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姐姐她只是性格率真

为了挽回局面,奚美娟苦笑着阻止了算九倾,“好了小九,这些事情你一个小孩子是不会懂的。”

“你奶奶每初一十五吃素是为了祈求我们全家平安,她老人家一片诚心,你就别再惹她生气了,快道歉。”

“我不懂?”

听到这,算九倾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

身为紫霄派掌门的亲传弟子,她修行了数不清个年月,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说她不懂这些的。

美目轻抬看了看老太太满是皱纹的黑脸,重新拿起了筷子继续吃饭,“我不会道歉,因为我并没有说错。”

“你还敢说你没错,那就是我老婆子有错了?你这个乡下来的死丫头,真是太可恶了,看来这顿饭我不用吃了,气都气饱了。”

老太太故意大声的叫喊道,作势要拿起拐杖离开。

陆若雪见状,连忙拖住了她的胳膊,“奶奶你不要生气,姐姐她只是性格率真而已,她真没有想要气你的意思。”

她这不知道是在为算九倾说话还是故意火上浇油,总之老太太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深了。

“呸,我看她就是诚心想要气我的,你看看她现在还能安心吃饭。”

众人视线纷纷看了过来,只见少女果真在很认真的吃饭,动作优雅得仿佛是却处红尘之中不染尘埃的小仙女一般。

待咽下了嘴里的食物后,少女放下碗筷,一双白皙纤细的小手摆在桌面上解释道:

“佛教出于众生平等的慈悲心,吃素大概是六百多年前才有的规定,所谓荤腥。”

“荤是指五荤,指有恶臭和异味的蔬菜;而腥则是指一切的肉食。”

本该是很无趣的教条说理,可由她说出来,大家都听得耳目一新。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细节。

算九倾抬首直对上老太太凌厉的双眼,梨白的小脸上渲开了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一瞬惊艳如海棠花绽放。

却叫老太太感到她其实是在嘲讽自自己。

“有慈悲心者,就算是不用吃素也能得到神佛庇佑。”

这不是变相在说她没有慈悲心怀吗?

陆老太太又欲发作了,身为一家之主的陆怀深觉自己夹在中间两头为难,“小九你说的是真的?”

他是商人,只重利益;这些文化信仰上的东西其实对他来说只是无稽之谈。

算九倾冷淡点头。

“嗯。“

相比较老太太盛气凌人的架势,小姑娘从始至终都是冷静以对,说话也缓慢清冷的,叫人更愿意信服她。

妻子这坚持了十几年的荒谬行为,陆老爷子早已忍耐多年。

今日既然挑明了,他也顺势发表了自己的立场,沉声呵斥:“行了,你比人家大了不知道多少轮,面对小辈脾气能不能收敛一些?”

陆老太太嚣张跋扈惯了,但是在老爷子面前她还是有几分惧怕的,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

“那不也是被她给气到了,你看小雪就永远不会让我生气。”

“够了,你敢承认你不是在故意找茬?我倒是觉得这孩子说得挺好的,你若真要吃素那就一个人去房间吃,别把家里的气氛都搞得乌烟瘴气!”

老爷子拐杖一跺地面,横眉冷眼,气势凌然吓人。

老太太总算是消停了下来,眼眶微红,一副受了偌大委屈的样子,“小雪,我有点头晕,你扶我上楼去休息一下吧。”

陆若雪闻声上前,“好的,奶奶。”

饭桌上的众人也浑然失去了吃饭的心情,算九倾则是无所谓,因为她刚才已经吃饱了。

“老太爷您慢用,容我先上楼了。”

少女的声音响起,陆老太爷微有些惊讶,面对她时神情还算温和。

“好,这些你不用放在心上。”

“不会的。”

因为她们根本不在她的眼里。

算九倾翩然转身离去,剩下在场的奚美娟和陆华两人齐齐变了脸色。

他们三人可都是她的长辈,结果算九倾只同老太爷打声招呼就走,完全忽视了他们的存在,这莫不是看不起他们的意思?

可又不得不夸她聪明,还知道拉拢老太爷。

瞧瞧,她这才进陆家一天,从来没有给谁好脸色的陆老太爷就维护了她两次。

奚美娟不由得联想到了自己,她嫁入陆家都已经十九年了,老太爷从未对她有过一句好话。

云泥般的差距叫她的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

装修格调温馨的房间里,算九倾坐在电脑桌前椅上发呆。

这电脑桌正好面对着窗户,花园里的路灯隐隐透了进来,屋子里光影明灭。

抬眸看着窗户上倒影的白皙小脸,她忍不住想到了桃花树下的那白衣少年。

算应星,她的弟弟。

按照正常人类的相处模式来说,她此刻是不是该给他打个电话报平安?

可她却不知自己该如何开口。

就在这时,衣服口袋中的电话响动了,上面备注了“星星”两个字。

略有迟疑的按下了绿色的那颗键,应该是接听没错吧?

接通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少年正处在变声期,声音并不是很好听。

“姐姐,你到了吗?他们对你怎么样?“

听得出他话语里对自己的关心,算九倾空白一片的心海中蓦然流过一丝暖意。

好吗?

垂眸沉思。

比起那些宁愿不要命也要杀了她的人来说,还算可以。

“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

闻言,算应星久久悬挂的心弦总算是放下了,这听到他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我就怕他们因为咱们家穷,是从乡下来的而看不起你。”

算九倾淡淡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让心思敏感的算应星察觉到了不对,“姐,你怎么了?”

他既问了,她也不会隐瞒,这是她的性格。

“看不起是指骂我的话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有吧,陆家老太太并不喜欢我。”

“陆家带我回来也是有目的的,不过我并不害怕,因为我来这也是有目的的。”

她实话实说,可算应星却是听得鼻头一酸,眼眶倏然红了一圈。

“我就知道!”

简短的四个字,饱含太多情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