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是你,沈舟远!”

话出口后,她轻呼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不对,你不是沈舟远,你是谁?”

少年唇角微有些小委屈的撇了撇唇,“小天师你果然没有记住我的名字,那好我就再自我介绍一遍吧,我叫——唐镜玄。”

说完后,他期待的看向了算九倾,谁知后者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即询问他和沈舟远是什么关系?

看着她手中的校牌,唐镜玄恍然大悟,“原来这东西掉了,怪不得我这几天找不到。是沈舟远的没错,不过是他上次来道观找我买符咒的时候掉落的。”

“本来我还想说还给他,谁知就突然收到了消息说他死了。”

算九倾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没有撒谎!

“原来如此。”

“嗯,我觉得沈舟远的死有点怪异,所以才会追查到这里。”

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啊啊啊,陈霜。她不见了!”

闻言,算九倾回首一看,果然背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应该是趁着我们聊天的时候跑了。不过不用担心,她现在是生魂,七天内离不开这里,你先说说关于沈舟远你发现了什么吧。”

“好,我们换个地方再谈,这里怪阴森的。”

就在两人离开后不久,床底下那只被人遗忘的笔孤零零的躺在了床底,随后被一只素白的手捡起。

悄无声息的离开。

**

半夜图书馆,空无一人,书香四溢。

忽然大门被人推开,两抹黑影一千一后的走了进来,随即亮起了淡黄色的烛光。

光影中,少女窈窕的影子倒映在墙壁上,幻化成了一头有双角,手握长蛇的夜叉形象。

唐镜玄将手上的蜡烛放到了桌面上,坐到了算九倾的对面,指着她的影子说道:“这蜡烛果然有问题,我刚才竟看到你的影子变成了母夜叉。”

嬉皮笑脸的露出了一口白牙,“小天师长得那么好看,怎么会是母夜叉呢?”

算九倾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说正事吧。”

“咳咳,好。正是就是沈舟远那天找我买的是一张平安符,表情有些惶恐。我卖了他五千块他一口就答应了。”

“心里多多少有点内疚的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敲人家竹杠,所以就关注了一下他。”

和传闻的差不多,沈舟远出身名门,长相英俊性格也比较温柔绅士,对谁都很好,尤其是对女性很体贴。

然而在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却是阴暗得令人感到可怕,他高一的时候交往了一个女朋友——张瑶瑶。

“张瑶瑶是桃花村的人,他爸是村长而她也号称村花,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不过听说早就得病死了。”

“后来张瑶瑶和他一起考入了一中,高一下班学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病死了,听说和她姐一样都是先天性遗传病。”

桃花村!

又是桃花村。

按理说张瑶瑶和沈舟远是桃花村的人,原主的脑海里应该有印象才对。

可算九倾听到这两个名字时却感到极为陌生,手指缓慢地敲打着桌面,仔细的思考着任何可能。

唐镜玄继续说道:“这蜡烛里有致幻的成分,当时和沈舟远在一起的另外三人都有可悬疑,但是现在陈霜死了。”

“那另外两个人呢?”

“一个叫二狗,当天晚上就疯了,现在还关在医院呢;另外一个叫张念卿,她和陈霜是好姐妹,听说陈霜的死对她来说打击太大,暂时休学一个星期回家调养。”

四目相对,同一时间,两人异口同声的道:“我去医院/我去找张念卿。”

忽然,图书馆里的亮堂了起来,雪白刺眼的灯光让两人都不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一双蹭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了门口,男人手里拿着手电筒,光芒直射向两人。

怒吼一句:“你们是哪个班的?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谈情说爱是不是!”

唐镜玄像个被抓包的小学生一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看向来人,张了张口刚想喊。

男人用眼神制止了他,悄悄摇头。

唐静玄喉咙间声音变了个调,“不是,没有谈恋爱,我们只是在聊学习,对就是这样。”

闻言,男人眼神霸气的往桌子上一瞥,随后不屑的哼了哼,“大白天的你们不学习,三更半夜点蜡烛来,怎么?是晚上更有动力是不是。”

算九倾抬眸直对上了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名两鬓微白的中年男人,面容白净斯文,五官俊朗,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更增添了几分沉稳。

他身上虽然没有任何的气息,但算九倾隐隐觉得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那你呢?图书管理员也不会西装革履的半夜出现在这里吧,你是谁?”

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警惕。

蓝凌一愣,没有想到这小姑娘竟然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份不简单。

莫名有些高兴。

面上却装了一副高冷深沉的模样,斜眼瞅向少女,“你叫什么名字?”

“算九倾。”

“原来就是你,好眼光。”

少女不解他这话和意,眼眸中带着一丝迷茫,唐镜玄唇角微抽,自家师傅的老毛病又犯了。

急忙走了过去,一把抢过他手上的手电筒,“师傅你快别照了,晃眼得很。”

“师傅?”

算九倾轻声溢出。

唐镜玄收起了手电筒,无奈的点了点头,“嗯,我小时候命太轻,家里人为了让我平安长大就把我丢给这个老道长当跑腿徒弟。”

话音落下,他得到的是一记爆炒栗子,英俊的中年男人脸上首度表情破裂。

“你个混账小子,你说谁老?”

“你都芳龄五十九了,还不老吗?”

“那是虚岁!是虚岁你懂不懂,老子今年明明才五十七!”

算九倾看着那两人吵吵闹闹的模样,脑海里却是浮现出了另外一副画面。

高山之巅,极目看去都是洁白的雪,天地安静得仿若初生。

一抹素白的人影站在雪地之中,他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披散,随着寒风吹起,雪花落在发丝上。

他的背影苍凉得令人心疼。

“小九你看,赤雪莲花终于开了。”

那一声低沉的“小九”让她情不自禁的落下了两行清泪。

“师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