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贵有自知之明

什么?

在他们疑惑之际,算九倾不紧不慢的开口解释道:“我不同意留级,还有我想去一中。”

“噗嗤!”

原谅陆若雪实在是没有忍住多年的淑女教育的喷笑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陆怀则是为难的看向了奚美娟,眼神中写着:这是你的好女儿,你自己来说。

奚美娟一脸无语,若不是还想维持一下自己贤妻良母的形象她早就发火了,

深吸了一口浊气后,走上前来,语重心长的试图劝说算九倾。

“小九,人有志气是好事,但是很多时候也要根据实际情况而来。”

“或许可能是这么多年我没有在你身边的缘故,导致你对很多事情没有个正确的判断,比如——自我认识!”

“有句话说得好,人有多大的胃口端多大的碗。你想上一中,可你这成绩也太……还是听我的话去五中吧。班主任是我的老同学,以后也能照顾着你一点。”

她的话里字间都在阐述一个最简单的道理:

人贵有自知之明!

毕竟以她的成绩就是想去五中都得找关系,何况是收生门槛最高的一中。

奚美娟说了一大堆还以为算九倾会和以前一样听自己的,结果少女却是意外地难沟通。

只见她睁着一双平静清澈的眸子看了过来,淡漠的语气,轻飘飘的吐出一句:

“可去年若雪妹妹不也是靠着秦家的人脉才进入一中的吗?这事还是你和我说的,难道你骗我?”

奚美娟顿时噎住。

她该怎么回答?

是告诉算九倾自己就是骗她的;

还是承认自己一直以来寄予厚望的另一个女儿其实并没有嘴上夸赞的那么优秀?

而被戳穿了虚荣的陆若雪则是满脸通红气得要命,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算九倾。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去年我考入一中虽然是秦伯母帮忙找了关系,但我的美术绘画水平也达到了一中的录取分数线,不然你以为你一个乡下来的丫头就算是有秦家的帮助也能进去吗?”

“一中可不是垃圾收容所!”

闻言,算九倾“恍然大悟”了她进入一中的过程,随后自言自语的小声道:“我不用秦家的帮助。”

陆若雪还以为她是放弃了,刚松了一口气便又被算九倾的下一句惊得体无完肤。

“我可以靠自己的实力进去。”

她说得毫无负罪感。

“实力?”

三人一愣。

“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要本钱,就凭你一个乡下丫头也妄想进一中。行,到时候我就看你是怎么丢人的。”

陆若雪的言辞虽是犀利了些,但也是陆怀和奚美娟此刻的心中所想。

奚美娟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你连在乡下中学都能混个倒数第一,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

“那也是我的事,不劳操心。”

少女冷声回答道,态度气人。

至于陆怀,关于算九倾上哪所学校的事情他已经不想管了,他好歹也是陆氏集团的董事长,也不是天天有这份闲心。

奚美娟暗自咬牙,见她格外坚持也只能随她去了,“行,你不想去五中那就随你,但是想进一中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刚好过几天一中就会召开一场面对全城的选优考试,我会帮你报名,至于你能不能被选上我不负责。”

“好。”

她点了点头,很干脆的答应了。

奚美娟心里知道这不过是徒劳的挣扎,“行,我就当这是你青春期的叛逆现象,让你去撞撞南墙知道疼了。”

末了,她仍旧叮嘱,“你要是落选了,就得听我的安排去五中。”

还没有考试她就已经预见自己落选,这样的母亲……

算九倾眼观鼻,鼻观心,淡声道:“我不会落选的。”

她好似有了十足的把握一般,面上看不出一点担忧之色。

“呵呵,我也希望姐姐你能成功,自信是好事。”

可惜过度的自信只是自负。

陆若雪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算九倾这小土狗铩羽而归的狼狈模样。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奚美娟微挑一字眉,“行了,厨房已经准备好晚餐了,先吃饭吧。”

*

餐厅里。

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散发着明亮温馨的灯光,白色干净的大理石桌面上摆放了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

吃饭时众人都不经意间打量着坐在最末的少女,只见她脊背挺直,坐姿优雅而端正。

咀嚼食物时没有一点声音,虽然很慢可动作出奇的好看。

怎么会这样?

和他们印象中毫无教养的乡下人狼吞虎咽的画面截然相反。

陆若雪惯会讨老太太欢心,自然是挨着老人家而坐,声音娇柔的夹了一颗西蓝花到她的盘子中。

“奶奶,我还记得今日初一,您不是要吃素吗?这个西蓝花是我特意让厨房用调和油单独炒的,您试试味道如何?”

老一辈的人大多迷信,老太太也不例外,初一十五必要吃素,不沾荤腥。

陆老太太慈祥的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好,不愧是我的乖孙女,真是贴心。”

说着,她的眸光冷冽的落在了算九倾的身上,心中不满。

这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更没有小雪万分之一的贴心。

“乖孙女特意准备的就是好吃,不像某些人就跟一根木头似的,连尊老爱幼都不知道。”

正在吃饭的“某人”抬了抬头,放下了碗筷,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道:

“严格来说吃素要用植物油,这种混合油里含着动物油并不算纯粹,而大蒜也属于荤菜中的一种。”

算九倾的话音落下,餐桌上的众人都沉默了。

大概过了两秒,一道巨响声起,若平地惊雷一般吓坏了旁边等待的佣人。

原来是老太太把碗筷砸在了桌子上,气得站了起来,“你个黄毛丫头懂什么?我吃了几十年的素,大蒜不能吃我怎么不知道?”

“真是个不讨喜的乡下丫头,奚美娟这就是你带回来的拖油瓶,目无尊长,你要是教不好她,你也自我检讨吧!”

奚美娟顿感嘴里的饭菜都是苦的。

嫁到陆家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活得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的讨好老太太。

算九倾倒好,刚进陆家的第一天就惹得老人家生气了两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