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干一回倒爷

“呔!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开启天眼通后,苏元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路边挂着‘卖身葬父’木牌,哭哭啼啼的弱女子,竟然是狐妖。

吆喝着卖灵参的,竟然是土拨鼠精。

更离谱的是,一辆马车驶过,苏元发现马车厢里坐着的居然是一匹化形的马。

合着马拉马?

“这个世界,精怪遍地!”

苏元这才惊醒,过去的苏家,只停留在武修的层次,对于精怪的了解,只来自于传说。

他也一度认为,精怪的世界离他很远。

没想到,修士与精怪几乎不分彼此。

“这批灵参,怎么卖?”

苏元走到土拨鼠精面前,问道。

“八百元石。”

土拨鼠精开价道。

苏元听罢,却是微微一笑,摇摇头:“你这批灵参,年份最高的也不过三十年,就敢卖八百元石?”

土拨鼠精一听,顿时吃了一惊,两手揣在胸前,呆呆地看着苏元,差点吓出原形。

我这批灵参都用了祖传独门手法做旧,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居然一眼看穿?

“两百元石。”

苏元伸出两根指头示意。

土拨鼠精心头一抽,忙叫苦:“这位爷,您杀价也忒狠了点儿。”

苏元一听,又改口:“一百五十元石。”

土拨鼠精顿觉不妙,连忙说道:“一百五,就一百五!”

说完,他连忙将地上的灵参拢成一包,塞到苏元怀里。

苏元这才眉开眼笑,递出一百五十枚元石。

“好在土拨鼠精不识货!”

“这批灵参,是吸了某种强大妖兽的血成长的,虽然年份尚浅,但饱饮鲜血,已经异变成了血参,是不可多得的凝血丹原料。”

苏元将血参拿到眼前,仔细观看。

白玉般的根须内,暗藏一丝丝血红色。

血参并非用鲜血喂养就能形成,而是需要天时地利的苛刻条件。

苏元手中,足足有五株。

加上现在是丹会,炼丹原料的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这五株血参,转手一卖,能得不少元石。

“倒爷这一行终究是不长远,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那么多漏可以捡。”

苏元心想,还是得想办法炼丹。

就凭那一手暴击,丹药扔出去不是大把人抢?

“这是筑基灵宝?”

苏元眼尖,又发现一枚残破飞剑。

这把飞剑的刃都卷口了,摊主给出的价格也很低,一百元石。

不过苏元能看出来,这把飞剑内藏着一枚小小的‘剑芯’,被人温养过。

炼气到筑基期,需要一件与自身真元属性相合的灵宝,当作筑基灵宝。

很多炼气大圆满的修士,面对一件合适的筑基灵宝,都会开出让人难以拒绝的高价。

“剑身虽然损坏,内部却藏着剑芯,这是笔划算的买卖。”

苏元走上前,拍出一百下品元石。

“我要这把飞剑。”

摊主点点头,接过元石,把飞剑递给苏元。

就在这时,一只手凭空劈过来,一把抢过飞剑:“一百元石,我要了!”

“做买卖也要讲究先来后到吧?”

苏元心怀怒意,面色不喜不悲的质问。

“先来后到?呵呵,实力为尊!”

抢过飞剑的年轻人张狂一笑。

“林家大少爷林惊羽?”

“据传年纪轻轻就已经炼气五重,被玄天宗一位老者看中,很快就会成为内门弟子!”

旁人见状,窃窃私语。

实力为尊?

苏元淡然一笑:“你若能接住我一掌,这柄飞剑你自可带走。”

“一掌?”

“哪儿来的傻子?”

林惊羽冷哼。

周围的吃瓜群众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脸上都写着看戏两个字。

被人这般挑衅,林惊羽作为南阳城的地头蛇之一,现在又是他春风得意的时候,怎会容得下他人如此蔑视?

“休狂!”

林惊羽催动体内金属性真元,顿时道道金属性的水谷精气自他体内迸发,带着一抹金色,极具杀伐气息。

“莲花剑诀!”

林惊羽手势变换,掐了个剑诀。

实际上,炼气期还做不到御剑。

但他以水谷精气化作剑形,方能催动剑诀朝苏元斩来。

这是他的杀手锏,需要强大的念力,才能控制住。

“没想到林惊羽竟然强到这个地步了!”

有人暗暗心惊,感慨道。

“这个小伙子,怕是不敌!”

有阅历足够的老者看了眼苏元,发现他身上血气旺盛,猜想应该是一位习武出身,炼体为主的修士。

面对这等剑诀,想必难以招架。

“原以为这小伙子是什么黑马,能让我看一场龙争虎斗,没想到却是个说空话的。”

有人感叹一声,带点儿可惜的意味。

莲花剑诀催动的剑形,已经到了苏元跟前,而他却依旧双掌低垂,没当一回事。

众人皆是不看好苏元,纷纷摇头。

不过也没有人凑上前嘲讽苏元,跑去当林惊羽的舔狗。

他们不是傻子,林惊羽也不是。

当舔狗又没什么好处,舔你一下,你能赏我元石?

众人的叹息,苏元自然是听在耳中。

随即,他微微一笑,水火真元催动,体内的水谷精气,也逐渐在掌心聚拢。

【您使用水火真元催动了小金刚掌,暴击999倍,获得伤害提升到999倍!】

【您使用铜血催动了小金刚掌,暴击999倍,获得999掌瞬发!】

轰!

苏元随手拍出一掌,竟有无数残影!

周遭的天地元气都变得狂暴起来,围观众人的衣袍都无风自动。

强大的压力,瞬间将莲花剑诀所化剑形击的粉碎!

一掌之威,无可阻挡,又瞬发而至。

林惊羽甚至刚长大了嘴,还来不及做出骇然的表情,就被拍到墙里,完全嵌进去,不知死活。

仅仅刹那,场面瞬间逆转。

苏元走上前,默默将他手中握住的飞剑抠出来,吹了吹灰。

又回到摊位上,对摊主说:“这一百枚元石,林惊羽替我付了,我把我的元石取走。”

摊主哪里敢不答应?连连点头,双手奉上。

众人看着被嵌在墙壁里,不知死活的林惊羽,皆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纷纷望向苏元离去的背影。

这,真的只是一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