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亲自拜访
  • 明克街13号
  • 纯洁滴小龙
  • 4431字
  • 2021-11-01 13:56:53

“哆……哆……哆……”

“进。”

卡伦推开狄斯的书房门,走了进来。

狄斯合上了原本摊放在面前的文件夹,看着卡伦走到自己面前,坐下。

“什么事?”

“我刚刚为西莫尔太太做了心理咨询服务。”

“效果如何?”

“还可以,她的情绪抒发出来了,接下来,就是用时间去逐渐愈合伤痛和适应新的生活。”

“嗯。”

“不过,我在西莫尔太太那里得知了一件事。”

“说。”

“西莫尔太太家住莱茵街46号。”

“好地段。”

“上一次在修斯火葬社认识的,且给了我第一笔心理咨询费2万卢币的皮亚杰先生,是西莫尔家邻居,他住45号。”

“嗯。”

“爷爷,我感觉这未免太巧了一些。西莫尔先生死在舞厅里,据说西莫尔先生生前和皮亚杰关系很好,二人经常相约出去钓鱼。

而老达西,则在前不久亲手焚化了皮亚杰妻子琳达的遗体。”

“嗯,是有点巧。”

“更重要的是,皮亚杰妻子琳达的骨灰,是我亲手捧着交到皮亚杰先生手上的,但西莫尔太太却说,今天早上琳达给她送了一份很美味的苹果派。”

已经变成骨灰的妻子,却忽然“复活”了,而且还在做料理。

“你的意思是,那位皮亚杰先生,是凶手?”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看你和那位杜克警长,聊得很投机。”

“爷爷,这就像是一些宗教经典一样,我们可以面对面坐着聊上一整天的理论,上至宇宙运行的真理诸神的奥义,下至人类社会的运营与人性的真善美。

可等聊完天后,我们连回家的出租车都打不到。”

犯罪心理看似是很高大上的存在,但它实际上并非万能良药,有时候侃侃而谈之后,发现是牛唇不对马嘴,就算真的是优秀且正确的分析,也只能给出一个大概方向。

而并非,无名指推一推镜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在查案方面,卡伦相信杜克警长会比自己更为精通,毕竟,永远不要拿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对比别人的饭碗。

或许,杜克警长在这里能够获得很大的启发,但自己能提供的,也就仅限于启发。

上辈子一个朋友曾把一个案子视频推给自己看,希望自己来分析,是一个丈夫杀妻案藏尸案。

卡伦看了之后直接说,根本就不用分析。

老刑警上门询问那位丈夫时,估计心里早就笃定丈夫就是杀人凶手了,接下来就是找尸体确认证据的枯燥过程。

而那位看似在普通人眼里表现得很“淡定”很“沉稳”的凶手丈夫,其所有的伪装,在老刑警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狄斯点了点头。

卡伦微笑。

“你的意思是说,我平时一直在做着很没有意义的事。”

“………”卡伦。

狄斯拿起茶杯,

卡伦主动上前要去提起热水瓶,

狄斯道:

“满的。”

卡伦讪讪地将热水瓶放下。

“所以,你来是想做什么?”

“是这样的,爷爷,下午皮亚杰先生在我们离开家后,来家里想拜访我,给我留下了一封请帖,邀请我去他家做客。”

“你想去?”

“是的。”

“那就去吧。”

“可我……不敢。”

卡伦坐在那里,说得很理直气壮。

“我接下来几天会比较忙,有些事要处理。”狄斯将茶杯放下,“没有时间像今天下午那样陪你出门。”

“那我……就不去了。”

“嗯。”狄斯点了点头。

“爷爷,您早点休息,我也去睡了。”

“好。”

卡伦站起身,走到书房门口时,身后又传来狄斯的声音:

“如果你真的很想去做客的话……”

卡伦转过身,面带微笑:“爷爷愿意挤出时间陪我去么?”

狄斯摇摇头,道:“你可以让它陪你去。”

“谁?”

“喵……”

普洱从书架不知道哪个角落跳了下来,走到了卡伦面前,这只黑猫的脸上,带着清晰的不情愿。

卡伦早就发现了,家里的这只黑猫,在情绪表达上很有天赋,其他宠物很多时候只能通过龇牙咧嘴来表达单一的情绪,可普洱,却非常的细腻,或者叫拟人化。

“爷爷,您确定?”

卡伦问道。

“确定。”

得到了肯定回复的卡伦很认真地道:

“我知道了,爷爷。”

说完,卡伦走出书房,且帮爷爷把书房门关上。

站在门口,

卡伦眨了眨眼,

他相信狄斯能够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哪怕排除掉之前经历的那些诡异的事情,

就光灵车上狄斯让自己给他胳膊去皮,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再加上那时在门口他身上清晰表达出来想要杀自己的冲动;

你就算把狄斯想象成一个古惑仔,也是一个强力的安全保障。

对自己狠,

敢杀人,

哪怕年纪大一些……好吧,这年纪也不是什么问题,卡伦相信要是比身体素质的话,自己绝不会是狄斯的对手;

所以,爷爷的存在已经超过了外头的黑帮打手了。

但,

那只猫……

“兴许,这是一只有故事的猫呢。”

卡伦看了看脚下,发现普洱没有跟着出来;

“去洗澡吧,先睡觉。”

……

“您是疯了,疯了!你居然让高贵的我去陪一个孩子玩侦探社游戏,狄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想的!”

踱着猫步的普洱这次没有出现在书桌上,而是贴着墙壁,保持了相当大的距离。

“我是让你去看着他,正如你所说,他是一头异魔。”

普洱听到这话,

猫脸一侧,

反问道:

“那为何不干脆杀了他?”

狄斯目光,向墙角处的普洱看来。

“嘶……”

普洱的尾巴当即翘起,四肢绷紧,马上道:

“我知道了,我会陪他去的,我会看好这头异魔的。”

……

天亮了,

这一觉,卡伦睡到了上午十点,应该是昨天的事情太多,让自己过于疲乏了。

另外,昨晚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做了好几个梦;

在梦里:

他一会儿在舞厅里搂着舞女跳舞,一会儿又在焚化炉旁铲灰;

一会儿躺在家里一楼灵堂的棺材里听着祷告声,

一会儿又躺在修斯夫人的怀中,差点窒息。

洗漱完之后,

卡伦才觉得自己恢复了精神。

来到二楼,温妮姑妈见卡伦下来,笑着道:“午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姑妈。”

午餐是面条;

自从看见卡伦吊高汤后,温妮姑妈与玛丽婶婶都对此乐此不疲。

面条的汤很不错,上面也撒着葱花。

另外,还有一罐卡伦先前做的油泼辣子,此刻也被放在桌上。

唯一可惜的是面条不是那么筋道,但味道已经可以了。

他实在是不想早上起来见到面包、煎蛋加小香肠的搭配了,没有快乐。

玛丽婶婶在地下室为两位“客人”整理着遗容;

附近一家医院里有病人去世,梅森叔叔带着保尔与罗恩已经去了;

生意就是这样,要么连续清闲好多天,要么一下子单子都来了。

当然,大部分人从情感倾向上来看,是并不希望茵默莱斯家的生意火爆的。

卡伦吃了午餐,来到一楼。

他先在沙发上坐下,翻起报纸。

报纸上有昨日皇冠舞厅发生事故导致二人死亡多人受伤的新闻,不过并没有凶杀案的新闻,修斯火葬社那儿死去的老达西也没上报。

而报纸封面头版位置则是罗佳市老市长的竞选宣言,就不难猜出这起连环杀人案被压了下来,毕竟,市长选举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恶性连环杀人案要是爆出,很容易就弄得人心惶惶,大家也会质疑老市长的能力,要知道,他可是把“治安”当作他最引以为豪的政绩一直在做宣传。

“需要咖啡么?”温妮姑妈端着一壶咖啡走了下来,这壶咖啡是为地下室里正工作的玛丽婶婶准备的,当然,卡伦也可以分一杯。

“不用了姑妈,我待会儿要出门一趟,去人家家里喝咖啡,自己家里,能省一点是一点。”

“噗哧……”

温妮姑妈听到这话笑出了声,道:

“你刚刚那话说得越来越像你玛丽婶婶了。”

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起。

卡伦站起身,从姑妈手里接过咖啡:“我去给婶婶送下去吧。”

“好的。”

温妮姑妈去接电话了。

走入地下室,来到玛丽婶婶的工作室门口,卡伦轻轻敲了敲本就开着的门。

工作室内正播放着《罗佳精灵》,旋律轻快,玛丽婶婶也在跟着节拍哼着,她是背对着门口位置,略显丰腴的身材在长裙的覆盖下更为有致。

这不禁让卡伦想到昨晚当着自己面脱去衣服的西莫尔太太,她太瘦了。

虽说评判长辈的身材,是一件不道德的行为,但毕竟只是在心里,就算是亲戚之间,也是能看得出好看与不好看的,关键的是,保持灵台的清明。

用一种,欣赏艺术品的目光去看待就好。

啧……欣赏,艺术品。

卡伦忽然发现,因为那位连环变态杀人犯,这几个词近期在他这里有些变味了。

“哦,我的卡伦,你来给你美丽的婶婶送咖啡了么?”

“是的,我美丽动人的婶婶。”

可以看得出来,玛丽婶婶的心情极好,B套餐明显比梅森叔叔更能对她进行滋润。

因为,除了家庭成员入职分红以外,基础工资和绩效奖金方面,玛丽婶婶是最高的,家里生意越好,她的收入也就越多。

殓妆师可不仅仅是随随便便化个妆那么简单,

就像是过阵子等警察处理好案件或者搜集好证据就会被送来的老达西,

玛丽婶婶将要把几十块老达西拼接回完整。

这可是连那位变态杀人犯都无法完成的工作,可对玛丽婶婶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卡伦倒出一杯咖啡递给婶婶,婶婶一口一口地喝着;

工作时,咖啡只是拿来调节情绪,压根没功夫去品。

卡伦看见,先前婶婶正在帮西莫尔先生的遗体喷漆。

是的,喷漆,像是在给汽车做维护。

而且,西莫尔先生的腹肌……那真的是古铜色的。

“好看不?”

玛丽婶婶一只手端着咖啡杯另一只手在西莫尔先生的腹肌上摸了摸,并且对卡伦道:

“你可以摸一摸,西莫尔先生不会介意的。”

“不用了,婶婶。”

他还是不习惯去摸一个男人的腹肌,而且,还是个死男人。

“西莫尔先生的身材确实挺不错,看得出来,是个生前很喜欢锻炼的人。”

听到这话,卡伦脑海中忽然产生一个念头;

要是自己能带着西莫尔先生去拜访皮亚杰,那安全性似乎就能得到保障了。

虽说西莫尔先生被喷过漆,但能瞧出来他其实挺健硕的,要是能站起来跟着自己走,会是一个不错的保镖。

但随即卡伦又在心里笑了,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梦呢。

西莫尔先生的脸上,被扎着很多别针,同时还有丝线在那里撑着;

“西莫尔太太说,她是年轻时被西莫尔先生的硬汉形象所吸引的,所以希望西莫尔先生能以她心中最完美的形象下葬,我得给他面部再修出些棱角来。”

卡伦点点头,难怪他刚刚看西莫尔先生那已经“装修”了一半的脸,感觉有些像施瓦辛格。

“婶婶,我先上去了,待会儿要去拜访皮亚杰先生。”

“去吧去吧。”

玛丽婶婶放下咖啡杯,继续她的艺术创作。

……

回到客厅,卡伦先整理了一下衣服,同时在兜里放了一千卢币,他计划在拜访皮亚杰先生前,买点点心或者水果带过去。

普洱匍匐在停尸台上,脸朝内,尾巴一动不动,仿佛“装死”就能不被卡伦看见。

但卡伦还是走上前,将它抱起。

他还是信狄斯的话的,因为狄斯如果想害死他的话,根本就不用费这些弯弯绕绕。

抱着猫,走出客厅时,卡伦看见趴在花圃里的那条金毛。

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猫,

又看了看那条大金毛,

怎么都觉得这条大狗更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安全感。

犹豫了一下,

卡伦走过去,将金毛牵起。

就这样,

一人,一猫,一狗,

站在门外,等着出租车。

很快,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探出脑袋对卡伦道:

“先生,带宠物需要额外收清洗费的。”

“那请您走吧,我不坐你的车。”

司机愣了一下,道:“那我这次就不收了,谁叫我也喜欢宠物呢,您请上车。”

“去莱茵街45号,多少钱?”

“45卢比。”

“那还是请您走吧。”

“哈哈哈,30卢币如何,今天我生日。”

“25卢币。”

“这也太低了。”司机面露为难之色。

“路过点心店时停一下,我请您吃一个10卢币的小蛋糕庆祝你的生日。”

“您上车。”

……

下午一点;

卡伦拿着一盒马卡龙,站在莱茵街45号门口。

旁边,坐着一只猫和一条狗。

卡伦走上前,按响了门铃。

没多久,

里屋的门被打开,一名穿着粉色居家服的女人走了出来,来到院门前时,有些疑惑地看着卡伦这个陌生人。

“请问,您是亚当斯太太么?”

皮亚杰全名是:皮亚杰.亚当斯。

“是的,您可以叫我琳达,请问您是?”

“我是您丈夫的朋友,受邀来拜访。”

同时也是,

亲手抱起过你骨灰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