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再见土拨鼠精

“乙字号聚元阵,还给我留了一个位置?”

临行前,杨奇向苏元透露了秘密消息。

这让苏元感到欣喜。

如此一来,他也无需担心自己没位置修炼。

苏元决定先给杨奇一炉回春丹,再去聚元阵修炼。

有时候,孤掌难鸣。

若非南阳城中有叶青依相助,苏元会额外浪费许多时间。

比如说找买家、挑选丹炉等等。

玄天宗内,也是如此。

所以,苏元也有意帮助杨奇,好让自己在宗内行事,能更加顺利。

回到第七峰后,苏元直奔住所而去。

只是远远的,就看见了一道倩影站在他的住所前。

巧笑嫣然,顾盼生辉。

“师尊。”

苏元赶忙行礼。

“不错。”

明月臣笑着点点头,余光扫向院子里的丹炉,颇为赞许。

尤其是那缺了脚的丹炉,更让明月臣感到苏元的艰辛。

在她看来,苏元虽然没什么修炼天赋,但却从未放弃,反而敢于尝试。

修道之路走不通,就试着走炼丹之路。

而且,丹炉、丹方、凝神香等等东西,苏元都能凭借一己之力凑齐。

这让明月臣刮目相看。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修为差,却还能凑齐丹炉、丹方、等等东西,更能说明苏元的手段非凡。

修道路上,她见过很多天赋差的,被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可她却无法从苏元身上感受到半分自暴自弃的颓废之气。

“也罢,既然心智如此坚定,就给他一个机会。”

明月臣心道。

“我这里有几副丹方,你既然喜爱炼丹,可以尝试一下。”

明月臣说着,递出三枚玉简。

“若有难处,缺元石或者缺其他东西,可来找我。”

明月臣又补充了一句。

她深知炼丹这一行,投入巨大。

因此很担心苏元元石不够。

“多谢师尊!”

苏元激动的抱拳感谢。

这些玉简可不一样。

完全不同于修真界几乎公开的凝血丹、聚元丹、回春丹等丹方。

每一帖丹方,都蕴藏着一位炼丹师的心血。

有的炼丹师,呕心沥血,甚至一生只为创造一帖丹方。

可以说这三枚玉简,对苏元来说,已是十分贵重了。

“去吧。”

将玉简递给苏元后,明月臣在心中感叹。

看他那坚毅的眼神,饱含着对炼丹的热爱。

莫非真是炼丹奇才?

“若他真能炼出这些丹药,哪怕只是其中一种,也足以成为名震大理王朝的炼丹师。”

明月臣在心中自语。

她并不觉得苏元现在就能炼制出来。

哪怕十几年后,苏元将这些丹药炼制出来,她都会忍不住夸赞一句天才。

这三帖丹方,有的甚至还不完善。

此时将这些丹方交给苏元,她只是希望苏元能苦心钻研,从中悟到些什么。

每一帖丹方,都是炼丹师的心血,凝聚了炼丹师对药性、丹道的理解。

如果耐下心来,抽丝剥茧,会有很大收获。

第七峰的小院中。

苏元生起了丹火,先炼制了一炉回春丹。

一炉二十颗,每一颗都是五分纯度的三品丹药。

轻车熟路的炼完丹药后,苏元开始钻研起明月臣交给他的丹方。

脑海中,《药性赋》有如一部词典,汪洋大海般的知识发挥作用,让苏元融会贯通。

“狂化丹,三品。”

“可短暂增强实力,让人吸收天地元气,不过会对体内经脉造成损伤。”

普通地方,天地元气狂暴,对人体有害。

一般而言,战斗之时只能依靠体内的水谷精气。

狂化丹的作用,便是让人能短暂吸收天地元气,达到增强自身的效果。

不过与此同时,体内的经脉也会受到损伤。

“这种丹药,我暂时用不到。”

苏元心想,反正自己是个老实人,碰到什么硬茬子就打一掌,一掌都打不过,那跑就完事儿了,不必搞得那么拼命。

随即,苏元的目光转向第二帖丹方。

这一次,他的目光凝重了起来。

竟然是三品渡劫丹的丹方!

“没想到师尊竟然把这么贵重的丹方给我。”

苏元动容。

三品渡劫丹,是金丹期突破到元婴期用的丹药,可以帮助抵抗雷劫之威。

十分珍贵。

许多金丹大圆满修士为了能突破到元婴期,都四处搜集三品渡劫丹。

“可惜,炼制三品渡劫丹,普通的丹火是不行了。”

按照丹方上所说,炼制三品渡劫丹,雷击木旁边诞生的‘鬼火’,才是最佳选项。

小心翼翼的收好这枚玉简,苏元的目光转向最后一枚玉简。

片刻的停滞后,苏元眼中浮现出一抹狂喜。

这一帖丹方,是辅助修炼的丹药。

能让修炼速度变快一点儿。

只有千分之一的修炼增速。

看似鸡肋,但对苏元来说,却是大礼!

千分之一的修炼增速,暴击999倍后,几乎就是一倍的修炼增速!

这等于说,苏元修炼的速度,会是之前的两倍!

“现在我已经有了水火真元打底,身体天赋已经改善了太多,不可同日而语。”

苏元心中自语,暗暗激动。

“可惜,炼制这枚丹药,需要地脉之火。”

苏元眉头轻皱。

宗门内的地脉之火,基本上都被二长老和他门下的弟子占据,用来炼丹。

显然是没有空余的地火位置了。

正当苏元苦思冥想的时候,院子里的土忽然有些许松动。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钻出。

“土拨鼠精?又是你?”

苏元一眼认出,这就是那个在丹会上,八百元石卖造假灵参的土拨鼠精。

“妈呀!钻错地方了,爷,饶了小的!”

土拨鼠精怪叫一声,立刻往下钻,想要离开。

却被苏元一把揪起来。

“来这里干什么?”

苏元神色不善。

“我发誓!我发誓!我真的只是钻错地方了!”

土拨鼠精连连怪叫,心中暗暗叫苦,怎么又遇到这个大爷?

“噢?”

苏元发出一声疑问,眼中有寒光闪过。

吓得土拨鼠精立刻蔫了,没敢再吱哇哇乱叫,把一切都招了。

“妖王受伤?特地派土拨鼠一族钻到玄天宗来偷疗伤丹药?”

苏元很快弄明白了土拨鼠精的来意。

“你叫什么名字?”

“土鼠鼠……”

“叔叔?怎么这么像在占我便宜?改掉!”

“那我叫陈皮鼠?”

土拨鼠精连忙随便想了个名字,缩了缩脖子。

苏元这才满意,对陈皮鼠说道:“替我带话给妖王。”

“我这里有五分纯度的三品回春丹,是上好的疗伤丹药。”

“若妖王能为我寻一处有地脉之火的地方,我愿意给妖王几颗。”

苏元打算做一笔交易。

同时,他递出一枚回春丹,给陈皮鼠,以示诚意。

“小的领命!”

陈皮鼠知道,自己是撞到铁板了。

寻常修士,怎么可能拿得出五分纯度的三品回春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