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宽容又善良的二爷

翌日,阳台上多了一抹素白的身影,算九倾正在和弟弟打电话。

“姐,恭喜你进入一中,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没有,我送给你就当是庆祝礼物。”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明显有些疲惫,算九倾不由皱眉。

“你是不是……又去码头抗包了?”

没办法小村里没有什么赚钱的机会,唯一招工的也就是那个码头。

算应星要的价格不高,老板也乐于找他。

“走之前不是有五十万吗?为什么?”

算应星咳嗽了两声,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情况,“姐你不用担心,我就是闲不下来而已。爸的病好多了,再住半个月就能出院了。”

听到算父已经脱离危险,算九倾心里的内疚也少了些许。

“是吗?那就好,到时候你就和爸搬到城里来住。你要真闲不下来,就好好看书,努力考一中。”

沉默半晌,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一道嘶哑的笑声。

“姐,我忘记和你说了,我已经保送一中了。”

算九倾一时愣住,虽然知道这个弟弟是个足够优秀的,但是也没有想到他会强到这个地步。

玉白的小脸上绽放了一抹真心的笑容,“真好,那你什么时候来一中,我在校门口等你。”

“好。”

姐弟两都相信那一天不会远了。

平时说完了时,算九倾都会挂断电话,今天却没有,这让心细如发的少年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他试探性的询问道:“姐,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迟疑了一秒,算九倾还是决定询问,“嗯,小星你知道张瑶瑶吗?”

乍然听她提起这个名字,算应星有些意外。

“姐你怎么会提起她?”

算九倾不想让他知道一中近日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他为之努力的一中继续保持着美好形象吧。

轻声回答道:“没什么,就是听同学提起她也是我们桃花村的。”

“嗯,张家是桃花村首富,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张菲菲。张瑶瑶比你大一岁,去年就死了。”

算九倾安静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心中惊骇不已。

张瑶瑶进入一中后,张家为了女儿也一起搬到了市里来。

去年,本该高三毕业顺利考上大学的张瑶瑶却死了,张父破产后逃了。

她的姐姐张菲菲听说从小就心脏不好最后死于心脏病突发,张母受不了家破人亡的结局,也随之病死了。

听完张家的故事,算九倾的心里始终笼罩着一层惨淡的面纱。

不揭不快。

这时,古小月顶着两个硕大的熊猫眼起床了,毫无形象的打着呵欠朝着阳台走去。

模糊看到那抹白影,吓得她尖叫了出来,“鬼啊!”

这一叫,也让另外两人彻底醒了。

算九倾挂断了电话,面色平静地转过身来,一看她的状态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又做噩梦了?”

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的人是算九倾后,古小月总算是停止了尖叫。

脸色不好的瞪了她一眼,“你大早上的穿着白色裙子站在阳台做什么?害我以为……”

是陈霜的魂魄回来。

她昨晚的噩梦内容就是白天看见的一幕,不断重复。

算九倾绕过她的身边,抬脚朝着室内走去,“你做噩梦很久了,自己小心吧。”

古小月听着她的警告,摸着自己的鼻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莫名其妙。”

准备去医院看看的算九倾刚走到门口就于从外面回来的孟晓打了个照面。

比起古小月,孟晓的脸色更不好,她又丧着一张脸,气质冷冽得令人难以靠近。

擦肩而过的瞬间,算九倾在她身上迅速留下了一缕灵力。

**

医院。

VIP病房内,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安静地坐在轮椅上。

白色衬衫映衬得他的轮廓清瘦,肤色雪白得没有任何血色,鼻梁上驾着一副细框的金丝眼镜看上去禁欲十足。

单膝跪蹲在他面前的帅气医生手里拿着一只听诊器,斜着桃花眼沉思。

不得不说这一黑一白,画面极为养眼。

终于,推轮椅的助理受不了了,开口询问道:“楚少,二爷到底如何了?”

楚俞深收起了听诊器,尴尬的干咳了两声,“这个……要不还是做个全身检查吧,我刚才只听到阿言的心跳噗通噗通的,什么也没有。”

声音越说到后面越小声,明显是心虚了。

秦北言勾起薄唇露出了一抹似有非无的笑容,“不要为难楚医生。”

“二爷……”

楚俞深感动了,握住了他的双手,“阿言,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好,你真是宽容又善良。”

谁知下一秒,“宽容又善良”的秦二爷帮他理了理有些乱的领子,声音缓慢清冷的响起。

“回头告诉院长,楚少觉得自己的医术还需要精尽,想去非洲刚果基地研究血栗花抗癌疫苗。”

非洲……

楚俞深唇角一抽,桃花眼里尽是哀怨,“我才刚从那个山卡卡调回来,阿言你真狠心。”

秦北言假装没有看到他的眼神,闭目养神。

助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声道:“自从上次的事情后,二爷虽然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没到了晚上还是和以前一样……难道,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找上回那个少女。”

她么?

秦北言想起自己手机里的那张付款截图,不知道为何他还留在了相册中。

闻言,楚俞深却是不高兴了,豁然站了起来。

“小木你这是不相信本少的医术是不是?”

声音里有些生气,俊朗如玉的面容首见愠怒。

小木后知后觉自己得罪了楚少,不管是作为二爷的主治医生还是朋友,他都不该得罪楚少。

“楚少对不起,我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可以尝试多一种办法。”

只要二爷能好起来,就是日日叫他吃斋念佛他也愿意。

楚俞深原本还有些生气,可想到他也是为了好友着想,面色缓和。

“罢了,你也是一片好心。”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道清丽微冷的声音传来。

“抱歉,请问一下徐明海是住这间病房吗?”

徐明海,也就是二狗的真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