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牵手了

眼前的少女不正是自己刚才提及的人吗?

小木瞳孔一缩,定定地看着她。

“是你!”

秦北言也不敢相信事情会这么凑巧,她刚好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楚俞深上次去只看到了算九倾的背影,还以为是何方高人救可阿言,原来是让自己惊艳过的她。

这就不足为奇了。

迅速的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潋滟的桃花眼瞅向了窗户上倒影的影子,整理了一下头发。

拿出自己招牌的“少女杀手”楚氏笑容走了上来,声音温柔。

“小妹妹,你是来看病的吗?”

殊不知,他刚才的那番行为在算九倾的眼里才是“有病”,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皱眉。

“我是来找人的。”

闻言,楚俞深有些失望,“嗷,原来你没病啊。”

秦北言黑沉如墨的眸子看了过来。

小木一脸惊悚。

“楚……楚少,你冷静一下。”

不要一看到美女就老毛病犯了。

楚俞深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多傻,声音顿时有些结巴,“对不起我的意思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算九倾冷声打断了,“不重要。”

第一次遇到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的美女,楚少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最近太过操劳,颜值下降了。

歪过脑袋照了照镜子,眯着眼摸着自己的下巴,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是很帅啊,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秦北言开口了,“你要找的人叫徐明海?”

算九倾顿时看了过来,一双清灵的眼里光芒大亮,“你,见过他么?”

男人摇了摇头。

她眼神一黯。

秦北言很喜欢她的眼睛,这外表看起来高冷十足的小姑娘,其实什么情绪都写在了眼睛里。

“不过我可以帮你找人,小木。”

少女的眼睛又一次变得明亮,红唇轻启,吐气如兰。

“谢谢。”

小木对于这事非常积极,闻令而动。

“是,我马上去。”

开玩笑,这可是他寄予厚望能够拯救二爷的神呐。

一瞬间就没了影子。

病房里再次变得沉默起来,楚少暗中抓着桌子一角,偷偷猜测少女的年纪。

十四?

不对,太小了。

十五还是十六?

感觉不会超过十八。

要是谈恋爱的话会不会影响她的学习?

而另外一边,少女从进屋开始一双清眸就一直落在秦北言的身上。

目光有打量,又好奇……甚至还有一丝不可察觉的怀念?

秦二爷又不是死人,这么灼热的目光看着自己,他怎么可能毫无察觉。

回首看了过来。

被抓包的小少女立刻低头,单薄的身板却是坐得直直的。

男人的薄唇勾起了一抹罕见的弧度,凤眸深邃深棕色的眼瞳宛如星空。

“对了,你上次买给煤球吃的是什么鱼?”

他忽然提起自己养的猫,少女也闻声抬起了头来。

“嗯?它还好吗?”

“很好,就是变得叼嘴了,我最近买的鱼它都不怎么吃。”

算九倾其实在也不记得自己上次买的鱼是什么了,仔细回想了一下。

“好像叫魔鬼鱼。”

她一板一眼回答的模样落在秦二爷的眼里只觉得甚是乖巧。

“原来如此。”

沉默了几秒,算九倾还是主动地朝他走去,他身上总有师尊的味道。

可这张脸……不是师尊。

不管如何,她不能坐视他就这样衰弱下去。

秦北言还来不及反应,一双素白温暖的小手就握住了他的手腕。

“嗯?”

“我去,这速度好快!”

楚俞深刚说服自己不能那么“禽兽”,回头就看到自己有好感的小姑娘主动地牵阿言的手了。

惊呼过后,更是惊恐,他现在更担心的是算九倾的安危

“不可!快放开他,离远点!”

然而奇迹发生了,对女人异常厌恶,不自觉会生理排斥的秦二爷竟然乖乖地让她牵着。

小丫头面上毫无表情的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的手上乱摸。

咯噔——

楚少觉得自己今天又涨见识了。

“不对啊,以前想要靠近阿言的女人,隔着一米远就被踹飞了。”

他刚才还想着自己去门口等着看看能不能英雄救美一下,安抚少女受伤破碎的心灵是他的强项。

“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需要了。”

在她触碰到自己的一瞬间,秦北言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安静!

他眸子里的震惊久久难以平息,深刻的目光盯着她白净可爱的小脸。

少女的脸色很平常,眼里也没有半点羞怯……是他误会了吗?

就在这时一股暖流源源不断的从她的指尖传递到他的四肢百骸,这种感觉和他上次晒太阳时感到的温暖相同。

冰冷的血管得到了暖流的舒缓,压抑的疼痛也神奇的减轻了不少。

算九倾持续运转体内的九阳之火为他护体,咬了咬牙闭上眼睛抽出了一丝留在他体内。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自损真元,最起码也要半个月才能调息回来。

秦北言的额头上隐隐出现了汗珠,朦胧的水雾凝固在镜片上,迷糊了眼前的身影。

惨白的唇动了动,吐出一口白雾。

算九倾见状,知道他已经到达了极限,连忙收起了真气。

“你的体内阴气太重,所以感到常年冰冷,以后多晒晒太阳。”

话落,楚少立刻否决了她,“不行,阿言一晒太阳身上就会浮现烧灼的痕迹。”

这也是他为什么皮肤那么白,毫无血色的原因。

算九倾没有理他,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紫色灵符,递给了秦北言。

眼底一片认真,“那是之前,你的身体被邪鬼占据,现在他已经跑了,你可以适当晒晒太阳补充体内阳火。”

“这张聚阳符,你拿回去后带在身上,就可以晒太阳了。不过它只能用半个月,半个月后你应该也不需要它了。”

楚少听得两眼一懵,“小姑娘,封建迷信要不得啊,你还是相信我这个医生哥哥吧。”

谁知,当事人秦二爷却是收起了符咒,整整齐齐的对折后放入了西装口袋里,又对她笑了笑。

“好。”

他相信自己!

算九倾从不在乎凡夫俗子对自己的看法,相信于否,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然而眼前之人毫无犹豫的信任竟让她心神微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