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他只是出了一张嘴皮子

病房门被人推开,刚才出去的小木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了一名穿着藏蓝色制服,佩戴大檐帽的高大英俊的男人。

帽檐遮住了他凌厉的双眼,步伐沉稳的走了过来。

“阿言你怎么也在这里?”

显然,他们是认识的。

秦二爷看了眼他身上的衣服,好奇地挑了挑修长入鬓的剑眉,薄唇轻启,“看来你又要加班了。”

男人亦是无奈的点了点头,最后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站着的少女身上,一开口就是冷厉的质问:“你和徐明海是什么关系?”

他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常年游走在各种罪犯间,磨练出了一身生人勿近的严肃气质,不怒自威。

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身高不过才到他的胸口,娇小得一只手都可以提起来。

此刻低着头没有说话,大家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

最是怜香惜玉的楚医生小心肝都差点要吓出来了,埋怨的睨了一眼男人。

“阿膺你真是的,你没见人家还小吗?说话的方式就不能温柔点、态度和蔼可亲一点。”

男人生硬的挤出了两个字——“不会!”

算九倾抬起头来,一张稚嫩如花的脸庞着实叫孟膺惊艳了一瞬,随后又恢复了寻常神色。

“我和徐明海是校友,过来探望一下他而已。”

她声音平静的回答道。

别说是孟膺这种常年干刑侦、直觉灵敏的警察,就是一旁的小木都不太相信这个说辞。

“仅是校友……这,未免有些牵强。抱歉小妹妹,我刚才帮你找人,刚到门口就遇到了孟警官。”

人已经被警方控制起来了?

这速度快到让算九倾有些惊讶。

孟膺薄唇轻启,接着小木的话说道,也顺便解释了自己来这的目的。

“沈家的人认为自己的儿子死得不寻常,所以报了案。身为当晚在场的四人之一,徐明海也是嫌疑人之一。”

“小问题,我这就去打电话找我老同学。”

**

单人病房内摆放着一张铁架子床,雪白的墙壁反射着头顶炫目的灯光,鼻息间都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床上半坐着一名眼神空洞苍茫的寸头少看,他看上去和跳楼前一刻的张念卿很像。

呆呆地盯着窗户外面,嘴里喃喃地念叨着“笔仙”两字。

他的母亲流着眼泪的喂他喝粥,哭腔浓重的道:“我家儿子一向很乖的,平时除了上学顶多就是去网吧打个游戏,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听着她的话,原谅楚俞深差点就笑了出来,【顶多只是去个网吧】也叫乖?

孟膺冷肃的一眼瞪了过来,他才收敛了些。

沈舟远的尸体我们检查过,上面并无任何的致命伤痕。法医鉴定报告上也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

听着他的话语,算九倾在心理暗自想道:这是因为迷幻药的药效只有一到两个小时,一但时间过了就会溶解于血液中与水无异。

当然就检测不出毒性。

听到了这三个字,徐明海突然发起疯来,他抱着自己的脑袋放声嘶吼着,脸上浮现出狂乱的表情,一边敲打自己的头,一边用身体去撞击墙体。

“不要,不要过来……我没有害你,笔仙……笔仙救命啊。”

“小海,小海你冷静一下,我是妈妈。”

“都怪沈舟远,他,是他抛弃了你,信,信也是他逼我写的。”

病人情绪狂乱,此刻实在是无法进行身为,楚俞深立刻叫来了两名护士。

“给他打一针镇定剂。”

“是。”

针水入体,自残中的徐明海安静了。

算九倾刚到听到了他提及的信件,追问徐母,“伯母,请问你知道他刚才所说的信是什么吗?”

徐母含着泪水,摇了摇头,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道:

“有一段时间,他一放学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我还以为这孩子转性了,开始爱学习了呢。难道是那个……”

孟膺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掏出自己口袋中的车钥匙,“还劳烦您带路一下,或许那会是关键线索。”

“好。”

病房里徐明海已经睡着了,楚俞深派了两个护士守着,众人退到了走廊之外等待。

不一会,孟膺带着一个黑色铁盒子出现了,里面装着满满一盒子的信件,都是以沈舟远的口吻写个众多女孩的情书。

随便一数数都有十几封。

楚俞深看得啧啧称奇,拆开了其中的两封念了出来:

【瑶瑶,我打王者的时候就一直选云中君,因为要和你配一对呀!】

【窗外白云朵朵,夏天的校园炙热难耐,但是一想起你——我的女神,心就不自觉的安宁了下来。】

“嘶~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套路,现在的高中生呐真是……后生可畏。”

秦北言却是注意到面前的少女挑挑拣拣的从众多信件中找出了最长的衣封,她看得很仔细,不自觉的那双眉头皱在了一起。

“怎么了?这封信有问题吗?”

算九倾抬起眸子,点了点雪白的下巴,“嗯,这是一封分手的信。”

孟膺接过去瞧了瞧,上面竟然只写了一句:【她说可以答应我的追求,所以我必须和你分手。对不起瑶瑶,我遇到了我真心爱的人#沈舟远】

“信中的她,是陈霜。”

然而作为人证之一,陈霜昨天也跳楼自杀了。

少女将目光投向了还在偷读信件的医生楚少,“我听说张瑶瑶出事的时候正好是在这间医院检查,楚医生你能帮我找一下她的病例吗?”

病人的病例都是保密的。

但是作为医生,楚少完全可以拿到资料。

“阿?这不太好吧,但是如果你愿意叫我一声……”

“医生哥哥”这四个字还没有说完便被秦北言轻淡淡的一眼瞥了过来,“明代笔洗、宋青花、粉彩斗马雕像你随便挑。”

楚俞深心头一热,顿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放心,这只是一件小事,包在我身上了。”

“谢谢。”

少女看向了面容白皙的俊美二爷,乖巧又真诚的道了一声谢。

闻言楚少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难道你不该谢谢我吗?他只是出了一张嘴皮子。”

岂料小丫头竟然十分冷淡的丢下了一句——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天经地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