺在那里,裙摆全部摊在了上半身。

卡伦看了一眼,摇头笑笑,重新发动了车。

……

罗佳市警察局;

杜克警长嘴里叼着烟斗,躺在椅子上打着盹儿。

他已经连续忙活了几天没合眼了,只能抽间隙在办公室里补一点眠。

“叮铃铃……叮铃铃……”

杜克警长马上睁开眼,伸手拿起话筒:

“喂,我是杜克。”

“警长,查到了,我们查到了。”

“快点说!”

“科尔曾在我们市一家叫‘星期五’的酒庄工作,那家酒庄还做餐饮,科尔在那里做了一个月的服务生,后来辞职了。”

“辞职了?”

“是的,据他同事说,科尔曾向同事们炫耀他傍上了一个经常在这里喝酒吃饭的寡居夫人,人家愿意包养他做情人。”

“那位夫人是谁,查出来了么?”

“是修斯火葬社的老板,修斯夫人。”

杜克警长猛地站起身,

科尔……老达西……

一个是自己的情人,

一个是自己的老员工,

居然真的只朝自己身边关系最亲密的人下手。

杜克警长攥紧了话筒,一脸不敢置信:

卡伦说得一点没错,

这个凶手,

真的就是这么蠢!

————

晚上还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