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千金难买见一面

拍卖场内,人山人海。

苏元坐在二层的雅间,淡淡看着这一切。

旁边,有身披淡青色薄纱的貌美侍女端着果盘,亭亭而立。

“下去吧。”

眼见拍卖会即将开始,苏元挥了挥手,示意侍女离开,他想独处一会儿。

“不知道这一枚五分纯度的三品凝血丹,能拍出何等价格。”

苏元的目光落到下边的拍卖席,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他瞳孔之中。

“宗门的二长老?他怎么没去包厢?”

苏元有些诧异,以二长老三品炼丹师的身份,足以坐在包厢里。

“不过,二长老坐哪儿,与我无关。”

苏元心中自语。

此刻,二长老也是暗暗叫苦。

他不仅是玄天宗丹道造诣最高的炼丹师,而且在整个南阳山脉,他的炼丹技法也堪称第一。

可现在,就因为得到消息晚了,赶来拍卖场后,被告知已经没有包厢了。

作为一名三品炼丹师,还是玄天宗的二长老,无论走到哪儿,众人都对他恭恭敬敬。

唯独这次,他不仅没有包厢,就连拍卖席的前排坐位,也差点儿没抢到。

“若非为了这枚丹药,老夫何故受气!”

二长老一甩袖袍,憋着一肚子坐下。

拍卖场幕后。

叶青依正在和家族的人交涉。

“青依,你当真不肯说是谁?”

一个蓄着胡子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背对着叶青依,声音平淡,不怒自威。

“我言而有信,既已答应替人保守秘密,自然不会泄露半分。”

叶青依站定,声音不卑不亢。

片刻后,中年男子长叹一口气,开口道:“你可知,那位大人物也来了,点名要见他。”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说半个字。”

叶青依没有丝毫犹豫,回应道。

随即,她躬身告退。

“拍卖开始!”

随着拍卖师的宣告,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一件件拍品被摆上台,令人目不暇接。

许多拍品被卖出高价,不过那些坐在前排和包厢里的人,却依旧沉声静气,按兵不动。

他们的目标,自然是那枚五分纯度的三品凝血丹。

“夜游令一枚,起拍价三百下品元石!”

当这件拍品一出,全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没想到,竟然有夜游令!”

许多大人物眼热无比。

这东西,对有的人来说,用处巨大无比。

在这个世界,太阳落山后,便不可轻易外出。

夜间,是鬼族开始活动的时候。

这时候,就连山野之间的灵兽,都会缩回自己的洞穴。

不管是人还是精怪,只要夜间外出,那便是生死自负。

但有一类人除外,这类人便是持有‘夜游令’之人。

这种令牌源自何处,又为何能令鬼族退避,已经无从考证。

唯一能知道的就是,此物确实有效。

“这枚夜游令,也不知是真是假!”

有人对此存疑。

拍卖师立刻说道:“夜游令,想必诸位都有所耳闻。”

“我向诸位担保,使用这枚夜游令,可在夜间行走无碍。”

拍卖师很是自信。

他曾在夜游令主人的监督下,试验过这枚令牌,确实为真。

“既然拍卖师担保,可以相信。”

有人点点头,叶家拍卖场向来以信誉闻名,从未做过有损信誉之事。

“四百下品元石!”

“五百!”

叫价声此起彼伏。

苏元催动天眼通,观察那枚夜游令。

只见夜游令上面,画了一只小鬼作揖的图案。

“应该是真的。”

片刻后,苏元动容。

这东西,他也很想要。

夜间的世界,宝物不少。

他曾在藏书阁中翻阅各种奇闻,见过有一种丹药,必须在借阴气炼制,需以鬼气为引,端的是神乎其神。

“夜游令主人有言,若有宝物,便优先以宝物换取!”

此言一出,那些以元石叫价的修士都安静下来。

他们能听出话外之音,夜游令的主人,想必不缺元石。

“我这里有一木盒,劳烦替我交给夜游令主人。”

苏元隔壁的包厢,传来清冷的女声。

片刻后,一位侍女走过来,将木盒取走。

没多久,就有回信传来。

“尚可。”

此言一出,众人都明白,怕是竞争不过那个包厢的人了。

就在拍卖师即将落槌的时候,苏元也递出一个木盒。

木盒之中,是四枚五分纯度的凝血丹。

短暂的等待后,回信传来。

“同意交换!”

苏元松了一口气,拿过侍女递来的夜游令。

隔壁的包厢中,传来一声轻咦。

似乎在诧异,这人给了什么东西,居然能比过她?

小小的风波过去后,一件又一件拍品被买走。

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件拍品。

“五分纯度的三品凝血丹!不设起拍价!”

拍卖师话音刚落,就立刻有人叫价。

“五百下品元石!”

“五百也想将此物买走?怕是痴人说梦!”

“一千下品元石!”

“区区一千下品元石,也敢在拍卖会上大放厥词!”

有坐在拍卖席前排的修士不屑开口,紧接着叫出两千下品元石的报价。

虽然看似只是一枚极其普通的丹药。

都是随处可见的凝血丹。

可这枚凝血丹,是五分纯度的三品凝血丹!

药力纯正,若遇险之时,血气丧失过快,寻常凝血丹起不到作用的话,这枚五分纯度的三品凝血丹,足以发挥奇效!

更让人重视的是,这枚凝血丹的象征意义。

要知道,整个大理王朝,有能力炼制五分纯度丹药的,只有御丹宗老祖一人!

眼下,却出现了第二人,还将丹药放到拍卖会上拍卖。

只要是炼丹师,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枚丹药捧在手心,细细观摩感悟。

那些大家族大势力,更是想要见识见识这枚丹药背后的炼丹师。

“诸位,我出三千下品元石,还望诸位卖我林家一个薄面。”

包厢中,一位中年男子站起身,冲众人拱手。

“哼,林家罢了,本公子出四千下品元石!”

另一处包厢中,传来不屑的声音。

“五千!”

林家继续叫价。

他们林家好不容易出了林尘和林惊羽两位大才,现在林惊羽身负重伤,岂能轻易放弃?

“老夫出一千枚中品元石,不与诸位争夺这枚凝血丹,只想以这千枚中品元石,见炼丹师一面!”

玄天宗二长老从拍卖席上站起,环顾四周,声音坚定。

就连拍卖师也惊呆了。

她拍卖这么多年,从未见过有人想以千枚中品元石作价,只为见人一面。

要知道,一枚中品元石,可等于十枚下品元石!

可要是真换起来,几乎没人愿意以中品元石兑换下品元石。

足可见中品元石的珍贵。

可眼下,有人豪掷千枚中品元石,竟只为见炼丹师一面!

“老先生稍等,容我着人去禀报主事。”

拍卖师派人将拍卖场中发生的事情告知叶青依。

包厢中,苏元点燃一张传音符,轻声说了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