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黑猫的主人是个病美男子

楼下一片脑哄哄的,楼上的人自然也坐不住了,杵着拐杖走了出来,厉声冷喝。

“吵什么?”

来人虽是白发苍苍,但步伐稳健周身气势不凡,年轻时候势必也不是普通人。

四目相对,陆老什么也没说。

略略打量了一眼算九倾之后便吩咐管家道:“给她安排一下房间和住宿,既然来了我陆家,就不能丢了我陆家的脸面。”

“是,老太爷。”

陆老的出现结束而来这场闹剧,他转身回到了书房,管家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走到了少女的面前。

“大……小,小姐,请随我来。”

他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好好地大小姐变成了别人,而原来的大小姐陆若雪则是变成了二小姐。

“有劳了。”

陆若雪看着那抹身影离去,双拳紧握。

原本以为爷爷会排斥这个乡巴佬的到来,可刚才爷爷竟然主动让管家给她安排生活。

这……凭什么?

*

新的房间装修和格调都不错,但是算九倾并没有丝毫高兴,对她而言在哪里都一样。

“大小姐,这以后就是您的房间了,你看看如果有哪里不需要的可以再改。缺什么也可以和我说,我会叫人准备。”

少女收回了目光,冲他点了点头,“多谢,我暂时没什么需要。”

老管家闻声退下,只余她一个人在房间。

坐了一早上的车她确实也有些累了,来之前将自己身上所剩的最后一点灵气留给了应星,此刻的她其实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算九倾脱了鞋爬到床上打坐,此地的灵气稍稍比小院里好一些,但还是太污浊了。

效果甚微。

按照个进度,她若是想要恢复到完整的状态只怕要个两三年了。

不行,她还有许多未知的风险在前面,看来得像个办法净化灵气,加快吸收。

“这副身体根基浅薄,想来只有归元丹最合适了。不过这需要很多材料,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出门一趟。”

路过大厅,奚美娟正坐在沙发上织毛衣,见到她一副要出门的模样,诧异地开口询问。

“你去哪?”

“与你无关。”

这个答案,奚美娟再次气结,“算九倾,我是你母亲,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并没有否认。”

少女轻飘飘的说完,纤瘦的身影步出门外。

渐行渐远。

初来乍到,算九倾只能凭借着灵识指引,追寻着香火茂盛的地方前进。

四月的天虽不算太热,但顶着太阳走了一路,渐感到疲惫。

她目前所在正巧是一条专卖花鸟的市场,金鱼店的老板娘对她热情的招了招手。

“小姑娘,要买鱼吗?”

算九倾转眼看去,只见大大小小的玻璃缸里装了五彩缤纷的各种鱼类,许多是她不曾见过的,在灯光的照耀下极为漂亮。

见她有些兴趣,老板娘在她旁边介绍道:“这叫小丑鱼。”

“你面前面那种,身体呈现明亮蓝色的鱼叫蓝魔鬼。”

在她介绍时,算九倾的脚边忽然出现了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喵~”又细又奶的叫声似在撒娇一般。

她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小奶牛。

这只猫长得很有特色,通体黑色,唯独眼睛和四只小爪子是白色的,宛如带了幅白手套一样。

她不妨就先以“白手套”称呼它。

不知道为何,这只小猫一直用脑袋蹭着它的脚,圆形的眼睛一片水雾汪汪。

“你?”

老板娘顿时皱眉,想要赶走小猫,“这是哪里来的畜生,真是的快点离开。”

猫和鱼,可是天敌。

这流浪猫不会偷吃她的鱼吧。

在她动手之前,算九倾突然蹲下了身体将白手套抱了起来,冷淡的目光盯着老板娘看了一眼,葱白的玉指轻点。

“这种鱼,给我来二十条。”

“啊?好嘞,一共八十块。”

付了钱之后,她直接坐在门口便鱼缸放到了白手套的面前。

白手套还不算笨,细细地猫爪子快速的往鱼缸里一捞,惹得鱼群窜动。

一口咬住鱼尾,一整条鱼眨眼就没了踪迹。

少女看着它灵活熟练的动作不由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摸了摸白手套的两只猫耳朵。

老板娘顿感心塞,看来这猫偷吃了她不少鱼。

另外一边,找猫找了许久的男人总算在宠物店门口发现了自己养的蠢货。

入目却是唯美得令他不忍打扰的画面。

阳光和煦的洒在少女身上,白色长裙熠熠发光,黑色长发披散在其后,宛如一幅山水画卷那般淡而隽永。

她蹲在阶梯上,目光慵懒而清冷的抚摸着他的猫,红唇带着一抹笑容。

而另外一旁则是脸色铁青的老板娘。

虽然这小姑娘已经付过钱了,但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卖出去的鱼被一口一条的吃掉,她并没有感受到赚钱的喜悦。

几分钟罢了,二十条魔鬼鱼全部葬身猫腹。

白手套吃饱喝足还喝了点鱼汤解解渴,又用小脑袋去蹭算九倾的手。

“难道你还没有吃饱?”

少女惊讶了。

这猫胃口怎如此大?

那她得犹豫一下要不要带它回家。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了磁性的低沉声音在他们身侧响起。

“煤球,我总算找到你了。”

来人穿了身黑色的西装,映衬着他冷白得没有血色的虚弱脸庞,金丝细框眼镜下掩盖住的是一双深邃沉澈的凤眼。

深棕色的眼眸,深如墨色。

四目相对,算九倾紧盯着来人,一瞬间的心痛感再度蔓延上心尖。

为何,她看到此人会有隐隐熟悉的感觉,分明这该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秦北言一到来,白手套立刻跳回到了他怀中,“喵喵喵~”的叫唤了几声,似在讨好他一样。

既然猫有主人了,算九倾也打消了拐猫的念头,优雅起身,“看好它,这猫很有灵气。”

秦北言安抚着煤球,一边冷淡的点了点头,如墨的眸子看了一眼地上空荡荡的鱼缸,不由哂笑,这一笑充满了破碎的病弱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